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鉴定公司

作者:地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2-28

2019年第八届“光年奖”微小说组二等奖。

极具未来感的官网封面上,六个大字有规律地闪烁着:真爱鉴定公司。然后下面是一行中英双语小字:爱情的第一个牺牲品是真相(The first casualty when LOVE comes is TRUTH)。将鼠标滚轮向下滑动,就能看到一行菜单栏出现在封面底部,上面是几个可供点击的按钮:关于我们、服务概览、男生入口、女生入口、联系我们,等等。

丁晓坐在电脑前呆呆地看着菜单栏,看了好一会儿。宿舍里除了她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宿舍门开着,与外面走廊里来来往往的行人相比,她好似一尊雕塑。接着,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用鼠标点击了“女生入口”。


“‘真爱鉴定公司’?”丁晓疑惑地看向自己的闺蜜张冰寒,“还有这种公司?”

张冰寒和丁晓是大学校友,但比丁晓大几岁,本来已经快结婚了,却突然取消了婚礼,并与未婚夫分手。那天下午在咖啡厅里,丁晓忍不住向张冰寒问起此事,就这样,她听说了这家名字古怪的公司。

“是的,他们可以帮你测试你的伴侣忠不忠心。”张冰寒用咖啡勺让牛奶和咖啡充分混合,平淡地说。“当时我邮箱收到了他们的一个优惠券,就用了。”

“怎么测试?”

“很简单,他们会派人工智能去勾引你男朋友,看他能不能抵制住诱惑。”

“啊?这……”丁晓瞪大了眼睛,“这……不太好吧。而且人们不是常说,不要去考验人性吗?你们本来可能安安稳稳走一辈子,结果一考验就全毁了。”

张冰寒苦笑了一下。“我当时也像你这么想的,所以我没想要给他安排多大的考验。我也知道,要是出现一个貌若天仙、家财万贯的女人对他穷追猛打,他肯定招架不住。但你也知道,他是运动员,经常会遇到搭讪什么的,那他至少应该能经受住搭讪这种考验吧?不然结婚以后我们俩日子还怎么过?”

“哦……”

“公司的业务分很多种,比如你可以选择线上或者线下测试;还可以选择测试时长,从一小时到一周不等。”

“还有线下……”丁晓简直不敢想象线下测试是什么样。

“我对他要求不高,我只买了线上一小时的测试,测试内容就是最基础的那种,一个人工智能扮演的陌生美女会去加他微信。这么简单的考验,他总应该能通过吧?”

“哦……”丁晓点点头,“你要这么说,那也确实算不上什么……”她看到张冰寒一句话没说,终于意识到为什么张冰寒的婚礼告吹了。

“发生了什么?”丁晓问。

“他在好友申请里问了一下对方是谁,人工智能说是他的粉丝,他就通过了。”

“这……”丁晓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他可能出于礼貌,不好意思拒绝粉丝的热情吧?”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他确实对人工智能扮演的热情美女的态度非常冷淡,不断地提及自己有女朋友。”说到这里,张冰寒的脸上竟然还是浮现出一丝快乐,不过这快乐转瞬即逝。“但很快,随着人工智能的勾引越来越露骨,发的图越来越多,他的态度也渐渐起了变化。”

“变化?”

“他开始问对方喜不喜欢看电影,然后就问会不会喝酒,最后终于提到了开房。”

“什么……”丁晓的声音越来越小。

“到这份儿上测试基本就结束了,还不到一个小时。我看着人工智能发来的聊天记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正当我打算结束测试的时候,一段新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我。”

丁晓不说话了。

张冰寒握紧了咖啡杯,脸上第一次浮现了近乎咬牙切齿的表情。她说:“他见对方迟迟没回复他的开房要求,开始炫耀他能让我叫多大声。”


