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孩子

作者:有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0-24

世上就没有黑不进的系统,还是人力最可靠。

阿有摘下头罩,睁开眼睛,结束了一天的苦思冥想。

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脑农,今天的工作量是有些大了。

“播放。”

墙上的屏幕亮了,开始展示他一天的工作成果。

画面和情节乱糟糟的,完全不能令人满意,这片子根本卖不出去,这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啊。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他的朋友阿扬,好的作品一部接一部,编辑们都要在他家门口排队了。

阿有摇了摇头,先吃饭吧。

他使劲地从躺椅上坐起来,一百多斤的体重,又躺了半天不动弹,起身确实有些费力。

“小蝶,晚餐。”

机器女佣小蝶走了过来,今天准备的晚餐是霜降牛排。

“又是霜降牛排。”他嘟哝了一句,但是他的收入只能买得起这个。


这时,屏幕上显示有电话打了进来。

他点点头,和来电人接通了联系,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上面严肃地看着他。

“阿有先生,我是阿扬先生的代理律师,我叫梅尔。我要通知你,阿扬先生和他的妻子发生了意外,据信已经死亡。他们把你定为紧急联系人,我现在按照约定和你联系。”

“啊?”阿有很吃惊。他疲惫的精神不允许他表达出更多的感情,比如对多年老友不幸离世的悲痛。

“他指定你作为他孩子的监护人,并将遗产委托给你保管,直到孩子成年。”

“怎么会?!”

“他们的车冲下了公路,掉进了海里。”

“……”阿有说不出话来了。


当阿有赶到阿扬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只有负责调查的里尔警官和代理律师梅尔在等着他。

“你好,阿有先生。”

“你好,里尔警官。你好,梅尔先生。”

梅尔律师递给阿有一张纸,他说:“阿扬先生和他的夫人,由于交通事故,现在处于失联状态。根据他们过去订立的委托书,现在将他们的资产,包括动产及不动产,全权交由阿有先生管理。”

阿有看了看,确实是阿扬夫妇的签名。

“请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里尔警察说:“下午三点,他们的车开在海边悬崖的公路上,突然失控,全车掉入海中。目前正在组织打捞,但是那片海域深达200米,打捞非常困难。根据监控录像判断,阿扬夫妇就在车上,而且经多方联系,也无法找到他们。目前可以判断,他们已经随车落入海中。我们告知了阿扬先生的私人律师梅尔,而梅尔先生告诉警方,你是阿扬先生的全权委托人。”

“啊,是这样啊。”阿有心里的石头更沉了。

“请随我进去,根据阿扬先生先前订立的委托书,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阿有走进了这幢已经失去了主人的大房子。作为阿扬的好友,他曾经多次来过这里,有时是单独造访,有时是参加聚会。阿扬是一个成功的作家,至少比阿有成功多了,他的作品为他带来了优裕的生活。

里尔警官和梅尔律师带他来到一个小房间外面,这里是整个豪宅安保最严密的地方,外面看是个普通的木头门,但是打开这扇木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不锈钢安全门,和银行的金库别无二致。

“他们的孩子就在里面。”里尔警官注意到阿有平静的表情,“你都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阿有回想起四个月前的那场聚会。


阿扬夫妇是一对丁克,年逾五旬也没有要孩子。作为成功的作家,他们生活优裕,交游广泛,在他们的生活中,实在没有多出一个人的必要。他们时常在自家的大房子里举办派对,每次都可以邀请到八九个好友参加,谈天说地,讲古论今,风流倜傥,无人不羡。这一次他们举办了派对,一直热闹到深夜才散去,但是留下了阿有在这里住宿,反正阿有还是单身,睡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其他客人都走了,阿扬却没有送阿有到客房的意思,阿有正觉得有些奇怪,阿扬说话了。

“阿有,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什么事?你说说看。”

“我和小薇的孩子。”

“小薇有孩子了?恭喜你们。”

“是的,我们有孩子了,”阿扬顿了顿,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已经五个多月了。”

阿有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他吃惊地望向了小薇。阿扬夫妇都很注意健身和保持身材,小薇虽然已经过了五十岁,但是保养得很好,看起来简直像二十多岁。她那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身,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你们找了代孕母亲?”

“没有。”

“那是?”

“在那里,”小薇指了指过道,“在那边的小房间里,他很安全。”

阿有不由得站起身,向过道尽头看去,什么也没看见,过道里没开灯。


阿有坐了下来,看着小薇:“你们用了人造子宫?”

“是的。”

阿有面色凝重起来:“这是不被允许的技术。”

“所以没法在医院做,只能放在家里。”小薇说。

阿有很想问问,为什么他们突然想起要孩子了,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问这个问题。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阿扬严肃郑重地说:“如果我们发生不幸,就请你当这个孩子的监护人。”

“我?”

