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城

作者:狄拉克海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1-21

我没有权利审判你,决定你的生死。

我握紧手枪,杀红了眼。

门外横七竖八躺着基地守卫的尸体,我也身中数枪,伤痕累累。辛亏有这身大战时的纳米合成战衣吸收伤害,我才能撑到现在。顾不上伤痛,拼尽力气,我打开了总控制室的安全门,目标就在眼前。

天使之城的总工程师,安德烈·冈察洛夫,故作镇静地坐在控制台上,他点起一根雪茄,问我:“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举枪瞄着他光秃秃的头:“尼古拉斯·瓦尔特,前国防军特种部队上尉,七年前是我和战友攻入了敌国的指挥中心,最终结束了这场大战。”

“啊,你曾经是英雄,可现在为什么要变成屠夫?”安德烈吐着烟圈问道。

“我的儿子,保罗,出生后一个月就进入了天使之城,现在,他在什么地方?”

“你的儿子?应该叫保罗·瓦尔特吧。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接入我们的系统见到他啊。”“少废话!”安德烈乖乖地不再说话,开始敲击键盘,很快显示器上画面被调出来,保罗正兴高采烈地和一群孩子在一座仙境般的花园里玩耍,树木葱茏,泉水清澈,小动物在旁边驻足观看,湛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不时有七色鸟飞过。我的眼眶开始湿润,但还是厉声喝道:“不是这,我要看培养皿。”

“这……”安德烈有些犹豫,但还是调出了画面。一座庞大的工厂式的基地中,排列着一排排透明的培养皿,无人机在其中上下穿梭,监控着这些水晶棺似的东西。通过外壳可以看到培养皿里小小的人影。然后画面拉近,最后定格在其中一个培养皿上,标签上写着保罗·瓦尔特,旁边有心跳血压等数据。里面漂浮着一个六岁的孩子,面色苍白,身上插满了导管。

我努力控制住情绪,然后平静地说:“打开。”

“什么?这不行!”安德烈拒绝。

“我说打开!”我高声喊道。

“不行,会有危险,你的孩子有可能……”

砰!子弹擦着安德烈的头皮飞了过去,他吓得缩起身子,雪茄也扔到了一边。

“打开。”我面无表情地举枪说,“否则下一颗子弹会打进你的头。”

“该死的,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我不能打开。”安德烈颓然地坐在地上。

我叹口气,收起枪,慢慢走近他。

七年前,我们赢得了战争,但是代价异常惨重。战术核武器、放射性武器,甚至基因武器的使用使很多人受到污染,产生基因病变,并传给下一代,因此产生了大量畸形儿、低能儿、以及伤残的战争孤儿,致使战后重建举步维艰。为此,在安德烈——这位计算机与脑科学天才的主持下,政府启动了天使之城计划,所有被鉴定患有无法治愈的先天疾病或基因缺陷的婴儿,以及同样八岁以下的战争孤儿,都会被送到政府的天使基地,休眠,接入脑机。他们的身体泡在营养液中,只维持最低的生存需要,而意识则进入专为他们开发的天使之城——这片虚拟乐土中。这样只需一台超级计算机和一些营养液,就解决了这些孩子的问题。无需抚养,无需治疗,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带病基因继续流传,他们被终身禁锢在这里。我的孩子,保罗,正是其中的一员。由于我在大战中遭受辐射,他一出生就带有不可治愈的基因疾病。经过短暂先期治疗,他被送入了天使之城。虽然不舍,但是看到他在虚拟世界快乐成长,不再受病痛折磨,我也很欣慰。然而……

我盯着安德烈的眼睛说:“一年前,我收到一条可怕的消息。”我的声音开始颤抖,“来自我的一位战友,马库斯,一名出色的军医,保罗出生后就是他帮忙做的先期治疗,所以他有保罗的原始生物信息。后来,他成为一名很有名气的私人医生。一年前马库斯给一位国外富豪的小儿子做排异检查,因为这个小孩刚做了肝脏移植手术。他在检查时居然发现,这颗移植的肝脏的DNA,与我的保罗一致!”我举枪顶着安德烈的头,“起初我不相信,但我通过各种关系暗中调查,发现早就有传言,说天使之城在做着秘密的交易,不断有重要的“货物”从里面运出,流入黑市,卖得天价。但政府严密封锁消息,真相无人知道。我于是开始准备,购置武器、侦察防备,终于等到今天这个机会。我的妻子因为辐射三年前就去世,保罗是我唯一的牵挂。即使变身恶魔,我也要知道,你们到底把我的儿子怎么样了?!”

