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宇宙里的瘟疫

作者:海漄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4-16

你是想送上门去,给它们充当绝佳的研究材料么?可别拉上我!
【写在前面】
隔离,对于2020年之前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毫无切身体会的概念。然而,经历突如其来的疫情,相信我们多年后仍将对此记忆犹新。某天夜里,我走上天台。空荡荡的街道与万家灯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与人之间犹如孤岛,咫尺天涯。再抬头看看星空,孤立于地球的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可能我们正身处于一个更大的隔离区中而不自知。那么人类被隔离的原因是什么?在《异星歧途》中,远道而来的外星人使用的武器却是火绳枪,最终在好战的地球人面前一败涂地。这,或许就是答案?而本文中可怜的外星人,相信读者们也能猜到它们的身份......
——《你们宇宙里的瘟疫》作者海漄


1

“蒂卡尔老兄,你说咱俩还得在这片偏僻星区耗上多久才能回母星?”二号监测员百无聊赖地捋了捋自己的羽毛。


谁知对方竟充耳不闻,仰躺在正对着监测屏的睡囊中,将尾巴盘在身后作假寐状。二号气不打一处来,不禁加重了语气:“我已经受够了躲在这颗破黑球里兜来兜去的日子了!”

“闭上你的臭嘴,科潘!你整整抱怨了两个监测周期了。有这个功夫,不如好好休眠一段时间,它可以让我们的时间过得快一点!”一号不耐烦地说着,就要关闭睡囊。

“等等!”科潘惊道,一把将蒂卡尔从睡囊中拽了出来。“你是不是打算在休眠中混过星区隔离期?”

“是又怎么样!我刚刚调整了监测器的唤醒频率,咱们再也不用每次抵达那颗恒星附近就被吵醒了。这工作枯燥得让人发疯,总得想些办法让自己放松下来吧。”

看来,对工作絮絮叨叨的抱怨者往往比沉默寡言者缺乏真正的反抗行动,这条经验在宇宙范围内也是适用的。

“那文明委员会的监测任务怎么办?据说在这个恒星系内发现的新型病原体传染力极强。万幸的是,它们诞生于罕见的高光速星区。我们能做的只有牢牢看住它,尽可能地把它们隔离在这片星区,祈祷它们自行灭亡。一旦它突破隔离,进入外面的低光速宇宙,后果将不堪设想!”科潘虽然没少抱怨监测员工作的单调乏味,但也知道事关重大,从没想过像蒂卡尔这样打马虎眼。

“行啦,新型病原体的传染力极强确实不假,但这片高光速星区就是最安全的隔离区。就算以它们夸张的传播速度,要突破隔离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且,这些病原体也会自然而然地误认为整个宇宙都是这样的高光速世界,从进化的角度讲,它们实在没有必要费力不讨好地往外传播。”身为一号监测员的蒂卡尔可比科潘老道得多,深谙文明委员会关于宇宙瘟疫防控管理的条条框框,一早就为自己懈怠想好了借口。

“听你这么说,好像也挺有道理……要不文明委员会也不会只派了我俩啊。即使我们休眠到监测任务结束,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对不对?”科潘好像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道。

“你这么想就这对了嘛。”蒂卡尔露出一副早该如此的表情,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结束这场提点新人的对话。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初出茅庐的谨小慎微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科潘又犹豫了起来。

“你到底有完没完?说吧,要怎样才能让你满意?”蒂卡尔被科潘弄得彻底没辙了,只好妥协。

“只要再加上一道保险,我保证让你安安稳稳休眠到任务结束!”科潘唯唯诺诺地答应道。

“一言为定!正好监测器快到距离疫区最近的位置了,我就勉为其难陪你走上一趟吧。”


2
为了安全起见,蒂卡尔和科潘驾驶飞船特意避开了新型病原体诞生和爆发的地区,选择在星球另一侧的一块荒芜大陆上着陆。谁知刚一下飞船,科潘那惹人心烦气躁的大嗓门就嚷嚷了起来:“蒂卡尔,蒂卡尔!快来看!探测器显示这附近也有那种新型病原体存在。我们太大意了,它们的传染力简直强得匪夷所思!”


