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从批判教育体制到反腐打虎——评《人类削减计划》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2-27

影片中所描述的末位分数淘汰制,比现阶段互联网公司里流行的末位绩效淘汰制还要残酷,还要持久。

《人类削减计划》海报 图自豆瓣

《人类削减计划》海报 图自豆瓣


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被考试支配的恐惧,影片《人类削减计划》中的考试则把这项恐惧提升到了顶点。

谈这部影片之前,先说个中国历史上的真实事件。

清朝顺治丁酉年间,江南发生了一场著名的乡试舞弊案,牵连考生考官众多。事发后当时上级为了避免冤枉被牵连的考生,特意安排了一场复试。

那场复试,恐怕是历史上气氛最恐怖的考试了。

哪怕算上曹丕让曹植七步吟诗那种非正式场合的考察,这次复试的狠辣也不见得就输给曹家。

据李延年《鹤征录》记载:“复试之日,堂上命二书一赋一诗,堂下列武士,锒铛而外,黄铜之夹棍,腰市之刀,悉森布焉。”

另有王应奎的《柳南随笔》记载:“是时每举人一名,命护军二员,持刀夹两旁。与试者悉惴惴其栗,几不能下笔。”

有心理素质不好的考生,在刑具面前只会抖抖索索,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于是交白卷,没过关,流放边疆。

可是没死,仍然很幸运,是不是?

至少比《人类削减计划》里没过关的考生幸运得多。

很多批判现行教育体制的观点都认为,考试不应该成为决定学生命运的唯一手段。


对很多家境富裕的学生来说,升学也不是他们命运的唯一选择。

所以,现阶段教育改革的方向也倾向于扩大考察学生的综合素质,尽量避免出现一分定终身的情况。

但影片《人类削减计划》却反其道而行之,它以一种很科幻的一刀切手段将考试的作用极端化:落榜等于死亡。

《人类削减计划》的原片名是《The Thinning》,直译为人口数量的瘦身,2016年美国上映。背景是在人口爆炸的未来社会,美国各州采取不同的政策严格控制人口,有个州特立独行,规定各年级的学生们期末考试如果不过关,会被现场拉走,直接处死,从此在世界上消失,这样就能有效控制人口数量。

考场监考人员的装扮 图自豆瓣

考场监考人员的装扮 图自豆瓣


考试不过关就杀,这种设定非常荒谬,但却恰恰是讽刺类作品的核心魅力所在。

影片通过将规则推演至极端的手段来观察身处其中的各类人群的行为表现与心理活动,从而给观众展现出和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观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观众的代入感与更深入的思考。

面对极端且严厉的考试政策,各个不同阶层的学生有不同表现。成绩优异的没有担心,学有余力时甚至还帮助其他同学作弊。差生忧心忡忡,一副生离死别的心态。就连监考的老师,也有的同情、有的绝情、有的——滥情。

考场采取每人配发平板电脑现场测试的方式,限时交卷当场计分当场出结果。而且,考场周围一直有全副武装的蒙面卫兵全程监视,在这种生死关头还能镇静作答的学生,其心理素质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至少比上面提到的丁酉乡试舞弊案的复试考生要强得多。

虽然考试时考场上的同学们很镇静,但考试结果出来时整个气氛仍旧压抑而恐怖,没有过关被念到名字的同学,不是无力瘫倒、低声哭泣、接受现实、被拖出去,就是撕心裂肺、尖叫反抗、不愿接受现实、被拖出去,一个个不可避免地消失在门外。只有当最后一个被淘汰的人名念出,剩下的幸存者们才能完整地松一口气。


这样的考试每年一次,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每个人都不敢说自己有把握连续过关不失一场。

这种末位分数淘汰制,比现阶段互联网公司里流行的末位绩效淘汰制还要残酷,还要持久。

最令人倍感心痛的是一年级刚入学的小学生,还没脱离儿童的稚嫩,却同样要面临生死的判决。

他们并不知道考砸了就会死,甚至不知道这是考试。

不会做题的小男孩举手问老师,这题怎么做?

