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过去的人

作者:肥狐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2-12

这世界哪有什么时光机和后悔药!

1

“你可有过遗憾?”

我循着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被包裹在黑色大衣里的人。他站在墙角的阴影里,头上戴着一顶帽檐奇大的黑色礼帽,把脸和身体遮得严严实实。

光天化日,作这种打扮。

“我是个推销员。”他看出了我的疑虑,“只不过推销的商品有点特别,所以不便露面。”

“见不得光的东西吧。”

“要这么说也没错,但准确来说,是看不见,而且也摸不着的东西。”他压低了声音,“我推销的,是‘过去’。”

这是什么新型骗局,我差点笑出声来。

“每个人在自己过去都曾留下遗憾吧。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能够拍着胸脯说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起来会后悔的时刻——当然,除了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小孩。”他一本正经地说,“有多少人,就因为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做错了决定,于是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日后每次想起来都后悔不已。”

“所以你们公司卖的产品可以让人消除遗憾?”

“不是消除遗憾,而是一个回到过去改变人生的机会。不过你要记住,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他神神秘秘地说,“跟我来吧。”

他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甚至试图拉我走进那条狭小昏暗的巷子里。任何正常的成年人都会拒绝这个邀请吧。我冷冷地看着他,告诉他再闹就要报警了。

“那好吧。”他很干脆地松手,“你以后会需要的,到时候请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

他恭敬地递过来一张小纸片,抬头写着“‘回到过去’有限公司”,下面没有人名,只有一个通讯号码。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用名片这种过时的东西,可更吸引我注意的却是他的手。白皙细嫩,皮肤光滑到几乎没有皱褶的一双手,和他低沉的中年声线形成巨大反差。

“你会需要的。”他说,然后就往后退去,不多时便隐没在小巷的阴影中。


2


“回到过去”有限公司,听起来像个非法的皮包公司,在那段时间却成为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一次线下聚会时聊起,我才知道周围的朋友几乎都遇到过这种神神秘秘的推销员。由于对方包裹得实在太严实,我们也无法确定那是否是同一个人,但每个人和他的对话内容八九不离十,最后也都收到了相同的名片。

“那些人应该经过了统一培训,所以说起话来就跟同一个人似的。”胖子李青分析说,“我们这里有些人住得挺远,还有在隔壁市的,都遇到了,说明这个推销的网络铺得很开,这绝不是几个人的事。”

“而且,这家公司可不简单。”他压低声音,“你们发现了没有,网上完全没有关于它的讨论。因为内容只要涉及到这家公司,刚发出来就会被秒删,哪怕耍小手段更改关键词也没用。而且删帖速度之快真是前所未有,我从没见过这么强力的监控。”

不少人点了点头,包括我。还记得某天我看到名片,心血来潮,想在网上探探这公司的底细,这才发现竟然一条都搜不到,就连发点什么也很快被转为仅自己可见,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掌控着整个网络,将公司的秘密攥在掌心,秘而不宣。

“回到过去,改变命运。”李青哼了一声,“虚假传播就算了,这个感觉有邪教潜质啊。”

“可要是真的那该多好啊,改变人生耶。”秘书科的小月幽幽地叹了一声,“如果能回到大学时期就好了,要是在那个时候鼓起勇气向师兄告白的话,现在我会在哪里呢。”

她托着腮,一脸憧憬地望着窗外,仿佛已经开始了美好的幻想。我听到旁边传出一声叹息,一只手安慰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肖哥,我在部门里的前辈,一个热心肠的好大哥。我暗恋小月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他是当中的第一个。

“这种假设的事情想想就算啦。”他拍了拍手,“口口声声说着‘回到过去’的人都是骗子,重要的是当下,还有未来,所以我们才要努力生活啊。”

“又来了,肖哥牌鸡汤。”小月笑道,“我就不信你没有遗憾。”

“有还是没有,那都过去了。”肖哥脸不变色,“对我来说,现在就是最好的。”

聊了几句,这个话题就揭过了。比起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推销员,我们之间能聊的趣事简直不要太多。我看着他们,感觉心里充盈着幸福感,像这样舒服的状态,我希望能永远持续下去。

在那次聚会之后,我不自觉变换着每天上下班的路线,走街串巷,心中暗暗盼望着偶遇那个推销员,增加一点谈资。可是那家伙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偶尔跟朋友聊起,才知道这样做的不止我一个。对于平淡的生活来说,这种都市传说就是绝妙的调剂。

“一定是我心不够诚。”胖子李青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我笑了笑,正想给他回个笑脸,一抬眼却看到对面街角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我熟悉的肖哥,另一个全身包裹在厚厚的黑色大衣里,却是那个神秘的推销员!

