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道德评估系统(PMES)社会实用纪实 ——相关文献摘编

作者:夜横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6-16

这该死的系统,为什么不早些时候出来!

《公民日报》 2132年5月14日刊文

《PMES系统正式投入实用,红色主义制度建设或进入新的篇章》

作者:张静武


据华国科学院消息,由世界各国科研机构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共同组成的世界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于当地时间昨夜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经过历时十年的投入研究,个人道德评估系统(以下简称PMES)已经通过了所有的实验与检测,完全可以适应人类社会各项道德准则,完成各模块的量化评估。委员会首席顾问,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昆兰科学家柯蒂斯教授指出,本系统的研究成果不仅仅具有科学上的重要意义,更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里程碑式杰作,从今往后,“法律的戒尺可以从容不迫地缓口气了”。

信息部发言人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PMES系统在实验过程中运行态势良好,而在社会环境模型中发挥的实际效用远远高于预期,将PMES系统付诸社会是大势所趋、众望所归,今后个人征信可直接与其挂钩,建立完善的个人道德评价机制。

华国社会科学研究院院士李卫军后在其个人微博上发文,指出PMES系统的功能性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法律的模糊性与难以裁决性,“毕竟法官的裁判不是全知全能,难免有冤假错案产生,从自身出发的道德约束力才是解决此类问题的最佳模式,我们可以欣喜地预见未来社会的犯罪行为可能会趋于灭绝了”。


ABC 2132年5月13日夜间急电

《自由意志的土崩瓦解!PMES的阴影已经逼近我们》

作者:克达尔•米勒


今天的世界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新闻发布会上传来了令人绝望的消息,虽然对他们而言也许是天大的好消息——PMES系统通过了最终的检测,已经准备投入实践了。

也许在人工智能等科学领域,这是个不错的报道,为这些参与研究者的履历上又添了光辉的一笔。然而对于公民们来说,我想,没有什么是比它更可怕的了。PMES采用了数据收集与征信等结合的评估机制,这意味着它将会不经过任何人的同意记录我们每个人的任何社会行为与个人信息!谁能相信现在是自由与民主的22世纪?更何况,人类的道德准则本身是复杂多变的,作为机器的系统可以完全接受不同地区的不同道德习性吗?还是说开发委员会的天使们打算用一套统一的程序代码来替代世界所有国家的道德准则呢?

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人类自由的起源来之不易,革命与战争中都少不了它的身影,而自由包含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自由,在信息时代,个人的一切行为价值都应在自由的子集内,而不是每天活在监视与被收集的阴影之中。我们不知道人权委员会的那群政治家们是怎么想的,但至少我们现在可以知道,相比于PMES,我们恐怕更需要一套联合国官员智商甄别系统。


世界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实验者手册 核心实验部分

《2132年4月29日社会模型实验纪要》 【2135年解密公布】

记录人:N•柯蒂斯


这简直是个奇迹!奇迹!太完美了!十全十美的社会模型,每一个都井井有条,没有犯罪,没有仇恨,没有战争!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道德管理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制订其它的管理条文了,只要有相应的惩戒措施就好。

总是会有几个不愿遵守评估标准的实验个体,没关系,很快他们就会理解什么叫寸步难行。街道上的便利店将不会向他们出售哪怕是任何一袋零食,饭店也不会再为他们服务了,加油站、水厂、电网,这些社会服务项目也都与他们无关了。可能他们会饿死,或者在某些不起眼的小角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相对于整个人类的伟大前进,这点牺牲算不了什么。我已经可以猜到未来社会的样式了,我想所有的警察们都可以去提前领取养老金退休了。

这该死的系统,为什么不早些时候出来!

