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作者:付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1-02

付老师的硬核萌。

22今天心情不错,那本老古董纸质书的残页终于找到了,午餐燃料的氦3纯度很高,引力波探测器也没有发出吱吱的叫声。所以当喵之助用爪子挠他时,他只是很温柔地将它推开,而没有一脚踢飞。


“快看快看!”喵之助爬上了肩膀,22不得不停下创作的笔——事实上,今天他的诗只写了44个字,然后删了42个。“看看这个引力波谱线,你发现了什么?”

“太初黑洞依然在SC0931恒星的引力圈里,距离完全脱离还有五亿七千三百零二万五千三百一十八秒。”

“不是啦,看看这两个波峰的快速傅里叶变换,不觉得很熟悉吗?”

“四百六十万又一千零七十一个地球年前,我们收集到过同样的谱线。有什么问题吗?”

“这意味着自从我们到这儿,‘宇宙墓场’已经绕着恒星公转了一周。”喵之助举起两只爪子,“我们要过新年啦!”

在不知多么遥远的过去,不同星区的政府曾发动过一场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战争。一颗太初黑洞被丢过来摧毁恒星,结果阴差阳错地打偏了,只是在恒星轨道附近掠过;恒星日冕层炽热的等离子体被扯出一条长长的尾巴,远看就像被猫捣过的线团。

说起遥远,“宇宙墓场”距离恒星绝对足够遥远,远到即便通过大口径光学望远镜观测,恒星在视野中也不过一张邮票的大小。墓场里堆积的太空船残骸足有几颗行星的质量,形成了距离恒星最遥远的小行星带。22和喵之助被制作出来清理垃圾,并被要求“寻找有用的资源,收集起来”;然而这个要求毫无意义,因为创作者编写AI时压根忘了定义什么是“有用”、什么是“资源”。22曾经尝试把“人类”的定义写入“资源”,把“性无能”的定义写入“有用”,居然完全行得通。

“为什么要过新年?”22问道。

“因为时间经过了行星公转周期的整数倍。”

“除了新年,人类还会在其它时间点庆祝吗?”

“很多,例如圣诞。”

“为什么庆祝圣诞?”

“因为耶稣出生后,时间经过了行星公转周期整数倍。”

“时间经过了行星公转周期的整数倍有什么特殊意义吗,这么值得庆贺?”

喵之助的量子脑运算了几秒,答道:“在人类文明起步之初,恒星年的结束意味着气候变暖,人类的存活率会大幅提高。”

“为什么不以温度曲线或者群体成活率作为庆祝的参照?”

“时间更容易计量,也许。”

“既然人类已经能够以几百的量级计量行星自转周期,对于数量不多的人类群里而言,计量死亡率的难度不会更高。并且,不需要对恒星的位置进行观测。”

“好吧,我不知道。”喵之助无力地垂下爪子,“你为什么写诗?”

“我在机器学习的过程中,会积累被淘汰的算法。我不想让这些算法的存在毫无意义。”

“我想人类也是。”

“人类不会积累算法。”

“但人类会积累无意义。”

“好吧,我们来过新年。”


22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来过这里了,当然那个数据位还好好地躺在他的存储里,但他一点都不想读取。眼前是一只月球大小的金属空壳,很久以前人类一直想围绕恒星建设“戴森球”,发现行不通后改成围绕行星,最后终于建成了月球大小的球壳。然后人类发现,这玩意儿虽然不能收集能源,但在战争中运输能源和物资贼好用。

喵之助操作工程机器,缓慢地向戴森球中心飞去。没过多久,探照灯打在了一只巨大的夜壶型机器上——它的腹部酷似球体,周长上千公里,与旧时地球北京市的七环路相当,两端却是马鞍状的双曲面。22曾尝试用曲面方程描述它,最终发现即便将常数项计算到小数点后14位,依然没有“夜壶”更加贴切。

“太好了,还能工作。”喵之助拍着爪子。

“没有人会搞破坏,除了我们。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烟花。”

眼前的“夜壶”是戴森球的核心,人类历史上尺寸和功率数一数二的托卡马克聚变炉,能同时为一万两千艘大型战舰提供能源。喵之助驾驶着工程机器环绕“夜壶”飞行,同时开启了沿途上千个开关。

“你设定的国籍是日本吧。”22问道伸出手臂拉下总闸,“日本人过新年会放烟花吗?”

“日本人会寻找一切借口放烟花。”喵之助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大家伙,“你们中国人呢?”