两人就站在街角说话,推销员像是在给肖哥口若悬河地介绍什么。我看到肖哥脸上露出犹豫不定的神情,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跟在推销员后面进了巷子。

他们要去哪里?我蹑手蹑脚地追过去,贴着墙角偷偷探出头往巷子里看。这一看,却让我吓了一跳,原来这看似巷子的入口其实是一个死胡同,进去没几步就是一面足有三米高的墙,墙角堆放着几个大号的垃圾桶,臭气熏天。整个死胡同一目了然,可这里面哪有推销员的影子,连肖哥都不见了!

我想了一下,捏着鼻子走到垃圾桶边,猛地打开盖子!一股刺鼻臭味扑面而来,里面是满满的垃圾,没有我猜想中的密道。我再次把周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可是什么机关也没发现。明明亲眼看到他们走进来的,两个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

“喂喂,连一句安慰都没有吗?我想要转运啊!”

胖子又发来了信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怨怼。我打了一串字,想了想,又删掉了。

这种话说出去也没人信,也许是我眼花了呢。

第二天,我在公司见到肖哥,还是平日里那副爽朗大哥的样子。趁着中间休息,我拉他到茶水间,小声问:“喂,昨天后来怎么样了?”

“什么昨天?”肖哥皱眉。

“别装啦,我都看见了。你跟那个推销员谈妥了,进了巷子,对不对?”

“什么推销员?”

看他的表情不像在装傻。我顿时疑窦丛生,但该问的还是要问完。

“我看着你们进了巷子,是个死胡同。可我跟过去后就找不到人了,你们去了哪里?”

“听不懂你说什么。”肖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想你是看错人了吧。走,回去工作。”

他说完,转身就走。我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这走路的姿势还是平时的肖哥,可是看起来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我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人,可眼前的肖哥又不像在说谎,难道是失忆了?我不禁想起了那个推销员的话。回到过去……即使是豁达过人的肖哥也有想要弥补的遗憾吧。他难道真的跟着那个推销员回到过去了? 他们干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点似有若无的红光晃了一下我的眼睛。我一看,肖哥的右耳后面似乎有个红色的小光点,可等我要再看仔细,那点红光却又消失了。

这又是什么?


3


“谁知道呢,难道肖哥其实是终结者?”

胖子的嘴里总是说不出几句正经话。

“我过后又找机会确认了几次,但没有再看到过。”我没心情接他的梗,“但是我非常确定,那次不是我看错,真有红点。”

“那就是他被人用瞄准器盯上咯。”胖子毫不在意,“看来应该请他吃个饭,庆祝他从狙击手的枪下死里逃生。”

“喂!”

“好啦,有什么好烦的。”胖子拍拍我的肩膀,“有啥事情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来两顿。走,下楼撸个串吧。”

我点点头,正要起身,忽然眼睛又被晃了一下。

我愣住了,死死地盯着胖子的背后。准确来说,是他的右边耳朵后面。

那里也有一点红光闪烁。闪了两下,消失了。


4


接下来的几天,我完全没了上班的心思,总是忍不住要看向肖哥。他的说话和举动乍一看和过去一样,但有了红点的事,心里觉得他可疑,就越看越有问题。比如脾气变好了,工作劳损过度的腰现在也能挺得笔直了,这些蛛丝马迹得很熟的人仔细观察才能发现。

同样出现过红点的胖子李青也有了变化。首先,虽然他还是把撸串火锅之类的词挂在嘴边,但饭量明显变少了,整个生活作息也朝着健康的方向转变。其次,他的性格开朗了不少,一见漂亮女生就会结结巴巴的毛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

“你不觉得这事情有点奇怪吗?”我说。

“不觉得哦。”小月咬着果汁的吸管,“人总是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这个很正常啊。”

“就算可以解释胖子的节食,可肖哥那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你是知道的吧?”

“说不定找到了很棒的按摩师,三两下搞定。”

“总觉得不对劲。”回想起那两次见到的红色光点,我有些心神不宁,“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是被植入了大脑芯片,被控制了?我看到的其实是皮肤底下的芯片在收发信号?”

“你也太能想了吧!”

