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岛觉醒

作者:李维北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1-10

“我也只是一头猪而已。”

1. 意外之约


国航C919飞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它将穿过东海,直抵太平洋南部的一座小岛。

洛扬坐在靠窗位置,他翻开自己护照,空白页上盖有JohnLocke的黑色印章,和约洛克领事馆人员对话还历历在目。

“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要去约洛克?”签证官是一个面目严肃的英国人,叫皮特,英式口音带着不容置疑的严谨气势。

皮特仔细看着洛扬的个人材料,额头三字纹逐渐清晰。

“恕我直言,洛先生,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你的职业会在约洛克受到欢迎。”

洛扬当然知道,他翻开其中一份文件递过去,耐着性子再次解释:“皮特先生,我是受到约洛克的安托南·卡莱姆邀请,过去作为他们的美食顾问。”

签证官依旧面无表情,他捻起这一页个人资料,灰色眸子再度上下扫视一遍。

“洛先生,你是金陵饭店中式烹调师,二级厨师,擅长回锅肉、红烧肉……”

看了一遍,皮特眼皮抽了抽,他摇头,神态坚定起来:“约洛克有自己特殊的国家情况,我有理由拒绝你的申请。”

洛扬无奈道:“这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我的确是被安托南·卡莱姆约去,他的信函上有约洛克政府的公章证明。”

“按照程序,拜访朋友和商业洽谈的确是常见方式,不过基于洛先生您的特殊情况,约洛克禁止食用牲畜肉,因此……”

洛扬终于被这刻板的英国人给惹恼:“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在影响约洛克人对美食的追求,阻挡他们融入全世界主流文化,你这样做会导致欧洲和英国有多少病人治不好病,科学家的实验项目无法进行下去,不论是作为一个英国人,还是约洛克的雇员,你这样做都不明智!”

怒气冲冲说罢,洛扬要走,皮特依旧面无表情。

洛扬突然想到,好像自己忘了件什么东西。

于是他从兜里摸出安托南给寄来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

这是一枚薄薄铜牌,两根指节长,两指宽,上头刻了一副象征岛屿的地图,另一面雕有0913四个数字。安托南说,如果有麻烦,给签证官看这件东西。

目睹这铜牌,皮特顿时站起,微微鞠躬:“原来是王室邀请,请稍后。”

他利索地盖了章,双手将签证送还。

这回换成洛扬有点懵,那个安托南·卡莱姆竟是约洛克的王室成员?也就是说,是真的约洛克人邀请自己去?

洛扬其实并不认识这位安托南,只是对方不断在自己发布的做菜视频下留言,表达了想要学习观摩的态度。洛扬也没什么架子,毕竟都是二十几岁的人,工作闲暇之余他也和对方耐心沟通着。

一个月前,安托南邀请洛扬去约洛克做客,想要请教一二,洛扬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大名鼎鼎的约洛克可不好去,尤其是对自己这种人。

他当即说好,反正自己恰好年休,正要找地方去旅行一番,如果你有办法的话,最好不过。

谁料对方直接给他订了机票,并且寄来自己的邀请函和这一枚铜牌,说静候光临。

于是洛扬办理签证如期赴约。

飞机上,洛扬又翻出那枚铜牌,铜牌上正面刻有一副小岛的地图,雕工精湛细致,背面则刻有0913的编号,此外边沿还有一种类似于麦穗的编织纹样。没想这竟是王室身份证明。


“朋友,你是做什么的?”

右手边的乘客问他。

这人很自来熟地自我介绍:“我是跟随公司来约洛克做工程的,动力工程师,我叫程刚,你呢?”

程刚头发很短,穿了件白色牛仔夹克,看起来也才毕业不久,目光明亮,脸上还没什么忧愁。

“我叫洛扬,厨师。”

程刚听到厨师两字顿时神采飞扬:“面点师?在哪个公司,是餐厅还是内部聘请?据说那边的食物比较单一,我能不能去你那儿蹭点?”

洛扬回答说:“是朋友邀请,过来做客。”

程刚也不多问,转而说:“我是第一次去约洛克,小时候听他们海外建国的的故事,觉得完全是天方夜谭。”

谁不是呢?

约洛克人逃出牢笼建国成功,在太平洋小岛上经营自己的家园,雇佣各国人才为己所用,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一切都已经过了四十年,很多事都盖棺论定,约洛克人堂而皇之变成了人类文明的新势力,谁也无法置之不理。

“我记得他们,”程刚压低嗓音:“从哥廷根逃出来,那时候风评不怎么好,不过慢慢大家也都接受了,其实他们有点像是我们,对不对?”