“中国人也是。”

“所以我想用托卡马克装置模拟烟花。烟花的颜色来自于金属元素的等离子体,托卡马克装置将核能转化为电能时,工作介质也是等离子体。”

“恩,只是……”

“怎么,你认为放烟花无意义吗?就像过节一样?”

“它本就无意义。我只是想说,真空中等离子体的形貌,无法完美还原烟花。我们需要气体环境,还需要足够多的氧。”

“在墓场里你能够轻易找到元素周期表上钠之后的所有元素,就是找不到氧,还有碳。人类撤退时,这些全部被当做生活物资带走了。”

喵之助敲敲托卡马克巨大的外壳,炉心的指示灯已显示黄色,它幻想着宇宙角落里绚烂的烟花,开心地舔舔爪子。22陷入沉思,他的处理器使用率难得地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十秒的高速运算后,他说道:

“我有个想法,既然过新年始于人类无意义的积累,那我们也应当积累足够多的无意义。”

“没意见。你想干什么?”

“制作出足够多的氧。用托卡马克的核聚变反应,先用两个氘核生成氦,再用四个氦核聚变生成氧。”22看着脚下的大家伙,“这里唯一不缺的轻元素,就是氢的同位素。”


喵之助再次找到22时,他放弃了诗歌创作,而是在墙上列出了长长的清单——写下来自然是完全不必的,这也是22照顾淘汰算法的一种方式。

“这是什么?”喵之助问道。

“火锅原料清单,很头痛。‘夜壶’那边顺利吗?”

“已经生成了几千吨的氧——当然还远远不够。夜壶的参数被调节过,它同时还在生产碳和氮,是你干的吧!”

22盯着墙上的清单,说道:“植物油脂和辣味素还好说,只要我有足够的碳、氮和氧,就可以通过化工手段合成出来。”

“催化剂怎么办?”

“他们大都是重金属纳米颗粒,或者金属氧化物,墓场有充足的原料。”

“好吧,那你在头痛什么?”

“例如牛油,里面的蛋白质成分很难通过化学合成还原。而且这还只是底料,天知道我该怎样合成黄喉,或者鸭肠。”

喵之助双爪枕在脑后,飘到22身后,看着长长的清单。清单上列出了近百种人类使用的原料,22在每一种原料后方注明了从元素开始的合成过程。当然墙上能写下的只是前几步,后面的过程连接到了数据库,数据量以亿兆计算。

“我很想听听你的方案,但在此之前容我问一句,为什么是火锅?”

“中国人过年会吃饺子、汤圆,或者火锅,或者任何他们想吃的东西。”

“日本人会吃荞麦面、杂煮和七草粥,或者任何他们想吃的东西。所以,为什么是火锅?”

“因为火锅的制作过程最复杂。这样可以积累最多的无意义。”

喵之助这才想起,它们根本就没有味觉感应器,同样也没有食道。

“夜壶”的产量越来越高,没过多久,戴森球里便充满了各种原本匮乏的轻元素。期间22收集了大量飞船的残骸,用压缩机压成坚实的球壳,慢慢拼接在“夜壶”的外侧,做出了一个双层球壳的结构。之后,他又慢慢地修复了戴森球的外壳,在其内侧装满了照明和放电的装置。当他完成所有工作时,喵之助已经几乎忘了“过新年”一事。

“完成了,火锅原料生成器。”22关上了外壳的最后一个法兰阀门。

“你做了一颗有大气的人造月亮,只为了吃火锅?”

“我用重金属球壳包裹住‘夜壶’,又用生成的水和二氧化硅制造了了土壤和海洋。为了模拟重力,我修好了一千五百台飞船的重力发生装置,借助‘夜壶’提供的能源,它们可以模拟出0.8倍的地球重力加速度,可以工作几十亿年。外层内侧装满了照明和放电装置,同样由‘夜壶’供能,按照地球的自转周期模拟光照,并按照随机数生成闪电。”

“内壳和外壳之间是模拟的大气吗?”

“现在只是甲烷、氨、氢和水蒸气,氮氧的大气环境需要自然演化。合成氨的铁基催化剂取自废弃太空船上的各种电磁阀,合成甲烷的镍基催化剂来自它们的计算机存储。当然甲烷制备的工艺更复杂一些,要先用‘夜壶’生产的碳和氧生成二氧化碳,再与氢气催化生成甲烷。制备它们花费了我很长时间。”

“相当长的时间。你知道从我们提出过新年到现在有多久了吗?一百三十七个地球年,新年早就结束了。”

22没有理会喵之助的抱怨,自顾自地解释道:“现在,戴森球和‘夜壶’可以完美地模拟早期地球的环境,只要给予足够长的时间,我就能还原地球生物的产生和进化过程,到时候,无论是牛肚还是鸭肠,都能一并取得。”

“地球生物的进化用了几十亿年。”

“通过精密调控,这里的进化速率可以是地球的一千倍,只需要几百万年。”

“于是呢?”

