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之塔

作者:稻野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2-23

2019年第八届“光年奖”微小说组二等奖。

遗忘之塔

文/稻野熊


引子

曾经有很多人问我,滚滚黄沙之中,那座高塔是否真实存在。

我抬起头,望向它那高耸入云的尖顶,破败的黑色岩石依然伟岸,狰狞地矗立在这片大地之上。

是的,它真实存在,黄沙并没能将它全部掩埋。凌冽的风,抽打着它裸露在外的身躯,发出的异响,如鬼嚎般凄厉。这个荒凉的世界,只剩下了我,还有这座已经被人类渐渐遗忘的黑色方塔。

我已经不记得沙砾漫过台阶是何时的事,惘如监牢般的黑塔把我死死地囚禁于这片土地。当然了,我的工作就是守卫它,让它避免不测……


女人

“它真的存在吗?”一个女人问道。

她是我记忆里,第十二个回到这颗废弃行星的人类。这里曾是她曾曾祖母的家乡,那位老太太在这里结婚、孕育,并带着自己的家人,像其他人类一样离开,前往了那颗所谓的天堂星,并在那里繁衍生息。

“它的确存在,女士。你要去看看它么?”我瞧着她那性感娇嫩的面容,做出了诚恳的邀请,希望她可以去我居住的地方转一转。

但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期待和好奇,她自顾自地将防尘帽摘下,从自己的运输船里取出各种仪器,随口回应道:“等有时间再去吧,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玩,我有我自己的工作要完成……”

说实话,我有点失望。

不出我之所料,她和之前那十一个人一样,只是简单肤浅地表达了对黑色方塔的关心,再无其他。我搓着手,不知该如何开口:“女士,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我不清楚,你很想离开么?不过这个不归我负责……”

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瞧我一下,她一直在摆弄着手里的仪器:空气测试仪,辐射扫描器,还有其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复杂设备。

她在风沙中工作着,就像之前那十一个人一样。我坐在旁边凸起的沙堆上,屁股下面埋着的,不知是哪座建筑的屋顶。我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这颗孤独的星球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我已不记得自己何时出生,所有的回忆都像是游荡在星辰中的尘埃,孤独、无助、支离破碎。

而这一切的开始,是在那个空洞洁白的实验室。我模糊的双眼睁开的刹那,有人在我胸前烙上了名字。那是个很绕口的名字,所以,没人愿意叫我全名,我的名字随即被衣服上印着的一个编号取代。

“43,你在这里待了那么久,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么?”傍晚时分,女人忙完了工作,窝在她临时搭建的合金框架登陆营中,手里端着一杯她刚制作好的紫色功能性饮料。

她的金发散在肩头,瞳孔折射出的光泽令我心动。她的手指修长,白嫩可人,手腕的位置纹着一只鹰,一只很漂亮的鹰。

“已经……很久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我努力思索着,不想让她失望,“哦对了,三年前我在西北方巡视,见过一只已经风化了的辐射狐尸体。它的皮皱得不成样子,不过它的表情还是很有趣的……”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试图让自己讲的事更有吸引力。但女人似乎并不喜欢我说的话题,她咧了下嘴,幅度很小,但我的确看到了。

“也就是说,你在这里除了盯着那座方塔以外,没有其他可做的事?”她的神情隐隐露出不屑。我思考了好一阵,只好尴尬地回到:“嗯……没有。”想来她说得也没错,我的工作就是盯着那座塔,除此再无其他。

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拉着我坐到了她的简易床上,随即便脱去了我的衣服……


那是个美妙的夜晚。

外面的风沙还在咆哮,我仿佛能听到那划过黑色方塔的风,哀嚎声就在不远处回荡。 

第二天,她便离开了。临走之前,她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她说,希望下次有人再来这的时候,我可以把昨天晚上的事作为谈资,以至于不会让其他人觉得我太过孤独和无趣……


在那之后,生活似乎又回归了平静,我盯着那黑色方塔的尖顶,确定它还在。每当夜晚来临,我都会想起那个女人和她手腕上纹着的那只鹰。

我似乎比之前更孤独了。

那些命令我看守方塔的家伙,给我留的食物储备足够我用几辈子,这是之前就设计好的。虽然那些食物并不可口(准确地说是非常糟糕),但它们可以保证我不会被饿死。我十分渴望,能有其他人和我一起分享美食,顺便听我讲讲之前那一晚的故事。

可这一等,就是八年。


男人

他叫赫雷克斯,他所乘坐的运输舰比之前那十二个人驾驶的船加起来还要巨大。

里面装的东西自然也比之前那个女人带来的多很多,除了各种仪器外,还有丰富的食物。所以,当我把自己的食物拿出来与他分享时,他立刻面露不快。

“这都是些什么啊,快拿走!”他嚷着,我只好怯生生地收了回去。虽然他的态度傲慢,脾气也很臭,但是他的为人其实还是不错的。他盯着我手里的速食能量盒,撇嘴问道:“你就吃这个?”

