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诺的礼物

作者:王宗穆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6-23

【2019年第八届“光年奖”短篇组三等奖】科技的发展总是领先于人们的思考


一、 实验课

米诺看到实验台上有一个大大的培养槽,一小瓶时空液,一块质量泥,一架天平,一台初态设置机和一堆他叫不出名字的工具,心里不禁发怵——看来这次实验又很复杂,可能又要拖堂了。上次用时空液做小型膜发射引力波的实验,很多人都不小心把膜的维数设成了默认的十维,结果不得不重新开始做,拖堂拖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这次做整个宇宙,还不定拖多长时间呢。他的好朋友埃德温坐在他的前边,正打着哈欠,显然他对实验课也很不耐烦。就在这段功夫里,希格斯先生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

“同学们,我们今天的目标是制作一个宇宙。”希格斯先生微笑着说,“虽然这个实验在几十年之前就已经被科学家做出了,但我相信,当你们看着自己努力制作出的精致而小巧的宇宙时,一定会充满自豪感。我们今天将体会几十年前那些科学家的欣喜。”

米诺的中学坐落在C2膜上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这所学校面积很小,但却有很多膜世界的优秀引导员,希格斯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他从麦卡罗蒂大学毕业后本来可以去A3膜本体规律研究院工作,但他喜欢和孩子打交道,便放弃了研究院提供的职位,来到C2膜的这所学校任职。希格斯先生是米诺最崇拜的引导员,大学期间他曾经构建了一个巨大的虚拟模型,可以模拟各种维度下宇宙的演化,还差点被选为联合科学院的院士。但是因为他放弃了研究院的工作,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C2膜很偏远,但因为是寄宿学校,对学生的影响倒也不是太大。学生六天可以回一次家,频率和其他学校比不算高。不过米诺很喜欢这里的景色,这里的田园风光是那些繁忙的膜里不可能看到的,他喜欢自然的气息。偶尔天空中会有几架膜间穿梭机飞过,米诺就呆呆地望着它们出神,心里猜着它们打算飞向哪个膜。

他的爸爸妈妈都在A3膜中枢工作,平时日理万机,很少回家,米诺一年里可能只能见到他们五六次,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经常地,他会怀念起小时候的时光。那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太忙,有充足的时间陪着他。一家三口时常会出去旅游,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现在B6膜的“大陡坡”。那里以前是盛产各色宇宙的地方,花农们经常去那里采摘,做成各种有意思的盆景在集市上售卖。米诺最喜欢的就是采摘那些形态各异的宇宙,它们很脆弱,往往用手指轻轻一碰就会爆裂,时空液溅得满身都是,黏黏的很难洗掉。但米诺喜欢它们,因为妈妈喜欢宇宙盆景。他早就注意到妈妈经常看制作盆景方面的节目,而且一看就是一个小时。米诺经常摘几十个那样的宇宙回家,放在培养盆中培植它们,有时他会在培养盆里放上一些小玩意,使得盆景更漂亮,然后抱着它跑到妈妈跟前要好吃的。那真的是很美好的时光。但现在随着膜城市的发展和扩张,曾经美丽的B6膜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陡坡,当然还覆盖着大量的、低矮的棘突草——那是一簇簇膜上的怪异突起,一般是六维的,坚硬无比。爸爸妈妈后来也被调到膜中枢任职,一家人就很少能团圆了。

今天是回家的日子,他的父母恰好也在家,而且明天就是妈妈的生日。米诺十分渴望能够送妈妈一份礼物。本来他还想着放学后去礼品店买一份礼物,看来是没有时间了。但现在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将自己的宇宙送给妈妈。“既然今天动手做宇宙,那就把我做的宇宙送给妈妈做礼物吧,妈妈最喜欢宇宙盆景了。”米诺想。

“下面我讲解一下实验过程。这个实验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对初态机的设置。前几次课里我们已经知道,每个宇宙都有自己的规律系统和参数系统,这些都要在初态机里设置。”希格斯先生一边说着一边在空中画出了初态设置机的面板,“规律系统分为两部分:本体规律系统和虚拟规律系统。本体规律系统是宇宙中一切物质乃至其本身时空特性的规律系统,而虚拟规律系统则是本体规律系统的运作规律系统。”

米诺发现很多人已经开始把时空液倒进培养槽了,他们显然是希望尽快做完早一些离开。埃德温已经开始切质量泥了,看来他早就预习了这次的实验内容。米诺也想早一点走,但是他已经决定把自己做的宇宙送给妈妈做礼物,这样就一定要保证实验能够成功,必须成功。米诺很快不再关注其他人,专心地听着课。

“两个规律系统都是极其重要的,其中本体规律系统的框架我已经给大家设计好了,并且存进了初态机。大家点我画圈的这个地方就能读取出来,完善它的工作就要靠你们自己完成了。虚拟规律系统要靠大家自己设计,这里要注意,一定要保证虚拟规律系统和本体规律系统在同维协调。这点我在上次试验强调过,结果很多同学都忘记了,大家这次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下边讲一讲参数系统怎么设置。参数系统同样分为本体参数系统和虚拟参数系统,两者的关系与两个规律系统完全一样。参数分为两大类:作用参数和反馈参数。我们只能够设置作用参数,而反馈参数是我们观察宇宙演化的窗口和工具。作用参数的大小完全由你们自己决定,我只提醒一点:任何一个参数的微小不同都将导致制作出的宇宙的形发生极大的变化,存在时长也会大幅度变化,所以设置参数的时候一定要仔细,要尽可能延长宇宙的存在时间。哦对了,在宇宙的演化开始之后,就绝对不能再调整初态机了,否则……”

米勒本想仔细听课,但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希格斯先生说的话上了。他忍不住开始构思自己要设计的宇宙:宇宙的质量是多少?一共有多少个空间维度和多少个时间维度?本体规律是怎样的?不管怎样,这个宇宙的存在时间一定要尽可能的长,这样才能保存到明天妈妈过生日的时候。那么我就要适度调大引力参数。缺省速度的值应该是多少?这是宇宙中物质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决定着宇宙内部的信息交流快慢,进而影响着很多反馈参数,也许也应该调大一点……

“初态机的设置方法就是这么多,大家一定要记住我说的那些注意事项。所有人都设置好初态机之后我们才能启动宇宙,我们要统一启动宇宙。记住,要等所有人都设置好。下边大家可以把时空液倒进培养槽了。”

