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比乌斯时空》面市!银河奖、星云奖双奖得主顾适八年科幻创作总结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4-13

《莫比乌斯时空》这本科幻小说集是银河奖、星云奖双奖才女顾适八年科幻创作的一次总结,不仅收录了《嵌合体》《莫比乌斯时空》这样的人气篇目,还有3篇此前未发表的优质新作。

《莫比乌斯时空》立封 图自八光分

《莫比乌斯时空》立封 图自八光分


图书简介

《莫比乌斯时空》这本科幻小说集是银河奖、星云奖双奖才女顾适八年科幻创作的一次总结,不仅收录了《嵌合体》《莫比乌斯时空》这样的人气篇目,还有3篇此前未发表的优质新作。内容涵盖人工智能、记忆存取、人体冬眠、脑机接口、基因编辑等前沿题材,文风细致工丽,想象华美绚烂,兼容科幻、言情、悬疑之美;既有对未来科技的冷峻洞察,又不失女性主义的温暖辉光。


名家推荐

顾适的小说有一种精妙的平衡感,以清晰的结构和娴熟的文字,去表达科学的严谨与美,探寻人性的细腻幽微。她的小说既满足了我们这些科幻迷的期待,也能让对科幻不那么感兴趣的读者乐在其中。顾适是一位有潜力“出圈”的科幻作家。                                       

——《三体》作者 刘慈欣


顾适小说的叙事方式很古典,符合传统的戏剧规则,工整到了甚至亚里士多德都可以赞同的地步。她很注重平衡、比例、协调、冲突、分解等等叙事原则,人物互相制衡,情节预示回响。总体来说,她的小说像是一首古典交响乐。

——著名科幻作家 刘宇昆


清丽的文字,充满烟火气的人物,清晰严密的逻辑,深刻的思想——顾适是科幻写作的坚守者,构造出一个个波澜壮阔的幻想世界。只有静下心来,才能感受她的故事。向她致敬!

——著名言情作家 丁墨


顾适的创作一如其人,沉着淡定、不急不徐,又极有自己的方向感与追求,我想这可能与她城市规划师的职业身份不无关系吧。这样的严谨态度与自觉性,理应能帮助她规划出更宏大的想象世界,构建起更令人惊叹又充满法度之美的科幻都城。

——著名科幻作家 陈楸帆


作者介绍
顾适,科幻作家,高级城市规划师,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获得者。

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其后于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留院工作,从事城市规划设计与研究。2011年起在《科幻世界》《超好看》《新科幻》、Clarkesworld、XPRIZE等国内外杂志和平台上发表科幻小说二十余篇。代表作《赌脑》获得第30届银河奖最佳中篇小说奖和第十届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银奖,《莫比乌斯时空》获得第28届银河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嵌合体》获得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金奖,其英文版入选2017年雨果奖最佳中篇长名单。


目录摘要

《莫比乌斯时空》目录页  图自八光分

《莫比乌斯时空》目录页 图自八光分


《嵌合体》:为拯救肾衰竭的儿子,她利用生物技术让猪长出了儿子的肾脏。没想到的是,这头动物却发育出了儿子的神经系统。当猪用和儿子一样的眼神凝望她时,她该如何面对?


《时间的记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花样年华的护士爱上风烛残年的巨星,他们将如何度过最后的时光?


《野渡无人》: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其实诗人是看不到鸟的,他只是听到了鸟的声音。要让A.I.也明白这一点,它必须放弃全知视角,站在人的位置去听去看。或许这指引了通往强人工智能的新道路:为了获得自由,先把自己关进笼子。


《为了生命的诗和远方》:他失业、离婚、一贫如洗,他以为自己是个平庸潦倒的中年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就在这时,一封邮件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多年未见的师姐带他潜入海底,他才发现自己曾创造过一个辉煌的文明。


《倒影》:她的记忆就是我们的未来——神秘预言家能看清一切,唯独看不清自己的悲伤过往。


《赌脑》:人死后,他人能从其头颅中读取TA生前的记忆。他用赌脑的方法,看到了几年后的自己在闹市上被人杀死,为避免殒命,他必须查清真相,却不觉已堕入另一个迷局。


选读片段

《莫比乌斯时空》
THE END
五分钟前还是万里晴空。

乌云从山间压下来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们完了。这只是一次小得不能再小的争吵,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林可的眉梢微微抽动了一下,但我明白她生气了。于是,我去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放在茶几上,代表我无声的歉意。

这杯水却被X喝了。

我痛恨争吵。所以当林可的手指快要戳到我脸上的时候,我转身离开了那座小木屋。北大西洋的海风迎面卷过来,让我感到一种彻骨的冷,直到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留给她的背影意味着什么。X追到车里,试图解释他不是有意的,我只对他说了两个字:“上车。”

