【影评】平行宇宙的常见影视表现手法——从《另一个地球》谈起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0-11

没钱会办事的典型。

2011年出品的美国影片《另一个地球》由迈克•卡希尔执导编剧,布里特•马灵编剧主演。它既是一部忘年恋的言情片,又是一部低成本的科幻片,特效镜头极其廉价。虽然在廉价的背后,其平行宇宙的设定与赎罪的主线互相交叉补充,在科幻内核上多少还是有些亮点。但这种只靠一个设定再加上演员演技来撑的科幻片拍起来委实相当有风险。个人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布里特•马灵饰演的女主角罗达颜值还不错的话,这影片怕是早就默默无闻地消失在影史的长河里了。

《另一个地球》剧照 图自豆瓣

《另一个地球》剧照 图自豆瓣


平行宇宙题材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算术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多了一个宇宙,影片里可操控的角色就增加了一倍,双方生老病死产生交叉,便多了很多种可能。要整圆满结局的,就互补,要整悲惨结局的,就团灭,理论上影片感染力是单个宇宙的两倍。当然,相关情节设计上不能显得凑合的痕迹太明显,更不能强行拉郎配,否则极易变成烂片。

描写平行宇宙的科幻影片除了这部2011年的《另一个地球》外,还有2013年的澳大利亚影片《平行世界之门》、2017年的荷兰影片《末日重启》,以及2018年的美国影片《科洛弗悖论》等。这批影片各自对所涉及的平行宇宙的表现手法都比较典型,值得总结归纳一番。

理论上,所有平行宇宙题材拍摄起来其实应该都挺省事的,因为俩宇宙的布景、人物基本上都一致,摄像师和演员都可以近似无缝切换。但拍片尤其是拍科幻片不能光为了自己省事,还得照顾观众的感觉,否则演员天马行空地在平行宇宙间自行穿梭,抛下观众一头雾水,谁愿意陪着玩?所以这类影片都会在拍摄手法上引入一些小技巧,以明显的标志表明当前是哪个宇宙。

譬如《平行世界之门》在这方面就做得中规中矩:该片的女主角是一名科学家,意外事故导致丈夫遇难,她痛定思痛便和助手一起鼓捣出了能通往其他平行宇宙的白色大箱子,去往另

一个宇宙找她活着的丈夫。然而那个丈夫骨子里是个坏人,坑害女科学家不说,还跟着她溜回了这个宇宙追杀她,甚至还流窜到其他宇宙去害人。

《平行世界之门》剧照 图自豆瓣

《平行世界之门》剧照 图自豆瓣


这里,由于白色大箱子是平行宇宙间通行的唯一道路,因此只要镜头里女科学家或其他角色进入白箱子再镜头一转出来,观众便知道他们切换了宇宙,无需瞎猜。片方也遵守了约定,情节循序渐进,宇宙切换时也很规矩地不脱离白箱子搞突然袭击。但影片后期陆续冒出了四到六个平行宇宙,这下即使靠白箱子也没法精确区分了,所以该片后半部分相当烧脑,结局不易精准解读,甚至平行宇宙的数量也不能完全确定。

至于《末日重启》,片方似乎更照顾了观众,连“白箱子”这种道具都不用。该片背景是一家很厉害的能源公司搞出了从平行宇宙吸取能量来供给本宇宙的高端技术,但该技术不稳定导致危机,男主角便频繁穿梭于两个宇宙之间以挽救之。

《末日重启》剧照 图自豆瓣

《末日重启》剧照 图自豆瓣


这里区分两个宇宙的标记是拍摄视角,本宇宙用第三人称视角拍摄,观众能看见主角的外貌,但另一个宇宙里就使用主角的第一人称视角,仿佛在看3D射击游戏直播。观众随时可以根据视角来得知当前在哪个宇宙,非常简明扼要,但看不见主角自己的第一人称视角对于观众来讲未免容易眩晕,不是一个能广泛使用的手法。

《科洛弗悖论》的故事设定在外太空,比《末日重启》的地球上的设定要宏大。片中的科研小组利用粒子加速器在太空中做试验,无意中打通并跳跃到了平行宇宙。当他们发现舷窗外的地球不见了的时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积极和各种诡异事件搏斗,并想办法重启了加速器,重新回到原宇宙。

《科洛弗悖论》剧照 图自豆瓣

《科洛弗悖论》剧照 图自豆瓣


这里,宇宙切换总共就头尾各一次,并且切换得依赖于大手笔加速器,轻易启动不了,因而观众完全不用日常怀疑当前到底在哪个宇宙。何况舷窗外还有个地球消失与否的明显标志,实在是比较厚道。

另外,还有那些非平行宇宙题材甚至非科幻题材的影片,只要涉及到空间重叠但时间不重叠的双线演绎场景,也会刻意地使用一些类似的手段来方便观众区分。

像刘若英导演的《后来》中分别用彩色和黑白镜头表达现在和过去,视觉清晰不说,顺便画面上还能带来一丝凄美;而国产科幻短片《孤岛终结》中别出心裁,直接盯上了女主角的发型,扎小辫儿就是历史线,披散头发就是当今线,似乎也让人提不出什么意见来。

《孤岛终结》剧照一 图自豆瓣

《孤岛终结》剧照一 图自豆瓣


《孤岛终结》剧照二 图自豆瓣

《孤岛终结》剧照二 图自豆瓣


至于本文开头介绍的《另一个地球》采取了什么手法区分两个平行宇宙,答案则更加简单粗暴——这片压根就没有另一个宇宙的镜头,除了天空中贴了个廉价的地球图之外,其余一切关于另一个地球的描写都是侧面进行:来自另一个地球的对白只是普通配音,穿宇航服的镜头只在电视画面里,女主角虽然不止一次地在不同的野外场景凝望头顶的地球贴图,但镜头也从未往近里拉,就这样保持距离直到全片结束——像这样完全没有存在感的平行宇宙,在同类型题材并且有点儿口碑的科幻影片中怕也是独一无二的了。

《另一个地球》剧照二 图自豆瓣

《另一个地球》剧照二 图自豆瓣


归纳一下,要在影视作品中做好平行宇宙题材的表现,可以参考以下四个手段:控制宇宙数量、落实跃迁出口、减少跳跃次数、设置画面特征。如果实在缺乏拍摄经费,导致以上四招没有一招做得到,也可以学习《另一个地球》的手法,选择完全以侧面描写的方式来反映另一个宇宙。本片的“侧面描写”应该可以说相当成功。片方知道自己没有充足的能力来展示两个平行宇宙的交汇情节,索性大片留白,并在结尾用悬念吊住观众,自身档次也因此大幅提升,不光拿了第27届圣丹斯电影节的剧情片评审团特别奖不说,还能够时不时地出现在各种国外科幻电影的推荐栏目中,算是没钱会办事的典型。当然,这“侧面”不能太简陋,倘若像某一版本三国题材中那样,只用红玻璃纸朝观战的将士脸上反光来“侧面”反映赤壁大火的激烈燃烧场面,那未免也太不忍卒看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