这个年轻设计师对约洛克充满陌生的好奇:“他们最初在网络上发布宣言视频,口号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和我们中国人很对味,后来也是我们中国的签证最好办,不论从历史还是现状,我们都和约洛克人相处最好。”

洛扬一笑。

那是当然了,约洛克岛这几十年能够迅速发展壮大,构建立体交通体系,不论是环岛轨道、便捷公路、坚固又美观的楼房、连接桥梁,甚至是扩建出附属人工岛,大量工程都被中国承接下来。

说到做基础建设,我们可以说是傲视同群。

不论是水下隧道、空中花园、生态洋楼、人工岛机场、跨海桥梁、培育种植园,没有中国工程师不敢设计和落地的。

只要给够钱。

中国人就是这么务实又热爱建造。

“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程刚左右看了看,侧头靠近洛扬一点,以手背遮嘴:“约洛克人不知道有没有很多忌讳和民俗?毕竟我们中国人都很爱吃肉,岛上不能吃牲畜肉类,说话间就怕一个不留神。”

这一点也是洛扬所担心的。

毕竟,约洛克人最初可是被称之为哥廷根猪,它们突破了实验室封堵,逃亡到太平洋公布了自己的宝藏,于是才有了约洛克岛在地图上的出现。

那么问题来了。

约洛克王室成员约自己这个擅长做猪肉的中国厨子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2. 约洛克来历


约洛克目前有三座附属岛,其中一座就是用作机场,另外两座分别是医疗中心、同步数据枢纽。从空俯瞰就能看见,三座附岛恭维环绕着岛心,不断朝外海蔓延,让鸡心状的约洛克一年年丰满了起来。

国航飞机缓缓降落在约洛克国际机场。

从登机梯下来,洛扬穿过带着海腥味的风,在机场门口左右张望,终于找到写了“洛扬”两字的牌子,被一个穿黑西装的人举着。

对方确认了洛扬手里信函和铜牌,带他上了一辆加长三门林肯车。

开车人叫范德尔,荷兰人,有一头橘色头发,戴了副墨镜,身材魁梧,看不清他真实的模样。

洛扬用自己并不算好的英文说:“为什么机场里没看到一个约洛克人。”

对方脑袋微微转了下,通过后视镜隔着墨镜与他眼神对了一下,用略显僵硬的普通话回答:“当然,王室成员是不会来机场的,王室有自己的飞机,和普通人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等待登机。”

洛扬看向窗外,他们正飞驰在横跨海洋的高架桥上,这高架桥分成两列,上下两层,小型车在上面穿梭,大型车在下部行驶。

他又觉得奇怪:“为什么这里不采用渡轮,而是耗费这么多资源建桥?”

“因为渡轮太慢。”范德尔稳稳开着车:“先生,约洛克并不缺钱,全世界的钱都想要花在这里,每一个顶级医院都在源源不断给约洛克支付钞票,每一个有钱人也都毫不吝啬,您应该知道。”

洛扬当然懂,不过他没有打断对方的介绍。

“先生,按照惯例,容我,安托南·卡莱姆阁下的司机之一,范德尔给您介绍一下约洛克情况。”

荷兰人十分熟稔地叙述:“自从四十年前约洛克正式独立,在岛上建国成功,约洛克就成为了被联合国等国际权威组织认可的独立国家。约洛克为君主立宪制国家,王室代表了约洛克精神,首相替王室管理国家……”

这些洛扬来之前就反复阅读了解过。

实际上约洛克的国王很少管理事务,更多是对王室众人的照顾规划,近乎一个大族长,按照目前统计,王室总计有1200人,这些才是真正的约洛克人。

岛上其他人都是各个国家被王室雇佣过来的,不论是渔民、建筑师、律师、司机还是首相,都是王室雇员。

约洛克常住人口有六十万,占地面积34平方公里,和澳门大小相仿,这些是在除去三座附庸岛之前的统计数据。

某种程度来说,可以把约洛克看成是另一个迪拜,只是约洛克如此富饶的关键却不是工业血液的石油,而是他们的医疗中心和数据枢纽。这两个一个是人类无法逃脱的生死开关,另一个是信息时代的数字黄金。