米诺回过神来,发现那些刚才就把时空液倒进培养槽的人已经在飞速地调整初态设置机了。他立刻开始动手,把透明的时空液缓缓倒进培养槽。时空液是胶着状态的时空,在所有的膜上都可以采集到,本来并不值钱。但由于城市的发展,可以提取时空液的膜越来越少,时空液的价格于是水涨船高,因此米诺倒得并不多。之后他用小刀切下一块质量泥,放到天平上测量质量,再用小刀切下多余的质量泥。然后把质量泥放在培养槽中心,使其沉到时空液的底部,并在质量泥上插上与初态机相连的激发器。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设计规律系统和参数系统了。他按照自己刚才的设想,先在初态机面板上输入了本体规律系统:基本作用力的数量、种类;基本粒子的数量、种类、相对守恒量与绝对守恒量等等,这很快就完成了。接着是虚拟规律系统,这是他最讨厌的,因为整个规律系统的输入过程就是不断回答是或否的过程,根本没有创造性可言。他不得不从最基本的数字运算开始:是否设置进制的原始区别?否。是否设置数的上下限?否。是否允许数的运算?是。是否设置无理数?是。是否设置超越数?是……

希格斯先生在各个实验台之间走来走去,观察着学生们的一举一动。他看到最快的学生已经输完了参数系统,而最慢的连质量泥都没有放好。他踱到米诺的实验桌前,出神地看着米诺输入虚拟规律系统,一边看一边微笑着微微点头。

米诺终于输完虚拟规律系统了。他的指头已经接近麻木。接下来的任务要求十分仔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米诺拿出一张棘突纸开始计算他的宇宙应该具有的参数。有趣的是,在他计算缺省速度的数值时发现,数值有百分之五的浮动空间,而数值的位数恰好就是膜世界目前日期的最长位数,前两位数字也完全相同。米诺灵机一动,不妨就把妈妈的生日设定成缺省速度,这样就更有意义了。

计算完之后他又仔细地检查了好几遍,这个过程花了他半个多小时。确定无误之后他开始慢慢地把参数系统输入初态设置机:

缺省速度:299792

引力参数:6.672

弦参数:6.626

微静态参数:273.16

基础超越数:3.1415926……

2. 71821828……

……

这又耗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很多同学都陆续完成了初态设置机的设置,开始观察周围人的操作。当他终于输入完最后一个参数抬起头时,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原来他已经是最慢的一个。

一直站在米诺的身后希格斯先生看到米诺已经抬起头,回过身望着他。

“嗯?输完了?”

“嗯。”米诺的声音并不大。

“输维度数了吗?”

“……啊,我差点忘了!”

米诺赶紧转回身,在初态设置机上输入维度数:

空间维度数:3

时间维度数:1

米诺把维度数设置得相当低。较低的维度数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宇宙的稳定性。但另一方面,较低的维度数也会使得宇宙的复杂程度大打折扣,空间维度数每减少一维,其复杂度就会急剧减小至原维度数的百分之零点一。不过既然首要的任务是让宇宙能够保存到明天,米诺觉得可以牺牲一下宇宙的复杂度。

希格斯先生重新走到讲台,对着大家说:“下面我们就要启动我们的宇宙了,请大家把准备好激发器的开关。”

米诺把激发器设置成人工模式,然后握住了它。他的眼睛盯着“缺省速度”一栏,显得有些紧张——虽然缺省速度的值完全符合要求,但他还是担心一旦启动激发器宇宙在几秒钟内就会爆裂消失。其他人也很紧张,就好像要点燃炸药似的。埃德温显得很平静,好像他早就胸有成竹了。

“大家准备好了吗?我数三下大家一起启动激发器,好了吗?三,二,一,启动!”


二、 完美的宇宙


一阵紧凑的“滴答”声,紧接着传来一阵惊呼:

“啊!”

希格斯先生快步走下讲台,来到谢尔娜的身旁。她满眼惊恐,时空液溅了满满一身。旁边的同学在宇宙爆裂的一瞬间大多快步闪开了,只有谢尔娜前边的卡顿被溅到了一点。

“我刚才强调过,一定要保证虚拟规律系统和本体规律系统在同维协调,否则宇宙一启动就会崩溃。”希格斯先生责备地说,同时拿起清洁布帮谢尔娜擦拭衣服,“时空液很难洗掉,你回家得好好洗衣服了……都启动了吗?启动之后大家就可以把激发器移走了。”

米诺出神地盯着他的宇宙,没有理会发生的一切。在启动激发器的一瞬间,质量泥突然变成了一个完美的球形,跳出时空液浮到了液面上,并开始慢慢膨胀。整个宇宙显得很透明很均匀,这说明暴胀过程相当完美。暴胀是形成一个完美宇宙的关键,现在这一步已经结束了,米诺移走激发器,略微松了一口气。他往前边看了一眼,埃德温的宇宙也成功挺过了暴胀,在不紧不慢地膨胀着。

这时,初态机突然“嘟嘟嘟”地响了起来,一条反馈参数跃到了屏幕上。原来是凝聚参数,凝聚参数的数值在慢慢变大,说明宇宙里的物质正在引力的作用下逐渐凝结。就在这时,其他几条反馈参数也陆续出来了。米诺注意到除了凝聚参数和物质比例参数,其他大多数的参数都是零,宇宙还处于初期的混沌状态,他有了一些信心。唯一令他担忧的是,物质比例参数显示质量泥的百分之九十四都没有转变成宇宙的实际物质。在总质量中有百分之六十渗进了时空液,百分之三十四仍然以质量泥的状态混在了宇宙中,只有百分之六变成了实际物质。虽然百分之六的比例不算特别低,但有过多的质量泥渗进了时空液,这可能会让宇宙的膨胀速度失去控制。米诺此时只能希望他设置的引力参数足够抵抗宇宙的膨胀。

“天啊,我的宇宙怎么了!”

米诺循声望去,发现是科迪。他的宇宙在急剧变形着,从球形变成葫芦形,又变成了哑铃型,形状变化得越来越快,整个宇宙同时开始剧烈抖动,看上去马上就要崩溃了。希格斯先生跑到他跟前,拿起一个盖子盖到了培养槽上,在这一瞬间宇宙爆裂开来,时空液溅满了盖子的底部。

“你是不是动了初态设置机?”

