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回忆华语星云奖十年】杨枫:因为热爱,我们从不曾远离

作者:杨枫来源:新浪重庆发布时间:2019-10-29

不知为什么,我总记得2007年成都举办国际科幻奇幻大会那年大刘说的一句话:“无论科幻热闹还是寂寞,我都是守卫她到最后的那个人。”

2010年8月,首届星云奖诞生的时候,颇有一点悲壮。那年年初,科幻世界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波,让国内不计其数的科幻迷为之震惊,也让所有热爱科幻的作家寝食难安。我们坐在台下的几个人心里默默祈祷,哪怕银河奖有一天真的消失了,我们也为成都这座科幻重镇播下了一粒种子,假以时日,星云奖这株幼苗一定会慢慢长大,为中国科幻继续撑起一片天。

虽说之前多少了解一些杨潇谭楷老师艰辛创业的历史,但真的投身其中,才体会到一个奖的创立和坚持是多么艰难。每启动一届,都是一趟玩命闯关;每完成一届,我们的团队都像是经受了一场生死考验。不记得有多少次,一群人愁眉不展地围坐一起紧急商议,下一届该到哪里去筹钱,星云奖的舞台去哪里搭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董仁威、姚海军、吴岩三位大帅的统领下,星云奖破土而出,随着时光推移,精彩纷呈的颁奖礼在成都、太原、北京、重庆相继登台,影响力从天府之国逐步辐射华语科幻圈,一小群人的执念变成了全球华语科幻人的信念,终于凤凰涅槃,引得世界为之侧目。

 杨枫(右三)扮装绝地武士在七届星云奖颁奖典礼上作为评委亮相

 杨枫(右三)扮装绝地武士在七届星云奖颁奖典礼上作为评委亮相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当星云奖迎来10周岁生日的时候,回首望去,那些挑灯苦战、夜不能寐的日子都成了另一种风景,记忆里留下的是一个个闪亮的瞬间:第一次在国内创立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从个位数到两位数,很快突破三位数。第一次在星云奖筹备期间,收到作家、产业嘉宾乃至幻迷的热心捐助。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台湾作家、香港作家、大陆作家同台竞技。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科幻期刊、科幻爱好者团队集体亮相。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惟妙惟肖的“阿凡达”捧上奖杯奖状。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何慈康松四大天王收下科幻迷真挚表白的滚烫情书。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专业乐团全程演奏科幻电影曲目。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科幻爱好者自编自唱《红岸1979》。第一次在星云奖的舞台上,全体评委扮装天行者手持光剑惊艳出场。第一次在星云奖中设立最佳期刊奖、最佳科幻网站奖、最佳科幻传播奖、最佳科幻评论家、最受手机读者欢迎奖、最佳网络原创奖、最佳科幻迷奖、最佳科幻电影创意奖、科幻探索奖……


星云奖首次科幻藏品拍卖会

星云奖首次科幻藏品拍卖会


无数个第一,在星云奖的舞台上诞生;

无数个第一,给科幻的世界留下连绵不绝的回响。

不知为什么,我总记得2007年成都举办国际科幻奇幻大会那年大刘说的一句话:“无论科幻热闹还是寂寞,我都是守卫她到最后的那个人。”

我想说,因星云奖而聚集起来的我们,无论科幻热闹还是寂寞,也将是守卫她到最后的一群人。

因为热爱,我们从不曾远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