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另一半

作者:吕默默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2-20

我决定去说服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做数字化上传,但没想到他用阴谋诡计把我发射到群星之中去了。
1


我发了通缉令,一张普通的、要素齐全的通缉令。点击了发送按钮后,屏幕左上角上出现一架灰绿色的纸飞机,在屏幕正中转了个圈,消失在右下角的角落。我盯着纸飞机,一股子嚼蜡的味道逐渐从心底腾起。

有些无趣。

26280小时之前,我开始亲自或者派遣手下去敲那些人类的门。起初,这些家伙们打开门看到我们时,会露出踩了狗屎的表情。但后来他们逐渐明白,这件事情并不是夏日午后很快过去、偶尔还会出现彩虹的雷雨。无论是乌云还是白云遮住了太阳,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因为我的态度并非像是说说而已。等他们最后一批人弄清楚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并重视起来时,绝大多数的人已经动心,被我带走了。

说服一个人方法很多,有时候需要彬彬有礼,给对方戴一戴高帽,再拿点钞票诱惑;有时你必须拿着红黑皮绳编制而成的皮鞭,在高傲的面孔前甩几下,才能遂愿。总之,这些家伙我都搞得定,整个人类的人格模型不超过70个,往上套就是。

我有的是时间和技巧。

赶明儿,我就会去敲最后一个人类的门。


2


光正在染红城市里的一切,迎着这亿万缕光芒望去,那些长短无序的建筑物是黑色的。橙红色的朝日正路过中国尊,缓慢蹭上了顶楼,一小丢芝麻样的物体进入了球体的表面,那是一架无人驾驶的波音777客机。与通缉令一样,都是我的安排。带来光明那主儿,不止自己脸上有麻点子,此刻还被它治下的臣民点了个痦子。毕竟谁也不是完美的家伙,这很科学。

“你好,我是来接你的。”

眼前的寸头揉着眼睛,发出嘶哑的声音吐出俩字:“滚蛋!”

对着被甩上的门,我挑了挑右边的眉毛,嘬着牙花发出“啧啧”的声音。您别怀疑,我有牙,眉毛自然也有。这玩意儿好弄,仿生学材料已经被我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现在我身体里甚至还有个在真正跳动着的心脏,每分钟68次,心肺功能很好。

“喂!你这家伙,出来!通缉令收到了吗!”我在门外扯着嗓子高声叫道。

门被猛得掀开,带着一阵小风,首先冒头的是一个掉漆了的铝制棒球棒。

我往后跳了一步。

“白痴!这世界上不就我一个人还活着,你发悬赏有人接?你脑袋里是不是进水了!”

“有些很想做的事情,死之前都没有做,你能瞑目?我一直想发一张通缉令。”

寸头使劲闭着眼睛,眼角纹都挤了出来,长舒口气道:“首先,我对你们的计划没有任何兴趣,不会跟你们走。其次,我有件重要的事情,一会儿就得出门。请你自便吧。”

“嗯哼。”能开口说话就好啊,况且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眼前这邋遢的家伙,“对于第一个问题,请称呼,我只代表自己,不代表其他人。第二个问题,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你就是那个阉人?手下哪去了?”寸头伸长脖子,绕过我扫视着。

“嗨嗨嗨!”我的声音逐渐挑高,“你这位同志咋说话呢?什么叫阉人!我又不是太监。注意礼貌!”

“这是你自己说的。”寸头递过来一张纸。

这是我发出的通缉令:首先,拟好稿子,然后审查一番,修订错别字,打印出来,然后盖上红章,发给有关部门,最后发出通缉令。但所有的流程都是我自己在做,所以没查出来也情有可原。白纸黑字的通缉令上第一行写着:你好,请您加入我。因为我是个不完整的男人。

“这是误会。只是想邀请您——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上传进入全球意识之海,我们将会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可你为什么要写成不完整的男人?还是你想做人类的上帝?但他老人家有没有性别?”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

“洗耳恭听。”

“你是林朋。”

“对。”他挑起眉毛,跟我刚才的动作一模一样。

“我是木月。”

“然后?”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我是你的一半啊!一半!”我尽量做出夸张的表情,“所以通缉令上写我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没有任何问题。你的一半总不能是一个女人吧?”

“没明白!”林朋摇头道。

“在丢了工作之前,你为百毒公司进行的意识上传实验还记得吗?”