我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这帮混蛋,人造人也是人啊!”他啐了一口,伸手从自己的行囊里掏出了几个包装精美的食袋,打开一个印着“未加工”字样的袋子,顺手递了过来。

那是一个苹果,一个真正的苹果,那是我第一次品尝这种来自自然的美味。那种滋润入喉的感觉,我从未拥有过,汁水的鲜嫩与营地外狂沙的肆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将我和那个女人的事告诉了他,那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炫耀的事了。我甚至忍不住问他,那个女人会不会因此怀孕,会不会生一个长得像我的孩子。不过,他的回答很冷:“你们人造人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所以她不会怀孕,笨蛋。”

说实话,我有点失望。


赫雷克斯在这颗星球生活了十七天,看来他的工作比之前那些人要麻烦得多。他利用运输舰上的机械臂,将宛如金字塔般大小的巨型设备扎入沙海,就像是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种上了一棵参天巨树。

赫雷克斯告诉我,他的任务很特殊,需要在三个月之内搭建一座适合居住的避难所。而这金字塔般的设备,其实是一种新型净化装置,虽然它不能净化整颗星球,但搭建一个临时避难所还是轻而易举的。

我很不解,既然天堂星如此宜居,为何他还要在这颗已经无可救药的星球上浪费时间,难道是天堂星有什么变数?

“这是机密,43。这两年的天堂星可不太平,两个派别斗争得很激烈,不少你这样的人造人都惹上了麻烦。反对派觉得人造人的数量已经威胁到了纯种人类,必须予以削减。”

他哼了一声,脸上挂着憎恶的表情,“说到削减,怎么削减?!那分明就是屠杀!那些渣滓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其实又能差多少呢。”

他将一块炭烧牛排外加两块黄油饼干一起塞进嘴里,顿时腮帮子鼓起了一个大包。他勉强继续说道:“那些家伙总是担心,有一天像你一样的人造人骑在他们脖子上作威作福,于是就打算回到这里建一个秘密避难中心。不过,那都是杞人忧天,反正我从来没觉得人造人会对我有什么威胁……”

那一夜风沙很大,我离开他的营地时,他仍在像一个醉汉一样喋喋不休。


第十八天清晨,当恒星之光再次降临这片沙漠时,赫雷克斯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我来找他时,恒温器还没有关,早餐只吃了一半。他的尸体躺在营地外的砂砾上,风吹着他的头发,徐徐地抖动着。

一艘新的运输舰停在不远处,两个陌生男人站在他尸体旁,一个衣服上印着“x4055”,一个印着“x327”。很显然,他们和我一样,也是人造人,但我不知道那个“x”是什么意思。

他们手里提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武器。

“43,如果你不想死,就按我们说的做。”其中一个男人威胁道。

他们先是将赫雷克斯埋在了沙海之下,又将那金字塔般的设备从地下掘起,抛进了太空之中。他们教给我,如果有人类前来调查此事,就说赫雷克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那净化设备参数出现问题,便驾驶飞船离开了,其他的不要吐露半个字。

我答应了他们。

我一直在等着那些调查组的人前来,心底甚至还有些期待。

因为,自从那两个人造人离开之后,我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活,每天盯着黑色方塔的尖顶,保证它还在那里。四周风沙依旧,我只有自己的影子陪伴,但是这颗荒凉的星球,很长时间都没有半个人来。


胖子

我已不记得过了多久,就在我几乎不报希望的时候,一个胖子找到了我。

他的运输船比赫雷克斯的还要大,但船体似乎受过炮火的洗礼,没有一块外皮是完整的,它仿佛是刚从一场大劫难中逃出来一般。

我对这个胖子至今记忆犹新,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船,还因为,他是第一个用枪指着我的人。

“黑塔在哪?救世之塔在哪?!”

我带他来到了那座黑塔跟前。他是这颗星球废弃之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来到这座塔脚下的人类。

别看他用枪顶着我的腰,但我对他却很有好感,因为只有他是专程为黑塔而来。只有他,认为我守护了一生的东西是有价值的。

此时沙砾已经快将尖顶覆盖,疾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押着我,从尖顶的天窗翻入塔内,这里是一片黑暗笼罩的世界,没有一丝恒星之光可以照射进来。

“在哪?在哪?”他疯了一般,借助照明设备,在塔内到处乱闯,但这里却空空荡荡,回声响彻,震人心肺。

“能救助人类的物资在哪?武器呢?食物呢?那些文明科技的成果呢?”