人权监察组那些该死的又过来了,这群书呆子每天就知道谈论维护那些所谓的高尚的人类,他们要是能理解一点点我现在做的事业就会羞愧地滚回他们家人的怀抱里了,还有脸面冠冕堂皇地“监察”我们吗?我得把实验结果修改好,不能让他们发现这些,不然,好不容易成形的社会模块又要被他们删除了。


塔斯社 2132年5月31日讯

《世界人权大会将于明日在布鲁塞尔开幕》

作者:李•诺维尔


据本社驻比威尔布鲁克林的记者报道,筹划一个月的世界人权大会明天将在此正式开幕。本次人权大会共有法布施特、爱特斯、纽维尔等57个国家参加,以应对PMES系统投入社会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

在5月份PMES在全球五大洲分区试点结束后,非洲的扎得与钠弥比亚呈现出整体文明提升的趋势,国内社会趋于稳定,人民素质有效提高,而原本松弛的法律彻底沦为了PMES系统的陪衬。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系统运行初期,有超过两百万的扎得与钠弥比亚公民遭到了歧视与不公平对待,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仅仅是随手抛弃了一些垃圾,却被各个行业的商铺拒之门外,最终只能沦为出逃外国的难民。

在亚洲试点的阿富汉与以色烈则是完全相反的态势,阿富汉当局完全拒绝男性与女性使用相同的道德准则,负责当地执行的开发委员会成员在武装人员的威胁下被迫修改程序,使其男女使用不同道德程序模块,最终对阿富汗境内群众的作用微乎其微。以色烈国内则表示该系统阻碍了正常的商业运转,严重遏制国内经济发展,原先的交易模式不得不进行改变,最终结果就是国内经济一落千丈。

在其它大洲的实验情况也不容乐观,墨东哥毒枭纷纷采取贿赂等手段将个人身份信息从政府内网中删去,圭亚这甚至在一月内连续更换了三任领导人,由此可见,PMES的系统本身并没有想象中的优秀,改善之路还很漫长。

在法布施特政府的建议下,多国决议在布鲁克林召开世界人权大会,以解决PMES系统在实际应用中的种种问题。但仍旧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拒绝参与本次大会,同时拒绝接纳PMES进入国内。希望本次大会可以通过一项使各国达成充分共识的决议。


世界人权大会 2132年6月15日通过文件

《关于接纳PMES系统在世界范围内有效利用的共同宣言》

起草国:法布施特、华国、比威尔

附议国:摩林科联邦、三岛联合王国、奥斯垂利亚联邦等54个与会国家


我们察觉到世界人权问题在近一段时间产生的纠纷与复杂化,故在此表示:

为充分解决世界各国经济、文化等领域发展的长期不均衡;

为世界各国人民的权利得到有效保障;

为从根本上防止地缘间局部战争的热化与爆发;

同时致力于各国文化的独特性与历史性;

基于不干涉各国国情的国际共同原则;

我们决议:

在一定条件内接受PMES系统进入本国社会并发挥其效用;

督促世界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PMES系统进行改善与更新;

一同推进PMES系统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适用。


通过时间

二一三二年六月十五日


时政卫视 2132年7月《国际杂谈》栏目节选

《特别节目:PMES系统永远不应进入新岛》

主持人:刘永辉

嘉宾:施中夏


刘:所以施教授您是认为,PMES系统百害而无一利是吗?

施:我是这么看的,这个系统,它的存在本身就没意义,人类的道德能用AI人工智能来评价吗?我们的哲人、我们的文学家们、我们的论理学家们用了几百年几千年时间都没能弄明白的事,你能指望它一个机器系统用一套所谓的道德准则来评判吗?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切实际的。历史早就证明了意图走捷径来实现人类发展,迟早是要跌跟头的。

刘:的确是啊,从试点结果来看,这个系统确实有很多缺陷。

施:缺陷?那就是说它还有优点了?看看圭亚这和扎得吧,那里的人民依旧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社会的道德对于提高生活水平毫无作用,物质基础层面难道能用精神来弥补吗?