“是。我发现宇宙膨胀的速度太快了,就想把引力参数调大一点……”

“我刚才说过,宇宙启动之后绝对不要改变初态机上的参数。你怎么不听讲?一旦在宇宙启动后改变初态机的参数,宇宙中的参数系统就会发生混乱,一部分宇宙遵循以前的参数,而另一部分宇宙则遵循新的参数,这样整个宇宙最后都会崩溃。”

“对不起……”科迪惭愧地低下了头。

米诺正望着生气的希格斯先生,他的初态机又“嘟嘟嘟”响了起来。这次是结构参数,参数的数值在急剧变大,这意味着宇宙的结构复杂度在迅速增长。米诺紧张地盯着初态机的屏幕,身旁的人却忽然叫了起来:

“看啊!米诺的宇宙里有很多发光的斑点!”

米诺赶紧望向自己的宇宙。只见宇宙里产生了无数发光的螺旋形碎片,颜色不一,大多数都在疯狂飞舞着,就像沸水中的气泡一样。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碎片自己也在旋转,时不时两个碎片还会碰在一起,碰在一起的碎片会先互相穿过对方,之后两个碎片会原路返回再次相撞,每次相撞之后两者的距离都会缩小。就这样两个碎片不断地分分合合,好像在跳着绚丽的舞蹈,最后融合成一个更大的碎片。同学们一拥而上,围着米诺的宇宙观察起来。希格斯先生也走了过来。

“哇!好漂亮!”

“真好玩!”

“这是什么呀?”

“米诺你怎么设置的参数啊?”

希格斯先生拨开孩子们走到实验台前,原本还有些生气的他一看到米诺的宇宙立刻微笑了起来。“不错,相当不错!”希格斯先生赞叹道,“这个宇宙很完美,已经开始具有自己的意识了。”

“具有自己的意识?”米诺抬起头不解地望着希格斯先生,“宇宙怎么可能具有意识呢?”

“你们以后就会知道,宇宙演化学最大的课题就是研究这样的有意识的宇宙。所谓有意识的宇宙其实是一个比喻,指的是当宇宙的规律系统和参数系统互相具有相当好的契合度时,宇宙总体将具有极大的稳定性,同时也具有极大的活跃性,仿佛在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在这种宇宙中,那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希格斯先生顿了顿,接着说,“接着观察它吧,很可能接下来会发生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米诺兴奋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能够做出一个这么完美的宇宙。其他的同学很多都已经忘记了去观察自己的宇宙,都羡慕地看着米诺的宇宙不愿离开,直到希格斯先生发话才纷纷回到自己的实验台。只剩下希格斯先生和米诺仍在观察着米诺的宇宙。

米诺的宇宙仍然很活跃,那些发光的碎片在不断地并合变大,并且越来越明亮了。期间有一些碎片的中心发出非常强烈的光,几乎盖过了所有碎片发出的光。“那是时空断点。”希格斯先生说。

“那是什么?”

“宇宙里引力非常强的点,时空在那里是不连续的。科学家称他们为时空断点,它们的引力强大到连光都无法逃脱。”

“可是它们现在就在发光啊!”

“发光的不是时空断点,而是时空断点周围的物质。那些物质在落入断点的时候互相摩擦才会发出这么强的光……这个宇宙的确很棒。”

米诺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宇宙上。那些碎片没有那么活跃了,但并合仍在继续。很多漩涡形的碎片经过并合已经变成了椭球形,发出黄色的光,似乎正在衰老。查看初态机,发现结构参数已经停止了增长,转而开始下降。米诺不禁有点担心碎片会逐渐消失。

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只见埃德温的宇宙正在急剧缩小,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看不见的点,接着传来一声巨响,宇宙在那个点重现并开始急剧膨胀,几秒钟的时间就占据了整个实验台。埃德温吓得捂着头蹲在了地上,周围的人惊恐地不断后退。希格斯先生也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镇静了下来,抄起一只笔就扔了过去,在笔碰到宇宙的一瞬间,埃德温的宇宙就像一个气泡一样消失了。同时大量的时空液飞溅开来,溅得满屋都是,大家都赶紧蹲下去,但还是有不少时空液溅到了人们的身上。


三、 自观察体


希格斯先生被溅了一身。他没有生气,只是让大家赶快擦干净身上和实验台上的时空液。米诺在埃德温的宇宙爆裂的一瞬间蹲在了地上,只有头上溅到了一些,埃德温虽然一直蹲在地上,但宇宙爆裂的时候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在他的头顶上,所以还是被溅了一身。希格斯先生一边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时空液,一边说:“埃德温设计的宇宙其实很不错,但是他的本体规律系统比较脆弱,宇宙爆裂应该是运气不好……”说到这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事,走到埃德温的初态机前看了看。

“你把宇宙设置成了几个维度?”希格斯先生问埃德温。

“空间五维,时间二维……”埃德温有些哆嗦,显然他被吓得够呛。

希格斯先生快步走回米诺的实验台,凑近米诺的宇宙仔细观察着。有些晕头转向的米诺也下意识地凑到了宇宙旁边。

“唉,真的发生了!”希格斯先生有些沮丧。米诺也发现了,他的宇宙不再平稳地膨胀,而是突然开始加速膨胀,速度越来越快。与此同时,初态机的物质比例参数发生了变化,时空液包含的宇宙总质量从百分之五十八上升到百分之六十八。现在宇宙的物质比例变成了六十八比二十七比五,时空液中的质量已经超过了实际物质和质量泥的质量总和。虽然宇宙暂时还是培养槽中心的一个球,但不久之后他可能就会和埃德温的宇宙一样巨大。

“埃德温的宇宙爆裂时,释放了大量的高维引力波,你的宇宙接受了一部分引力波,使得它具有的总质量增大了。这部分增大的质量无法变成实际的物质,只能渗透到宇宙表面的时空液里。”

米诺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宇宙。他一直在担心的事发生了,现在他的宇宙已经无法抵御越来越快的膨胀速度,不久就会爆裂掉,那些漂亮的碎片很快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到那么完美的生日礼物很快就要化为乌有,米诺不禁有点想哭。

“我应该把引力参数调大一点的……”米诺小声说。

“没那么简单。如果引力参数调大一点,可能就没有那些碎片了,你的宇宙就会变得很平庸。完美的宇宙都是脆弱的。”

“可是您说过,这个宇宙的稳定性很好……”

“那是针对它自己而言的。任何宇宙都难以抵挡外界的影响,再完美的宇宙也抵不过我们用手指轻轻一点。”

“那我的宇宙没有救了吗?”