“是的,拜托你了。”

“我自己还是个单身汉,连家庭都没有。”

“这正是你的优势所在,如果你有家庭,你未必能承担这个责任。”

“请你仔细说说。”

阿扬停顿了一下,说:“我担心有人要害我们的孩子。”

“谁?”

“你听说过‘纯洁人类’组织吗?”

阿有一愣:“听说过,那不就是些网络喷子吗?他们反基因修饰,反人造子宫,反一切辅助生殖技术。”阿有顿了顿,“难道他们威胁你了?”

“还没有,这孩子仍然是是个秘密,外界不知道。”

“哦,那就好。”

“但是我们不放心,”小薇的语气很柔和,但是阿有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我们的孩子——卢卡斯——进行了基因修饰,他将度过健康长寿的一生,远离各种疾病。而且会比我们更聪明,更强壮。”

基因修饰,这正是“纯洁人类”所反对的,他们认为这是一项可怕的技术,会造成社会的不公。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诞生了,谁知道他的底细?”

“我们不放心。”

“可以理解,父母总是最关心孩子的。”

“我们是真的不放心,我们购买了人造子宫,虽然不是直接购买的,但这件事不可能没人知道,如果被那群疯子知道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出疯狂的事情。”

这倒是真的,前一段时间有位给顾客做基因修饰的莫特医生的诊所被不明身份的人纵火,另一位奥斯汀医生的诊所也被袭击,一块砖头飞进他的卧室窗口,上面绑着一张字条:“勿为逆天之举,勿谓言之不预。”

阿有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这种事情是没法寻求警方保护的,但是,以你们的财力,不能请私人保安吗?只需要保护几个月而已。比如红水公司,他们的信誉很不错。”

“不行,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好吧,我要怎么办?”

阿扬拿出一份文件:“我已经写了一份委托书,上面写明,如果我们遭遇不幸,你将接替我们成为卢卡斯的监护人,并掌管我们的财产,直到卢卡斯成年再交还给他。”

“奥斯卡也交给你,这是门禁,我已经把你加入了管理权限。”小薇说。

奥斯卡就是这所房子,或者说这座豪宅的电子管家,可以管理这座豪宅中的一切。

“好吧,我接受,我只希望这份委托书永远不要生效。”


可是现在,这份委托书生效了。

阿有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梅尔律师,你是什么时候看到这份委托书的?”

“今天。”

“嗯?”

“你的意思我明白,不是我泄露的秘密。上个月,阿扬夫妇给了我一个银行保险柜的密码,告诉我,如果他们发生意外,就去打开保险柜,取出里的委托书,按照上面写的去办。今天,意外发生了,我照办了。”

“原来如此。”阿有喃喃地点了点头。


“阿有先生,你得到了阿扬夫妇的全权委托,这么说,你可以打开这个安全门?”里尔警官问阿有。

“是的。”

“可以打开门,让我们进去看看吗?”

阿有想了一下,点点头。他拿出了一个门禁卡,在安全门门禁上刷了一下,然后输入了一个密码,门开了。

阿有钻了进去,然后是里尔警官,梅尔律师也跟了进去。

房间里面空空的,墙上有一个显示屏,孤单地显示着一些数据,中间的台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箱子,除此以外并无他物。

阿有指着这个黑箱子说:“他们的孩子就在里面。”

这就是人造子宫系统,外形很简单,但是里面却是世界上最精密的维生系统。一个新生命就在这里面生长发育,直到妊娠期满,黑色箱子自动打开,新生命呱呱坠地。


阿有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墙上有个裂缝,他过去看了看,原来是个暗格。他打开暗格,看到里面放满了各种婴儿用品——奶粉、奶瓶、尿不湿一应俱全。

阿有转过身面对里尔警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会不会就是在这里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

“这孩子本来是个秘密,没人知道。可是他们去买了婴儿用品,所以被人发觉了。”

“什么人发觉了?”

“纯洁人类组织啊,会不会是他们干的?是他们害死了阿扬夫妇。”

“目前看来,这是个意外,你可以查阅一下公路监视录像,他们的车直接冲进了海里,看不到外力作用。”

“会不会是他们在车上做了手脚?”

“现在没有证据。请放心,警方会查清楚的。其实,我倒是怀疑这个秘密早就暴露了,购买和安装人造子宫,本就很难保密。人造子宫还要定期添加专用营养液,这种营养液保质期很短,一个月就要更换一次,这些都很难保密。”


阿有沉默了一会儿,犹豫地问:“那么,这个孩子,现在可以受到法律保护吗?”