施:我是不知道人权大会上的国家是如何思考的,居然通过了这样一份决议,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看着他们,他们居然拿出了这样一份决议,这算什么?两边都不得罪吗?我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什么,他们在等着这个系统能先落在太平洋彼岸的一个国家身上,他们根本没有把它看做社会进步的工具,它们在把它看作武器!伦理武器!等着看吧,过几个月这场闹剧就会结束的。

刘:那我们就来拭目以待吧。


弟伦比亚大学 2132年12月7日 学生礼堂特别演讲节选

《民主当建立在自由和法律的基础上》

演讲人:国务卿 卢卡斯


各位生活在民主的海洋里,当然不必怀有深沉的人权苦恼。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在人权的进展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值得注意的是,在大洋彼岸,一些国家正怀着恶意想要践踏我们的人权事业,践踏我们的公民权利。相对于我们所有的政治权利,我们更加不能容忍这些完全不成熟的AI系统进入我们的国家,我不愿意生活在监视之下。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主流话语有两种,另一种声音是我们应该接纳PMES系统,我们如果不是心怀畏惧,为什么要拒绝一项监督我们加强道德建设的优秀系统呢?

他们都应该被丢到大西洋的深处!

道德伦理永远不应该是强制的一部分,我们有法律,有几百年糅合了人类智慧结晶的法律,就在现在,最高法院的办公室里,几位大法官还在仔细地阅读他们的《宪法》。我想问一问各位,如果连个人的一切都要被置身于随时被监视、被评估的数据之下,那我们的自由位于何处?如果自由不复存在,那人权还是完整的一部分吗?如果人权都得不到尊重,那我们又有什么权利谈论民主呢?又有什么权利提倡法律平等呢?

你们都听到了,PMES带来的不会是进步,往往是全面的倒退。


洛林格勒国立大学 2133年2月 摩林科大学生辩论赛

决赛第三回合 结辩

正方 莫斯科国立大学:PMES应当得到接受

反方 圣彼得堡大学:应当把PMES拒之门外


正方:我方一直在强调,PMES系统在国家与社会的应用中,其实是利大于弊的。开发委员会一直想做的,是精确,是准确,只有这样才能做到道德评估的标准,也只有收集数据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从目的来看,这些做法的本身就是对人权的尊重。道德的缺失是可怕的,而且往往是法律的死角,我们不能用强制的手段去制止他们的道德缺失,这样一种外界第三方机制的介入,不失为一种好的手段。时代是不断进步的,科技是不断发展的,这个系统也是不断完善的,不接受它进入社会,就无法发现它的更多问题,也就等于放弃了这样一个改变社会性质的重大契机。我们的社会发展到现在,缺乏的不就是突破口吗?PMES提供良好的改变方向,我们却视而不见,这是对整个人类的不负责任。因此,我们认为,PMES应该被接受。

(注:决赛正方取得胜利,正方四辩为最佳辩手)


世联社 2133年4月12日讯

《联邦调查局启动对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的调查程序》

作者:亚力克斯


据联邦调查局内部人员透露,FBI已经开始着手对个人道德评估系统开发委员会展开调查。本次调查不同于常规调查,着重点在于开发委员会涉及数据造假、伪造实验证明、盗窃实验结果等罪名,如果调查结果属实,开发委员会成员将面临从五十年到终生监禁不等的指控判刑。

在开发委员会宣布PMES系统调试结束,可以进入社会使用时,就有科研组织对此提出质疑。他们质疑的理由是,原先的社会模型实验可能缺少普适性与特别的社会环境实验,也并未充分考虑到不同宗教间的信仰问题。但开发委员会以逐步实验、逐步升级为由拒绝回应质疑。

在3月中旬,担任开发委员会人权监察机构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爆出丑闻,理事会主席朱德利•斯卡拉奇受贿超千万美元,参与大量反人类实验,并资助恐怖组织展开恐怖活动。意泰利警方搜查位于都零的人权理事会总部时发现诸多不明文件,其中部分经解读后指明与开发委员会有重大关联。是否在开发过程中存在某些黑色交易,本次FBI的调查或许将揭露这些秘密。