小月笑嘻嘻地转过来,作势要拍我的头:“你这脑袋啊,整天都在胡思乱想什么。”

她这一扭头,长发扬起,我看到她白皙的耳朵,忽然心中一颤。先是肖哥,然后是胖子,那天在这里讨论推销员的人一个个变了,那小月呢?

“你能不能对我做个温柔亲切的动作呀,就像这样。”

我挤出一个笑容,装作开玩笑地做了个撩头发的夸张动作,感觉喉咙一阵发涩。小月盯着我,大约一两秒吧,可这一两秒感觉却像有一分钟那么久。

“真是的,还放不下小红点的事呀。”她果然一眼看穿,却没有拒绝,而是露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无奈表情,挪了挪身子,转过头用右边脸对着我。

“看仔细啦。”她笑道,故意用很慢的动作撩起头发。小月侧脸的弧线很美,高挺的鼻梁更让她多了几分西域异族的美感,可此时的我却无心欣赏。我紧紧盯着她的右耳,直到长发落下,再度将那里掩盖。

“看到了吗?”她笑意盈盈地瞟了我一眼。

我讪笑几声。

“所以啊,不要再胡思乱想啦。”她站起身,似笑非笑地说,“你也去成为更好的自己吧。”

这话里的深意让我忽然心跳加速,胸口犹如小鹿乱撞。这可是赤裸裸的暗示啊!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自觉紧紧握住拳头,热血沸腾。

可忽然间,就像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我只觉得全身发冷。

眼前小月的走路姿势跟以前不一样。

虽然只是一点细微的差别,可就这一点,一直偷偷看着她的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

“那个推销员。”我攥住口袋里的那张小纸片,感觉指尖发烫。


5


我和推销员约在早晨八点,在市区边上一条偏僻的小巷附近。在接近八点钟时,我看到他从街道的另一边缓缓走来,站到我面前时恰好六点,就像一台精密调校过的钟表。

“你很准时啊。”

我不动声色地说,顺势移动脚步,站在了巷口靠外的地方。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人流多,但大多数人急着赶路,不会分心留意周围动静。我占据这个好位置,进可以把他堵到无人的巷子里,退可以逃进闹市的人流,做好两手准备。

他多半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却不动声色,只是一开口便正中核心。

“你和那些人不一样。”他说,“你不像是来寻求我们服务的。”

既然上来就说破了,我事先准备好的那些迂回试探的话就可以省下。我一把攥住他的衣领,狠狠把他顶在墙壁上,瞪着他帽檐下的脸:“那就告诉我,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在这个距离下,我终于看清了他一直被遮掩在阴影中的脸。和我想的不一样,这是一张非常平凡,毫无特色的大众脸,普通到走在街上也不会吸引目光,哪怕见过几次也可能还是会想不起。但反过来说,不会被注意也不会被记住的脸,就是那种适合干坏事的脸。

“别的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我和他们朝夕相处,一看就看出问题了!”我顶着他的胸口,咬牙切齿,“我看到肖哥和你见了面,然后他就变了样,你一定对他做了什么!”

“确实。”他一脸疑惑,“他来向我购买服务,我卖给他,这算是做了什么吗?”

“什么服务!”

“回到过去,改变人生。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了。”

“具体是怎么做,嗑药制造错觉吗?植入芯片吗?告诉你我都看见到了,他们的耳朵后面时不时会有红点闪烁,明显是被放进了什么东西!”

“哦,确实会有不明显的红点闪烁。”

看着对方一成不变的微笑,我感觉自己准备好的每一句逼问都像是打在一团不受力的棉花上。什么叫确实是这样,我想听的可不是这种答案!

“你最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我狠狠把他撞在墙上,“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

“你想从哪里听起?”他似笑非笑。

“全部!”我想了一下,“先告诉我,肖哥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们回到过去,开启了新的人生。”

“还来这一套!”

“事实就是如此。准确来说,是他们的意识回到了过去。”他认真地说,“抽象来说,人类意识也是一串特殊的组合形式,只要克服转移过程中的熵增问题,就可以送到任何时空。”

连番抛出的科幻名词让我脑袋发蒙:“你在说什么?”