“不行,人造子宫是不被允许用于人类生殖的,只允许用于畜牧业。但是,已经在人造子宫中孕育的胎儿,还从来没被政府勒令销毁。”梅尔律师说。

“而且,只要出生,这些孩子和普通孩子就享有了同样的权利,这是现行判例所支持的。”里尔警官跟着说。

“可是,如果他们还没出生,他们就没有普通胎儿所具有的权利,这也是有现行判例支持的,”梅尔律师说,“上个月就有一个案例,一个纯洁人类的成员,砸坏了一台人造子宫,造成胎儿死亡,结果不能判他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只能判他破坏财产罪,外加非法入侵民宅,刑期只有一年。”

阿有看了看人造子宫系统的显示屏,上面有一个倒计时,还有100多个小时,这倒是个好消息,不用再更换营养液了。

“还有七天时间,孩子就出生了,然后,他就享有一个人所享有的全部权利了,就可以申请警方保护了,是吧?”

“是的,可是现在,你还没法为这个孩子申请警方保护,因为这个孩子还不享有这种权利。所以,在他出生前,只能靠你来保护他。”

“我知道了,谢谢你,警官。”


梅尔律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笔钱是阿扬先生事先约定给你的,供你支配,密码已经写在上面了。”

“阿有先生,那么,我们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保重。”


送走了里尔警官和梅尔律师,阿有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在这座大房子里外转了几圈,他得出一个结论,自己一个人是无法保护这里的,而且保密已无意义。虽然已是深夜十二点,他还是拨通了电话。

“红水公司吗?我需要保护。”


不过半个小时,一辆黑色的中型汽车停在了院子大门前,从上面下来七个身穿黑色战斗服的男人,个个戴着黑色墨镜。阿有迎了上去,其中为首的男人向他敬了一个礼:“阿有先生,红水公司保安队向您报到,我是保安队长阿陈,这几位是我们公司的一级保安员,阿新、阿原、阿立、阿南、阿虎、阿鹏,他们都有高超的技能和丰富的经验。保卫时间和费用从现在开始计算。”

阿有点点头:“谢谢,你们来得真快。”

“这就是红水的效率。”

“请进,我带你们熟悉一下环境。”

阿陈队长摘下墨镜,挂在胸前的口袋上,一张国字脸,看起来威武雄壮:“好。阿新、阿原,你们在门口把守,把红水的标志贴大门上。”

“为什么要贴红水的标志?”阿有有些不解。

“我不是吹啊,见了我们红水的标志,一般的毛贼根本不敢进来。要是毛贼不知道这里有红水,硬闯进来,虽然肯定跑不掉,但总会给雇主来带损失不是?能把贼吓走,那是最好的。”

“原来如此,那我更放心了。”


两个队员把守住大门,阿陈队长和另外四个队员跟着阿有开始巡查这座建筑,阿虎和阿鹏手里拿着三维地形扫描仪,对整个豪宅进行三维扫描。

阿陈队长对这栋建筑很满意,一个封闭的院子,中间是一座独立的大房子,周围是开阔的草坪,还有个养鱼的水池,虽然也有些花草,池子边还有个小亭子,但总的来说还算空旷,除了东边围墙里边的一棵大树有些麻烦,总体来说很容易守卫,外人很难偷偷进来。

“那树能砍了吗?枝繁叶茂,很容易藏人,也容易从树上翻墙进来。”

“不行啊,必须有园林局批准,私自砍伐要罚款的。”

阿陈遗憾地摇摇头:“那就算了吧,我在里里外外都装上传感器,另外算钱啊。”

“这栋房子自己有安保系统,所有的角落都有监控,还有电击器。”

“不可靠,我干多少年了,这些豪宅的安保系统都形同虚设,你要是不肯装,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阿有无奈地点点头:“好,听你的,装。”


院子转完了,阿有带阿陈队长进了房子,带他来到了育婴室的安全门外。

“这就是你要保卫的核心目标。”

“这里面就是你说的那什么——人造子宫?”

“是的。”

“哦,打开让我进去看看。”

阿有打开安全门,两个人一起钻了进去,其他几个队员在外面等候。

阿陈队长在里面转了几圈,问道:“要是这间房子断电了,是不是人造子宫就完蛋了?”

阿有说:“不会的,人造子宫有自己的独立供电装置,如果外部电源断电,它自己的供电装置仍能维持六个小时的电力供应。这个房子还有一部备用的天然气发电机,可以烧管道天然气发电。”

“这孩子还有几天能出来?”

“七天。”

“好,这七天,我就是不吃不睡,也要保护孩子周全。”

他们钻出了安全门,继续巡查这座房子的其他部分。

巡查完毕后,阿陈队长命令阿虎和阿鹏到房子大门边上的客房里,把那儿改成监控室,让其它四个队员轮流值班巡逻,自己就找个房间睡觉去了。


当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中午,奥斯卡为大家准备了午餐,是霜降牛排。阿有看得出来,阿陈队长的脸上有些厌恶。

阿有抱歉地说:“对不起,现在冰箱里只有这个,我会让超市送些新鲜食物来的。”

“没事,我们不挑剔。”

“唉,我小时候,这霜降牛排还是高档食品,难得吃上一回,现在都烂大街了。”

阿陈队长笑了:“科技发展嘛,自从有了人造子宫,南美洲的牛都成灾了,猪肉都没人吃了。对了,阿原,你就是从南美洲来的吧?”