希格斯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米诺一眼,说:“再过一会看看吧。”

米诺不明白希格斯先生是什么意思,他只能傻傻地看着自己宇宙越来越大。所有的学生此时都凑了过来,和米诺一起看着他的宇宙。这一次希格斯先生没有赶他们回去。

几分钟的时间里,所有人都一声不吭,但大家的眼神里都充满焦虑。只有希格斯先生仍十分平静地望着米诺的宇宙。

突然,米诺身前的初态机又“嘟嘟嘟”地响了起来,这次的声音好像比前几次都要大。

大家立刻凑到初态机前。这回发生变化的是自观察参数。这个参数很少变化,即使变化也只是细微的变化。但这次,自观察参数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从零增大到三千,而且还在增长。

“这是怎么了?”一个学生惊讶地问。

“太妙了!”希格斯先生兴奋地喊,“我早就有预感,这个宇宙会产生自观察体……没想到真的产生了!有这玩意的宇宙我也只见过一次!”

希格斯先生转过身面对着学生们说:“我现在说的这些教科书里完全没有,不过我相信大家会感兴趣……米诺你就站在那听着吧。科学家之所以对有意识的宇宙感兴趣,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这种宇宙能够产生自观察体。自观察体是宇宙里一部分非常特殊的凝结物质,它们具有自己的生命和意识,就像我们一样。它们会在宇宙中不断发展、演化,并开始观察研究它们所在的宇宙,在我们看来就好像宇宙在自己观察自己,所以我们叫它们自观察体。现在大家面前就是这样一个宇宙,它内部正在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可能它中间的那些自观察体很快就会发现它们的宇宙具有怎样的规律系统和参数系统,甚至会试图逃离这个宇宙。”

“逃离这个宇宙?那这个宇宙会爆裂吗?”

“任何一个不断膨胀的宇宙都会爆裂,但有自观察体的宇宙即便爆裂了也没有关系。只要有足够的时空液,这些自观察体就可以自己制造宇宙,而且这些宇宙都是我们所说的有意识的宇宙,都很完美,因为只有这样的宇宙才能够维持自观察体的存在。”

“太不可思议了!”

“它们会自己制造宇宙吗?”

学生们兴奋地叫喊起来,埃德温更是哇啦哇啦地大喊着。希格斯先生花了很大力气才让学生们平静下来,接着说:“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自观察体自己的发展是非常艰难的,宇宙里的很多东西都能彻底毁灭它们,而且它们自己还会发生内斗,可能会自我毁灭。所以,我们还是安静的看着吧。贝塞尔,帮我把讲台上那几瓶时空液都拿来,以防万一。大家就尽情看吧,今天大家的作业就是写一份观察报告。”

米诺从没有那么自豪过。一直以来他时常感到自卑,觉得自己既不善言谈成绩又不怎么好,好像没太大的优点。现在面对着自己的杰作,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他要把自己制作的宇宙送给妈妈,他相信妈妈也会为他自豪的。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紧盯着米诺的礼物。

自观察参数增长的速度相当稳定。按照希格斯先生所说,自观察体有可能会面临来自宇宙的威胁,其自身也有可能自我毁灭。如果发生这两种情况那么自观察参数一定会下降。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了,自观察参数仍然稳步增长,已经从三千增长到两亿。之后,自观察指数的增长速度突然加快,似乎开始以指数形式增长,很快就突破了两千万亿。与此同时,结构参数再次开始增长,宇宙大尺度结构不可能再次复杂化,这只能意味着宇宙的小尺度结构正在复杂化,而这种复杂化极可能是自观察体自己造成的。它们可能正在使宇宙物质“非自然化”,换句话说,自观察体正在“制造物体”。

宇宙的膨胀速度越来越快,自观察参数的增长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两者就像两个在赛跑的人,互相拼命地向前跑着,双方都用尽全力想超过对方。当自观察指数增长至六千万亿时,初态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只见自观察指数不再增长,而是直线下降,几乎在瞬间就跌到了五十万亿。学生们失惊叫了起来。

“啊!它们要毁灭了吗?”

希格斯先生一声不吭,只是紧盯着屏幕。此时自观察体的大规模减少只能有一个原因:宇宙级规模的战争。在此之前很可能自观察体之间已经爆发了多场战争,但其数量总体上看还是在增长。现在整个宇宙可能已经接近于饱和,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自观察体之间开始了殊死的搏斗。这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在平和的膜世界历史上也只有过一次这样大规模战争的记录。虽然这样的战争可能不会彻底毁灭自观察体,但会让它们的数量大幅度下降,而现在整个宇宙已经处于生死边缘,自观察体数量下降对它们意味着灭顶之灾。米诺焦急万分,他无助地望着希格斯先生,希望他能够想到什么解决方法。希格斯先生摇了摇头,表示他无能为力。

埃德温突然慌乱地喊了起来:“那……那些碎片怎么了?”

大家把视线转向宇宙。宇宙中的景象令所有人不寒而栗。

在米诺的宇宙里,那些飞舞的碎片一个个在强光中化为乌有。碎片消失时发出强烈的辐射,将其周围的宇宙照亮。每个碎片消失之后,其相邻的碎片有很多也随之消失,同时发出强光。这恐怖的连锁反应在整个宇宙中蔓延开来,仿佛这些碎片全部都是用炸药捏成的一样。无数碎片不断消失带来的强光使整个宇宙剧烈闪烁了起来,闪烁的频率急剧升高,最后这闪烁变为恒定的强光,将整个宇宙照亮,碎片之间的黑暗宇宙消失不见了,甚至连碎片本身也难以分辨。学生们惊慌失措,纷纷四散开来,米诺也吓得跑离实验台。在这似乎永恒的末世之光中,只有希格斯先生像上帝一样安静地站在宇宙的面前。

几乎在一瞬间,强光消失了,一切重归平静。


四、 宇宙树


大家重新围了上来。“刚才发生什么了?”埃德温问。

“那些自观察体把碎片全部转化成了能量。”希格斯先生说。

“它们为什么要这样?”