进入“女生入口”以后,人工智能首先祝贺丁晓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因为数据显示75%的男生都通不过这项测试。这让丁晓又揪心了几分。接下来她被要求选择服务种类。像张冰寒一样,她选择了线上一小时的测试。反正张冰寒分享给她的优惠券只能支持这个类型。系统还列出了一个小时内她可选的人工智能提出的问题,从“是否有女朋友”、“能否见面”到“要不要开房”一应俱全。她勾了“全选”。然后她就进入了支付页面,填写了优惠券号码,这一单就免费了。接下来,服务正式开始。

在一个新打开的页面,丁晓需要填写被测对象的信息,包括基本信息、教育信息、就业信息、情感经历,还有最重要的——偏好的女生类型。将鼠标移动到每个需要填写的空白处,都会得到详细的解释。丁晓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不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等身份相关信息,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第一个需要填写的是伴侣的性别——丁晓不仅感慨,这个公司还挺平权。她将性别选为“”——被测对象正是她相处了一年的男朋友。

要填写的庞大的信息量仍旧吓了丁晓一跳,不过根据公司的说法,信息越完善,人工智能就越容易自然地接近被测者,并越容易有针对性地扮演被测者的理想型。丁晓还接到提示,可以上传男友的简历,系统会自动扫描这份简历,把能填的空白填上。正好,丁晓和她的男友最近都处于找工作阶段,彼此手里都有对方的简历。

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最后,她填写了自己的几种联系方式,用于接收测试结果。很快,丁晓打完了最后一个字,点击了“提交”。屏幕上出现了“提交成功”的字样,以及一个聊天中常用的笑脸表情。

丁晓静静地看了电脑屏幕一会儿。她全程没有和这家公司发生任何直接的交流,而且她和被测者都是匿名的,这样感觉还没那么糟。不管怎么说,做这种事情总觉得有点见不得人。她听张冰寒说,很多没实现自助化的这类公司都逐渐倒闭了,因为很多客户羞于同人工客服交流这些事;而每天接触情感阴暗面,给人工客服也造成了很大心理阴影。

接下来,丁晓只需要静静地等待测试结果就好,应该一小时后就知道结果了。这一个小时似乎显得格外漫长,而她又不想做别的事,于是她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打算尝试这种测试。


“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张冰寒绷着脸说。

“别这么做?”丁晓很意外,当她向张冰寒提出把这家公司网址发给自己的时候,她竟然很反对。

“你不是也说,不要测试人性吗?”

“是,但是你不也测了吗?”

“我说过了,我是拿未来他很有可能面临的诱惑测的。你也说说你为什么要测?”

“我……他最近对我冷淡了,经常说累不想出来见面。视频也不愿意接。我担心他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他有没有理由呢?”

“找工作累的。”

“那你觉得他累吗?”

丁晓迟疑了一下。她男朋友自我要求很高,找工作很拼,有时候一天要赶好几场。“挺累的吧……”

“那不就得了?谁都有需要自己休息一下的时候。”

“但……”丁晓有点急了,“再累,一个视频总能接吧?!”

张冰寒笑着摇摇头。“你每次跟他视频也好,电话也好,都要讲一个多小时,而且一周怎么也要讲五六天吧?甚至有时候白天一起出去玩,晚上回来也要讲。”

丁晓不说话了。“但他以前都依我的……”她又嘟囔道。

张冰寒叹了口气。“爱情是一场持续谈判,是动态着互相妥协的,不是静态的谁依谁。现在看来,你只是怀疑,这样测试不会有好结果的——如果你测出他有问题,你对他的怀疑会加剧;如果你测出他没问题,你会怀疑测试有问题。

但这一次丁晓的态度很坚决,张冰寒也没有办法。无奈,她说:“那你等一下吧,我上次用的优惠券好像是可以分享给别人的。”


过了半个小时,第一批测试结果发到了丁晓的手机上。上面显示,她的男朋友仍然没通过人工智能的好友申请。

丁晓没有意识到自己露出了微笑。她决定给男朋友发个信息:你在干嘛呢?

二十秒后,她收到了回复:宿舍床上躺着呢,怎么啦?