我声嘶力竭地吼道。安德烈看着我,反而平静下来:“看来你知道了不少,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他看着我缓缓说:“没错,天使之城计划的初衷,就是为那些因战争创伤无法自理的孩子找到一个归宿,既能免去他们的痛苦,又能减轻战后重建的负担。可是运行之后,我们发现,即使如此政府还是无力承担费用,因为战争造成的损失与影响太大了,土地、海洋、水源都受到了污染,城市被摧毁,经济崩溃,资源几乎耗尽,即使这样一个虚拟的乐园都无力维持。五年前总统就准备下令关停它。但是,身为创始人与主管的我,向总统提出了一个方案,我说天使之城可以不用资金维持,甚至可以为重建出力,募集资金。在激烈讨论之后,方案通过了,天使之城得以保留。”

“那,你的方案,是什么?”我颤抖地说。

安德烈看着枪口,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来:“如你想的一样,这些有基因缺陷、残疾的孩子,身体中依然有健康的组织和器官。大战给所有周边国家都带来了损失,数以百万级的人伤残致病,全世界等待器官移植的人难以计数。于是……”

“畜生!”我强忍住开枪的欲望,一拳打在安德烈的脸上,他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鼻血流了一脸。“生存!我们连生存都难以继续,谁还能保全他们?!”安德烈突然大喊,他挣扎着坐起身,擦了擦脸上的血。“尼古拉斯,你以为我不心痛吗,如果能有别的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做!”

我想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他,然后一枪打爆他的秃头,但伤痛与伤心让我无力说话,同时我还需要他把保罗弄出来。最后我努力说出几个词,“打开培养皿,唤醒,我要带走他。”

安德烈看着我,忽然说:“等一下,你能,先听一听我的故事吗?”

我看着他,恶狠狠地说:“说。”

安德烈又抹了把脸,笨拙地坐回控制台,敲击键盘,调出了天使之城的画面,画面里,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大概十二三岁,安静地坐在一座城堡的高塔上,神情安详。

“他是谁?”

“我的儿子,威廉。”

“他也在里面?”

“准确的说,整个天使之城,就是为他而建的。”安德烈看着威廉,目光竟流淌出温情。“大战之前,他就是这个样子,话不多,很安静,像他妈妈。我们经常去乐园,他就喜欢站在高处眺望远方,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可是大战改变了这一切,战争的第二年,谁也没有想到平民也会成为目标。轰炸来的太突然,我们还在熟睡中,整座房子都坍塌下来。我的妻子为了保护威廉当场死亡,威廉也受了重伤,全身瘫痪,及时送到医院才暂时保住性命。我伤心欲绝,但当务之急是威廉的继续治疗。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失去母亲、四肢瘫痪让他难以接受。为了安抚他,我用计算机创造了天使之城,他可以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而思想在天使城中尽情遨游,依然可以攀登,可以自由地玩耍。”

“很感人,但我时间不多,快打开。”我知道增援部队很快就会到,他也许在拖延时间。

“请听我说完,这跟保罗相关。”安德烈诚恳地说,“如果在和平年代,威廉的情况一定可以稳定下来,性命无忧。可是在那个时候,医院也遭受攻击,甚至医护人员都出现伤亡,药品短缺,很快威廉的治疗就难以继续,我们也无法把他转移到国外。我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一天天衰弱,却无能为力。”这个老男人居然掉下了眼泪。“绝望之中,我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既然他的生命无法挽救,我只能设法让他的意识继续存活在虚拟世界里。也许是这种悲痛之情激发了我,在威廉生命最后的时间里,我居然成功了。我把这种技术称为人格镜像。”

“简单的说,人格镜像就是将人脑层级扫描后,将思维活动同步精确地投射到计算机上,形成一个模型,或者说虚拟镜像。我用威廉进行试验,同步率能达到92%。可以说这个镜像能够复制与承载威廉绝大部分的人格与情感记忆。试验成功三天之后,威廉去世了。如今,我只有它。对于我来说,它就是威廉。”安德烈深情地看着画面,“威廉”转过身在向他微笑。

我隐约感到了他话中的含义,我想让他住嘴,但他已经停不下来,“所以,天使之城不能关闭,一旦关停,我的威廉也会消失。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保住他。五年前,当政府要关停的时候,我向总统提出了方案,可以出售部分器官与组织来获得资金支持。起初没有人同意,因为这太不人道,但我随后修改了方案,对于一个不存在的人,就无所谓人道的问题了。人格镜像技术,我之前从未公布,因为还并不成熟,且存在伦理问题。如今,我只能祭出它来。我说服政府给我提供资源,用更精密的仪器运算能力更强大的计算机,重新改进了这项技术,经过试验,同步率达到99%以后,镜像的一切思维活动都与本人无异,无法区分,甚至可以对调,转换。这就意味着,我完成了意识上传。”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举枪瞄向他的头,但手在颤抖,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我不敢相信。

“这是事实,我也别无他法。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是最高管理层权衡再三后做出的决定。最终,我的方案通过了。每个进入天使之城的孩子,都会通过人格镜像,上传到天使之城。他们的身体……”安德烈看着愤怒到极点的我,小心地说,“我希望你能理解,他们的身体,能够转换成巨大的利益、资源,能够让其他的幸存者,让那些健康的孩子在这个破败的世界生存下去,他们才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了威廉。生存,就是这样残酷。”