离开Å 镇的公路只有一条,那里几乎可以算是世界的尽头。转过三座山之后,雨点忽然模糊了挡风玻璃,于是我终于看到了我们的结局——完了,全完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像是气球,刚开始只是瘪瘪的一小团,我们轮番往里面吹气,小心翼翼地用手捏死了出口,不能容许一点空气漏出去,它越胀越大,越来越满,直到有一天,哪怕一次最轻微的碰触,都会让它轰然破碎。然后,一切过往都消散无踪,一切付出都了无意义。

“……你得慢一点,我是说真的……”

X的声音里透着紧张,他一手抓着安全带,一手握着车门上方的把手,整个人像一只绷紧的虾。我和林可在斯塔姆松的青年旅社遇到了他,一个大约六十岁的中国老头儿,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正在找人搭车去下一站。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我就知道他会跟我们同行。X, 他自我介绍说,仿佛他是数学方程里一个待解开的谜题。

好像的确得慢一点儿。我看了看仪表盘,指针指向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这是山路,我的左手边是山,右手边是海。慢一点儿——我深深吸气,然后放松了脚尖。

但随着空气从我口中呼出,骤然放松的还有我的手指。车子晃动了一下,当我想要再次掌控它时,一切都太晚了。从山间落下的一块尖利的石头扎破了左前轮胎,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这辆租来的福特先是向左撞上岩壁,然后又掉转一百八十度,掀翻了路旁用于标识边界的反光杆,一路颠簸着滚下山崖。

碧蓝的大海冲进视野,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感觉到恐惧,只是突然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存在,纯然惊奇于周遭发生的一切。我想我的头被撞破了,但我并不觉得疼,只觉得脸上有一片湿湿黏黏的东西。

原来血是冷的——这就是我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莫比乌斯环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通,那就是大多数遇到严重灾祸的人,在向别人描述自己的遭遇时,都会用第三人称视角,就好像他们真的看到了似的。然而这就是我正在做的:我用非常微弱的声音,慢慢向警察描述我见到的一切——那是一个弯道,我的车速太快了,有块石头扎进轮胎里,车弹跳了一下然后撞上山壁,接着就掉转方向坠到了海里。我不会跟他说我记忆中的另一部分:世界翻转之快就像是摄影师把镜头扔在甩干机里,我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车窗就全碎了,那些细小的玻璃碴全往车外甩出去(而我竟然还想了零点五秒为什么它们没有掉进车里来),然后就是迎面扑过来的大海。


我同警察说话的时候,X坐在隔壁病床上看着我。他的情况比我好太多,只是轻微的擦伤。当然如果他没有这么幸运的话,我也无法活下来。医生说我的颈骨骨折,是X把受伤的我从车里拖了出来,然后一手夹着我游向岸边。他拦住路过的车辆打了电话报警,救护直升机在二十分钟后赶到,于是,才有了现在医院里高位截瘫的我。

是的,我感觉不到自己脖子以下的一切,就像它们从没有存在过。

很快病房里就剩下我和X。我们彼此都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始第一个话题。我想问问林可,但她并没有像电影里经常演的那样,哭着出现然后和我重归于好。她消失了,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存在过。我对X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黑暗并不等于睡眠,三个小时之后我睁开眼睛时,X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这一次他先开口了:

“我年轻的时候也遇到过严重的车祸,当时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的未来就是一摊屎。”他拿出一卷透明胶带,在手里摆弄着,“然后有个人安慰我说:我们平时生活的世界就像这卷胶带,你总是走在光滑的一面,就算不断把它拉长,你还是只知道这一面,永远都不会了解它的另一面,有胶水的那一面。”

他把胶带扯下来一段,粘成一个环,然后指着环的内面对我说:“但其实要我说,这一面可能更接近于世界的本质——或者说这卷胶带的本质。”

我翻了一个白眼作为回答。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我视野里唯一在动的东西,我一定会看向别处。

X像是根本没注意到我的表情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但如果我们换一种粘法,把胶带旋转一下,而你还在上面走的话……”他拆开了那个环,用两只手把胶带拉平,然后慢慢旋转右手,直到胶带被拧了一百八十度,才又把两个带着胶水的端头粘到一起,“那么当你顺着原先光滑的道路走下去,就会发现自己已不小心踏上胶水面,走入世界的内部。”

“一个,莫比乌斯环。”我说。

“原来你知道。”X笑了,他把那只胶带圈扔进垃圾桶里,“我就是想告诉你,灾难不一定是坏事。”

“你是说,高位截瘫?”

“作为一个医生,我认为你的大脑能活下来已经挺幸运的了。”

“谢谢,你的,安慰。”

“振作点儿。”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就像是在宣布一个预言,“一切才刚刚开始。”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