丁晓笑得更开心了。这说明男朋友并不是没有看到那条好友申请,但他却选择了无视。她继续调戏他:无所事事还不找我出去玩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切。不瞒你说,刚有个美女加我,我都没通过,你说我爱不爱你?

看到这话,丁晓瞪了瞪眼。哟,谁啊?

不认识,说是一起实习的,但我没有印象。

丁晓决定挑衅一下他:那你加呗,万一是工作上的事呢,我又不是不让你和女生接触。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加了啊。

丁晓本指望男朋友继续拒绝,没想到他就坡下驴了。她被噎得说不出话,只能略带恼火地发道:加加加。然后她气鼓鼓地把手机丢到一边。

当人工智能的好友申请被通过后,聊天记录源源不断地发到了丁晓的手机上。人工智能表现得非常热情,但她的男朋友表现得非常冷淡,除了表明自己有女朋友,就是用“嗯”、“啊”、“好”、“行”之类的打发着人工智能。丁晓总体上感觉还比较满意。

但她也有点不满的地方。她觉得人工智能发的自拍不够好看,觉得人工智能的撩拨不够到位。她很了解她的男朋友,她知道要是某个地方人工智能这样说,她男朋友肯定招架不住。如果她能直接指导那个人工智能……

丁晓突然愣住了。她问自己:我到底在干嘛?我为什么要指导一个连人类都不是的东西来勾引自己男朋友?她再次把手机放到一边,打定主意不再去看了。一个小时到了之后,她拿起手机,把所有的聊天记录都删除了。

然后她欢天喜地地给自己的男朋友发信息:晚上一起吃饭吧!

呃……晚上我要跟哥们儿去网吧啊,我都一个月没去啦,明晚吃好嘛?后面跟了一个“哀求”的表情。

丁晓气呼呼地第三次把手机丢到一边,进入真爱鉴定公司官网首页,选择了二十四小时的线下测试。系统提示她这一单是要付费的,她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同意”。


一周后,丁晓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不是因为她男朋友没通过线下测试,而是因为她男朋友偶然发现了她手机里人工智能发过来的聊天记录,于是恼怒地向丁晓提出分手。丁晓苦苦挽留无果,只得同意。她很伤心,同时觉得自己很蠢,蠢到会被男朋友发现,蠢到连聊天记录都没删干净,蠢到一定要用这个蠢得要死的“真爱鉴定”。


极具未来感的官网封面上,六个大字有规律地闪烁着:分手免责公司。然后下面是一行中英双语小字:爱情的最大负担是承诺(The biggest liability when LOVE comes is COMMITMENT)。将鼠标滚轮向下滑动,就能看到一行菜单栏出现在封面底部,上面是几个可供点击的按钮:关于我们、服务概览、男生入口、女生入口、联系我们,等等。

谢诚是在网上乱逛时,搜到这家公司的。“分手免责”,这个名字几乎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当时他正不堪女友令人无法忍受的控制欲,打算与女友分手,却不知怎么说。他很在意自己在社交圈子里的口碑,毕竟当时是他先追的人家,他不想被人说始乱终弃;另外他还遇到了一个新的两情相悦的对象,他也不想被人说见异思迁。

现在好了,“分手免责”。谢诚几乎没经过什么心里斗争,就用鼠标点击了“服务概览”。

简单来说,这家公司帮客户分手。它的人工智能会根据客户提供信息,帮客户设计最佳分手方案,目的是避免承担任何法律(如果客户结婚了的话)、社会道德或自己良心上的谴责。谢诚退出介绍,点击了“男生入口”。

在一个新打开的页面,谢诚需要填写被分手对象的信息,包括基本信息、教育信息、就业信息、情感经历,还有最重要的——分手理由。将鼠标移动到每个需要填写的空白处,都会得到详细的解释。谢诚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不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等身份相关信息,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要填写的信息量很庞大,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了摆脱眼下这种困境,谢诚什么都愿意做。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很快,谢诚打完了最后一个字,点击了“提交”。屏幕上出现了“提交成功”的字样,以及一个聊天中常用的笑脸表情。