“没见识的家伙!”蒂卡尔不屑一顾地嘀咕道。要知道文明委员会早已发现,熵增定律是宇宙间亘古不变的终极法则。在它的作用下,宇宙将宿命般地走向无序与热寂。在这个无法扭转的大潮中,文明仅仅是被意外激起的浪花而已,绚丽而又短暂。正如上古时代一位哲人所说的那样——文明终将毁灭,唯死神永生。尽管如此,文明委员会下辖的数万个高等文明还是在一代又一代的进化中,找到了在终极法则威压下苟延残喘的办法。呈指数级爆发性增长的文明被迅速淘汰,幸存下来的都是线性发展或是在一治一乱中不断轮回的文明。它们的形态可能千奇百怪,但都异曲同工地节约着宇宙间宝贵的物质,顽强地适应着这个残酷的宇宙。而宇宙间不断爆发和传播的瘟疫,无疑与文明委员会的生存智慧背道而驰。它们疯狂地吞噬一切,毫无节制地浪费物质,最终将加速宇宙的衰亡。这些本就是文明委员会防疫工作的出发点和行为逻辑,当这种新型病原体甫一出现便被定为最高危险级别时,它的传播性和破坏性就已经可以预见了。科潘的一惊一乍处处透着无知,显然是学艺不精的表现。

蒂卡尔懒得跟不开窍的科潘解释这些来龙去脉,只是心有成竹地说道:“你不是想在休眠前加上一道保险求个心安么?就是它们了!”

“啊,前辈,请原谅我的愚蠢和迟钝……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呢?”科潘听出了蒂卡尔的不满,连忙谄媚道。

“哈哈,我自有妙计。”科潘的态度让蒂卡尔很是受用,稍稍端了下架子,便迫不及待地和盘托出:“这种新型病原体虽然具有极大的破坏潜力,但要真正产生威胁,还需要经过几次变异和进化。目前它们分散在星球的各个大陆上形成了数个相对独立发展的毒株,但无论是从空间还是资源的广度来看,优势种群毫无疑问会是那块最大大陆上毒株的后代。而关系到它们增长性和传染性能否爆发的关键性变异将会在未来优势种群对其它种群的吞并融合中产生。”

“然后呢,我们能做什么?”科潘隐隐感觉蒂卡尔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心想资深监测员到底不是白混的,第一次对这个偷奸耍滑的前辈产生了一丝敬意。

“你以为我是为了避开新型病原体而选择在这片大陆上降落的么?恰恰相反,我的目标就是它们。这里从体量上来说仅次于将要产生优势种群的大陆,但又不至于超过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我们只需要对这里的本地毒株进行可控的培育,使它们在某些方面具备一定优势,但增长轨迹却在这之后变成线性式的。等到各地区的毒株进入互相吞并融合的阶段时,它们就算不具备反杀优势种群的能力,至少也可以极大地阻碍和延缓这一进程。”

“啊!我明白了!前辈,这不就是……”

看着科潘佩服得连羽毛都立起来微微颤抖的样子,蒂卡尔更加洋洋得意起来:“没错,你可以把我的方法理解为制造一种灭活疫苗。”

两名身负重任的疫情监测员终于取得了共识。随后,它们便以极高地效率行动了起来。

蒂卡尔和科潘先是找到了当地几个较大的毒株聚落,现出自己的真身,又用与魔法无异的先进技术牛刀小试地展示了几场“神迹”。不出所料,那几个聚落被彻底震撼了,将它们奉为神灵,甚至用它们为自己的部落命名(后来成为了其中两个部落城邦的名字。)。

创世般的体验让蒂卡尔和科潘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两位“神”还是很称职的:为了让土著种群能够在条件恶劣的雨林中生存繁衍,它们改良了当地的一种草本植物,使其在果实产量大增的同时保留了极好的环境适应性,并把培育和种植的方法传授给了土著种群(这种草本植物如今已经成为重要的粮食作物了。)。也是在它们不厌其烦的指导下,危机四伏,野兽横行的雨林被宏伟的城市所取代。一座座精美的建筑拔地而起,无不彰显着来自宇宙深处的超凡智慧。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蒂卡尔与科潘就在赞美和崇拜中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它们经常就传授知识的方向及深度展开讨论,毕竟“疫苗”在灭活之前同样也是病原体,它们可不想玩火自焚。

“蒂卡尔,咱们都把建造城市需要用到的数学方程教给它们了,干嘛不指点下轮子的正确用法?眼睁睁看着它们把轮子当玩具,却用圆木桩搬运石料,我真是憋得慌!”

“可别忘了我们传授它们知识是为了什么。既要让其有所发展,又要完成灭活,唯一的办法就是点歪它们的科技树。这不,冶炼技术我们也基本上没教嘛。”

“把天文学知识一股脑塞给它们也是因为这个?”

