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卷入意识形态之争的不合格程序员——评《超人:红色之子》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4-16

超人的超能力没有在经济建设上发挥作用,没定下宏观发展目标,只埋头于“监控”,像个没做好架构设计就在国家机器上使劲写代码的不合格程序员。

意识形态一直是一个敏感话题,今年国外上映的动画电影《超人:红色之子》却主动踏足了这个领域。

《超人:红色之子 》的海报 图自豆瓣

《超人:红色之子 》的海报 图自豆瓣

“超人”是DC旗下的超级英雄角色,自1933年诞生于作家杰瑞·西格尔和艺术家乔·舒斯特之手后,风靡几十年至今,已经成为了美国的一个文化符号象征。他身穿蓝色紧身衣红色短裤红色靴子,身披红色斗篷,胸前有标志性的S符号,力大无穷能飞行,超能力与时俱进地数不胜数。他擅长惩恶扬善,几十年间在漫画、动画片、真人电影、电视剧等各类影视媒体渠道上持续与各式各样的反面角色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已经成为了一款经久不衰的巨型IP。

《超人》系列作品数量众多,不算电视剧集,光是超人的真人电影累计至今便已有数十部,扮演者也从1948年首次上映的第一部《超人》中的寇克·艾林到近些年《超人:钢铁之躯》的亨利·卡维尔,经历了至少七八代,其中又以第三代扮演者克里斯托弗·里夫演绎的《超人》系列最为经典。当时的电影特技刚有所突破,较为成熟的抠像技术让超人的飞行画面感不再显得那么违和,因此当上世纪八十年代克里斯托弗·里夫版的《超人》影片第一部刚引进中国时,观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见原来电影特效还能如此炫目逼真,那种震撼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不过,像很多系列电影躲不过续集魔咒一样,克里斯托弗·里夫版的《超人》系列在第一部一炮打响后,其后续也遭遇了滑铁卢:第二部打外星反派反响尚可,第三部自我黑化便乏善可陈,至于第四部打核子人则莫名其妙、惨不忍睹,票房与影响力极差,以至于很多观众压根不知道还有第四部的存在。后来出品方痛定思痛,于2006年单拍了一部布兰登·劳斯主演的《超人归来》,情节接续1980年克里斯托弗·里夫版的《超人》第二部,意欲用21世纪的新型电脑特技重塑超人的影响力,虽然画面不错,但后继无力,几乎成了孤品。再后来,DC为了打造自己的超级英雄组合“正义联盟”,重启了超人的时间线,由亨利·卡维尔主演,一改超人传统的红色内裤外穿的造型,用更为紧身的暗蓝色形象重新打造了《超人:钢铁之躯》,并且延续到续集《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开始与DC旗下的其他超级英雄挂钩,末了终于推出里程碑式的《正义联盟》,让超人融入了守护地球的英雄大家庭。

介绍了超人这么长的来龙去脉,其实只是想总结一句:在历史上数量如此众多的超人影片中,尽管背景与画面中几乎全是美国的各种本地特色风情,但超人所扮演的都是保护地球、保护人类的正面角色,一直为了全人类的和平与各类恐怖分子、科学狂人、外星怪兽作斗争,绝不自私狭隘,哪怕是第三部里被母星的氪化合物污染而黑化,到处砸酒瓶,也必然能够幡然悔悟、自我纠错而重振雄风。但在今年国外上映的动画电影《超人:红色之子》中,超人被安排在苏联出生,成为了一位共产党员,依靠自己的超能力掌握了苏维埃政权,并自学了编程技术,最终与美国总统联手,顺利将苏联解体,在意识形态层面上上演了一幕可歌可泣的卧底故事。

《超人:红色之子 》剧照一 图自豆瓣

《超人:红色之子 》剧照一 图自豆瓣

《超人:红色之子》的题材,实际上2003年便由DC漫画低调推出,只不过今年才搬上银幕,同时也有较多改编。故事以冷战期间美苏争斗为背景,以蝙蝠侠、神奇女侠等DC角色为龙套,以外星飞船及其超级电脑为道具,其演绎思路只能用狂放大胆不靠谱来形容。以往剧集里长期在超人身边充当反派并以智力见长的赖克斯·卢梭这次摇身一变,成为代表西方普世价值的美国总统,而以往剧集里超人的同事兼女朋友露易丝·莱恩干脆直接改嫁当上了第一夫人,和总统并肩对抗以斯大林为前任总书记、超人为现任总书记的苏联红色政权,同时在外星势力失控将要控制整个地球时,又与超人携手合作一起打败外星人,不出意外地体现了一贯的美国拯救世界的铁律。