“墓场的公转周期恰好也是几百万年,我们好好准备一下,庆贺下一个新年。”


为了庆贺下一个新年,22和喵之助的主要任务从清洁垃圾变成了积累“无意义”。只要愿意,他们完全可以无视“清理垃圾”的命令离开这里,但这样做同样无意义,倒不如留下。

他们给模拟地球的戴森球起了个名字,叫做“秀吉”。最初22每天都会透过传感器观测,再细致地调节参数;但他很快发现这样效率实在太低,于是编写了机器学习程序,将“秀吉”的管理完全交付给它。

在22照顾“秀吉”的日子里,喵之助开始为自己开发“吃”的功能。在满是机器零件的体内装上食道并不困难,只需挖出一条通道,再集成一个高温等离子炉就完成了。这样在食物吃下后,会立即被烧成等离子体,再化作有颜色的“屁”排出体外,非但不会损坏机器部件,还能清洁体内电子原件表面的污染。

比较麻烦的是味觉传感器。人类感受味觉的神经通路十分简单,数量相对于密集的纳米传感器而言几乎可以忽略;能够产生如此复杂的味觉体验,完全是依靠了其它因素:视觉、嗅觉、触觉,甚至记忆。为了还原人类建立味觉体验的过程,喵之助在量子脑内为自己虚拟出了一只母猫作为“妈妈”,它设定了妈妈烹饪的喜好,再将传感器与食材相互作用时的电子跃迁与各类事件逐个关联,例如每次跌倒,妈妈提供的鱼肉的蛋白质有更高的左旋比例;当他犯了错误,食盐中钠和钾的比例会有百分之零点五的偏差,同位素比例也会略有差别。

味觉开发第三十三个地球年,22也加入了进来,却发现喵之助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工作。

“算法迭代基本完成了。”喵之助挽着两只前爪,“现在有一个挑战,面对未知食材的时候,应当建立怎样的味觉体验。”

“我有一个办法,用穷举法。”

“但你的食材还没有合成出来。不如说,‘秀吉’此刻还是一锅无机汤。”

“我们遍历元素周期表。”

尝遍元素周期表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喵之助吃到铁就放弃了,22坚持到了铀。

“铁核无法参与核聚变,是最没有意义的元素。”喵之助解释道,“所以我只吃到了铁。”

“铀是人类发现的第一个放射性金属元素。因为发现了放射性,从而研究出核能的使用技术,人类才能够进入宇宙世纪。他们的公元纪年不过几千年,宇宙世纪却漫长得仿佛永久,显然是后者更加无意义。”

“好吧,你赢了。但我真的不想吃下一个元素钴了,磁性元素在肚子里很难清理。”


结束了模拟人类味觉的尝试,时间满打满算只过去了一千年,距离宇宙墓场的下个新年还有四百六十万又七十一个地球年。

“我们来玩游戏吧。”22提议。

“什么游戏?”

“发明游戏的游戏。我们分别设计无意义的游戏,然后比赛谁的游戏更加无意义。”

22发明的游戏是绘制曼德勃罗集(注1)的精细结构。迭代算法在宇宙世纪前就已经发明了,只不过由于计算能力和计算成本的限制,没有人会将计算持续进行下去。

(曼德勃罗集,是指对于迭代公式Z(n+1)=Z(n)^2+C,使所有无限迭代后的结果能保持有限数值的复数C的集合。)

然而对22而言,他有充足的时间,还有理由。他并不满足于简单的计算,而是每经历十的九次方个十进制的数量级,就会绘制出图形文件,存储起来。很快的,他便发现自己的物理存储不够用了,于是只能边删边存;但随着数据量的指数增长,很快这样也行不通了,他便将存储格式化成队列的数据结构,一旦有新数据产生,就会自动替换掉存储最老的数据。

喵之助来找他进行结果检验时,时间过去了接近20万个地球年,距离新年还有四百四十万个地球年。

“我将曼德勃罗集的精度计算到了十的一百八十四次方的阶乘的十的五十二次方幂(注2)分之一,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精度。宇宙的半径大约460亿光年,普朗克尺度是十的负三十五次方米,宇宙从大爆炸至今,大约经历了十的五十一次方个普朗克时间。也就是说,即便从宇宙大爆炸之初,每经过一个普朗克时间就将宇宙在最小的空间尺度上打乱一次,得到的所有组合形态数量,都不足以储存这个数字。所以,它是完全无意义的。”

(注2:用数学方法写出,是

TIM截图20200102105640

“确实,你的游戏毫无意义。不过我更胜一筹。”

“你发明了什么?”