四十年前,这里不过是一处荒岛,仅有石头和不多的棕榈树,周围布满礁石,连渔船都不愿意靠近。

初代首相戴维斯带着约洛克人逃离德国哥廷根大学,那时他还是一个古怪的穷教授,手下仅有五个学生跟随,他带了十二个约洛克人来到这里拓荒——当时他们还叫做哥廷根变异猪。

按照国际法先占原则,在公海上,如果能够发现小岛并且进行有效管理,即可认可其小岛主权。只是大多具有价值的岛屿早就被各国占据,剩下的都是荒凉危险的地方。

约洛克岛并无拿得出手的资源,完全依靠约洛克人自身的财富,强行将一座物质匮乏的小岛打造成了如今最负盛名的海外天堂。

“癌症是人类至今无法回避的重病之王。”范德尔缓缓减慢车速,靠近主岛的关卡站,电子眼扫描后一道道关卡朝两旁收缩栅门,于是车子继续前行。

“约洛克王室成员不会得癌症,比起很少患癌的裸鼹鼠更进一步,他们身上有特殊抗癌机制,体内特殊基因能够遏制癌细胞的数量,哪怕恶性肿瘤进入中后期,也会被其对应因子克制控制在安全量级下。”

范德尔言语沉稳:“这也是约洛克宝贵财富之一,用王室成员贡献的细胞和血液构建的特效药物,对癌症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遏制率。只是需要每年重复注射,毕竟人体无法自发产生相关因子,而且目前各研究机构也没能直接生物手段复刻。”

“哪怕以后能实验室复制,也需要给王室交付专利使用费,这就是王室最核心的资金来源之一。他们救助所有的人类癌症患者,换取金钱,很合理,不是吗?”

洛扬点点头:“的确了不起,之前约洛克王室集体获诺贝尔奖医学奖,众望所归。我能问一个问题嘛?”

“请说。”范德尔补充:“只要能说的,不违反王室保密条例,我都知无不言。”

“听说,所有直接为王室服务的……都能免费得到防癌保障,是吗?”

范德尔嘴角一牵:“当然,这也是王室赋予我们的酬劳之一,加上王室作为世界上最愿意花钱、最不麻烦的雇主,谁不愿意替约洛克王室做事呢?菲律宾的家政,英国的管家和公务员,中国的建筑工程师,美国的律师和医生,德国的机械设计师,各国科学家……都被雇佣到这里。”

范德尔打着方向盘转向,避开了高楼林立的岛心,沿着环岛公路一路驶向棕树林遍布的林荫道,这里来去都是各式豪华车辆。

“除去医疗中心,约洛克第二个特色就是数据枢纽。”

谈及这里,荷兰人嘴角露出淡淡笑容:“以往人总认为,约洛克王室不过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但实际上,约洛克王室成员,每一个的智力都超过了一百六,不论是计算、记忆、创造都拥有非凡才能,若要说起缺点,当然也有,那就是运动才能,的确是……”

洛扬也笑了起来。

毕竟外形依旧是猪,要让约洛克人健步如飞,跳高跳远也未免太难为了。

“洛先生,您应该知道,大脑共联这件事,至今为止,唯有约洛克王室能够做到,1241名王室成员可以直接连成一体,并且不需要任何外来辅助工具,只要它们联合成一体,就能组成地球上最聪明的联合体。”

洛扬收敛笑容。

这一点也是约洛克岛屿能够独立的真正原因,当初12名初代约洛克人就能够大脑彼此相连,构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脑思维矩阵,硬生生将不可能的哥廷根猪崛起策划成为了现实。

所有人当时都以为是戴维斯为首的六人策划,对这几个人的政治策略、国际局势判断、斡旋于各国以及谈判博弈等等手段都叹为观止,惊为天人。

直到正式建国,戴维斯首相才郑重公布,一切都是十二名王室成员的计划,从如何脱离哥廷根大学到海外建岛,再到独立和构建出属于约洛克人的生存生态链,都是这十二名王室一起以大脑矩阵推演模拟得出的结果。戴维斯不过是一个台面上的执行者罢了。

“现在,王室人数是当时的一百倍。”

范德尔抬起食指:“约洛克王室,就是如今最强的智囊团,也是地球上已知最好的咨询团体。保持中立,让约洛克和瑞士一样被各国接受,加上约洛克包容并蓄,能变成今天的模样也不难理解了吧。”

谈话之间,林肯车缓缓停靠在一处庄园的半圆形镂空铁栅门前,大门缓缓开启。

透过栅门,洛扬看到里头绿荫中央有一栋如摩天大厦般的高巍别墅,高度超过两百米,它周围有一圈圈花园,就像巨型螺丝钉从天而降插入岛上,宽阔的螺纹里都是各种花草树木,绿树红花,鸟鸣蝶舞,如同一座误闯魔法世界的钢城铁堡。

城堡周围是漫山遍野的绿草地,毛榉树墙呈状环绕,四条宽阔笔直车道都被层层拱门笼罩,王室的货车与公务车从这座豪华官邸的四门分别出入,四条车道上都来去如梭,繁忙又不失秩序。

范德尔将车子一路开到别墅下的十二级台阶处,这才调转车头熄火:“这就是安托南·卡莱姆阁下的府邸。”

洛扬推开车门,站在恍若梦境的巨大建筑下,仰望头顶层层叠叠的空中花园:“岛上面积能支撑那么多王室做这种规模的宅邸吗?”