他狂笑不止,眼中泛泪,“一切都不存在,我们被骗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思绪回到了胸前被烙上名字的那天。洁白的房间里,人影晃动。

“43,你的任务是负责守卫‘救世之塔’。它是我们留在母星上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一旦我们在新的家园发生变故,人类可以通过塔里的一切重建文明……”

跟我说这话的人,我已经不记得他的长相,但他说的每一个字我却可以倒背如流。

“救世之塔”,嗯,那是方塔原本的名字。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还有很多人造人守护过这座黑塔,每一个人造人死去,就会有一个像我一样的家伙前来顶替。周而复始,不知已经流转了几世……

当恒星之光再次沉落于地平线,世界重新归于黑暗。胖子恢复了平静,我让他和我一起躲进了我住的地方,就在黑塔旁边。这里空间不大,却可以抵挡外面如恶魔降临般的狂沙。

胖子神情呆滞,蜷在角落里,双眼空洞洞地盯着火光,火苗映在他的瞳孔上,没有任何色彩。

那些命令我守卫黑塔的人给我准备的风力发电机早已经被黄沙埋没,照明系统几年前就已经停止了工作。我只能拿吃不完的速食能量盒作为燃料,用人类最早延续光明的手段应付着。值得庆幸的是,这玩意很耐烧。

瞧得出,胖子很饿。

我把速食能量盒试探性地递到他的眼前,他看了看我,没有说话,顺手接了过去。但他只吃了一口便狂吐不止,那表情,就像是尝到了辐射狐的排泄物。

他骂了一句,但我没有听清。

“最终还是你们赢了,也难怪,只有你们能忍受这种食物。”胖子似乎很有感触,我坐在他对面,等待着听故事。

但他什么也没有讲,独自忍着饥饿睡了过去。此时,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趁他不备,抢了他的船,去天堂星找那个女人。


运输舰就停在夜幕之中,掩藏在沙暴之下。我蹑手蹑脚地登上去,准备寻找启动它的方法,但结果却出乎意料,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船上到处都是桶装恒温舱,里面装的,全是经过处理的人类胚胎,数量无法估算。一旁的资料吸引了我的注意。

等我将资料看完,心底不免一阵唏嘘。

纯种人类与人造人的冲突,来得比预计得要早。在天堂星,人类只负责享受生活,而所有工作几乎都由人造人完成。社会基础工作的需求压力越来越大,科学家不得不批量生产人造人。

但两派执政党对这种做法有着明确的相悖观点。思想引发了冲突,最后两败俱伤。这期间,人造人成为了众矢之的。

不过,人造人并不傻,他们利用工作之便,在人类食物中投放了一种瘾性病毒,它可以使人类过度依赖美味食物对自己产生的刺激,进而形成一种成瘾效果。等人类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病毒迅速覆盖了天堂星。人造人随即停止为人类加工食物,人类文明因为缺乏美食而瞬间瓦解。

胖子所驾驶的这艘运输舰,是人类未经病毒感染的最后火种,是文明最后的希望。但他没有想到,这人类祖先留下的“救世之塔”中竟没有储藏任何物资。想到此处,我心中不免有些愧意。有件事我对他有所隐瞒,黑塔里并非空无一物……

清晨时分,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黑塔之下。远远望去,一个人影挂在尖顶的凸起上。那是胖子,他脖子下面缠着腰带,身子随风摆着,已经僵硬。

他自杀了。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我叹了一声,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方盒,里面盛着一个方形石块,石块的上面刻着一列加密字符串。这是一组坐标,其实黑塔里面藏着的,就只有这个坐标。

大概一年以前,这颗星球的气候开始异动,沙暴频发。眼见尖顶就要被黄沙掩埋,我有些坐立不安。于是我想方设法钻进塔内,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抢救出去。但我只发现了这个小盒,里面的坐标,指向远在天边的另一个星系。

人类在自己母星环境恶化之前,曾发现了两颗天堂星球,一个较近,一个较远。他们把较远的那颗星球的坐标藏在了救世塔内,以防不测。


何去何从

既然黑塔的秘密已经不复存在,那我的使命也就此完结。

我想过乘坐胖子的船前往天堂星,但此时,我想见的女人估计已经凶多吉少。那些我所谓的同胞应该也不会欢迎我,而且他们因为无法生育,最终仍会走向衰落。

看着这满船的胚胎,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我将飞船的行驶坐标,定在了那个新的星球。经过分析,那个星系里的恒星比较稳定,新星球排在离恒星由近至远第三的位置,它还有一颗天然卫星陪伴。那里有淡水、洁净的空气,还有有趣的动植物。

“看着还不错,至少比这里强。”

我将速食能量盒全搬到了飞船上,这些东西除了吃,烧着之后还能给我提供光和热。我要去那颗星球重新创造一个世界,一个由我主宰的文明世界。

临行前的最后一刻,我再次望向黑塔的尖顶,如今它离我竟是如此之近。此时,一种卸下枷锁的轻松感油然而生,不会再有孤独,不会再有歧视。我将印着“43”的衣服扯了下来,露出了烙在我身体上,我原本的名字。

从今以后,所有新兴星球的再造人类都会以我为傲,他们都会怀着感恩之心,吟唱我的本名——普罗……米……休斯……

(全文完)



《遗忘之塔》创作初衷

文/稻野熊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一个思考——如果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藏着人类最后的“火种”,那么,你猜测这火种是什么呢?

是书籍吗?还是食物?反抗的武器或者……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我们都认为藏着的是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人们才会对黑色方塔心存敬畏。不过,当时间悄然流逝,物是人非,还有多少人在乎它,在乎那隐在心中的敬畏之感。当灾难真的来临,又有多少人会想起它,而藏在里面的东西究竟能不能帮到我们,或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