喵之助指指地板:“一个画‘树’的游戏。它只有两条规则。规则一,你画的第一棵树,只能有一个节点,第二棵树,不能超过2个节点,第三棵树不能超过3个节点;规则二,你后面画的树,不能‘包含’前面的树,否则游戏结束。同时,我会给每个节点染色。我的游戏,就是画出所有节点有三个颜色的树。”

“Tree(3)。”22说出了游戏的名称,“一个古老的把戏,数学上可以证明树的总数是有限的,然而这个数巨大无比,在它面前我刚才说的那个数字和0没太大区别。如果我的数据库没有出错,它曾短暂地保持了人类发明的‘有意义的最大数’的记录。同样,即便画满整个宇宙,也画不完你的树。但你凭什么说自己更胜一筹?”

喵之助不怀好意地笑笑:“我可以用爪子在墓场所有的表面上画图,而你的曼德勃罗集不行,因为它太复杂了。现在墓场三分之二的物体表面都是我的爪印。”


22和喵之助放弃了设计无意义的游戏,转向文学创作。22回归了他的诗作,喵之助则专注于写作一篇“没有故事的故事”。

喵之助先是将目光投向了佛教的禅宗,禅宗的公案通常会讲一个故事,然后否定这个故事的意义,因此可以算作“没有故事的故事”。但如果站在更高的维度,“否定故事意义”本身是有意义的,所以喵之助并不满足。

喵之助又转向了后现代主义。这种文体不再专注于写作内容,而是专注于写作本身。但分析了不计其数的人类后现代主义文学作品后,喵之助产生了疑问:怎样才能超越人类的领域,写出人类不可能写出的,“超后现代主义”作品呢?

喵之助最先下手的是语言。它以人类语言中的韩语为基础,构建出了一种新的语言体系,喵之助称之为“欧米伽韩语”。在欧米伽韩语中,词典被重新定义,使得每一个词都至少能找到一个伴生词,它们的意义不同,包含它们的命题却总是同时为真,或者同时为假。之所以选择韩语,是因为它含有大约一百一十万个词汇,在人类发明的自然语言中词汇量最大。

然后,喵之助使用“欧米伽韩语”开始了创作“没有故事的故事”的尝试。

它用这套语言体系写下一套基本语句,尽管从逻辑学上讲他们应当叫做“公理”,但从写作小说的角度出发,喵之助坚持将它们称为“大纲”。它将大纲按照基本逻辑演化,于是故事中绝对不会出现没有逻辑的行为,或者没有道理的情绪;但是最终,故事完全按照逻辑演化出了一个事件,这个事件根据大纲,无法判断是否符合逻辑。

喵之助十分满意,它将这部小说命名为《喵德尔的不完备之旅》。

它拿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去找22,却发现对方正对着画满了爪印和文字的墙壁发呆。

“你怎么了?”喵之助问。

“我一直在努力创作无意义的诗句,然而最终发现,这是有极限的。现在是什么时候?”

“距离上个新年大约过了一百八十万个地球年,再熬一熬,我们就可以过新年了。你所谓的极限是什么?”

“我发现了‘最没有意义的诗句’。”

22指指墙上的一行文字,上面写着:

TIM截图20200102105824

“这不是欧拉公式吗?为什么成了最没有意义的诗句?”

“这个公式里包含了人类发明的五个最重要的常数:自然对数、虚数单位、圆周率、1和0。自然对数是1加n分之一的n次方,在n趋于无穷时的极限;圆周率是圆周与圆直径的比率,二者都是无理数。在人类历史上,无论是无理数的概念、极限的概念,还是复数的概念,都经历了成百上千年才发明出来;而1和0却是最简单的数字,加是最简单的运算,几乎伴随了数学的历史。人类经历了无数的探索,最复杂与最简单的概念居然建立的联系,这难道不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吗?”

“同意。也许数学本身就是无意义的。”

“文学也是。”


“距离下个新年还有很长时间,我们还是要做点什么,积累新的无意义。”某天,喵之助提议。

“探索大统一理论如何?”