荷兰人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不知道吗?安托南·卡莱姆阁下可是王室十二名王储之一,未来有王位继承权。”


3. 安托南·卡莱姆


穿过三扇三米高的红木门,洛扬终于同书房里的安托南·卡莱姆首次见面。

洛扬对面伫立了一台一百七十公分高的鸟形态机械装置,车体两侧各有两只金属臂,腕部有五根灵活的碳纤维手指,只是它们更加纤细有力。它的足部骨骼模拟鸟类,股骨、胫骨、排骨与跖骨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反向S形,银色骨骼被覆盖了黑色涂层,少了肃杀冰冷,多了几分内敛低调。

鸟形机椭圆头部即是安托南·卡莱姆的驾驶舱。

他是一头浑身粉白色的微型猪,体长约莫二十公分,坐在玻璃舱内柔软坐垫上,头戴一根环状金属带,面部罩上了一副半球状眼镜。此时这位约洛克王储正在阅读一本厚厚的中文词典,机械手指轻轻捻开纸页,另一只手在一旁纸上记录下笔记,剩余两只手则是在组装一具老古董录音机。

听到门口响动,安托南·卡莱姆放下书和录音机,鸟形机转过身来。

麦克风里传出他转换语音后的机械普通话:“洛先生,你终于来了,有失远迎,还请不要介意。”

洛扬有些受宠若惊:“实在没想到竟然是王储殿下。”

对方嘴巴微张,仿佛在笑:“我是在想,这样约见或许会更有趣,原本我也不确定洛先生你会来,但看到你真的来了,我还是很高兴。”

洛扬稍微松了口气,王储身份让他很有压力。

“今天恰好有空,就由我带洛先生逛一逛岛上,略尽地主之谊。”安托南·卡莱姆对外传话:“范德尔,备车,还有,记得今晚的晚餐……不,用餐还是听洛先生的,我们这里也只有海鲜罢了,其他相对匮乏,烹饪技术也的确不好。”

洛扬犹豫了一下:“王储殿下,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邀请我来约洛克,我是一名中式烹调师,擅长的也都是……”

“猪肉,对吗?”

安托南·卡莱姆丝毫不避讳,它略带细绒毛的脸上甚至有一种隐隐兴趣:“毕竟,我们约洛克人按照种族谱系,祖上也属于猪,你是想问,难道我们想要吃自己同类吗?”

“当然不是。”

安托南摆了摆机械手臂,踱着步子来到落地窗前,看向外面大片绿色草地,就像一只被囚禁的黑色鸵鸟在眺望原野。

“我们约洛克一族的确不吃牲畜,主要蛋白质来自于人造肉和鱼虾,蔬菜水果倒是不缺乏。”

洛扬更是不解:“那阁下到底是想要请教我什么呢?难道真的只是对厨艺有兴趣吗?”

“这个问题容我稍后回答。现在,我们先去岛上走一走,洛先生第一次来约洛克,应该好好看看这座城市。”

林肯车载了一人一猪缓缓从庄园驶出,穿过两排棕树林构建的王室专用林荫道,一路开向约洛克的平民区域。

约洛克岛城市建设很大程度上是在原本地理上进行布局,有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也可见低矮洋楼构成的度假村庄,街道并不宽阔,主流交通工具是环岛轻轨和地面轨道车。

唯有王室和政府拥有公务用车,这也变成了一种身份象征,安托南的座驾驶过街道,让周围游客与本地人都投来羡慕目光。

客观来讲,洛扬不是没见过比约洛克岛更繁华的地方,很多国际城市的金融中心都比这更壮硕宏伟,要说绿化与乡村风情,也有不少地方做得比这更亲近自然。

但这里是融合得最好的。

既有人类存在的清晰证明,又并未对自然环境直接粗暴推翻,楼房、桥梁、花园、街道、广场、电梯都和当地的山岗、树林甚至海边礁石悄然融合成为一体,就像刻在木头上的细密几何纹路。

约洛克岛核心是市政厅与约洛克国立大学,围绕这两个重心分别构建了两个互有交叉的环道,市政厅圈层几乎都是商业建筑,各大律所、各国银行、设计院、会计事务所与证券交易所等。

国立大学圈层所属都是公益事业单位,环绕着包括医院、学校、研究所、各国合作实验室、乃至于各NGO组织。

“我们有最好的会计师、税务师、审计员、建筑师、科学顾问、工程师、警察、护林员……”

安托南很淡定地陈述着事实:“这都是约洛克人先辈用了四十年争取到的资源,和既有的主流社会进行的交换。”