“用这些能量消灭对手,同时也葬送了它们自己。”

米诺的宇宙里已经空无一物,所有的碎片都不见了。人们又把视线转向初态机,此时的初态机也十分宁静,上边显示着:

自观察参数:0

结构参数:0

一片沉寂。米诺呆望着他的宇宙,欲哭无泪。其他学生也感到十分惋惜,毕竟这是一个完美的宇宙,可能他们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希格斯先生再次沉默起来,他的眼神还是紧紧盯着宇宙,似乎能从中看到点什么新东西似的。

学生们觉得没什么看头了。大家开始散开,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台。只剩下米诺和希格斯先生仍站在那个已经毫无生气的宇宙旁边。米诺的宇宙已经占满了整个培养槽,正在向外膨胀。米诺背过身不想再看它。他就想一直这么站着,最好能让宇宙爆裂时的时空液完全溅到自己身上,这样他心里还会舒服点。

“你们怎么都走了?今天的作业是写观察报告,都忘了吗?”希格斯先生忽然说。

“可是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一个学生说。

“谁说的?看上去没有不代表真的没有,都过来。贝塞尔,时空液你放在哪了?”

“在埃德温的桌子上。”贝塞尔回答说。

希格斯先生拿起埃德温桌上的时空液,一股脑把它们都倒进了米诺的培养槽。

“这样应该能变多些。”他说了一句没人听得懂的话。

学生们重新围上来,困惑地看着希格斯先生。米诺的宇宙已经膨胀到了培养槽的三倍大小,它的内部仍然空无一物。一些学生们害怕宇宙突然爆裂自己又要被溅一身,显得有一些不耐烦。看着越来越丑的宇宙,米诺难过得要命,忍不住说:

“什么都不会有的,还是算了吧。”

希格斯先生笑了笑说:“这个宇宙里的确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你们忘了,自观察体能够自己制造宇宙。”

“它们……已经制造出了宇宙吗?“

“是的。自观察体毁灭自己宇宙中的一切之前, 已经能够制造宇宙了。当时宇宙周围的时空液突然急剧减少,这意味着它们正在利用时空液制造宇宙,而且那时初态机的物质比例参数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实际物质的比例略微下降了,说明有相当一部分自观察体躲到了那些宇宙里。看来你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那些宇宙?”

“我们马上就能看到。”

这句话让学生们再次兴奋起来。他们紧紧围在米诺的宇宙旁边,静静等待小宇宙破壳而出。

大宇宙终于占据了整个实验台,仍在不断膨胀。当宇宙膨胀到实验台的两倍大时整个宇宙的形态开始扭曲,不再是完美的球形,表面多了一些小坑。之后,宇宙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迅速蔫了下去。这明显不同于之前那几个以爆裂收场的宇宙,似乎是“人为的”。宇宙迅速缩小,当其大小收缩到培养槽的一半时,其外形突然改变,成为了上尖下粗的塔形,塔的底部浸没在时空液里。又过了一会人们发现,并不是宇宙变成了塔形,而是在宇宙之中有一个塔形的物体,缩小的宇宙包裹在了上边。塔形物体整体晶莹透明,顶部非常尖锐。在塔的表面镶嵌着七十个圆球,从上到下依次增多,在极其缓慢地膨胀着——那就是自观察体制造的宇宙!时空液沿着塔的表面缓缓向上流动,滋养着七十个小宇宙,更像是是一颗有生命的树,在努力汲取养分生长着。

在如凤凰涅槃般的过程后,宇宙群挺立在实验台上。

学生们欢呼起来。在膜世界,宇宙并不罕见,但他们从没看到过如此精美的宇宙组合——这是生命的杰作,只有自观察体才能够创造出这样的奇迹。希格斯先生也兴奋不已,他面对着米诺说:

“恭喜你,孩子。你拥有了一颗完美的宇宙之树。”

米诺的激动无以言表,自己的宇宙演化过程跌宕起伏,好几次他都几乎失去信心,没想到最后宇宙竟然会变成这样的宇宙树,这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周围的同学和他同样激动,除了激动普遍还都有一丝嫉妒:米诺实在太幸运了。

“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理它?”希格斯先生问。

“我想把它送给妈妈做礼物。她明天过生日。”米诺说。

希格斯先生并没有惊讶,他点点头说:“你从开始就这么想吧”

“是的。”

“那就对了。”希格斯先生笑着说,“你把缺省速度定成了日期的长度,我想那就是你妈妈的生日吧。”

米诺愣住了,机械地点了点头。他没想到希格斯先生的观察力那么敏锐。

“这很好,你可以把培养槽带回家做生日礼物。”

“太棒了!谢谢您!”

“等一下,我还有一些事要说。”希格斯先生转而面对着大家,“大家知道这次实验课的意义吗?”

学生们说:“知道!”

埃德温说:“这次课我们能看到这么完美的宇宙和这么漂亮的宇宙树,我觉得拖堂一个钟头很值!”

大家这才意识到已经拖堂了一个小时,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希格斯先生也笑了,但随后就用手势制止了学生们。“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希格斯先生严肃了起来,“我说的是,这次实验课对科学的意义,对本体规律研究的意义,大家清楚吗?”

学生们面面相觑,不明白希格斯先生的意思。

“自观察体宇宙丛的概念在不久前刚刚被提出来,可以说这是最前沿的概念。而今天,我们已经实现了它。”

“那也就是说,”米诺反应了过来,“我们……验证了前沿的科学理论?”

“没错!”希格斯先生点头说,“最前沿的本体规律理论竟然能够在这么偏远的一所中学得到验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大家今天一起见证了这个奇迹。而这个奇迹,主要归功于你,米诺。”

米诺呆呆地看着希格斯先生,脑子一片空白。

“如果你不把缺省速度的值设定成你妈妈的生日,那么这一切很可能就不会发生。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奇迹。你可以把培养槽带回家,但千万要小心!虽然根据理论推算宇宙树很坚固,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轻拿轻放。回家之后,就把它种在地里。”

“种在地里?!”