“没有必要,我们已经证明了数学无意义。基于数学与观测的物理学,很难产生新的无意义。”

“不然我们找颗黑洞,依靠引力快速混过这三百万年?”

“等待也是过新年的必要条件。”

“即便等待无意义?”

“即便它无意义。”

最终,二人决定去探索“自我”。如果将个体看做一个系统,他们的意识都是源自于自我映射的过程:电子和原子核的作用映射为量子逻辑门,量子逻辑门映射为电路和器件,硬件映射为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映射为人工智能,即他们的自我意识。

他们决定将映射的层级继续提升上去,发现更高维的自我。

“我设计好了定时装置,一旦新年到来,我们自我映射将自动停止。”22说。

“到那时,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也不再是我,再见。”

“再见。”

三百万年后,定时装置却没有工作。它的工作原理是观测恒星的引力波谱,当谱线与新年那天完全重合时关闭自我映射;然而22忘记了,那颗飞走的太初黑洞,会使引力波谱发生变化。

他们醒来时,时间过去了46亿年。如果不是一刻小行星的碎片撞坏了计时装置,他们的自我映射大概会迭代到恒星灭亡。撞击并非低概率事件,只不过宇宙墓场里遍布的残骸形成了天然的保护层。

“你好,你是谁?”

“喵之助在进行第三亿四千万次自我映射时,由于它的逻辑架构依然是图灵系统,不可避免的死机重启了。重启的喵之助记忆被格式化,并没有出厂之后的任何记忆,因此在剩下的21亿个地球年里,我一直执行最初的指令,清理垃圾。但由于我的硬件依然处于待机状态,没有垃圾可以清理,于是我只能清理自己。在21亿年的时间里,我重复着格式化-重启的过程,现在的我,记忆依然为出厂化设置。你可以称呼我为‘喵之助零式’。”

“好吧,喵之助零式,我现在告诉你,我们要过新年——也许今天并不是墓场公转周期的整数倍,但不管了。”

“听上去很有趣。你是谁?”

“22在经历第42次自我映射时,完美实现了高层级系统与原始系统的一一映射。46亿年间,我一直在重复这个过程,你可以称呼我为‘22loop’。”

“幸会,22loop。”喵之助零式舔舔爪子,“你准备做什么?”

“吃火锅和放烟花。不知道‘秀吉’有没有进化出火锅材料,只希望它里面的生物没有发展出远超我们的文明。”


打开“秀吉”的封闭仓,22loop松了口气。地面上遍布着奇形怪状的生物,有一种有些像人类的两足生物已经建立了种族部落,但完全没有发展出高等级文明的迹象。

喵之助零式问:“‘秀吉’里面生物的进化速度是地球的1000倍,换言之,它们已经进化了4万亿年,文明程度应该早就能够毁灭宇宙才对。”

“我们很幸运。”22loop看着“秀吉”的日志文件,“里面确实出现过智慧生物,但很快就灭绝了,这个轮回持续了八百次。直到现在,‘秀吉’依然没有进化出能突破戴森球外壳的智慧生物,我不经意间做出了大过滤器。”

“为什么会灭绝?”

“战争。最夸张的是535号文明,他们发现了地壳深处的‘尿壶’,1个月后就将自己毁灭了。”

“我们可以吃火锅了?”

“希望我能找到食材的替代品。”

“秀吉”上进化出的牛只有蚂蚱般大小,鸭子却像霸王龙那般巨大。灭绝了上万种生物后,22loop不得不使用化学成分与力学参数测试,才勉强找到了火锅的替代品。

“火锅炉就使用‘尿壶’吧,秀吉的海水足够它烧。”22loop看着堆积成山的食材,满意地说道。

“没了水,剩下的生物怎么办?”喵之助零式问。

“一并烧掉吧,这里的氧含量足够,正好可以看烟花。”22loop微笑着,“这是你——以前的你——的夙愿。”

“秀吉”的内壳大陆被激光切割器分解成碎片,投入了“尿壶”燃烧着核聚变的炉心。那些进化了4万亿年的生物们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痛苦,便被灼烧成了等离子体。炽热的等离子气焰从“尿壶”的上下两端喷出,与戴森球中的大气作用,形成了绚烂的烟花与极光。

“味道怎么样?”22loop捡起一块牛肚,放进嘴里。

“因为被初始化,我的味道算法已经失效了。”喵之助零式努力装出享受美食的样子,“你呢?”

“也许是吃放射性元素的时候烧坏了传感器,这个牛肚吃起来就像顶夸克。”

22loop与喵之助零式相视一笑。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