在约洛克,每一年度市民审核合格即由政府全额报销医疗与教育消费。

这在人类社会几乎是难以实施的,但在约洛克,这些就是事实,然而要获得这里的永久居住权很难,除非获得王室成员的雇佣。

简单来说,这座小岛属于约洛克王室和他们的雇员,所以福利也只有这两群体获取而已,更多的人只是过来参与各种建设、交易、维护、安保,是组织群体层面合作罢了。

车内,安托南·卡莱姆久久沉默,架在他脸颊上的球状眼镜让他双目显得有几分凝重。

“我们也付出了很重的代价。”他强调,“很重的代价。”

洛扬有些摸不着头,不由小心问道:“王储殿下,难道医疗中心和数据枢纽,会对你们的身体造成伤害吗?”

“不。”安托南扭过头来,“医疗中心只是需要我们的血液细胞,用以提取相关抑癌因子,数据枢纽那边,虽然大脑矩阵会有一定的饥饿感和疲劳,但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我要说的是,约洛克人失去了最初的雄心壮志。”

安托南·卡莱姆坐在鸟形机内,他的机械手指轻轻刮了刮玻璃,窗外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不同肤色的游人,几乎看不到王室成员。

“洛先生,你知道约洛克人现在都在干什么吗?”

洛扬贫瘠的想象力实在无法想象一群富可敌国的王室成员日常,在他脑子里只能浮现出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玩钞票的模样,但毕竟约洛克人形态是猪,这幅画面就有点难以具象。

“理论上每一个约洛克人都是王储,最初十二名王储选拔出一位君主,到现在同样十二位,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顿了顿,安托南自顾自说道:“是因为1200多位王室成员都放弃了王储资格。”

洛扬愕然,居然还有这种事,放弃君主继承权?历史上不都是打生打死要王位,怎么约洛克人谦虚起来了?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王室成员大多都只想要舒舒服服享受生活,并不想要再去考虑什么理想,管理约洛克人的王室和未来。反正英国的管家、荷兰的花匠、中国的建筑师、法国的艺术家、菲律宾的仆人、俄罗斯雇佣兵、美国律师都在为我们工作,为什么不躺下来舒舒服服享受生活呢?只要人类还需要我们的抗癌因子与大脑,我们就可以让他们为我们工作。”

安托南自嘲地哼哼两声:“事实上,今年的王储只剩下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洛扬一个激灵:“见过国王陛下。”

“根本不是这个。”安托南痛心疾首道,“约洛克人已经失去了进取心,我是最后一个约洛克人,他们都退化成了曾经的样子,他们都变回了猪,你明白吗?”

车内一阵沉默。

安托南缓过神来,看向洛扬:“你知道,约洛克人的名字都是自己取名,大多都有含义,比如说约洛克这个词就是取自于哲学家约翰·洛克,他写过《政府论》和《人类理解论》,讲究政府和人民是有契约关系的。”

“我的名字安托南·卡莱姆,洛先生想必知道。”

洛扬当然知道,他脱口而出:“法国大革命时代名厨,厨师帽发明者,筵席上的各种建筑古迹蛋糕就是从他开始,糕点天才。”

“那洛先生也应该清楚,安托南·卡莱姆其实是一个用食物改变国家的天才,他的食物胖死了沙皇情妇卡特琳娜公主……”

安托南回过头,用机械手指比划:“我的意思是,各种知识都有其奇妙之处。”

洛扬犹豫了一下:“恕我直言,王储殿下,我只是一个厨师。”

“我也只是一头猪而已。”安托南·卡莱姆不以为意,毫不避讳,“原本君主去世后我也准备放弃王储,可惜递交申请迟了,按照时间顺序,最后一位申请放弃王储的我被驳回申请。”

“很久以前,我只想天天钻研食谱。现在,可能我马上要变成六十万人的君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4. 王储殿下要登月