“没错,这种新型病原体的生命力实在是旺盛,需要有些深奥的知识消磨它们多余的精力。不过它们压根没有光速的概念,更无法区分隔离区内外光速的差异。凭这两点,它们根本不可能了解宇宙的全貌,就由着它们瞎折腾好了,哈哈。”


3
蒂卡尔和科潘为这一道“保险”在危险的疫区星球上蹉跎了很长一段时间。看着精心培育的“疫苗”按照预设的方向不断增殖,它们自觉万无一失,便返回了监测器,心安理得地进入了漫长的休眠。

直到一阵剧烈的晃动和接踵而来的警报将它们从美梦中惊醒。

“怎么回事,蒂卡尔!监测器出什么故障了么?”科潘被直接从睡囊中甩了出来,狼狈不堪地漂浮在半空中。

“我哪知道!该不会被陨石撞到了吧,但也不太可能啊。”蒂卡尔的情况略好一些,睡囊还紧紧挂在监测屏前。它很快恢复了镇定,迅速调出了监测器的外部影像,想看看刚刚发生了什么。

“……”

蒂卡尔在监测屏前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借助着舱内警报忽明忽暗的红色灯光,科潘看到它的嘴角在微微抽搐。

“蒂卡尔,你怎么了?”科潘预感到大事不妙。

“我们被攻击了!有一个小型探测器主动撞击了我们!”蒂卡尔发出一声怒吼,猛地一爪将监测屏击了个粉碎。

“啊?这里难道还有其他文明么?谁会攻击我们?”科潘犯起了糊涂。

“等等,该不会是它们吧?”科潘猛地想到了什么。蒂卡尔也心有所感,慌慌张张地激活了当初留在疫区星球上的监测设备。

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大厅,许多新型病原体聚集在一起,正在观看一段视频。随着撞击成功的影像被播出,它们发出了巨大的欢呼(伪装起来的外星人监测器被撞击发生在2005年,它们的运气确实背到家了。)。

蒂卡尔和科潘不禁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我的疫苗,我的疫苗呢?”蒂卡尔几乎要崩溃了,哆哆嗦嗦地操作监测设备转向了另一块大陆。

费了好一番功夫,它们终于找到了早已湮灭在浓密雨林中的城市遗迹。

“完了,全完了!疫苗失效了,咱俩没准要交待在这,成为被最先被感染的零号病人了!”蒂卡尔绝望地喊道。

“监测评估的结果出来了。”科潘全身的羽毛都耷拉了下来,“病原体目前的科技水平已经非常发达了。个别方面,比如军事上已经超越了文明委员会不少成员的水平。整体上的微弱差距主要是因为它们处在高光速区,在探索宇宙的起步阶段极为困难所导致的。”

“你说,咱们会不会被它们抓走!”蒂卡尔方寸大乱,突然问道。

“我想应该不会吧。虽然我们培育的疫苗已经消亡了,但关于我们的传说还是流传了下来。在它们的博物馆里,我还看到了咱们的雕像呢(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博物馆。)!对我们,它们多少应该还会有些尊敬吧?虽然现代的病原体认为我们的形象是古代多种低等动物拼接而成的图腾,但只要我们再次现身……”

“你是想送上门去,给它们充当绝佳的研究材料么?可别拉上我!”蒂卡尔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科潘单纯的幻想。

“那咱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科潘顿时泄了气,灰溜溜地躲到一旁,默默翻看起监测器上的其他数据来。

又过了好一会,见蒂卡尔似乎平静了些,科潘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蒂卡尔,我刚刚把所有监测数据检查了一遍,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跟我卖关子?”蒂卡尔没好气地说道,“先说坏消息。啊,不,咱俩够倒霉了,还是先说好消息吧。”

“好消息就是探测器的整体结构并没有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而且在被撞击的瞬间,探测器启动了隐蔽保护程序,主动释放了一些伪装物质,看起来就和自然状态下的彗星被撞击时喷发的物质一样。也就是说,新型病原体这会儿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那就好,那就好。”蒂卡尔松了口气,但想到还有条坏消息,又实在高兴不起来。

“那坏消息呢?”它忧心忡忡地问道。

“我们恐怕要接受与这种新型病原体长期共存的事实了。”科潘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什么?我刚刚已经把消息传回给文明委员会了,它们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而且病原体也不可能这么快突破隔离区!”蒂卡尔歇斯底里地喊道。

“文明委员会的效率你是知道的,按病原体指数级增长的趋势来看,等到文明委员会的防疫主力赶来时,病原体的科技恐怕已经发展到无法剿灭的地步了。至于短时间内突破隔离区,正常情况下,以病原体现有的科技水平确实做不到。但是,监测器观测到,在不久前,它们利用一次行星引力弹弓的机会对一颗探测器进行了加速,预计不久后,这颗探测器就能冲出隔离区了(这颗探测器发射于1977年,距离撞击发生不到30年,相较于两位监测员的生命周期,确实可算是不久之前。)。届时,外部宇宙的真相将被揭开,它们会发现,突破光速竟是如此的简单。”

“蒂卡尔,你怎么了?”科潘一口气说完,这才发现同伴已经晕了过去。它拼命摇晃着对方的身体,但蒂卡尔却始终不肯醒来。

愣头愣脑的它怎么会明白,只有在梦中才能逃避可怕的现实呢?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