“培养皿里面,是空的?”我咬着牙说。

“对,外面都是电脑合成的图像,心跳、血压、包括看到的人形。每个孩子进来之后,都会改写生物信息,你们手中的资料都是假的,所以即使调查器官买卖市场也不会牵扯到我们,当然,你的朋友保存有原始资料是个意外。但是,我们……”

“混蛋!恶魔!”我大喊,同时枪响,一颗颗子弹向安德烈飞去,打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我设想过无数次保罗可能的境遇,最可怕的都有过,然而我却没想到自从他进入天使之城,他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一堆代码数字,一个电子幽灵。而他的身体,可能分成好多个部分,在世界不知何处的某些人身上。我感觉心彻底碎裂,像一大块水晶崩落下来。子弹打光后,我瘫坐在了地上。安德烈也吓得不轻,但他很快就恢复过来,爬向控制台,敲击键盘。画面上出现一列孩子的图片。

“尼古拉斯,你以为只有你的孩子做出了牺牲吗?”他指着画面上一个女孩说,“这是总统的女儿。”接着一个个开始介绍,“这是议长的儿子,这是国防军总司令的孩子,这是大法官的……每一个进入天使之城的孩子,不分种族阶层,不论出身,都是同样的程序,贡献出自己的躯体,即使是那些当权者、知情人,这里面是绝对的平等。我们当然也不会忘记这些孩子,政府已经承诺,天使之城会一直维持下去,设备会定期翻新。而且,”安德烈的眼睛居然放出光来,“其实这里每一个孩子的身体,我们都保留了干细胞与遗传物质,在冷冻仓里。我们有一个时间表,当国家重建完成,一切步入正轨之后,我们会把孩子们的身体再克隆出来,而且是经过修复之后的健康身体。到时候,你的保罗就能真正地健康成长,你就能真正地……”

“闭嘴!”我重新装上弹夹,打开了保险。我不愿再听他多说一个字:“安德烈·冈察洛夫,你谋杀了这里一百八十万个孩子,这是纳粹也不曾干出的罪行,保罗已经死了,你的威廉也是,你去陪他们吧。”我再次瞄准他的眉心,这次出奇的平稳,我不会再给他机会。

“等等!”安德烈大喊,同时又调出了保罗的画面,他正在一座童话风格的小镇里,天上飘着圆圆的肥皂泡,阳光照射在上面,跟街道两旁的小房子一样五彩斑斓,各式安徒生童话里的人物在和孩子们做着游戏。保罗看着我,满脸幸福的笑容。“你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吗?你知道后果是什么,我可以保住你,真的,尼古拉斯,我也可以把你上传到天使之城,你可以永远陪伴他,既然现实如此残酷,你何必执着于此呢,也许以后我们都会上传到虚拟世界中,这是未来的趋势。”

看着保罗,我的心中确实又有了一丝不舍。忽然,门外一片嘈杂,一个声音高喊:“放下武器,立即投降!”我知道援军到了,这个混蛋快要得逞了。安德烈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赶紧说:“明智一些,尼古拉,我会说服他们,给你做一个人格镜像。或者现在就可以,我把你上传到保罗那里,你们能像现实里一样生活,不,是比现实还要好。放下枪,一切都可以谈。”

我慢慢放下了枪,安德烈露出了成功的笑容。我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那是保罗刚出生的时候,马库斯帮我照的,我珍藏至今。照片上我的妻子怀抱着还是婴儿的保罗,幸福地笑着。

安德烈说得对,这是最高领导层的决策,他也不算是个坏人,在这个世界生存,可能真没有道德。这些孩子的灵魂生活在这一片童话乐土中,也许是幸福的,相对于鬼域般的外部世界。如果我执意毁掉这里,他们就能够安息吗?所以,天使之城还需要这个混蛋来维持,至少在找到能代替他的人之前。

“放走人质!把枪扔出来,双手举高走出屋外!”门外有人在喊。安德烈看我不再管他,赶紧向门外跑去,快到时又反身问我:“你,你不出来吗。”

我丢掉了枪,缓缓坐下。看着照片,与画面中的保罗,我解开战斗服,露出一个个满是鲜血的伤口,还有一台微型摄录机。“你们的做法,也许有这样那样道貌岸然的理由,但至少,该给我们知情的权利,选择的权利。选择天使之城,还是选择一起直面残酷的世界。即使生存艰难,即使知道这个孩子今后的人生注定伴随着残疾、病痛、各种磨难,也应该给我们一个努力的机会,努力做好他的父母。我们之前的所有对话,我都录了下来,同步直播到国内外各大新闻平台。你说得对,我没有权利审判你,决定你的生死,就让所有国民来决定吧。”

安德烈的笑容逐渐扭曲、僵硬,他大吼:“该死的!关掉它,你们快进去抓住他!你这样让我们的努力都白费了!该死的!关掉它!干掉他!你们快杀了他!”门外乱成一锅粥,士兵在准备破门,各种人在喊叫。我亲吻着照片,看着在天使之城里快乐奔跑的保罗,慢慢闭上了双眼。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