洛扬在约洛克岛呆了三天,独自出行,近距离看到了这个小小国家的部分真实境况。

约洛克拥有吸取全世界各种货币的能力,这里税极低,而且越来越变成一个天然中立的学术枢纽、金融中心,任何才来的人都很难相信,这里真正的主人几乎从不出现。

约洛克人拥有自己的庄园和别墅,1200名王室成员有超过一半长期居住在约洛克岛外,以度假形式常年旅居各国。

留下的王室成员也常年不露面,他们拥有自己的飞机、汽车、潜艇、私人厨师、私人裁缝、私人顾问等等,根本不必走到街道上,被围观和陷入拥挤。

环状市政厅外矗立着十二位初代约洛克王储的雕塑,象征着这片土地一切的开始。

十二头哥廷根小猪围坐一团,中间是正在提笔记录的第一代首相戴维斯,谁也不曾想到,他们就这样构思出了约洛克的雏形。

此外洛扬还考察了一番岛上餐饮业,囿于约洛克风俗习惯,这里并无牲畜肉类,禽类和海鲜是肉类主角,种类倒也不少。

只是作为一个中国厨子,少了猪牛羊,洛扬始终觉得没那味儿,过于寡淡,少了些动物油脂的热烈迷人。

洛扬路过一间餐厅时意外遇见曾同乘飞机的程刚,他正扒拉一碗清汤牛肉面。

程刚还以为洛扬是在这间餐馆上班,但得到否定的答复后,很是失望。

“其实,我是受一位王室邀请,过来制作食物的。”洛扬给他一个确切回复。

“王室客人,厉害啊。”程刚一脸羡慕,用纸巾擦了擦嘴,“我就比你苦逼多了,过来天天早九晚九,目前看来半年不成,至少两年往上。”

“我记得你是动力工程师?你们公司在做什么项目?”洛扬问。

“火箭发射架。”

程刚的回答让洛扬一愣:“约洛克岛建造火箭?难道要打仗吗?”

“不不,现在怎么可能打仗嘛,开玩笑。”程刚哈哈大笑,“老兄你这就是外行了,他们是要建造火箭发射基地,发送人造卫星,甚至是建造空间站,说是第一个项目是要登月。”

洛扬感叹:“有钱真好。”

“谁说不是呢?”程刚耸耸肩,“不止如此,听上头说,约洛克王室还要在月球上造个基地,算是约洛克岛的附属岛。”

“太空移民?”洛扬这回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程刚低声:“他们甚至还计划到了在火星建造基地……各种大手笔。”

洛扬不免迷惑了,安托南为王室安于享乐而愤怒无奈,可他们又雄心壮志移民月球,到底是怎么回事?


返回王储宅邸,洛扬看见安托南驾驶机器鸟正在山野间蹦蹦跳跳飞奔,和一只边牧进行赛跑,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机械躯体完全压制了肉体能源。

安托南摆动海草般的碳纤维手臂,示意洛扬过去。

散步到草坪中部地带,机器鸟内的安托南才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很不懂,为什么我要找你来,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

“你很擅长制作猪肉烹饪。”安托南嘴角一咧,在笑,“所以对猪想必非常了解,猪与猪之间有差异,但大多人眼里没什么区别,对吧?宠物医生或者兽医的话太醒目,一个厨师就隐蔽多了。”

洛扬听得心里一凛。

“我曾想让你带一只猪,和我差不多的,将它塞进我的机器管家里,然后伪装成智障的样子,反正全世界精英都在帮我们管理约洛克,有没有君主都没差异。我呢,也能从沉重的负担里解脱出来,去研究我的厨艺,舒舒服服的……”

洛扬心说果然,原来是要玩狸猫换太子,自己差点陷入一场宫廷诡计。

“不过见到你时,我就改了主意。”

安托南拉伸机器鸟的脊椎仰角,这样他就能望向天空:“你知道吗?猪其实是永远看不到天空的,所以它很难想象,自己活在多小的一片区域。先辈们耗费了四十年,终于能够获得这个机会,如果我都放弃了的话,也太可惜了。”

这位年轻的王储看向洛扬:“我以前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以前那十二位先辈能够一路克服那么多麻烦,建立约洛克,但到现在,我们却沦落为贩卖自己为生,卖掉我们的细胞作为药物,卖掉我们的大脑矩阵,替人类用作计算工具,给各国人类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

“从结果上看,的确,我们获得了几乎人人羡慕的一切,优越的生存环境,唾手可得的资源,压力很小,忧虑很少。”

安托南捡起地上飞盘,轻轻一掷,圆盘飞向远方树林,边牧一路冲飞碟而去。

“但我们忘记了曾经的理想。”

他说,“这一点知道的人不多,约洛克成立,第一个阶段的目标是获得独立自主权,第二个阶段目标是利用我们大脑矩阵重新构建地球生态,让猪类能够与人类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曾经猪类被人类豢养,失去了先机,我们需要很努力,才能帮其他亚族群获得新的机会。”

“但你也看到了,别说帮人了,王室本身都自身难保,陷入返祖怪圈。”

洛扬挠了挠头:“但这样不是挺好吗?”

