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元:写科幻,是我干过最科幻的事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2-31

王元,青年科幻作家,其作品突破了类型窠臼,兼顾想象力与文学质地,深受读者喜爱。

王元

王元


人物介绍

王元,青年科幻作家,其作品突破了类型窠臼,兼顾想象力与文学质地,深受读者喜爱。连续四届“光年奖”科幻征文大赛获奖;两次获得“晋康奖”荣誉。

2019年王元老师获得的奖项有——

第十八届“百花文学奖”科幻小说奖;

第八届“未来科幻大师奖”一等奖、数智专项奖;

第五届“晨星奖”中篇小说金奖;

“一百年后的成都”二等奖。


编辑印象

王元老师低调勤恳,今年跟王元老师合作了一套书(预计明年面市),其中有大量原创内容需要王元老师担纲撰写,整个合作过程王元老师展现了强悍的时间管理能力及作为科幻作家的职业素养,给编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年的“未来科幻大师奖”和“晨星奖”揭晓时,得知王元老师斩获金奖,整个编辑部非常开心,终于!期待新的一年王元老师继续带来优质的科幻作品。


Q&A

以下是关注王元老师的朋友们的提问,以及王元老师的解答,读者们很关心王元老师,遂有此11问——


1. 请问王元老师平时一天可以写多少字,怎样在创作的过程中保质保量?

王元:这个不一定,没有给自己硬性要求,但每年写的体量大致相当,维持在五十万字左右。我曾经计划每天(法定节假日除外,我要给自己营造一个良好的工作氛围,最好的办法就是加上休假)写三千字,但写作不像其他劳动,坐在电脑前就能生产。我的产量并不高,以我写作的富裕时间来算的话,至于质量,我不敢说保证,经常会写出一些自认为“垃圾”的文章,所以就没有拿出来,污染大家视听。

我的建议,不管好坏,既然开头了,就写出来,这对于持续的写作非常重要。千万不要只挖坑,最终埋葬的将会是写作的热情。其实我现在不建议写很多,一定要打磨精品(虽然我自己并没有做到。刚开始全职写作必须冲量,导致写了很多流水线的产品,长期以往,也会形成一种写作记忆,再想纠正就很困难),一两篇写好了,大家就会记住,并且认为你的水平就是这么牛X;而且从投入回报比来看,显然更加合适。所以,不要着急落笔,一旦开始,有始有终。


2. 好奇王元老师是如何与科幻结缘的?

王元:2012年夏天,封龙借给我一本《三体》,那是我第一次看科幻长篇,之前在封龙的宿舍看过《中国太阳》,他从高中时代就开始看科幻,特别推崇刘慈欣,我在他的影响和建议下开始学习写科幻小说。最早就是在蝌蚪五线谱,那时有一个根据关键字写命题作文的活动,没有稿费,但可以报销五十块钱图书,只能买科幻小说。我后来发表的第一篇科幻小说也是在蝌蚪五线谱,获得的第一个科幻奖项也是光年奖。封龙后来把我推荐给游者,他作为前辈,给了很多中肯的指教。有次对话我印象很深,他说他看科幻已经二十年,我说我只有两个月幻龄。之后在他介绍下认识同城的焦策,他们三个对我科幻写作帮助很大。大部分科幻作者都是读而优则写,有着丰富的科幻储备,我则是直接开始写,再去补一些经典和新作,因为科幻阅读不足,经常犯贻笑大方的失误,他们总能给我提醒和点拨,尤其是游者,他的科幻品味无可挑剔,也带着我合写了很多短篇,找到科幻叙事的情感与节奏。


3. 王老师是不是哥哥张国荣的粉丝啊?

王元:是的,我的各种社交平台头像都是张国荣。但不是那种铁杆。我对什么都没有特别黏的兴趣。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偶像,我会写哥哥。看他的电影,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享受。


4. 想知道王元老师如何兼顾带娃和写作,每天的工作作息是什么样的?

王元:孩子上学之后好多了,每周一到周五,可以拥有稳定的大块时间。基本上,每天早起送孩子上学,回家就开始写(如果能写出来的话,写不出来就看书),中午吃了饭,睡一觉,醒来接着写,之后接孩子,之后做饭。晚饭后,陪孩子做作业,踢球,或者带孩子串门。有小孩之后,基本没有熬夜写作,除非死线将至。一般很少超过晚上十一点,周末会熬夜看球。周末两天,我要带孩子,基本不会读、写。


5. 请问王元老师如何发现灵感?奇思妙想都是从何而来?