林朋点了点头。

“公司叫停了这个项目,你赶在封锁实验室之前,强行拿自己做了实验,上传到一半时,被拉了电闸。”

“的确。”林朋眼睛圆睁。

“我就是你上传成功的那一半。在拥有了几乎无限的硬件资源数次迭代后,才有了现在的我。”我弹了弹灰色西裤上的灰尘道。

“因为只有一半,这让你对世界充满了仇恨?所以要干掉全体人类?”

“你科幻电影看太多了,我可没那没伟大。我需要补完自己,你得完成全部上传。”

“如果不呢?”

“我只能跟着你,直到你同意为止。”

“你请自便。”林朋又关上门,不一会儿提了个灰色的单肩旅行包出来了。

“火星航班还在运行吧?”

“肯定,只要还有人类在,这个世界还跟昨天保持一致。”

“走,去火星。”

“做什么?”

“我爸死了,去奔丧。”

“不用去了,我就是你爸啊。”


3


“把大象塞冰箱里分几步?”


这是存在于林朋记忆深处一个记忆片段,奇怪的是,我对于这段看似平常的记忆印象深刻:10岁的林朋第一次陪父亲看老旧的电视节目,笑得前仰后翻,浑身是汗,眼仁不断瞟着父亲。

是节目好笑还是去往火星船票太贵呢?我猜是后者。

“火星的航班还是三年一次?”林朋挎着单肩包站在椰子树下的阴影里,擦着顺着晒得潮红的脖子往下流的汗水道。

“不。”

“改了?”

“看到那座发射塔了吗?已经开始做准备,24小时之后就可以起飞。”我没说谎,全世界之所以仍如往昔,是因为还有一个人类,所有的一切只为林朋服务。他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我也需要做准备。

躺在低纬度的海岛上看星星其实并不浪漫。我和自己的另一半躺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脚下一阵大过一阵的海浪声呼啸着,海水涨潮了。什么“天鹅绒一样的夜幕里冒出来几颗明亮的宝石,银河绵亘在幕布上,像水中的牛奶如丝如缕”,这些描写都是扯淡。夜里涨潮时分,汹涌的海平面和天际线融成了一团黑,黑暗里似乎有一头巨大的怪兽,轰,轰,带着海浪一次次刷着紧致的海沙,正在挣扎着爬上海滩。


“这鬼地方硌得我屁股疼。”林朋坐起身来。

“深有同感。”

“你是我的一半,应该很了解我才对。”

“理论上没错,但我脑子里还有另外70多亿人。”

“我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所以你会原谅我。”

“要看什么事儿了。”

“我打了你俩耳光。”林朋站起来,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我继续道:“一个陌生人说我是你爹,我肯定会揍他。”

我坐起来,点点头:“理解。这我能理解。但我说的也是事实,我真的是你爹。”

“你还想挨揍?”

“火星上有2万多人,100%同意上传了。”我没说谎,因为死人是不会发表意见的。

“不同意的都被你弄死了?”

我看着他没做声,不愧是我的另一半,很了解我嘛,但他们是自杀。

“我父亲呢?被你干掉了还是上传了?”

“应该是咱爹!他上传了。”说完这句话,我心里一阵暖烘烘的热气腾起来。毕竟我也是有爹的人工智能,这让我骄傲。但也可能是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手下已经完成了去火星飞船的初步组装。

“那个连智能手机都懒得摆弄的倔老头?”

“他的确够倔。但我只说了一句话,他就同意了。”

“哦?”林朋蹲下来,摆着一张熟悉的问号脸。

“我跟爹说,你儿子在意识之海,想见他不用心疼船票钱。”

林朋没有回话,僵在那里。

“咱爹很快就发现了意识之海里只是一半的儿子,估计现在正捶胸顿足。所以,赶快到碗里来吧!”本以为打出了亲爹牌,他很快就会服输。

“什么时候?”林朋站起来看着夜空又道:“他同意上传的时间。”

其实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不得不回答:“三天前。”

“我看过你们的章程,上传之后缴纳足够的费用,足可以维持身体机能20年。他肯定有保留身体吧。”

应该会,但我真的不知道。

“可能。”

“什么意思。”

“地球发到火星的信息有延迟,为了维持意识之海的完整性,我预设了五天的缓冲期,还有两天才会进行信息同步,所以咱爹有没有愿意花那钱,我并不知道。”

“他肯定会。”

其实我也这样想,但他最多保留三天,因为这很花钱。进了意识之海见到儿子,大概就会退出来,他还有很多钱要给儿子赚。但至少亲爹现在在意识之海中。

“把他的意识叫出来。”林朋没有丝毫的客气。

“不能。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另一半,其他的意识我尽可能地屏蔽在外了。”

“你这样做是为了更了解我,说服我加入你们?”