他用自己的朴素生活观来看,人也好猪也好,大概舒舒服服平平安安一生都还算不错。

曾经热血的十二位哥廷根变异猪,长征般迂回到太平洋建岛,呕心沥血筹划方针,反复博弈人类,最终获得了尊重与自主权,谋取了人类文明中的一席之地。

谁想短短四十年,后辈们就再度懒懒躺下,只是躺的地方从猪圈变成了宅子里柔软的天鹅绒毯。

这么想,又有几分可惜。

“听闻,岛上正在建造火箭发射架?”洛扬还是没忍住,“约洛克也想要发射卫星?”

“不,我要去月球。”

安托南一脸认真:“洛先生,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我想要雇你成为我的宫廷厨师。”

他报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薪水数字。

洛扬当即表示:“愿意为您服务,感谢您的邀请。”


5. 宫廷厨师


洛扬很爽快地辞去了金陵饭店的工作,轻装出行,来到约洛克岛,变成这里王室雇员的一份子。

真正融入这个地方,他才切身体会到,难怪这么多人都想要来约洛克岛替王室做事,待遇是同行顶级,平日事务不多,各种王室财政报销,不要太舒服。

加之约洛克王室财大气粗,资源雄厚,不论是调取食材,购买工具,甚至是建造供应基地都轻而易举,绝不吝啬。

到约洛克岛的第五个月,洛扬第一次看到数据枢纽是如何运行的,他作为安托南王储的随行者来到了附属枢纽岛屿。

六百名王室成员悉数到齐,他们都是身材娇小的哥廷根猪,一个个都有些懒散,没精打采。不过运用大脑矩阵是王室义不容辞的义务,因此众王室成员倒是并无怨言,只是招呼各自的随从在外等候。

接着他们一起进入一个巨大的会议室,每一个约洛克人都落座,而后闭上眼,他们开始开启大脑共联,矩阵运行。

安托南让洛扬在内场。洛扬全程屏息凝神,看着这些小小的智慧生物们陷入一种冥想般的状态里,而后他感知到一种神秘波动在空旷房间里回荡。

这六百名王室顿时进入一种类似于冬眠假死的状态,唯有王储安托南缓缓睁开眼,他坐在鸟形机体内,目光深邃,仿佛有了什么不同。

“殿下?”洛扬小声问。

“是我。不用担心,只是眼下我们大脑矩阵构建,集中在我一个人的脑子里。”

安托南突然神秘一笑:“洛扬,现在轮到你帮忙了,把它们都给处理了吧。”

“处理?”

洛扬眼皮一跳。

“对,现在它们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猪罢了,你作为厨师,处理这种体型,不会挣扎的猪不是很容易吗?喏,这是工具。”

安托南从机械臂里翻出一把锋利的切肉刀,递给厨师。

“可是……可是……”洛扬接过刀,有些语无伦次,“可是他们都是王室成员,都是活生生的人,我是不会杀人的。”

“不,洛扬,你忘了我说的吗?它们都是猪,猪!是你们人类天天都在吃的猪而已。”

安托南微微蹙眉,他无奈地说:“还以为厨师会比医生更果断一点,没想到还是这么麻烦,那我就不妨告诉你,这是历代约洛克人会进行的矩阵仪式。”

所谓矩阵仪式,就是将更多的大脑意识聚合在同一个个体身上,再消除掉本身承载的肉体,约洛克一族就能够保留更多的意识矩阵,让某一个体集成众多同群的强大运算能力。

“想到了吗?约洛克一族为什么人数至今并不多,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不断并联融合,形成矩阵,这样才能具有竞争力,执行精英策略。原本最初的那十二个王室,也是从实验室成千上万的同类里形成矩阵后获得了最后的并联。”

“他们放弃了王储,也就是放弃了生存和思考的优先权,那也无可厚非,现在就是他们履行义务的时候,献出自己的大脑运算。”

洛扬只觉后背发凉,握刀的手都在颤抖:“可这是六百名王室成员……你不可能对外说,他们全部变成痴呆。”

“不,你没懂,每一次开启大脑矩阵仪式,参与者都会大脑受损,集成聚合在某一个个体身上,这个体就是王储。不过王室大多不管事,每天都是吃吃喝喝,因此不用去思考,有没有大脑都差别不大。”

“约洛克曾经是十二个人,现在,变成我一个。”

安托南此时化身一位无比狡诈的恶魔,低声呢喃:“你肯定和我是一伙的,对吗?”

他机械臂里钻出两挺机枪,黑黝黝的枪管顶在洛扬鼻子上。

于是洛扬开始拿着刀,按照曾经老师傅训练他的那样,开始一只只猪精准放血,处理小猪尸体。这里提供了水源和清洁室,安托南早已蓄谋。

“放心,这并不罪恶,只是我们进化中的必然,借你的手一用。”

安托南坐在鸟形机里,在一旁安慰,“如果我们数量多了,资源既不够,也会让你们恐惧和忌惮不是吗?”