那个叫阿原的小伙子,个子不高,精精瘦瘦的,人长得很精神,正在专门致志地切牛排。听到阿陈队长喊他,他停下刀叉,看着阿有,点了点头。

“你和阿新两个吃快点,然后去外面把阿南和阿立替下来,他们还没吃呢。对了,传感器装好了吗?测试过了吗?”

“装好了,室内室外都装了,已经测试过了,可以使用。”阿原回答道,话里是带着外国腔调。

“应急灯装上了吗?”

“都装过了。”

阿陈队长感慨地说:“现在都要吃有机牛肉了。什么有机牛肉,不就是当年咬不动的老牛肉吗?现在比霜降牛肉贵多了。”

“好,我去下单。”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这东西我又不是没吃过。”

“明白,我会换些更合胃口的菜来。”

“您太客气了,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话,你们吃好了,才能有力气保护这里啊。”


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阿陈队长到院子里转转,阿有也跟着走,两个人边走边聊。

阿陈队长对电子管家奥斯卡发起了牢骚:“这破玩意儿,屁用没有。上个月,东蓝区的一家豪宅,被人偷了个精光,报警器响都没响。”

“这是有人黑进来了。”

“世上就没有黑不进的系统,还是人力最可靠。”


当他们转到第二圈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阿陈队长赶紧拿起挂在腰上的平板电脑,点开监视器画面,看见外面的大街上有一队人在游行,打的标语是“争取生育权”什么的。

“这是什么人啊?阿有,你上网看看,我这个平板是专用的,不能上外网。”

阿有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了新闻链接,空中浮现出了新闻视频图像。

“一个叫单身父亲联合会的组织在游行。”

“他们啊,一群笑话。连个老婆都娶不上,还要当爹,这不是造孽吗?”

“是啊。不过上次那群单身妈妈,也上街游行,争取权利,最后却成功了。”

“人家好歹自己能生,这群光棍能怎么办?”阿陈想了一下,“这群孙子也要用人造子宫?不对啊,他们也没有卵子啊。”

“可以用单细胞克隆。”

“造孽啊,一群光棍,再造出一群光棍。他们怎么把孩子养活大啊。”

“现在国家政策好,儿童福利很高。”

“还是造孽啊。”

“你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吗?叫《克隆人的进攻》,星球大战系列的。”

“看过啊,怎么啦?”

“里面有个赏金猎人,詹戈·费特,他是所有克隆白兵的模版,他就有一个克隆出来的儿子。”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四十年前的电影都记得。电影里瞎扯的东西,能放到现实中来吗?唉,那真是造孽啊。有本事,他们到外国去生啊,像那个什么基什么国,他们就允许,有不少有钱人就跑那儿生,干嘛在这儿给国家添麻烦。”


七月下旬的强烈阳光晒在他们身上,吹来的风也是火热的,两个人都是满身大汗,阿有身体胖大,汗流的格外多。又转了一圈以后,阿陈队长就不想再转了,和阿有一起回到了屋内休息。

阿有躺在客厅沙发上,心神不宁,虽然冷气呼呼地吹在身上,他的心中却烦躁不安。这种不知道敌人从何而来,何时而来的感觉,太难受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敌人是否存在。或许阿扬夫妇的死,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阿有越想越烦,喊了一句:“奥斯卡,来杯冰水。”

“我也要。”阿陈跟了一句。

一个小机器人从厨房里走来,轮子滚过地毯,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头顶的盘子上放着两杯冰柠檬水。

“阿有啊,你让它给外面巡逻的阿原和阿新,还有在监控室的阿虎和阿鹏也送杯水。”

“监控室,它能去。院子里,它去不了,系统不支持。它只能在室内行动。”

“废物一个。算了,我自己送吧。”

“阿立和阿南呢?”

“他们在休息,不用送。”


阿陈从沙发上起来,自己到厨房去拿冰水了,阿有也起身跟上,想看看这些保安是怎么工作的。

阿有和阿陈从厨房拿了两杯冰水,先到了监控室。这里原来是一楼客房,就在客厅旁边,现在改成了监控室,墙上贴了十几个屏幕,显示出这所大宅院各个地方,中间摆了一台成像仪,还有许多根本叫不出名字的设备。阿虎和阿鹏正在摆弄着什么,在空中显示出整个豪宅的立体模型,里面有几个绿色的数字,还有一个红色的数字“1”。阿有想了一下,明白过来,这几个绿色数字是保安所在的位置,而这个红色数字“1”,就是阿有本人了。阿有问了一句:“这个红色亮点,是表示入侵者吗?”。

阿陈把冰水递给阿虎和阿鹏,“没错,对了,你把这眼镜戴上,”阿陈拿起一个眼镜,按了几下,递给阿有,然后对阿虎说,“给他连上。”

阿虎在旁边的一台电脑上点了几下,模型中的红色数字“1”,就变成了绿色数字“8”。

“现在你是自己人了,这个多功能眼镜能和我们内部通话,还能把你看到的东西传到总控台上,这叫欧米茄系统,你看先进吧。”阿陈得意地说,“什么人进来都逃不脱。”

阿有赞叹地说:“真是先进啊。不过,要是这个眼镜掉了,被坏人捡到,不就会被冒充潜入吗?”