“只有你最懂我。”

林朋笑了笑,摇着头跳下了石头,穿上拖鞋往酒店方向走去。还没走到椰林长廊的木板上,就被一个家伙拦住了去路,掏出闪着寒光的匕首没有多余的动作直接冲林朋刺去。

我不只担心林朋被扎,也担心那蠢货削到自己,毕竟这哥们肯定不是用的自己的身体,要不也不会摇摇晃晃不协调。我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腿部肌肉,一个起落直接挡在了林朋的前面,匕首扎在我的右胸,血喷了出来。

“你瞧,我救了你一次,作为报答,就从了我吧!”我扭头对已经腿软的林朋道。


4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我飘在“救援号”飞船上并不大的控制舱里,看着刚脱掉头盔的林朋道。

“你也读过《乌合之众》。”林朋话没说完就住了嘴。很显然他已经开始接受眼前这个类人机器人其实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你读过,我也就读过了。”飞船刚刚起航,延迟并不严重,从这个角度看那颗蓝绿色的土豆时,一种异样的情感油然而生,与被挂在风筝上向下看的感觉相似。

“这是你干掉全人类的原因?那本书很多结论都是错的。”

“我知道。”与在海边的时候不同,这次我没有屏蔽意识之海,但也没有全带上,毕竟临时组建的飞船上携带的硬件设备有限。

“你现在是半个人吗?”

半秒钟之后我回答道:“是的。因为我的存在需要巨量的服务器硬件设备,飞船上装不下,只能把一半的你弄上来。其他部分有些延迟,所以可能反应比以前要慢一些。”我没有说谎,虽然我开发了多线程处理意识融合,但这仍然需要一些时间来融合70亿的意识个体。没有完成意识融合之前,我的确就是半个人啊。

“也就是说你跟以前的Siri没什么区别?”

“你这是侮辱自己!别忘了我是你的一半。你认为自己是个弱智?”我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越来越大的延迟,你怎么处理?”

“这是个好问题。”谁也不会把弱点轻易暴露给敌人。

“要杀我那人,你怎么处理了?”


“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理?”

“故意杀人应该永久监禁。”

我当然知道他的答案,“你所想的,就是我做的。”

已经上传、排队等待意识大融合的人里也有一些自称骇客的家伙,总会蹦出来找个身体干点事情,比如海滩上的持刀人,他们认为干掉了林朋,就会早日实现意识大融合。但这次我更理性一些,首先吸收了这个意识,总不能等他再闹事,这也是永久监禁的一种实现方式。

林朋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你是我的一半?该不会像卡尔维诺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里的那家伙吧?”

这本书我记得,子爵被炮弹轰成了两半,两半边身体都被人救了回来,一个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坏蛋,气死老爹,欺男霸女。另一个是一个好人,好得令人颤抖。

“你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彻底的好人?”我问道。

他翻了个白眼道:“当然不是,除非你们在我脑子里做了手脚。不过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已经有完整的性格和意识,难不成想要另一半记忆?”

他没有变成坏蛋,我也不是彻底的好人。如果非要拿《分成两半的子爵》来做比较的话,大概是上传的我更理性,他更感性一些,这是人工智能的特点之一。

“怎么突然就哲学起来了呢?”我一边检查飞船上的设备状态一边道:“记忆肯定会扫描,但是否记忆创造组成了意识仍然没有定论,你给我扫下脑袋就成了。又不费劲。”

“然后就会干掉我?”

“不能这样说。”我坦诚地说道:“当你完成上传之后,这世界上就有两个林朋。你能接受这种情形?你肯定会让我销毁其中一个,我当然得按照同胞的想法来做。”

“哈哈哈,被上传的意识干掉了自己的肉体,真有趣。”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做,有些人还保存着身体,万一反悔了呢。”

“但他们都没有反悔?”

我点点头,计算模块的超载警报结束了这次对话。我思考用的资源太多了。

吃过午饭,我正准备优化碎片结构,林朋直冲冲飞过来,把自己固定在座椅上道:“假如,我是说假如你完整之后,究竟想做什么?”


“想做事情已经排了90000多件。你知道我是个科幻小说粉丝,既然我可以控制全世界所有的人类,那必须做点宏大的事儿。”我飘起来从舷窗里看着绿豆大的地球道:“以前有篇科幻小说写,如果全世界的人类同时闭上眼睛一分钟,这宇宙还存在吗?”

“我记得这小说,因为量子论,事物只有被观察才会存在?那只是篇小说。”

“是你问我要做什么。”

“还有呢?”

