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克苏鲁爱好者们的恐怖盛宴——评《星之彩》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5-15

父亲的自负、母亲的神经质、大儿子吸毒、女儿非主流、小儿子还疑似自闭,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显示着自己的“不正常”,似乎暗示外星力量只是外因,真正让他们改变并且毁灭的是潜藏于他们内心的恶魔。

奥斯卡影帝尼古拉斯·凯奇近些年经常被人调侃为烂片之王,这次他带来了科幻恐怖片《星之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部影片还是会让他的这一称号继续巩固下去,没有明显改善。

《星之彩》英国版海报 图自豆瓣

《星之彩》英国版海报 图自豆瓣

《星之彩》改编自美国奇幻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1927年的同名短篇作品。说起洛夫克拉夫特,观众最熟悉的是他创立的“克苏鲁”神话体系该神话体系的主题和洛夫克拉夫特的其他小说一样,宣扬的是“在宇宙中人类的价值毫无意义,并且所有对神秘未知的探求都会招致灾难的结局。人类经常要依靠宇宙中其它强大存在的力量,然而这些存在对人类却毫无兴趣。”当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科幻作品相当一部分还停留在将牛仔历险记生硬地搬到太空背景中的水准, 洛夫克拉夫特这种极力扩充未知领域的论调在遍地通俗历险的文学界颇显得独树一帜。在其代表作《克苏鲁的呼唤》中,洛夫克拉夫特写道:“我认为,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这里的“海洋”,指的正是洛夫克拉夫特在作品中所描写的各种未知生物或神及其环境。它们体现出了神秘且庞大的特质,顺便突出人类的渺小与无能为力。

《星之彩》正好是他贯彻这种风格的先驱作品之一。

和克苏鲁神话里的那种庞大的实体怪物不同的是,《星之彩》的主角是一种来自外星的无形恐怖力量,它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动物的外形、植物的色彩、人类的性情等,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影响通讯与电磁特性,让受灾的一家人无法逃出它的魔掌。上面说了,洛夫克拉夫特的风格就是凸显人类的无助,所以本片完全不是那种邪不胜正最后大团圆、观看时无需思考的“爽片”。当认识到影片的核心在于“恐怖”而不是“科幻”与“奋斗”后,我们才能沉下心来仔细观察体会那种贯穿全片的神秘色调,观察那种外星力量所呈现出来的一种据称“地球上从未见过”的紫红色调。

《星之彩》剧照 水井中飞出一只紫红色的像螳螂一样的虫子 图自豆瓣

《星之彩》剧照 水井中飞出一只紫红色的像螳螂一样的虫子 图自豆瓣

尼古拉斯·凯奇饰演一位中年老父亲,带着老婆孩子生活在乡村的大别墅里,一家五口自给自足其乐融融。不过和谐只是表面现象,这五人各有各的毛病,还是根深蒂固的那种。影片差不多花费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提前勾勒每个人,以保证他们在被外星力量袭击时的行为显得独特合理,而不是一哄而散直接领盒饭那种。父亲的自负、母亲的神经质、大儿子吸毒、女儿非主流、小儿子还疑似自闭,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显示着自己的“不正常”,似乎暗示外星力量只是外因,真正让他们改变并且毁灭的是潜藏于他们内心的恶魔。

《星之彩》剧照.水井周围长出一些颜色鲜艳的花朵和蘑菇 图自豆瓣

《星之彩》剧照.水井周围长出一些颜色鲜艳的花朵和蘑菇 图自豆瓣

某一天晚上,一颗流光溢彩的陨石坠落在农庄门口,打破了一家五口的宁静生活。电视台的记者闻讯来采访,父亲还上了一回电视,事后对自己在电视上的形象品头论足,浑然不知危险正在降临。陨石第二天不见了,实际上隐身于其中的外星力量“星之彩”躲藏到了水井中,开始在成长过程中施展自己的“魔法”。开始影片先用一个特写镜头描绘了水井中飞出一只紫红色的像螳螂一样的虫子,并用它充满扭曲色彩的视角看向周围的世界,包括在水井边蹲守的小儿子。

接下来怪事一个接一个出现,水井周围长出一些颜色鲜艳的花朵和蘑菇,母亲切菜时也忽然砍断了自己的两根手指。父亲驱车带母亲去医院后,大儿子还陷入一段奇怪的“时间丢失”的迷之感觉里,反倒一直非主流的女儿此刻显得最正常。小儿子似乎感受到了星之彩的存在,开始整夜守在水井前,还动手画画,力图勾勒出星之彩的形象。但在小儿子的怪异行为引起母亲的重视之前,星之彩就在成长中爆发了:第一次爆发,星之彩潜移默化地触发变异,灭了那群羊驼。第二次爆发,曲里拐弯的射线击中了母亲和小儿子。第三次爆发,又干掉了去井里救狗的大儿子。第四次则侵入女儿的身体,以一场剥夺了所有色彩的大爆炸终结了这个农庄周围的一切,只留下俯视镜头中的一片灰白色废墟。

《星之彩》剧照 图自豆瓣

《星之彩》剧照 图自豆瓣

星之彩是影片的真正大主角,虽然影片宣传海报里主打的是尼古拉斯·凯奇,但实际上周边的所有人类角色,包括一位观察者角色的水文学家、一位独居的邻居以及前来视察的警长等,全都是受害者性质的配角,还是动不动就领盒饭的那种。在这部力图切实勾勒无形恐怖气氛的克苏鲁影片中,尼古拉斯·凯奇像一个躲在墙壁后面作画的画家,完全没有获得足够的空间来发挥他的演技,也无法给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因此如开篇所说,他脑袋上的那个传统头衔怕是还要继续闪亮一段时间。

在看着农庄周围的井栏、草地、森林被紫红色调覆盖的过程中,我们很容易联想起这两年内的一部有类似色彩风格的科幻影片《湮灭》。《湮灭》的主题同样是外星力量引发的“混乱”与“融合”,而且融合是重点:花草长成诡异的人形,爬行动物嘴里出现鲨鱼牙齿,吃人怪兽喊出人类的语言等等。这个特点在《星之彩》中同样也有所体现:许多野生动物像被辐射烧焦似的,尸体粘合在一起;圈养的几只羊驼啃咬了陨石坑附近的植物后,一夜之间肉体融合,变成邪恶的多头龙的形状,甚至母亲和小儿子也遭遇此惨状,极易让观众感到不适,但据说原著中该外星力量是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的,这些容易引发不适感的视觉效果属于影视化改编过程中衍生出来的,不能看得太细。

另外,《湮灭》中人类的一方同样也有五位探险队员,她们各自都命运坎坷、经历丰富,总之也都是不太正常的那种。她们的坎坷经历倒是外星力量有意识看中的,目的是让她们在被异化的过程中早点融合成熟,以进一步异化人类世界。而《星之彩》的外星势力又并不以人类为特定目标,而是见啥灭啥,最后来一个大爆炸,自己也趁机跑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湮灭》里的外星势力显然更懂谋略,野心也更大一些。

作为克苏鲁神话原著的忠实改编版,影片中出现了不少向克苏鲁致敬的细节,如天气预报中播报的好几个地名、T恤上的米斯卡特尼克大学、女儿房间里的《死灵之书》等。甚至那位最后幸存的外来的观察者、水文学家沃德·菲利普斯的名字也是作者名字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的一部分,足见此人的重要性。后面如果有和克苏鲁性质类似的续集电影开拍,这位观察者应该作为串起不同影片的关键人物存在,克苏鲁爱好者们是万万不能错过他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