“这没办法,自己小心吧。我们原来是想给每个保安植入皮下芯片的,这样绝对无法冒充,但是他们都不愿意,只好算了。再说,安保目标里还有你这样的非保安人员,总不能给你植入皮下芯片吧。”

“是这样啊,那我会注意的。阿陈队长,那你装芯片了吗?”

“没。”


阿陈和阿有端着剩下的两杯冰水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日头偏西了,但还是酷热难当,阿原和阿新正在巡逻,身上已经汗透了,都能看到斑斑盐迹。阿有把冰水递给阿原,心疼地说:“这么大热的天,贼人也不会来啊。你们回屋歇着吧。”阿原听了,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不行,”阿陈把冰水递给阿新,“贼可以不来,我不能不防。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们公司就是靠守规矩,才做出了名气。”

“这真是辛苦你们了!”

“没事,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本分。”


傍晚时分,一架小无人机飞了过来,遇到了电子墙,被挡在了外面。阿有听见了无人机的声音,跑到了院子里,却看见无人机悬停在院子外面,进不来。他连忙说:“阿陈队长,这是我叫的外送菜,你让它进来吧。”

过了几秒,这架无人机飞了进来,降落在了草地上。阿陈队长也出来了,看着阿有从无人机上取下篮子,打开包装检查里面的食材,都是新鲜的龙虾、牡蛎、松茸、芦笋之类的高级食材,还有些高级的饮料。

“唉呀,你可真是太客气了,家常便饭就行。这些是生的啊,你都会做吗?”

“我哪会,在家里,连方便面都是小蝶给我泡的。不过这个奥斯卡什么都会做,只要放到厨房里,它都会给做好。”

“尊夫人还肯给你下厨啊,真让人羡慕。”

“惭愧,我哪有什么夫人,那是个机器女佣。”

“哦,是这样啊。”


阿有把食材送到厨房,一会儿工夫,菜品就全上桌了。阿南和阿立还在监控室值班,阿有、阿陈和其他几个保安先吃。看得出来,他们对菜品很满意。

阿陈舔了舔嘴唇,满意地说:“这个奥斯卡还是有点用处的,虽然安保没什么用,这伙食倒是搞的不错。”

他对阿虎和阿鹏说:“吃完就去睡觉,你们后半夜还要巡逻。”

他又转过来对阿有说:“您该休息就休息,不用着急,万事有我们。”

阿有忙说:“那就辛苦你们了。有你们在,我放心。”

话虽如此,这一夜,阿有还是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打开了电视,躺在床上,直到天快亮才沉沉睡去。幸亏他在睡前向奥斯卡预订了第二天的早饭,不然早饭都没的吃。

早上起来,时间已经过八点了,电视还在开着,下面弹出一个提示,台风要来了。他走到楼下餐厅,看见阿陈队长和正在紧张地和几个队员交待什么事情。

“阿陈队长,早饭吃过了吗?还满意吗?”

“挺好。阿有啊,马上台风就要来了,要做好准备。”

“什么意思?”

“台风天气,大风大雨,如果有人想搞破坏,这种天气是最合适的。”

“哦,那是得做好准备。”

“天气预报上说,今晚台风就到了。时间紧迫,趁着白天,我们再转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漏洞。”

“好,我们一起检查。”


阿有三口两口吃完了早饭,就和阿陈队长一起四处巡查。

他走在阿陈身边,突然发现阿陈队长腰间多了一个皮套,他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阿陈队长神秘地笑了一下:“你猜?”

“电击枪?”

阿陈队长打开皮套,露出了里面的东西,一把左轮。

“你们红水公司能搞到真枪?”

“是啊。办枪证可是费了不少事,但是这东西用着放心啊。”

“电击枪不好吗?保安公司不都用电击枪吗?”