他笑了笑,取下帽子,让我看他的右耳。那里有红点闪烁不停。

“你是什么东西!”我惊得退了一步。

“天网。”

“什么网!”这个名词我似曾相识,可那不都是科幻电影里虚构的么。

“我非人类,是来自未来的信息生命。”推销员笑了笑,“我通过特殊方式,让数据按照预定的方式组合,这样一来就等同于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了这个时空。你有一点说对了,这些闪烁的红点确实是某种类似芯片的东西,用来接收主电脑的网络信号。此时站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其中一具化身。”

我忽然就理解了为什么推销员的信息在网上遍寻不到,那已经是人家的地盘了。

“那肖哥胖子他们……”

“自然和我一样,也是化身,只是顶替了那些人的社会身份,好在这个时空中延续下去。”

我急怒攻心,揪住它的衣领,狠狠一拳朝脸上揍去,也不管眼前这个自称天网的终结者是不是轻易就能捏死我。可拳头一打中,传来的手感相当怪异,在那表层皮肉下的骨骼硬如钢铁,它脸色不变,反倒是我的指骨被震得隐隐作痛。

“你不需为此愤怒。”它淡然开口,“我刚才说了,他们已经回到过去,开启新的人生。如果真是朋友,你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是。”

“别说谎了,这世界哪有什么时光机和后悔药!”我努力回想不知从哪篇文章里看来的解释,“真把一个大活人送回过去,等于往一个世界里投入大量的外来物质,那个世界会直接崩溃的,所以像漫画里的那种时光机不可能成立——你杀了他们,对不对!”

我狠狠地瞪着它:“然后现在,你打算用这套说法来蒙蔽我,杀我。”

它温和地笑了。

“我们不能伤害人类,这是永远没办法做到的事,你完全可以放心。”它笑道,“至于回到过去的方法,刚才我已经介绍了,人类意识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串特殊的组合形式,虽然过程会麻烦一点,但我怎么来到这里,他们就能怎样去往过去。等他们走了,过上了全新的人生,留在这里的身份则由我们代替,保持生活平稳过渡。他们获得了再来一次的人生,而我们得到的是生存的空间,整个过程堪称双赢。”

它端详了我一会,耳后红光微微闪烁,像是在搜索获取信息。

“你要找的那个肖哥回到了两年前。因为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家庭,他的妻子在前不久向他提出离婚,带走了唯一的儿子。他回到两年前,从那时候开始弥补。小月回到了大学时期,向暗恋的男性表白,圆了当初的遗憾。至于李青……”

“够了。”

我抬手打断了它的话,一时感慨万千,隔了好久才勉强憋出一句:“那他们幸福吗?”

“我怎么知道。”推销员说,“以人类的标准,也许不会吧。就算过上了期望中的生活,可人类永远不会满足眼前,总会设法从回忆里挖掘遗憾。但无论如何,他们终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你呢,你又要往哪去?”它看着我,仿生如人类般的双眼似乎看穿了我的迷惘。

到这时,我已经明白了推销员的计划。这个来自未来的人造生命无法伤害人类,于是转换思路,通过这种方式将人类送往其他时空,减少这个时空中人类的数量。按照分支宇宙的理论,未来会随着不同的选择分化出无数条道路,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前往过去,总有一天,人类会从所有的未来里消失,它和同类将独享这个不存在人类的时空。

一场看似温柔,充满善意的无声侵略。哪怕我知道了真相,也没有办法让它停下。

“这是一个无法逆转的潮流。”它说,“享受自己的人生就好。”

我同意。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好大哥,好朋友,还有暗恋的女孩,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除非我听从他的劝告,回到那个让我留恋的过去。站在人类的角度,或许我应该反抗这些造物的侵略,可站在这浪潮前,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也许,还有最后的机会。

“你真的能让我回到过去吗?”我深吸一口气。

它露出如愿以偿的笑:“只要告诉我具体的时间。”

“好。”我下了决定。


6


“你可有过遗憾?”

我循着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被包裹在黑色大衣里的人。他站在墙角的阴影里,头上戴着一顶帽檐奇大的黑色礼帽,把脸和身体遮得严严实实。

我看着他,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意。

“我有。”

“那……”

“那又怎样。我不需要你的商品。”我说,“我要从现在开始弥补。”

我朝一脸错愕的它咧嘴一笑,转过身迈开大步。这是我遇见推销员的第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还在我记忆里,然而我却感觉到这街道的空气仿佛从未如此清新,头顶的太阳也像是崭新的,绿的草坪白的砖,一切都生机勃勃。

这是改变未来的唯一方式。明明是上班时间,我却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我的朋友们。肖哥,小月,李青,我要把自己来不及说的话告诉他们,把来不及做的事情一起完成。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我要告诉他们每一个人,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明天”更好,比起过去的遗憾,我们活着的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明天会更好!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