“是的,种在地里。只有这样它才能够存活。”希格斯先生又一次意味深长地看了米诺一眼。

学生们又一次把目光投向宇宙树。台上的宇宙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件神圣的东西。


五、 礼物


“妈妈,我回来了!”米诺大声喊。

米诺的妈妈从房中走出。看到米诺抱着培养槽,培养槽上生长着巨大的宇宙树,不免吃了一惊。

“米诺你回来了啊!妈妈正给你做饭呢……你抱着的是什么?”

“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米诺走进房门,小心地把它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真漂亮!这是什么?”米诺的妈妈对自己的礼物非常好奇。

“一颗宇宙树,我自己做的!”米诺骄傲的说。

米诺的妈妈看着桌子上的宇宙树。那棵树晶莹剔透,就像孩子纯净的心一样,纯真而美好。米诺的妈妈知道,这棵树绝不是轻易能够做出来的。米诺做这棵树,一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哦,我的好孩子……谢谢你,妈妈太感动了!”米诺的妈妈抱住米诺亲吻着。

米诺挣开妈妈,接着说:“我把你的生日设成了它的缺省速度,希格斯先生说正因为这样它才能够诞生。他还说,这是一个奇迹,我们验证了一个前沿的科学理论。”

米诺的妈妈沉浸在宇宙树带来的幸福之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多么的令人激动。“米诺太棒了,今天累了吧,去玩吧,妈妈去给你做好吃的。”

“等会,希格斯先生说必须把这棵树种在地里才能让他存活下去。所以我们先把它种起来吧。”

“行,我去拿工具。”米诺的妈妈幸福地去找工具了。

过了一会,母子俩来到后院,将那颗奇迹般的宇宙树,种在了地里。

两天后,联合科学院的专家调查团和大批的媒体记者来到了米诺的家。一进门他们就看到了那颗宇宙树。此时的宇宙树比两天前高了十倍,上边的宇宙数从七十个增加到六百个。原来,希格斯先生之所以让米诺将树种在地里,是因为膜世界的地面富含大量的时空液,这是宇宙树生长的关键。出乎米诺意料的是,调查团的的团长正是希格斯先生——他已经回到了研究院,并迅速成为了联合科学院院士。

“希格斯先生,这就是您说的宇宙树吧?”一位老专家问道。

“是的,一个伟大的奇迹。”希格斯先生仰望着它说。

“这是孩子献给母亲的礼物,”另一位专家激动地说,“是属于孩子的奇迹!”

专家调查团的其他人也十分激动。他们一致认为米诺是这一伟大科学发现的第一发现者和直接创造者。他们采集了宇宙树的子宇宙标本,准备做进一步研究。记者们十分兴奋,他们要将这句话和这个奇妙的故事传遍整个膜世界。

对宇宙树(正式名称是“自观察体宇宙丛”)的直接研究正式开始,科学家们发现,宇宙树上面的宇宙普遍具有相似的本体规律系统和虚拟规律系统,并且也保持着大致相同的参数系统。支撑整个宇宙树的躯干,也就是那个塔形的结构,和膜世界的那些棘突草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膜上的凸起,但宇宙树的躯干远比棘突草坚固,而且更为柔韧。科学家可以把他们弯曲成任何的形状,而这并不会影响宇宙树的生长。宇宙树会沿着弯曲的方向继续生长。

这只是对宇宙树的形态学研究。更深入的研究显示,宇宙树有着惊人的特殊功能。在膜世界,主要的通讯方式是高维引力波。引力波的中继相当困难,这几乎是制约膜世界通信发展的最大瓶颈。而宇宙树正有这样神奇的中继功能:宇宙树可以将引力波放大,且整个过程不会丢失引力波包含的任何信息。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很经济,几乎不耗费能源。

不仅如此,宇宙树还具有奇异的土地净化功能。膜世界一直为城市化带来的膜土壤异化而头痛,在膜世界,时空液、质量泥和棘突子是土壤最重要的组成成分,这三者的平衡之前一直是靠膜上原生宇宙的生长来维持的。由于城市过度发展,原生宇宙不断消失,使得这种平衡能力大幅度降低,大量的膜被废弃。最有名的就是H2膜,那里曾经是整个膜世界最优质的牧场,现在已经沦为一大片戈壁,除了棘突草外什么都没有。现在,宇宙树为土壤的净化带来了可能。研究表明,宇宙树并不仅仅吸收时空液,它可以实现时空液、质量泥和棘突子这三者的相互转化。在时空液稀少的地方宇宙树可以将一部分质量泥和棘突子转化为时空液。这使得宇宙树成为环保行业的宠儿,也成为了膜世界生态环境的拯救者。通信部和环保部成立了联合研发组,通过培养米诺宇宙树上采集的子宇宙,开始尝试工业化生产宇宙树。一时间,对宇宙树的研究炙手可热。

就这样,一场科技革命开始了。


六、 宇宙森林


希格斯先生在米诺抱回宇宙树之后就立刻申请回到本体规律研究院。拿他的话说,尽管他很喜欢与孩子打交道,但自己更不想错过一场伟大的科技革命。而且,这所偏远的中学很快就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里将应有尽有,不会在乎一个引导员的去留。他并没有加入通信部与环保部的联合研发组,他知道,研发组最终关心的是商业利益而不是纯粹的科学研究,很快它就会独立出来变成一家研发公司。他更想在一个纯粹的科研环境中探索宇宙树的秘密。

宇宙树的工业化制造已经成功。人们致力于在一颗宇宙树上集成尽可能多的子宇宙,这样就要将宇宙树做得尽可能的高大,这又催生了时空液无土栽培技术。有趣的是,所有工业化制造的宇宙树都有一个共性:他们的规律系统和参数系统,都基本与米诺创造的那个宇宙树相同。这其实并不奇怪,想得到一个稳定、完美、高效、安全的宇宙树极其困难,在宇宙演化学尚未得到宇宙的普适模型之前,几乎只能凭借运气。既然米诺已经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后来人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制造具有新规律和参数的宇宙树了。

一个月后,米诺家后院的宇宙树停止了生长,但上边仍然镶嵌着自观察体的宇宙,而且这些宇宙的膨胀速度在逐渐变慢。膨胀到极限的宇宙会不断爆裂,时空液四散着落下来,经常会溅到树下的行人。一个宇宙毁灭后,一个新的宇宙会从它消失的地方生长出来,且生长速度更为缓慢。研究人员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他们意识到,宇宙树上的宇宙生长速度和更新速度会不断减慢,相应地,宇宙树对膜土壤的平衡能力也会不断下降。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大面积地种植宇宙树才能保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可以持续净化膜土壤,而且还要定期更新宇宙树。

米诺在学校里见不到希格斯先生了,但他可以去本体规律研究院找到希格斯先生。本体规律研究院非常欢迎米诺,每次都给他充足的时间与希格斯先生交谈。希格斯先生也会借机把宇宙树的最新研究成果告诉米诺。

“膜中枢要建立自观察体宇宙丛研究院,在B6膜,距离你家和学校都很远,我很快就要去那里了。”一次,希格斯先生对前来找他的米诺说。

“那我以后就不能经常见到您了,是吗?”