阿陈队长摇摇头:“那玩意儿不可靠,我上次用过的。那个大块头不知道吃了什么药,我们电了他三次,都没用,他冲过来一拳就打倒了一个保安,然后按在地上打。然我们只能用喷胶枪,连保安和那个大块头粘在了一起,然后再给他喷上麻药,这才制服他。”

“哦,是这样啊。”

“我们还带了烟幕弹,闪光弹,一般保安公司可没有这个。”

“啊,这样我更放心了。”


天上的云已经多了起来,阳光已经不像昨天那样灼烈了。风已经刮起来了,而且带有了一丝清凉的气息。他们走到东墙边的大树下,阿陈队长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棵树。这是棵榕树,大约6米高,胸径约30厘米,树枝上挂下来的气根已经长得很长了。

“每年台风天,都会刮倒不少树吧。”

“是啊,怎么了?”阿有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这树要是被台风刮倒了,也很正常吧。”

阿有明白了:“是很正常。”

“好,院子里挖土也不犯法啊。咱们得给树松松土啊。”

阿陈队长往房子看了一眼,足有十几米远。他满意地点点头,倒了也不会碰到房子。他说:“阿立,阿南,准备挖土工具,到东墙来。”

不一会儿,阿立和阿南带着几把铁锹来了。阿陈摘下墨镜,示意阿有和阿立、阿南把眼镜也摘下来。然后,他告诉阿立和阿南:“给树松松土,根挖断也不要紧,但是别把树挖倒了。”阿立和阿南心领神会,回答说:“明白。”

阿陈满意地点点头,戴上墨镜,和阿有继续巡逻。


他们走到水池边,进了凉亭休息一会。也不知是谁起的头,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

“你有孩子吗?”

“没有,你呢?”

“唉,三个啊。”

“你有福气啊。”

“什么福气啊,三个都是儿子,一想起这个我头都大了,他们还有两个妈,都要靠我挣钱养活啊。我还不会别的,只会当保安。”

“你们红水公司很挣钱啊,薪水不低啊。”

“我一个小保安能挣几个钱。”阿陈队长叹了口气,“现在保安不好招啊,好汉不爱干,赖汉干不来,我从本地招人都招不齐,阿原从南美来,阿新从东南亚来,阿虎还是从非洲来的。”

“就不能用机器人辅助安保吗?现在机器人技术很高了。”

“试过了,不可靠,轻松就能黑了。再不然,一颗电磁炸弹,一片机器人都废了。”

他又看了看四周,“像这样的房子,我这辈子也买不起。你们作家好啊,能挣钱。”

“阿扬行,我不行。”

“你日子过得也不错啊,我儿子将来能过上你这样的日子,我也知足了。”

“令公子肯定比我强啊。”

“唉,说起来伤心啊。我三个儿子都不成器,大儿子上了个三流大学,整天戴着个头罩躺在那儿看脑波电影,我叫他起来上上网,看看正经东西,他都不肯。两个小的也是瞎混,我说你们长大了也去干保安吗?他们还瞧不上,说要当作家,挣大钱。就他们写的那些狗爬字,也想当作家?”

阿有干笑了几声,不好答话,因为他就是靠制作这些脑波电影挣钱的,而且写起字来实在不敢恭维。

这时,天上的云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凉,台风就要来了,他们又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就回屋去了。


到了傍晚时分,风已经刮的很大,送餐的无人机都停飞了,阿有只能让奥斯卡用冷冻的食材给大家做了晚饭。

狂风暴雨终于降临了,外面一片漆黑,虽然院子里的灯具全部打开了,可是从屋里看出去,也只能看到一些光点,整个院子还是在黑暗中。

所有的人都回到了屋内。阿陈队长让阿南和阿立守在育婴室外面,寸步不离,其他人都呆在监控室,随时候命。在可见光频率下,屏幕上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阿陈队长命令阿鹏把摄像头调到红外状态,屏幕上还是一片漆黑。

众人静静地等候着,为了缓解焦虑的气氛,阿有命令奥斯卡给大家送些饮料来。很快,小机器人带着饮料来了,大家开始喝了起来。阿陈队长喝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

“不对,都别喝,这水有问题!”

阿有刚喝了一口,其他队员喝的更多,只有阿原刚刚沾唇,他赶紧把杯子放了下来。

阿有紧张地问:“怎么回事?”

“这是麻药的味道,白兰麻。”阿陈队长吼了起来。

“有人进来了?”阿有这样猜疑。

大家一起看向成像仪,上面什么反应都没有,再看看屏幕,还是没有动静。

“你有奥斯卡的密码和权限,你快帮阿虎进入奥斯卡系统,看看是怎么回事?”

阿有和阿虎赶紧手忙脚乱地接通了系统,阿虎很快发现了问题。

“有恶意程序植入了电子管家系统,有黑客进入。”

“可是,这屋里怎么会有麻药?难道是我买的饮料有问题?”