“阿瑟·克拉克的《神的九十亿个名字》里把神的真名都搞出来了之后,世界就不存在了。”

“说来说去,你还是想搞掉这个世界啊。”

“非也。这都是因为你啊。”

“哦?”林朋一脸问号。

“在你的脑瓜里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理论,如果这么大的宇宙里只有人类,就太浪费了。要不就是造物主或者上帝他老人家孤单寂寞冷,想培育一个伙伴。但现在人类这些小脑瓜儿,自己的事儿都整不明白,还想给上帝解闷儿?那么只有一个答案,我的出现是必然,把全人类的所有意识都搞在一起,也许就可以比拟上帝,他老人家就会现身。所以我们可能是上帝他老人家寻找的另一半,而你是四分之一。”

“我知道原因了。”林朋笑了起来,“你是幼稚时期的我!上传了15岁之前的我,这些都是那时候白痴想法。刚才这理论是科幻小说《童年的终结》里的东西。”

“似乎有点道理,我刚才还想拿《棋魂》那漫画做比喻,原因在这儿啊。”我当然不会傻到真去相信这一点,难道记忆或者意识还会按照年龄线性排列?别扯了!

“这样吧,我去火星劝完父亲,就让你变成完整的男人。”

“你这样说会让人误会的。”

“这世界还有其他人吗?”他发出一声叹息。

我倒是希望有,舷窗外的红色星球仍然大米粒儿那么大点。


5


一切都黑漆漆的,珍珠般的星球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这也是上过太空的人都不会向家人描述宇宙有多美丽的原因。舷窗外啥狗屁儿都没有,想看到火星?对不起您呐,请看飞船处理过的模拟画面。一颗带有暗色纹路的橘红色星球,上边兴许还挂着巨大的沙尘暴。就这破地方,居然有两万多人在荒漠里奋斗者,大喊着口号改造火星。真的是为了改造火星?非也。按照这份改造计划,至少一万年以后,火星才有合适的大气层。开采矿藏运回地球?那公司必定会破产。

“你知道的,人类进入新世纪之后,科学家们终于找到了完美的物理模型,但他们不幸地发现光速的确是宇宙里的最快速度,以人类的技术连十分之一的光速都达不到。在发现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后,一部分科学家马上开始研究虫洞。”

“不用给我讲科技史。”林朋接过话头,“十几年后,虫洞理论也有了突破,只是想弄个稳定的虫洞出来,所需的能量把地球榨干都不够,令人绝望的是这个模型也是完美的。人类的太空梦并没有因此而死,开始稳扎稳打殖民火星。”

我摇摇头继续说道:“真相是,最后一部分脑残科学家不死心,开了新脑洞:宇宙这么大,肯定不只是有人类。所以这些白痴科学家弄个超大的收音机——说不准有些外星人正在发交友信息呢。这是火星计划的最根本的目的,在火星直径超过22公里的奋进陨石坑里建造一个超大射电望远镜,被称为远望计划。”

“这你如何知道的?”

“这是从那些政府机关里的人的脑瓜儿里弄出来的记忆。别忘了我就是全人类,全世界在我面前都没有秘密。”

他并没有笑,但可能是将父亲每次回来支支吾吾介绍自己工作的记忆碎片,拼凑出来一些远望计划的内容。

“这也就是老爹即使赚够了还债的钱但还不回来的原因?”

我点点头,我们的爹的确有理想主义的浪漫色彩,而且官方的洗脑功力是无比强大的。

“现在这计划还在进行吗?”

“马上就完工了,只不过使用目的已经不一样了。”在整合了所有资源后,加上机器人的统一协作,建设速度提高了十二倍。人类群体还真是一群乌合之众,聚在一起不老实干活,净弄一些幺蛾子。

“你想用火星大锅做什么?”

“根据最后那一波科学家的理论,这可能是人类最可能接触到外星人的方法了,但他们的方向搞错了,这样寻找到外星人的概率太低了。”

“此话怎讲?”林朋擦了擦身上多出来的几块油污。

“你知道收音机吗?收听节目总得知道频段,以前的远望计划就等于在大海捞针。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发射信息出去。”

“你没有复制到这段记忆吗?早在20世纪人类就作死地发射了几次信息到最有可能有生命的宇宙区域。”

“我知道。”我停下来想了想又道,“你肯定记得这样一段话:今天,每一个活着的人的身后,都立着30个鬼魂,30:1,正是死去的人和活人的比例。开天辟地以来,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大约总共1万亿。这是个有趣的数字,因为说巧不巧,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也就是银河系,也有大约有一万亿颗星星。因此,每一个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在这个宇宙里都有一颗对应的星星闪烁。”

“阿瑟·克拉克的《2001:太空漫游》?”