老师几次想开口,却迫于身边卫兵的冷酷目光,最终只能摇摇头:老师也不能说。

考试结束后成绩公布,卫兵拉起小男孩的手,小男孩轻松地走出教室。

他也许以为只是做完题后去户外玩耍、放松。

整部影片的前半段就这样沉浸在对这套极端考试制度的渲染上,甚至学校的外观也是布满高墙与铁丝网,宛如监狱。

还没进考场就被发现人体小抄的这位同学你可以开始奔跑了 图自豆瓣

还没进考场就被发现人体小抄的这位同学你可以开始奔跑了 图自豆瓣


这很明显是对现有教育体制的批判。

但如果只是批判教育体制,影片又显得单薄了一些,像一篇只有设定、没有情节冲突发展的论文。

所以影片后半段又引入了性、权力、暴力、媒体等亘古不变的捣乱因素,对这套看上去无懈可击的考试制度发起了猛烈冲击。

性的冲击是最软弱无力的。好色的男教师接受了一位女生的性贿赂,但并没有如约在考场上放过她,她甚至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耐。

权力的因素冲击最大。男主角布莱克是州长的儿子,因为恋人在一次考试中被淘汰而他无能为力,悲伤过度,于是自暴自弃,放弃治疗。在考试时胡乱填答案,准备一死了之。

他的州长父亲本来铁面无私,但面对儿子求死的困局,他也无法继续保持平静。他不能失去儿子。

于是他动用自己的特权,勒令学校的保卫处处长偷换名额,将一直过关斩将的优等生女主角莱娜和儿子对换,顺便还换了几位其他高官的子女。

莱娜的生存名额被掉包 图自豆瓣

莱娜的生存名额被掉包 图自豆瓣


特权的腐败行动,让这套看上去很严格的考试淘汰制度一下子变得滑稽无比。

就像我们新闻里经常能见到的某某学籍被冒名顶替多少年某某工作名额被冒名顶替多少年一样。

死里逃生的儿子知道父亲动了手脚,出于内疚,与一下子懵了的女主角莱娜一起参与反抗行动。两人在学校里跋山涉水寻找各种作弊证据,最终找到了保卫处处长偷换名额的成绩单截图,并通过同学中的电脑高手将证据发给了外界的媒体。

就像水门事件一样,媒体一曝光,事情就整个起了变化。美国的国情摆在那儿,虽然州长将责任推给了保卫处处长,但显然媒体和群众不会相信这么低级的谎言。

最关键的是,偷换掉的名额被更正回来了。莱娜被释放,而其他几位高官子女,包括男主角布莱克在内,被重新抓了起来准备处决。

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布莱克,明明自己有生命危险,却仍然要竭尽全力去揭示真相,去维护考试淘汰制度的尊严。

所以影片后半段的主旨和前半段又有一些矛盾。前半段貌似致力于批判制度的不合理,后半段却又通过主角的行为去全力维护它。

优等生过关不费劲,普通人努力学习或努力作弊,家长只会鼓励参加考试的学生,媒体揭示真相后也只要求纠正偷换名额的错误。

这次反腐是成功了。但难道所有的人都没想过,这套考试淘汰制度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吗?

影片最后又是一个争议场景。


或许片方自己也觉得小朋友们被处决显得实在是太惨了,于是搞了个反转,原来,被淘汰处决的同学们被注射的不是死亡毒剂,而是昏昏欲睡的麻醉剂。

等布莱克一行醒过来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地底。这里有工厂,也有工人,在流水线上生产着各种手工商品,戴口罩的工友中,布莱克昔日的恋人也赫然在列。

原来,考试被淘汰的同学们没死,他们只不过改念地下技校去了。

至于技校的包身工们如何反抗血汗工厂,那又将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如果内心软乎的观众看到这个反转的结局,一定会对编剧产生一丝感激。但悲剧倘若改成大团圆,其深度立马就像围湖造田那样被人为弄得浅薄了。设定的荒谬性一旦下降,观众对设定合理性的质疑便会按倒葫芦起来瓢,显然考试落榜去打工的设定太正常不过,无法达到控制人口数量的目的。在这里,编剧为了内心的柔软而放弃了圆整的逻辑,实在是个很有争议的结尾转折。


不管怎样,那位不会做题的可怜小男孩安然无事,世界依旧是安全的,依旧是美好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