从浅的层次来说,因为现实世界里苏联的确已经解体,因而《超人:红色之子》难免透出一种胜利者书写历史的得意感,并且俄罗斯也不会站出来为之翻案,所谓的失败者没有话语权正是指这种情况。但从更深的层次来讲,影片也不像那些直接将朝鲜军队当作大反派的游戏如《孤岛危机》等那样纯粹为黑而黑,多少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探讨:超人的内心一直是正义的,他的理想也一直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并且不局限于苏联,而是放眼全世界,哪怕美国遭受了灾难他也会立马飞过半个地球去救援。但年轻的超人眼里揉不得沙子,在收到露易丝·莱恩报告给他的苏联古拉格劳改营的材料后,超人大怒,找当时的总书记斯大林算账,冲动之下将其直接轰死,亲自当上苏联领袖,开始以自己的方式为苏联人民谋福利。

《超人:红色之子》剧照二 图自豆瓣

《超人:红色之子》剧照二 图自豆瓣

影片中体现的超人执政方针主要有两点,一是“管物”:他改造了一艘外星飞船的“大脑”,也就是给名为布莱尼亚克的超级核心计算机重新编程(没错,超人的超能力这几十年来一直与时俱进,本片中他还是一位超级程序员),让其替全国人民精准计算资源分配的数量与比例,利用大数据的方式进行精细化管理,彻底贯彻苏联体制下的计划经济体系。二是“管人”,他给普通人戴上思维监控设备,靠其维护社会秩序,杜绝暴力凶杀,同时也牺牲个体的自由。超人由于拥有无与伦比的超能力,因而在这两个方向上都能做到非常细致,整个苏联像钟表一样精确运作,构筑出一个全能的乌托邦。

在意识形态对抗的冷战背景下,超人这两点执政方针理所当然遭到了美国的反对,来得最早的反对派便是苏联版的蝙蝠侠。

影片里的蝙蝠侠虽然出身苏联,但实际上是普通美国民众的象征,他们在美国国内宣传媒体的口径下本能地反感甚至仇视苏联政权,认为超人是魔鬼,想要千方百计置他于死地。不过蝙蝠侠比起普通美国民众来说多了一份执行力,他多次制造恐怖袭击以逼超人现身,决战时甚至用红太阳灯光的方式压制了超人的超能力,如果不是神奇女侠爆发起来砸掉电源的话,弄不好超人就挂了。

附带说一句,神奇女侠在影片中充当的角色主要是传话筒,替美苏两国的高层拉起一条信息渠道,除此之外便是一个满口空谈性别问题的龙套,和蝙蝠侠的角色同样单薄,也没能对超人后期的转变起那么一点点有用的推动。

真正能让苏联总书记与美国总统联手的是威胁到地球安全的外部力量——叛变的布莱尼亚克。超人这位半路出家的不合格程序员没有完全吃透布莱尼亚克原有的程序,导致二次开发时留下系统后门或惊天大BUG,以至于布莱尼亚克在关键时刻突然撕破脸皮,威胁着要征服地球。这时候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终于搁置意识形态的争议,合作抗敌,难得在全片中罕有地体现了一回超级英雄影片里传统的正能量,但实际的画面也就是超人与穿飞行衣的赖克斯·卢梭两人上场,与其说是国际合作,不如说只是这两人的合作。

《超人:红色之子 》剧照三 图自豆瓣

《超人:红色之子 》剧照三 图自豆瓣

原著漫画虽然黑了苏联,但据说在美苏两国的体制方面都有比较深入的政治、经济、人性等方面的探讨,然而等到改编搬上银幕后,基本上就只剩下低幼化的一边倒了。超人的超能力没有在经济建设上发挥作用,没定下宏观发展目标,只埋头于“监控”,像个没做好架构设计就在国家机器上使劲写代码的不合格程序员。而赖克斯·卢梭总统则又像一名测试,总是挖空心思与超人作对,相当于用各种案例考验超人代码的健壮性。片尾击败外星黑恶势力后,超人莫名其妙地辞职并宣布解散苏联,与此同时赖克斯·卢梭也辞去总统职务,虽然这个转变毫无逻辑,但从职业发展生涯上来说也许只有这个结尾才最符合常理:程序员不写代码,测试也就没东西可测,两人就只能一起去过幸福快乐的生活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