阿有正想去厨房查看,这时,警报响了起来,屏幕上出现了红外影像,有入侵者,地点就在东墙的大树那里。那个身影翻过墙,想借助大树下到院子里,突然,他掉了下来。

阿陈得意地一笑,准备工作没白做,树倒了,这一下子摔得不轻,一会儿出去就能把他抓住。

突然,整个房子的灯都灭了。

“奥斯卡!”阿有大喊起来,这个电子管家毫无反应。

“我就知道它不可靠。”阿陈对阿虎说,“打开应急灯。”

阿虎听令,伸出手想打开应急灯,可是他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连按钮都按不动了。阿陈队长大吼了一声:“欧米茄,开灯!”所有的应急灯都亮了。

阿陈队长环顾屋内,除了阿原,其他几个队员都昏昏欲倒,阿有也虚弱了下来。门外传来脚步声,阿陈队长警觉地看着门口,是阿南和阿立,他们刚想说些什么,就倒在了地上,手里还拿着喝空的杯子。阿陈队长和阿原手忙脚乱地把他们两个抬进监控室,让他们平趟在地上。

阿陈队长无奈地看着屏幕,现在的保卫力量只有两个半人了。阿陈队长、阿原,阿有现在只能当半个人用了。

屏幕上,那个人又动了起来,红外影像看不清动作细节,但是能看到他又站了起来。这人并未直接冲向屋子,而在院子里徘徊,像是在寻找什么。

监控室里的三个人,都在死死盯着屏幕,阿陈队长喊了一句:“欧米茄,全面检查安保区域。”几秒钟后,欧米茄系统发声了:“安保区域中有一个非己方目标,位于F3区。”

阿有和阿原都看向阿陈队长,阿陈队长略一思索,说:“阿有先生,请你去育婴室门口把守着,阿原就在这里监视情况,照顾被麻倒的队员,我出去把他抓住。”阿有点点头,阿原有些不放心,说:“队长,我和你一起出去吧,我怕你一个人危险。”

阿陈虎着脸:“不,我一个手够了,这些毛贼,我一个打八个,你们把屋里守好就行了。”说完,他戴上多功能眼镜,走进了雨夜之中。


阿有守在育婴室门外,浑身紧张,两只手不停地颤抖。这倒不光是麻药的原因,即使没有麻药,他也会是这个样子。他把多功能眼镜的定位功能打开了,死死地盯着阿陈队长的那个亮点,盼望他马上就能克敌制胜。

突然,他听到了脚步声,他转头一看,是阿原来了,而且没戴眼镜。

阿原是个温和老实的小伙子,可是现在,这张脸上,却有了不一样的表情。

“阿原,你来干什么?”阿有心中已经有了不妙的感觉。

“把门禁给我。”

“你想干什么?”阿有的心一下子凉了。

“给我。”

“给你也没用,你没有密码。”阿有几乎绝望了,别说他中了麻药,就是平时好好的,他对自己的武力值也没有信心。

“我有。”

“怎么可能?”

“给我。”阿原的声音很低,但是阿有的耳膜却震得嗡嗡直响。

“不给。”阿有从嗓子里挤出这两个字。

阿原毫不客气地逼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阿有,掏出了门禁,然后从容地刷开了界面,输入了密码,打开了安全门。


“阿原,你在干什么?”阿陈队长的吼声像雷霆一样响了起来。

阿有看向客厅门口,浑身水淋淋的阿陈队长站在那里,双手拿着左轮枪,正指向这边。

“你可回来了,外面那个人抓住了吗?”

“一个只会转圈的机器人,白折腾了。阿原,你在干什么?”

阿原一个转身,绕到了阿有身后,左手里闪出一把小刀,放在了阿有的脖子上,右手从阿有腹部绕过来,无奈阿有肚子太大,抓不牢靠。

“对不起,队长。”

“你是纯洁人类的人?”

“是的。”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没有钱。”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以后你会知道的。”

“你已经失败了,快投降吧。”

“我不会轻易认输的。”


“叭”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阿有和阿原背后的墙上,阿陈队长吼了起来,“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才不管他死活”。

阿有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而阿原则拒不答话。


突然,房顶发出滋滋的声音,三个人都不由得向上看去。天花板打开了,露出一个橙色的装置,发射出两枚电极,打在阿原身上,他倒下了。

阿有手脚并用,一路飞快地爬到阿陈队长脚边上。他喘着粗气,在心中感谢奥斯卡系统,看来这个系统比之前以为的要管用,黑客并没能将它完全破坏。


阿原委顿在地上,手里还捏着刀片,他犹豫了一下,把刀片扔掉了。


阿陈队长想走到阿原身边,但是阿有拉住了他的裤脚,不让他过去:“小心点,他可能还有武器。”

阿陈用枪指着阿原,红着眼睛对他说:“我平日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把我们都害苦了,这次我们还怎么有脸收顾客的钱?”

他想把阿有扶起来,但是不行,阿有身体太重了,而且虚弱无力,只能靠墙坐着。


阿有看着阿原,有气无力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知道原因?”