“是的,但放假时你还是可以来找我的,一个学期没多长时间。”希格斯先生发现米诺有点伤感,便安慰他,“今天我带你去实验室看看。”

二人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内,实验室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圆形培养池,池中生长着一颗硕大的宇宙树。“对宇宙树的深入研究显示,宇宙树的引力波放大功能其实是自观察体的杰作。这要从宇宙对引力波的吸收说起,还记得埃德温的宇宙吗?”希格斯先生问。

“记得,他的宇宙爆裂时放出了大量的引力波,我的宇宙因此差一点被毁掉。”

“没错,当时你宇宙里的自观察体还比较低级,无法解决引力波被宇宙吸收的问题。现在,它们能够解决了。”

米诺望着宇宙树思索了一会,然后说:“那么说,它们能将时空液中的质量重新还原成引力波?”

“你很聪明,猜得很准。为了防止自己生存的宇宙在加速的膨胀中毁灭,自观察体学会了将时空液中的质量还原成引力波释放出来,而它们释放的引力波与宇宙当初接收到的引力波相比,强度被增大了。”

“那就是说,它们不仅把引力波转化成的那一部分还原为了引力波,还把本来就属于这个宇宙的一部分时空液中的质量变成了引力波?”

“没错!这就是宇宙树引力波放大功能的本质。宇宙树上新生成的宇宙之所以膨胀得更慢一些,就是因为自观察体在不断减少自己宇宙表面时空液中质量的比重。而且,整个过程不会使引力波包含的信息丢失,宇宙自身释放出的引力波也成为了原引力波的一部分。”

“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问题了……如果宇宙树上的宇宙生长得越来越慢,而自观察体还在飞速增长的话,自观察体的生存空间不就会越来越少了吗?”

“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自观察体自身有足够的能力适应膨胀得越来越慢的宇宙。”希格斯先生说到这似乎不想往下说了。

“我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米诺想。他知道希格斯先生为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自观察体解决生存问题的最直接方法就是战争,利用这一点解决问题,看上去是有一点残忍。他望着高大的宇宙树,第一次感到那些生活其中的自观察体,好像是与自己相同的存在。

随着对宇宙树的研究逐渐深入和宇宙树工业化制造速度的不断加快,宇宙树的大规模种植终于开始了。如希格斯先生所预料的那样,联合研发组独立了出来,成为了专业的宇宙树研发制造公司。公司的负责人为了推销产品,想起了米诺的故事。他们找到米诺,希望他能够成为宇宙树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米诺拒绝了公司负责人的请求,但他和父母也经不住公司领导的一次次登门拜访,便允许他们用米诺制造宇宙树的故事进行推销。一时间,“米诺的礼物”的故事变得家喻户晓。

仅仅几年的功夫,宇宙树在整个膜世界遍地开花。一片片宇宙森林拔地而起,逐渐覆盖了整个膜世界。曾经荒芜的B6膜和H2膜又一次恢复了生机,土壤的改善使得H2膜再次成为优质牧场,而B6膜的“大陡坡”也重新成为旅游胜地。膜世界的通讯网络也迅速建立了起来,即时通讯成为了可能。距离不同的宇宙树的中继信号强度也不同,通过分析不同宇宙树发出信号的强弱,人们可以对信号终端的位置进行准确定位,这样一套强大的宇宙树定位系统也被开发了出来。大城市中处处可以看到宇宙树,有的宇宙树直插云霄,上边集成了几万个子宇宙。

整个膜世界就这样在几年时间内被彻底改变。虽然宇宙树或“自观察体宇宙丛”是更正式的名字,但人们更喜欢将宇宙树称为“米诺”。这不仅是因为这个名字简单好记,还是因为那个神奇而浪漫的故事:

这是孩子献给母亲的礼物。


七、 孩子与母亲


十五年后,米诺已经是一名本体规律学博士研究生,而他的导师正好是希格斯先生。

一天,他们来到B6膜的“大陡坡”,这里已经是一座美丽的山坡,高大的宇宙树和低矮的原生宇宙丛交织在一起,形成了膜世界亘古未见的奇观。联合科学院自观察体宇宙丛研究院就坐落在这座山坡的顶部。

二人站在山坡顶部,面对着一望无垠的宇宙树森林,沉默不言。他们身后,高大的高维引力波发射塔庄严地耸立着,似乎在向世人宣告着一场伟大科技革命的成功。

“真是沧桑巨变啊。”希格斯先生说。

“是啊,真没想到一切发展得那么快。这几年,宇宙树的集成度每二十个月就翻一翻,宇宙树的其他功能也陆续被开发出来。”米诺说,“如果没有十五年前那个伟大的巧合,这一切可能要迟到很多年。”

“这是你的功劳。”

米诺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望着天空说:“这些年,无数的人都在这样称赞我,说是我对母亲的爱造就了这样的奇迹。那天我一瞬间的决定被无限放大,竟然成了这场科技革命萦绕不绝的永恒主题,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

“你没必要为此忧虑。这个时代感激你的发现是正常的,这值得你自豪,不应成为负担。”希格斯先生平视着地平线。

“这些年来,也产生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有的人说,自观察体具有很高的能动性,而我们不加以深入研究就胡乱使用宇宙树技术,这是否安全?还有人说,我们一直在压榨自观察体的生存空间,自观察体也是智慧生命,它们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利用它们的宇宙,为什么他们至今没有任何反应?说实话,我无数次深入地思考过这些问题,但始终没有答案。”

“科技的发展总是领先于人们的思考,我们总是要在一项新科技发展接近结束之时才能完整地领悟它的全部意义。在此之前我们只能努力发展它们。”

“我们总该谨慎一些。”米诺说,“它们也是智慧生命,不是吗?”