王元:《环球科学》。不必非得买新刊,把过去几年的旧刊买来就够用了。人们总觉得科幻走在科学前面,但我觉得是走在后面的(可能我比较没有想象力),我习惯从科普文章里面找到一个点子,放大成设定,添加故事。所以,《环球科学》是灵感的来源。另外,一些电影也能给我启发。我其实是一个非常传统和保守的作者,可能跟出身以及生长环境有关,我一直把自己的写作定义在上世纪的状态,就是写稿、改稿、投稿、(退稿)、过稿——一般来说,稿子发表我才觉得这篇文章步入正轨。人们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去走走,经历一些见闻对写作会有许多增益。可我特别讨厌出门,甚至有些害怕。我喜欢熟悉的环境和味道。


6. 关于新作《弥留之际》,其创作初衷是怎样的?

王元:《弥留之际》的写作与我往常的科幻小说不同,它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今年夏天,我收到一位读者的留言,讲她父亲重症初愈,跟她讲了许多糊涂的话,关于她的婚姻日常,而她刚刚读大学二年级。她跟我说,会不会有平行世界,在那里她已经结婚。这不是特别新鲜的创意,但是我当时被她们父女的互动感染,文中主人公的专业以及一些细节都来自她的讲述。

似乎,科幻距离我们的生活很远,要么在未来,要么在太空,要么阴谋诡计,要么文明之争。而这是一个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或身边的故事。当然,我是说人物关系。


7. 请问王元老师最近读了什么书?求书单。

王元:刚刚看完的一本是麦家的《暗算》;之前看过,最近又拿出来嚼了一遍,还是很好看。这是我个人认为,把类型文学和传统文学结合得天衣无缝的一本书,当然,也可以说《暗算》本来就不是类型。我个人非常向往能写出一本这样的科幻长篇。


8. 平时全职写作是一个什么状态?会规定写作时间嘛?日常时间怎么安排,压力大不大?写作的收入是否满意?(大家很关心钱)

王元:压力很大,挣钱不多。谢谢。

问这个问题的朋友一定向往过全职写作吧。呃,其实我一直不建议大家全职写作,我自己的情况相对特殊,因为我生活在农村,又跟父母住在一起,平时没有什么开销,加上石家庄本身消费水平也不高,挣得钱主要都是给孩子和媳妇花了。现在基本能维持收支平衡,还有一丢丢富余,但距离发家致富还有很长一段路。前几年,有些惶惑,这两年,相对淡定(反正差不到哪里去了),毕竟写作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能够当成职业已经是种莫大的幸运。写作的时间都是上午和下午,基本不出门,就一周踢一两次足球。前两年收入其实很低,有时候一个月也没有进账,不过运气还算不错,每年都会有一个商活,能够及时缓解危机。最近两年稍微好一点,虽然不多,但我很满意,因为我算了,比我当时上班挣得多。当然,不是因为我写作钱多,而是工资太低。


9. 请问儿子知道您是一名科幻小说作者吗?喜欢您的作品吗?

王元:他还是个孩子啊,只是幼儿园中班,只知道我是写字的,至于写什么并不清楚,讲了也不会懂吧,更谈不上看我的小说,他现在只关心奥特曼。前几个月参加科幻活动,有幸拿了几个奖,他对奖杯非常感兴趣。我想,比起(看不懂)的作品,他更喜欢奖杯。


10. 请问王元老师,有没有遇到瓶颈期写不下去的时候?甚至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时候?怎么调节过来的?以及,有没有作品快写完了,却想推翻重来的时候?

王元:瓶颈期肯定有,而且不同时期,瓶颈的感觉和内容不同。早几年多一些,最近两年好一点。我常遇见的情况是,每次写完一篇,只要觉得下一篇可以更加顺利,通常就会卡住。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情况目前还没有遇见过,希望永远不要会面。我因为是专职,写不出来也要硬写,否则虚度就会更加惶恐。我的做法是,一篇实在写不出来,就暂时放一放,先写一些简单的,篇幅较短的,或者自己比较熟悉的题材,回过头来再去补全(期间,脑子要不时回想这个未完成的作品,可能会有新的方向;还有就是多看一些文章,也会有帮助)。想要推翻重来的不多,更多是遇见以下这种情况:一篇文章四平八稳,挑不出具体的毛病,但就是觉得不够好,而且没法改,只能先扔到一边。现在又添了一个新毛病,总觉得文章改不完,即使已经发表了,也想着继续修改。


11. 高强度写作让人脱发,王元老师是如何避免脱发的?

王元:遗传吧。

另外一个走心的建议,不要熬夜,不要熬夜,不要熬夜。

最主要的是——扣题——我认为我的写作强度并不高。明年我会高强度一把,看看会不会掉发,大家拭目以待吧。


点击阅读《弥留之际》

王元科幻作品赏析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