洛扬机械地处理掉一只只小猪尸体,将它们塞进早就准备好的冷冻集装箱里,他有点想吐,但又吐不出来。

“好了,现在,你是自己人了,如果你乱说话,就会因屠杀约洛克王室被国际通缉哦。”安托南咧嘴笑道。

洛扬却因为重新操刀而冷静下来:“你到底想要让我做什么?就是当你的刀吗?”

“继续做厨师就好,我喜欢看你做菜。老实讲,这件事随便谁来都可以,就是我不行而已,毕竟是同类,我下不了手,但不下手又不行。历代王储都有这一封密函,里头就是讲述这件事,我也是看过之后,才不得不改变方针的。”

安托南眼神也有几分复杂,“这一点倒是和人类社会一样,角逐出最后的权力者,需要踏着很多人的血,只是约洛克更直接罢了。”

洛扬心想,那些自愿放弃王储机会的王室,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不,说后悔也算不上,他们终究会融为一体。

他问:“可那些死掉的王室怎么办?”

“很简单,反正血脉里都是哥廷根猪,换一头猪罢了,享受生活方面,猪都差不多。”


6. 两个厨师


火箭发射这天,约洛克岛十分热闹,各国媒体记者都对此展开了实时报道,镁光灯与摄像机四处都是,空中无人机更是飞个不停。毕竟,约洛克王储亲自带队,要带领十二名王室成员登陆月球,打造新的约洛克基地,这等同于御驾亲征,对手更是深不可测的宇宙,极富话题性。

“洛扬,开心一点,你将来也会是和戴维斯一样历史留名的人物。”安托南显得很是兴奋。

洛扬兴致不高,他不想离开地球,这里有他熟悉的一切,公交车、火车、飞机、餐厅、筷子、铁锅、燃气灶、辣椒花椒胡椒、姜葱蒜,还有各种各样的年轻漂亮姑娘。

一旦进入太空,这些都变成了奢望。

他想过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布约洛克一族的秘密:他们是依靠一种残忍手段进行肉体淘汰,构建大脑矩阵的综合意识体……

只有很小很小的概率,安托南会倒大霉,全世界将会对他们进行谴责和公愤。

更大的可能是,自己这一段发言被抹掉,屠杀约洛克王室罪名倒是落实,下场大概会很悲惨。

人类大概并不关心约洛克族群内部恩怨情仇,更在意他们是如何创造价值,为己所用。

洛扬在人群里看到了程刚,他在拼命跳高,朝自己挥手,一脸兴奋地对周围人说,看口型应该是说这是我朋友,我认识的,牛逼吧。

于是洛扬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从小到大,他从没有想过当厨师,然而命运的奇妙让他来当了一个厨子,他想过来好好做饭,结果又不得不变成一个宇航员。

同样,想当厨子的安托南因为递交放弃王储申请迟了,不得不肩负起约洛克一族振兴的命运,将目光看向充满未知危险的遥远太空。

火箭轰隆作响,开始剧烈震颤,钢铁躯壳内,洛扬按照宇航员要求戴上头盔,双手拉住两边安全锁,身旁鸟形机内的安托南一脸兴奋。

地面人员的倒计时在洛扬耳边响起。

10. 

9. 

8.

……

飞行器正在缓缓靠近月球,一切正常。

洛扬却已经在想,土豆,胡萝卜,洋葱大概是月球上构建基地最好的几种食物,这三种便于存放,而且已经有成功经验。这几种组合来去,都难称得上美味。

透过块状金属玻璃外,他看到外面一片广袤的漆黑,无垠的太空令人前所未有的孤寂与担忧。哪怕飞行器上雇有经验丰富的宇航员、维修师、医生,但一旦出事,他们也难以得到及时救援。

危机感下,洛扬头脑前所未有敏锐起来。

洛扬突然想到:“你原来是这么打算的,强行制造出隔离的环境……让约洛克一族不得不再次自发思考,应对各种问题。”

机器鸟内的安托南咧嘴:“就是这么简单,猪从来不笨,记忆力远超人类,并且对享受有最极致热烈的渴望,为了能生活得舒服,他们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哪怕贩卖自己的一切。

“陷入舒服的圈里,就会慢慢放弃思考,所以只有不断寻找新的岛屿,才能维持约洛克人的活力,我们会将一个个不毛之地变成享乐天堂。

“不这样做的话,又会陷入猪的宿命,不论是拥有资源还是没有,最终一切麻烦事交给你们,我们又被控制了,不是吗?”

洛扬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只能说:“我是一个厨子,我只知道得做菜,不然要挨饿。”

安托南打了个喷嚏:“我是一头猪,只知道得一次次跳出去,不然又得被圈起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