仅仅几秒钟之后,一份详细的解决方案就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根据谢诚提供的信息,人工智能分析认为他的女朋友属于典型的控制狂加疑心病类型,数据显示这种类型的女生被男生分手的概率高达90%,人工智能表示谢诚做出了一个大多数正常男人都会做出的决定。这顿时让谢诚的心情舒畅了几分。

人工智能指出,针对谢诚女朋友所属的这个类型,成功率最高(高达97%)的策略就是诱使她使用“真爱鉴定公司”的服务,然后由谢诚来发现她使用过这种服务,这样谢诚便可以理由充分地向她提出分手。人工智能还周到地补充说,他可以在分手成功之后再付款。

谢诚没有意识到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很快在方案下方点击了“同意”,那个笑脸表情再次出现在屏幕上。然后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放在旁边的手机,皱了皱眉——那个名为丁晓的姑娘已经给他连发了十几条信息。


极具未来感的幻灯片封面上,六个大字静静地排列出这样一个名字:爱情咨询公司。然后下面是一行中英双语小字:爱情的最佳解决方案是我们(The best solution when LOVE comes is US)

这是爱情咨询公司内部战略会议的现场,所有高管都会到齐。不过今天这次会议还有一个特别的客人。

徐磊坐在一堆高管中间,感觉有一点不安。他是爱情咨询公司新引入的投资人,却觉得他好像不属于这里。事实上,要成为这家公司的投资人是很不容易的,必须要经过严密的背景审查并受到邀请——而且每次只有一个投资人会受到邀请。在进入公司会议室前,徐磊签署了保密协议,接受了安检,并被要求上交手机。一家公司这样对待自己的潜在投资人,实在是很不寻常;但这家公司确实是行业翘楚,有这个底气。

有人说,爱情咨询公司生而逢时,此话不假。这家公司的诞生并不是偶然的。人类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始于分工,分工带来专业化。从很多年前开始,人们就倾向于将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专业人士来解决,包括情感问题。情感问题一向复杂,被认为只有人类专家才能善加解决;不过近年来,随着很多成熟的技术如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开始应用于这一领域,人类专家的才智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在今天,爱情咨询公司正是依靠强大的技术优势和工业化的经营模式,迅速打垮了那些技术落后、业务量也有限的作坊式小企业,逐渐在这一行业取得垄断地位。它超强的盈利能力让很多专业人士咋舌,同时它神神秘秘的作风也让商界、科技界乃至众多吃瓜群众感到好奇。

所以,徐磊能够容忍爱情咨询公司近乎偏执的保密协议,以换得近距离接触这家公司的机会,也就不足为奇了。此时,不大的会议室内,他和高管们一起盯着前面投影幕布上的幻灯片以及幕布前站着的演讲者,并听他演讲。

这个演讲者瘦瘦高高,戴一副金丝边眼镜,面色苍白,讲话细声细气。“以上就是我们最近处理过的一个案例,”他说,“通过谢诚-丁晓案例,你们就可以发现为什么我们公司的盈利能力这么强。”他嘴上说着“你们”,实际上是看着徐磊说的。

徐磊决定展现一下自己的专业性。“人工智能有很强的统筹、协调能力,你们会在基础业务之上获得衍生业务,这无疑扩大了你们的收入来源。” 

演讲者严肃地点点头。“您说得没错。”

“但我也有问题:丁晓没有删掉她收到的聊天记录吗?”

“聊天记录谢诚也有一份,趁他女朋友不注意放到她的相册里就可以了。”公司客户总监说。

“你们为什么没有直接把优惠券发给丁晓?”

“那样意图可能太过明显。我们给她社交圈——比如校友圈——里的女性都发了优惠券,这样她有很大概率听说并使用这项服务。如果这个策略不起作用,我们还有别的方式。”公司首席技术官说。

“谢诚赖账怎么办?”

“那他会收到一封警告信,警告他所做的一切已被记录并将被发给他的校友和同事们。”公司首席财务官说。

徐磊连珠炮似的发问都得到了详细的回答。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我记得‘真爱鉴定公司’和‘分手免责公司’都不会收集客户信息,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俩的名字的?”