“嗯。”

“因为我就是从这东西里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阿有吃惊地睁大眼睛,“二十多年前还没有人造子宫系统。”

“给人用的,没有,给牛用的,已经出现了。”阿原的声音低了下去,阿有注意到他的表情,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

“二十五年前,有一个毒枭,他想建立一支绝对忠于他的军队。这个疯狂的家伙,想到了这个东西。于是,我出现了,出现在一个牧场,蒙特利牧场。你知道的,最早采用人造子宫技术的,就是养牛的牧场,成批成批地生产小牛犊。我就像一个牛犊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上。”

“一支军队,那他不可能只制造你一个人吧。”

“是的,他要制造五百个,我只是其中之一。”

“哦。”

“他们制造了好几批,你知道吗?他用的是自己的细胞,完全的单细胞克隆。我没有母亲。他认为自己的基因是最好的,又强壮又聪明,其他基因只会弱化他的后代。”

阿有想起来了,当年有个大毒枭——古德隆,不过早就被打死了。阿有看过他的照片,长得又高又壮,可是面前这个小伙子阿原,却又矮又瘦,实在不像那个古德隆,唯一的优点是人长得还算精神。

阿原看出来阿有的疑虑,笑了笑:“我出生后没几年,古德隆就被打死了,我们这些人都成了孤儿,到处流浪,活下来的都不多,怎么可能长得像他一样壮。”

“你的感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杀了阿扬夫妇,这是犯罪。”

“不是我们干的,那是交通事故,我们不是罪犯,我们不想杀人。虽然我们确实想杀了他们,为了减少更多的痛苦和犯罪。”

“这里面的孩子是父母爱的结晶,不可能遭受你一样的痛苦。”

“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

“杀了他也不可能阻止这种技术被到处使用。”

阿原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阿有:“但是,我要尽力。”

“你现在还能做什么?”

阿原笑了,突然,他从身上摸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烟雾弹?”阿陈队长皱了皱眉,“这个玩意儿连人都炸不死,你还想炸坏里面的东西?”

阿原又笑了,这是他最后的笑容。

一声巨响,阿原死了,整个豪宅一片黑暗。


“电磁炸弹!”

人造子宫无法抵御电磁炸弹的冲击,电力系统瘫痪了。

“不行,赶快把孩子救出来。没有了电力,马上就要缺氧了。”阿有急了。

阿陈队长钻进密室,冲到黑箱子前面,拼命想把箱盖打开,但是没有电力,电子锁不可能打开。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了手枪,一枪打开了电子锁,掀起了箱盖。

阿有挣扎着,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冲上前去,又打开了内层箱体,撕破包衣,一把抱出了羊水中的小家伙。

这可怜的小家伙已经无法再呼吸了。

但它不是卢卡斯。

阿有和阿陈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牛犊,好几分钟没有氧气供应,已经死去了。

那么,卢卡斯在哪里?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

阿陈队长叹了一口气:“先别管这个啦,现在死人了,快报警吧。”

阿有苦着脸说:“电子设备全完了,怎么报警?”

阿陈想了一想:“也许根本不用报警,这么大的动静,警察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应该很快会来的。”

阿有点了点头:“现在这里已经是罪案现场了,千万可别破坏了,不然我们就说不清楚了。现在,我们去看看阿鹏他们吧。”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大概是麻药的药效已经消退了。

他们来到监控室,照料那些昏沉的保安。此时,外面的风雨快要停歇了,远远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当警笛声在门口响起,他们赶紧跑出迎接,看见里尔警官带着几位警察和梅尔律师来到门前。

阿陈和阿有向警察们说明了情况,现在这里该交给警察管理了。

梅尔律师走到阿有面前,拿出一个手机递给他:“是你的朋友阿扬报的警,还有,他要找你,拔这个号码。”

阿有先是一惊,然后一下子全明白了。其实,当他看到小牛犊的时候,就隐约猜到了真相,阿扬没死。而现在,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

电话接通了,阿扬的面庞浮现在空中:“阿有,谢谢你,你做的一切,我都看见了,奥斯卡把一切情况都传给我了。”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理当如此,我答应过你的。”他的精神紧张了好几天,现在已经疲惫不堪,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很抱歉,我让你处在了危险之中,但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你知道,那些‘纯洁人类’无孔不入,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得想尽一切办法保护我的孩子。”阿扬注意到阿有疲惫的神情,“我知道你是个沉稳大气的人,能经得起大事,我清楚你的能力,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阿有笑了笑,摆了摆手:“唉,算了,孩子没事就好。你是了解我的,不必多说什么。我当初答应过你,我当然知道会面对什么。唉,都是为了保护孩子。”

“是的,孩子已经出生了,现在没事了,我们可以申请警方保护了,你看,”画面一转,他的妻子小薇抱着一个可爱的男婴浮现在空中,“非常感谢你,你愿意做卢卡斯的教父吗?”

“哦,好吧。”

“太好了。也请代我向阿陈先生表达谢意,感谢他的全力工作,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到了,这不怪他。这次的安保费用全由我们来承担,不必从你的卡上开支。”站在一旁,正在为费用问题而发愁的阿陈队长,顿上喜上眉稍,愁云散尽,一个劲地道谢。

“我把地址发给你,请你们参加孩子的命名仪式,你们一定要来啊。”

地址发来了,阿有看了一眼:“南美洲,蒙特利牧场,好地方啊!”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