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帆:国产科幻片应寻找中国式灵魂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0-29

我觉得我对中国科幻是很有信心的。

郭帆 著名导演

郭帆 著名导演


如果把电影看成一个人,片种相当于“衣服”,而文化内核相当于“灵魂”,我们要寻找科幻电影里中国的灵魂在哪。


新华网:您认为《流浪地球》的票房成绩意味着什么? 

郭帆:很好的一个鼓励。从立下志向到完成这部片子,这是23年来的一个很好的纪念,当然也特别希望它不会变成一个负担。

客观来讲,票房成绩其实大部分是观众给予的。其实观众特别清楚,他们也看过很多科幻大片,特别是好莱坞式大片。其实我们之间的差距特别清晰,但观众给了这部影片特别大的一个宽容度。

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些差距,所以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之后还会继续努力,继续往前走,会继续做后续的科幻电影。任重而道远。


新华网:与小说相比,电影《流浪地球》想要呈现怎样的改编效果? 

郭帆:首先我们需要先呈现出中国科幻,这是我们给自己定下的第一个命题。要寻找什么样的科幻片?是中国式的科幻片。比方说如果我们把电影形容成一个人,其实片种它是衣服,它的灵魂代表了你到底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所以我们要寻找到科幻电影里中国的那个灵魂在哪。

第二,我们要清晰地认识到,小说跟电影是不同的载体。电影是具象的,小说是抽象的。当时我们讨论之后,觉得选择部分改编是更合适的。虽然小说是一个短篇的,但这短短的2万多字,要在一部戏里全拍出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截取的小说片段大概只有一两句话的长度,但这已经足够我们拍一部戏。其实从中延伸出来的空间可以很大。大刘老师给了这部小说,包括这部电影一个中国式的灵魂和一个宏大的世界观,让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可以挖掘的宝藏。


新华网:《流浪地球》中的特效是怎么完成的? 

郭帆:7000人,4年时间加班加点做出来的。其实在工业化程度上,比如制作层面上,我们大概跟好莱坞差了25-30年。特效稍微好一点的,差10-15年。《流浪地球》有很多不错的镜头其实是一遍一遍改出来。包括我们拍摄的时候也是这样,有好多我们在工业化不能够支撑的情况下,其实是靠人去填补的。

当最后出字幕的时候,我才真正统计出来我们有多少人,是这7000位台前幕后的人,用了4年时间抛家舍业不休不眠地加班,才完成这么一个片子。

完成这部影片后,如果我们要拍摄下一部影片,不希望还是这个情况。我们必须要去完善工业化流程,其实就是相当于完善一个中国的电影工业化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这个才能慢慢地不用真的拿人上,拿人去拼,这是我们和国外的巨大差距所在。


新华网:在您看来,国产科幻片的前景怎样? 

郭帆:科幻片能不能被人接受取决于观众的信心。国产科幻片前景我是很看好的。其实科幻片成不成立或者被不被人接受,很大一定程度上是看我们观众的信心。因为科幻片是一个特殊的片种。国家越强大,观众看科幻越有信心。

比方说《流浪地球》里边的画面,特别是空间站的那部分,如果出现在20年前或者30年前,哪怕我们做成一模一样的,那时候的观众可能就没有今天那么相信。因为我们今天看到自己的航天员出舱,自己的航天器落在月球,现实中的真实让我们无比坚信我们航天技术可以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在影院里看到自己的航天器和航天员的时候,你不会怀疑,你觉得中国人可以达到这样。这是一个观众基础。

第二是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够做出让中国观众觉得可以与自己产生共鸣的影片。这一步要看影片的质量。

这是两个需要逐渐去建立和完成的过程。总体而言,我觉得我对中国科幻是很有信心的。


新华网:《流浪地球》还会出续集吗? 

郭帆:会。一定会。我们已经在做一些准备了,比如说剧本。

因为科幻片和现实主义题材最大的区别是我们要花大量的精力去做世界观。第一集其实就用了大概一年的时间去完善整个世界观。要做后续,我们需要继续的细化与完善世界观,估计可能4、5年时间能出下一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