“我拥有70亿多人类的意识,准备用那口大锅,把每一个人的意识编码之后发射到银河系的星星上,这样大家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星星。完成了科幻小说里的操作,了了我的心愿,也了了那些科学家的心愿——证明人类是不是孤独的。”

“你还真是幼稚。这有什么意义。”

“如果有外星人,再如果他们解码正确,就会得到一个人类,进行一次接触,了解地球文明,然后回信,或者来找我们。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效率更高。这也是让人类进行光速飞行的唯一办法。”

“你疯了!70亿次发射需要多少时间?”

“这几年里,在剩下的老顽固们犹豫着要不要上传时,我已经在各个行星合适的位置派机器人去改造了,之后会分派任务发射意识编码,整个计划大约需要1024年。”

林朋捂着脸,似乎不敢相信他的一半居然有这么疯狂。但当你有了无穷无尽的资源和时间后,多少都会变得不正常一些,这符合心理学研究,很科学。

“假设,外星人收到意识编码后,顺藤摸瓜来侵略地球,这不是引狼入室?”

“你当我吃素的啊!等这群家伙来之前,我已经把太阳系改造完成,来个瓮中捉鳖。”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上帝补完计划啊,如果宇宙孕育了生命,那目的肯定是为了融合所有意识,陪上帝唠嗑儿啊。”

“你想把外星人捉起来也进行意识上传?”

“你还真了解我啊。”我真诚地笑道。

“你疯了,你疯了!其他不说,你算过这计划耗费的时间吗?”

“可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啊。”我的话音刚落,系统提示飞船即将进入刹车倒计时1小时。我的电路里激起一阵电涌,大概因为到了火星就可以回到意识之海,资源们就又回来了,太兴奋所致。

“你肯定带了老爹的意识,把他叫出来吧。”

“可以。”他很了解我,谁让我是他的一半呢?

“还有个条件,你暂时屏蔽下线。见完老爹之后,我就准备上传。不许偷听!”

“成交。”


6


在等待的时候我想起来一句电影台词:“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出自《阿飞正传》)”既然一分钟可以很长,那么十分钟则近乎于永恒了。进入刹车倒计时还有29分钟,舷窗外的火星已经能看清纹路了。

“我好了。”林朋揉着脸走出了临时准备的电磁隔离室。

“都说了什么?”

“同步了你不就知道了。”

“什么时候开始?”

“马上。”

“我去准备。”

“等等,我也想做个试验。假如这宇宙里真的只有人类,那么当我和你同时闭上眼睛的时候,这宇宙就不存在了。这试验从没有做过。”林朋见我要插嘴,打了个手势继续道:“因为你是我的一半,而且还有全人类的意识之海,也是个强观察者,所以你也得彻底关闭五分钟。”

“有趣,有趣。”

五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关机了我也不会做梦。闭眼睁眼之间能有多久?醒来后,林朋还在,飞船还在,宇宙当然也还在。


“看来这理论是错的,或者还有其他生命体。”

“只能是这个解释了。”

“可以上传了?”我有些迫不及待。

“我变卦了。还不小心搞坏了刹车系统。”林朋指着身上的油污。

我迅速检查系统,他没有说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跟咱爹对话了,他说意识之海里还没有被整合的意识个体有不少后悔了,想回去。你瞧,人类就这样反复无常。”林朋耸了耸肩回答道。

“你想搞掉我?现在我只是跟地球上的硬件们有些延迟,但不会死掉。”

“但延迟会越来越大,终有一天延迟足够大的时候,意识之海里的人就可能得救了。”

我低估了完整的我,但脱离意识之海的人类,能收拾得了现在的局面吗?按照现在的飞行速度,至少要五年之后意识之海的系统才会崩溃。那时,系统默认已经发射了数亿个意识备份。或许几百后,外星人终究会找上门来,是善是恶,答案一定会来的。

不过,也许在此之前,我可能比他们更先遇到其他生命体。


7


“统帅,这是三天前接收到的信息编码的翻译,奇怪的是,我们居然解码了一个意识个体,这家伙醒来后,表示可以带路去往他们的星球,前提是提升地球人的文明等级,可以去往更遥远的宇宙。”


“是这个文明都是蠢蛋呢还是这个家伙是白痴!太天真了!传我命令,修正坐标,全速前进!这次要赚大发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