“但他们的智慧与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两者几乎没有可比性。这样来看对它们的利用也是很自然的了。”

“您好像显得很坦然。”

“我之前也有顾虑,但现在,你看,”希格斯先生指了指一望无际的宇宙森林,“宇宙树技术已经普及到了这种地步,可以说它是膜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我们没必要再为自己制造的东西担心了。”

米诺的语气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先生,您觉得,谁是孩子,谁是母亲?”

希格斯先生愣了一下,接着摇摇头,表示他不理解米诺的意思。

“我们似乎一直在把自观察体和宇宙树当成我们自己的孩子看待,但我们对自己的孩子了解吗?我们好像连它们是不是我们的孩子都没搞清楚吧?现在我们将整个膜世界交到了它们手中,它们可要变成我们的母亲了。”

“米诺,你有点……杞人忧天了。”

“但愿是吧。”米诺冷冷的说。

二人再次沉默起来。天空中,一架架膜间穿梭机繁忙地飞来飞去,与地面高大的宇宙森林一起,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美感。

忽然,希格斯先生身上的通讯机响了起来。这个通讯机和其他的通讯机一样,是通过接受和发射引力波工作的。

“希格斯先生,我是联科院的亚当•安普顿。”

“你好,亚当。”希格斯先生回答说,眼睛仍平视着地平线,“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应该在搞引力波发射器的进阶试验吧。”

“是的。”

“有什么事吗?”

“我们发现了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通信部今天上午找到了我,他们说在二十多个膜上的通讯信号被干扰了。”

“是不是通讯终端发生了故障?”

“我们检查了整个通讯网络的所有发射终端和接收终端,没有任何异常。而且我们发现,对通讯信号的干扰是经过调制的。”

“调制过?那一定是你们的问题,再检查一遍。”

“问题是,这种调制模式不是我们的调制模式。我们从未见过这种调制模式。”

“我现在看不到具体的数据,等我回去再说吧。”

“您等一下,还有其他的怪事。”另一头的人仿佛有一点紧张,“今天上午,安全部发给我们内部消息,昨天发生了一起意外。在C1膜中心,一棵编号为C1H23389的宇宙树产生了异常,上边的十多个宇宙落了下来掉到了地面上,时空液溅得整条街都是。”

“这不算什么大事吧。安全部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敏感了?”

“关键是……那些宇宙解体之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

“所有被时空液溅到的地方,都长出了全新的宇宙树。同时附近地面上的时空液浓度大幅度降低。在缺乏时空液的地区,质量泥和棘突子也被消耗了。”

米诺听到了这句话,他的心里开始产生不好的预感。

“你是说,宇宙树在自动生成新的宇宙树,同时在毁掉周围的土地?”希格斯先生的神情有些异样。

“是的……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整个联合科学院乱作一团,本体规律研究院的人正在开会呢。”

“怎么没叫上我们?”

“情况紧急,在的人先开起来了。”

米诺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指着地平线说:“先生,您看……”

希格斯先生向远方望去,远处的地平线仍是一望无际的宇宙森林,但这片森林似乎正在快速向两人所在的“大陡坡”压过来。过了几秒他们发现,森林向他们推进只是假象,真实的情况是森林中宇宙树上的宇宙“果实”正在从远到近不断坠落,坠落到地的宇宙炸裂开,溅起高高的液滴。与此同时,在每一颗果实坠落的地方,新的宇宙树迅速成长起来,正是这新成长的宇宙树,随着不断推进的的子宇宙坠落形成的“波峰”,向着他们不断前进。从他们所在的地方看,如同海啸的前锋,朝着他们直扑过来。

希格斯先生面如土色,米诺却平静了下来: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十五年间,自观察体的发展已经足以知晓膜世界的存在,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膜世界对他们的压榨与利用。但由于维度相差过于悬殊,膜世界却无法觉察出他们更高级的发展——膜世界只能通过那几个可怜的反馈参数猜测自观察体的发展。这些由无数自观察体组成的宇宙树经历了如何的异化,已经无人知晓,他们显然已经具有了利用宇宙发射引力波进行交流的能力。这种能力可能对膜世界来说只是诞生在昨天,但在那些宇宙中却可能已经诞生了几十亿年。

一旦宇宙树消耗光时空液,它们就会开始蚕食质量泥和棘突子,这将彻底摧毁膜世界生命赖以生存的膜土地。

米诺知道,膜世界在近千个世纪的和平中已经变得麻木而呆滞,他们几乎没办法阻止这样快速的宇宙树增殖,这将是膜世界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面对如魔鬼般的宇宙树增殖,膜世界很可能像弱小的孩子一样无助。想到这他突然想笑,孩子?孩子的礼物?哈哈!他侧过身,对已经木然的希格斯先生说:

“走吧,先生。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去试着说服自己的‘孩子’。”

米诺拉着几乎瘫软的希格斯先生,走向巍峨的高维引力波发射塔。他要尝试阻止这一切,尝试用引力波联系那些自观察体,联系自己的礼物。

这是孩子献给母亲的礼物。

       (全文完)


文中的名词对应:

时空液中的质量:暗能量

混在宇宙中的质量泥:暗物质

本体规律(参数)系统:物理学规律(参数)

虚拟规律(参数)系统:数学规律(参数)

时空断点:黑洞(星系中心的超大质量黑洞不断吸积物质形成明亮的类星体)

引力参数:万有引力常数

缺省速度:光速

弦参数:普朗克常数

微静态参数:绝对零度

自观察体:宇宙中的智慧生命

螺旋形碎片:旋涡星系

椭球形碎片:椭圆星系


《米诺的礼物》创作缘起

这篇小说是我的科幻短篇处女作,写于2014年国庆节期间,完全是头脑一热的产物,从构思到写完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必然有很多的不足。但它一直保留着原样,没有做太多修改,这是因为现阶段我的文风已经变了很多,任何修改都会破坏它的样貌。我觉得它是一个起点,从它开始我才算正式开始了科幻创作的道路,所以不论它在他人眼里如何,对于我自己来说它都是十分珍贵的作品。(文/王宗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