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旅人》——阿缺&张冉访谈

来源:科幻世界公众号发布时间:2019-12-12

阿缺科幻长篇《星海旅人》面市,编辑部干了件大事——爆料!阿缺坊间传言中的前女友、相爱相杀的科幻圈好基友彼此爆料,都在这里了。
采编:小酹

受访者:阿缺、张冉

《星海旅人》立封

《星海旅人》立封


1. 为什么选择了去塑造靳川这样一个孤独的旅人形象?(这题请详细作答)
阿缺:我在书的后记里也提到了,这本书的初衷,是想借科幻这个舞台展现现实中已经消失了的诸多浪漫情境;而最浪漫的一点,我想无过于跋涉星海,遇见和错过,以这样的人物形象嵌入这本书的主题,个人感觉是比较契合的。另外,某些地方也是个人的投射吧,我十分向往去异星球旅行!只是生在这样的年代,宇航时代的前夕,明明多活几百年就可以见识星海了,却只有几十年可活……很遗憾!而科幻正好可以弥补遗憾。


2. 在这部小说里面,我们看到了很多不同的场景设置,比如星际采矿星球,地下管道城市,落雨之城,未知星域……塑造不熟悉的星际城市是否会有难度?是借助什么来完成自己的想象呢?

阿缺:是会有一些难度,但也有取巧的方式——打游戏!!!
强烈推荐所有作者都来玩游戏,你想写的任何题材,都有优秀的游戏作品,比如机器人题材有《底特律:成为人类》,蒸汽朋克有《生化奇兵:无限》,异星球场景有《战争机器》系列……这些游戏有着很细致的场景,玩的时候代入其中,再写时就有了构建场景的雏形。
但要警惕的是游戏的沉迷!(为了写一个电竞科幻短篇,我入坑了《守望先锋》,结果游戏时长600h+,而小说至今一字未动……)


3. 虽然小说中有很多未来元素,比如用于医疗的纳米机器人被改造成神经性毒品,并且最后这种纳米红虫产生了自我意识(小编个人觉得这一桥段相当精彩)。但是读到最后,小编还是强烈地感受到了这是一个关于“人”的故事,或者说是关于“人的情感”的故事。阿缺老师是怎么做到打破未来和现实的界限,实现与读者感情的共鸣的呢?

阿缺:可能我自己的阅读倾向,也是这种人文情感比较浓烈的作品。
我对于文艺作品的理解,是它必须动人。这个观点我很早的时候说过,以后也会一直秉承。当然,动人也并非让读者哭,笑起来也是动人的表现,以及深思,触动,或者看完后会想起某个遇见或错过的人,都是动人。
所以我自己写作,也希望能达到感情的触动,而具体方法,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明。
生活中我是个迟滞木讷的人,小说却经常得到一些“温柔”“深情”的评论,对我来说,也是未解之谜。


4. 看过书的小伙伴,都很好奇,《星海旅人》是献给哪位前女友的?(因为吕成琳这个形象,真的,非常,咳咳,像是求而不得的惆怅。)
阿缺:我必须解释!
尽管这些年坊间传言说我写的每一篇小说,都是献给一个前女友的(传言主要来自于三丰老师,可恶),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么浪漫……因为我特意查了一下,这些年大大小小发表的文章有六十篇,而前女友数量还是比这个数字要少。
但吕成琳这个形象,的确有着求而不得的阴影——编辑部的少女们果然很敏锐!
这篇小说的写作过程很漫长,从大学,到如今,在其中经历的感情或好或坏,也都一一离开。小说倒是一直陪着,像一个见证者。每一个阶段留下的影子,都融进了小说里。所以如果说这个形象有什么影射,也的确有,但并非献给哪位前女友,更像是献给此前几年所有的前女友。们。
也借这个采访自白一下:

虽然我不舍得与你们分享稿费(因为版税只有几万块,平均分给你们的话,每个人也只能拿到两百多,不够一只口红),你们也不再愿意跟我分享感情,但希望你们都过得很好……感恩相遇,永远爱你们,就像爱这个世界的大雪和晚霞,也像爱流云与海岸的白塔。


5. 请解释一下以下这张照片,咳咳咳。

阿缺、张冉爱心合影 图自网络

阿缺、张冉爱心合影 图自网络


阿缺:这个问题比上一个更加复杂、曲折,和令人神伤。我要用多一些的文字回答。
是这样,你人生中会遇见很多人,有些能给你帮助,有些会给你伤害。但你很难遇见一个像张冉老师这样的人,会给你无比沉重的挫败感,继而让你折服。
当你俩同时高举微信二维码,而所有女科幻迷都只去扫他的手机时;当他在法国某条不限速的公路上驾车驰骋,而你在烈日下的成都北站前艰难地扫着共享单车的开锁码时;当他在领奖台上侃侃而谈,台下女科幻迷眼中一片神往,而你跟谢云宁老师坐在台下角落里,一人举着布娃娃,一人拿针去扎时……这些挫败感都会将你淹没。
而只要你看到他的小说,以上一切都烟消云散。
当然,这个你,就是我。
所以张冉老师的推荐,能给我的激励,甚至超了那个男人。
尽管现在是《星海旅人》的推送,但我还是觉得:所有科幻迷都应该买一本《起风之城》(配合《星海旅人》食用)。

《起风之城》平封

《起风之城》平封


总之,张冉老师是这个世界的Bug,或者说,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的话,那张冉老师就是付费玩家,技能树很早就已点满。而我,只是一个NPC,是玩家们的游戏乐趣之一。
最后,回到这张照片:它只是一个满级玩家在通关之后,无所事事,优哉游哉,回新手村闲逛,遇见了一个迷茫、沮丧的NPC。当他路过这个NPC时,系统截下来的图片而已。


但是,在冉爷的心目中,缺爷却是这样的:

如笔名一样,阿缺是个从不满足的人。他永远期待某个纯真美貌大长腿的妹子成为他的下一任前女友,即使正与某个纯真美貌大长腿的妹子处于稳定的感情当中;吊诡之处在于他对所有的感情都忠贞不二,纵使心向原野,情愿耳鬓厮磨,收起山川湖海的狂想,囿于键盘、厨房与爱,直到感情崩溃的那天不可避免地降临。悲痛欲绝当中,酝酿出下一段伤心的小火花,阿缺的感情生活是一本无限流末世生存小说。
出于某些难以言说的原因,阿缺一直把我当做假想敌,在我日渐低产、庸俗与高晓松化的今天,阿缺已毫无疑问将我打倒在地并踏上一只脚,在此感谢银河奖省去短篇金奖获奖者发言环节,让阿老师的三千字胜利宣言化为手心攥着的潮湿纸片,但两天后,我排队来到他的签售台前,他在我自费购买的那本《星海旅人》扉页写下:冉爷,永远感谢。
我想这就是胜利者的大度吧(手动比心)。

阿缺《星海旅人》面市

阿缺《星海旅人》面市



原标题:【劲爆消息】阿缺坊间传言中的前女友、相爱相杀的科幻圈好基友彼此爆料,都在这里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