2133年5月4日 鹰国会特别听证会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琴接受问询时的讲话》节选


议长:克里斯琴,你能保证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克里斯琴:是的先生,我可以保证。

议长:你可以开始了。

克里斯琴:在经历了近一月的周密调查后,我们发现了一些令人难以相信的真相。首先,在开发初期,委员会输入了惩戒模块,并直接进行了社会实验,这项实验最终造成了参与实验的志愿人员死亡。但是他们隐藏了实验结果,甚至没有取消惩戒模块的打算,后来在人权理事会的强烈要求下将该模块隐藏,补入了与评估系统成反比的隔离社会系统,即会被独立于社会之外,无法享受到社会的任何服务。而这类惩罚通常会导致被执行人的心理失衡或自我毁灭,但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会场一片哗然)

议长:肃静!请继续。

克里斯琴:另外,他们并没有完全关闭后期的系统调控能力,这和预期的核心模块完全封闭并不一致,意味着以后开发委员会可以随时修改参数,达到控制我们的生活这一目的,不过开发委员会大部分成员貌似对此并不知情,这也许是朱德利•斯卡拉奇的阴谋指令,所幸他已经被捕了。

议长:那么,克里斯琴,你的意思是,其实世界一直处于危机之中,只是我们并未发现?

克里斯琴:我想是这样的,议长先生。在我们控制委员会首席顾问柯蒂斯先生时,他像疯了一样朝我们咆哮,险些摧毁委员会的实验设备。我们检查后发现,原有的社会模型小的可怜,完全没有达到向各国通报的标准,把这样的实验放大到整个人类社会上是十分危险的。柯蒂斯先生主持的实验中经常出现人员伤亡或人群心理疾病,但他也没有上报这一情况,反而将实验报告进行修改,使他们看起来很正常。整个开发委员会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我想,他们根本没有在乎过这些。他们的目的只是开发一个他们认为完美无缺的系统罢了。我想说的就这些了,这里是调查报告,足足有400多页的罪责与危险行为,我难以一一表述。

议长:所以,克里斯琴先生,您的意见是?

克里斯琴: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逮捕他们。


东方社 2133年5月14日发表时评

《持续一年的闹剧:PMES开发委员会全体被捕》

作者:吴皓


一年前的今天,一则《PMES系统正式投入实用,红色主义制度建设或进入新的篇章》的文章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并引起关于该系统的诸多争论。一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可以看到,事实给出了它的回答。

据鹰国及欧洲媒体报道,当地时间今日,鹰国与欧洲各国警方展开联合行动,将PMES开发委员会位于各地的研究机构及检测站全部封锁,逮捕了所有负责人及科研人员。鹰国联邦调查局召开听证会,公布长达400页的调查报告,指出PMES涉嫌危害公众安全、伪造研究数据、反人类等罪名,并正式宣布PMES开发委员会为非法组织,世界各国对此表示理解与支持。

华国政府早在建国之初便将“华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写入宪法,对于人民权益的保障更是不惜余力。对于PMES开发委员会这种将世界各国人民的人权与社会事业置于欺骗中、对各引进PMES系统的国家社会造成严重损失、对国际社会的安全与和平产生巨大威胁的行为,我们不仅予以谴责,还愿意配合鹰方对其其它可能进行的此类行为进行调查。

这场闹剧,是对全人类感情的欺骗,也是对各国政府的警醒教训。它用血淋淋的例子告诉我们,企图用人工智能约束人类社会是行不通的,道德精神层面的提升只能依靠人文培育而不是强行逼迫。在今后的探索过程中,我们将牢记于此,时刻提醒自己将人民利益与幸福放在第一位。实事求是,脚踏实地,才是最正确的发展观。

(全文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