演讲者微微一笑。“您的观察很敏锐。”他先恭维了一句,“但事实证明人们虽然对自己的隐私很在意,却不太在意别人的——丁晓在使用‘真爱鉴定’服务时上传了谢诚的简历。”

“是,但你怎么知道丁晓的名字?”

“请让我说完。事实上,即使没有这份简历,人工智能也能获得他们的身份信息。”

“什么?”

“因为他们俩是通过‘浪漫邂逅公司’的服务认识并走到一起的。这家公司现任CEO是罗伯特•谢克里。”演讲者说到这儿,会议室后排一个外国大叔微微朝徐磊欠了欠身。

演讲者继续说道:“它为当代年轻人提供自然、浪漫、不尴尬的交友情境,基本上让那些只能尬聊的交友APP死绝了……对不起,我扯远了。使用这家公司的服务是必须实名注册的,同时要提供详尽的个人信息。这样,当谢诚填写完丁晓的信息,人工智能就能根据这些信息匹配到丁晓这个人;当丁晓填写完谢诚的信息,人工智能就能根据这些信息匹配到谢诚这个人。那份简历只不过是另一个佐证。”

“这样一来……”徐磊迟疑了一下,“你们几乎可以连续追踪这两个人的情感经历?”

“是的,这是宝贵的数据,有助于人工智能完善客户画像。毕竟客户自己登记的信息是不能完全采信的,我们都知道那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

“你们需要这么多数据做什么呢?”

“为了确保公司利润持续增长,为了您的利益。”

“我不是很明白,我只能看得出这些数据对社会学研究的价值。”

“数据不仅能反映世界,还能被用来改造世界。你们以为谢诚和丁晓今天的冲突是偶然的吗?不,早在他们注册‘浪漫邂逅公司’的时候,我们的人工智能就预见到了今天的一切。”

徐磊吃了一惊。“但是你们仍然……把他们俩配对?”

“没错!”演讲者此时表现出一丝激动,“请让我问您,为什么会有咨询公司存在?”不等徐磊回答,他便急切地自问自答道:“因为人们想解决问题。那如果问题都解决完了,还要咨询公司干什么?”

徐磊一声不吭。

“我们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已经能够帮助人们找到足够完美的伴侣,但如果他们一直相亲相爱的话,他们就不会再使用矛盾催生的‘真爱鉴定’、‘分手免责’这类负面服务;也不会再回到婚恋市场上来,使用‘浪漫邂逅’这类正面服务。”

“所以……”

所以我们要主动创造需求——我们的人工智能帮人们找到‘差一点’完美的伴侣。他们一打眼儿绝对是互相喜欢的,而且会相亲相爱个一两年,但最终总会因为骨子里的不合适而分手。我们密切追踪他们的情感经历,保证了我们能帮他们制定更为贴身的服务方案,让他们成为我们的终身客户。”

终身客户?”徐磊哆哆嗦嗦地重复道。

“是的。”演讲者并没有察觉到——或是压根儿不想理会——徐磊的不安,“数据显示,用本公司旗下服务越多,就越容易产生依赖感。在未来,还有数不尽的优秀服务在等着他们。”他用遥控笔翻了一页幻灯片,这一页幻灯片上密密麻麻都是符号。

徐磊眯眼一看,发现上面有“真爱鉴定公司”、“分手免责公司”、“浪漫邂逅公司”的公司标志,以及其他几十个公司标志。一个人的人生中所能遇到的所有情感问题的解决方案,都在这里列出来了——当然,一个人使用这些解决方案的前提之一是,他的情感必须出问题。 徐磊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我们致力于把更多更好的服务带给我们的客户,”演讲者说道,“这就是爱情咨询公司——‘爱情的最佳解决方案是我们’。”他自豪地引用了公司的座右铭作为结束语。“谢谢大家。”

幻灯片翻到了最后一页,一个大大的笑脸出现在这一页,微笑地俯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