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土而出

作者:尹俊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7-02

你好,侵略者。


我们在玉溪繁茂错杂的丛林中穿行,向着目的地一刻不停地前进。整趟路程倒是说不上艰难,因为我们的前方有“开路先锋”给我们踩点,我们轻松了不少。从新丽江出发以来的三个标准日中,我还是蛮享受这项任务的。

“要不今天就先到这吧,估计明天上午我们就能到第一目标点了。”卢凌峰教授说。他是我的导师,我也是自愿跟着他来跑这次不被理解又事态紧急的长途。

“天确实挺晚了,今天已经赶了不少进度了。”于浩哲回答,这位年轻的地质史学家双手叉腰,凝望着远方像山一样巨大的隆起。我抬起头看着暗红色的天空,不知不觉,“火焰”已经占据了天空的中央,“水晶”也像一枚晶莹的泡泡一样,在浑浊的夜影中渐渐浮现出来。

“小周,帮忙搭帐篷啦!”卢教授喊道。我不再愣神,回过身来到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四足运输机器人旁,打开储物柜。我让自己的目光越过那堆巨大的线圈,把挤在一旁的露营设备掏了出来。

浩哲从包里拿出三份自热料理包,按破上面的加热泡。我把捆帐篷的绳子解开,站在卢教授的另一侧,把它铺平,让帐篷自己立起来。浩哲又去在营地的周围插了几跟发射远红外光的荧光棒。这里的野生动物对远红外光特别敏感,只需要几根荧光棒就可以保护旅行者的生命安全。

一切都完工之后,我们拉开帐篷围坐在一旁,一支发出亮黄色光芒的照明器被插在中间,权当是承担了火把的角色。浩哲把热乎乎的料理包递给我们,我掰开筷子,大口吞着味道浓郁的回锅肉盖饭。

“我现在害怕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搭建好了磁场后,它没有跑回地底去。”卢教授开口说。我下意识地看向远方那座平缓的“山峰”,它如以往两个多月一样平静地躺在那里,仿佛那真的只是一座小山。

“这可不是主要的问题,老卢,”浩哲咽下一口饭,“如果它不能躲下去,自卫队就会把它杀掉。最坏的情况也不会比目前更差。”

卢教授摇了摇头。“太荒唐了。我刚刚突然有种感觉,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毫无意义。说不准,自卫队还会派人下到地下洞穴里追杀它呢。”

“我们必须这么做啊,老卢。至于原因,没人比你更清楚吧。”浩哲说。

“哲哥说得对。为了这颗星球,它必须活下去。”我放下已经被我扫荡得一干二净的料理包,附和道。

浩哲点头,“它必须活下去。”

悠扬的尖啸声从远处传来。它是正在悄悄偷听我们的谈话,想要加入我们吗?

阿龙啊,我默念着我给它起的名字,你一定会熬过去的。



其实,卢教授带着我千里迢迢地跑了几百光年,就是为了来研究阿龙。

我们大概在一年之前才拿到关于它的资料。那个时候,关于“殖民星球出现巨大怪兽”的新闻热度早已过去,而仍在关注它的只剩下了科研人员。确实,在玉溪——这颗以地球上一座美丽的城市命名的星球,繁盛的丛林几乎占据了每一寸土地,它的生态系统也与地球极为相似。但这颗行星和它所在的星系毫无特别之处,那么“阿龙”的出现,显然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当第一艘“世界评估”级考察船来到玉溪的轨道上时,人们便发现了它的存在。这是一只体型庞大的怪兽。它就像是一只超大型的剑龙——全长超过一公里,浑身布满坚实的鳞片。相比于星球上本身常规的生物,它的存在显得过于突兀了。但是组建起来的环境评估小组在两年的观察期内没有发现它活动的迹象,它似乎处在休眠期中。

行星开发是个炙手可热的行业。因此,一批殖民者小心翼翼地登上了这里,并在远离它的大陆另一端建立了殖民前进基地。最初的几年里殖民进展顺利,而玉溪的自然条件实在太适合居住了,这里的各方面发展都欣欣向荣。

直到它的苏醒打破了这份宁静。

它先是钻入地表,突然消失。在人们还在担忧它究竟去向何处时,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后,它突然从相隔很远的地方破土而出。接着它开始大肆破坏——大片的土地被它蹂躏,各种植物、动物都沦为它的腹中餐,经过长达二十几天的进食之后,它终于停止了活动,再次进入休眠。

也许这就是阿龙几千年来重复做的事,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害怕了。如果有一天,它挖通了城市,把居民当羊羔一样吃进肚子中,那么一切都为时已晚。虽然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极低,但当地政府最终还是承受不住市民的抗议,他们花重金建立了一支“怪兽研究小组”,以寻求这件事的解决办法。我和卢教授就是在当时被征召过来的。

经过小组几个月不断的研究,我们逐渐对阿龙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可是民众们并不满意,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拿出解决措施,因此行政部门也不断向小组施压。小组的成员不得已只能提交阶段性研究报告:在阿龙对玉溪生态系统的影响上,目前看来,它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反而对整个生态系统破坏巨大。因此,当地政府决定出动自卫队解决掉它,这是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小组成员中没人同意这个决定。虽然当前报告没有证据表明阿龙是玉溪生态环境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研究还没有结束,我们依然对它知之甚少。现在盖棺定论是不合理而又不负责任的,此举有可能对玉溪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就算我们不为阿龙着想,我们也要考虑玉溪生活的几十万平民。

但是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这么做了。自卫队的指挥官已经制定好了行动方案,而猎兽行动则将在五天之后后进行。很多成员对此感到失望,他们有些人心灰意冷地离开了玉溪,也有人不断抗议。而浩哲在这时找到了我和卢教授,我们一同策划了一个拯救“阿龙”的疯狂的方案。

经过一晚上的休整,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踏上了最后一段路程。

“开路先锋”已经完成了它的工作,在地图上一闪一闪地跳动着。我们加快步伐,穿过茂密丛林中狭窄的小路,向第一目标点前进。

清晨黄白色耀眼的阳光从树顶的缝隙中钻入地表,我们随意地谈论着一些家长里短,用打趣来解决最后这点无聊的赶路时间。运输机器人不慌不忙地跟在我们身后,发出“哐哧哐哧”的响声。

不久之后,前方的丛林戛然而止。我们停下来仔细观察,注意到第一目标点已经近在咫尺。卢教授收回刚刚聊天时的笑脸,顺着“开路先锋”留下最后的一段小路来到它所在的平原中。

“它这么狠啊!你知道它有这么大破坏力吗,老卢?”浩哲有些迟疑地向前走了几步,语气中也充满了惊叹。

我沿着它所在的方向看去,前边的荒地看起来没有被破坏太久,散落在地上的叶子仍呈现出着、玉溪土著植物独有的健康的黄绿色。而许多粗壮的枝干生硬地矗立在地表,断口处杂乱的纤维表明它们是因为强大的外力直接拉扯断的。

而在这片荒地的中心,阿龙正舒舒服服地趴在那里,它的三对眼睛紧闭,身体随着呼吸有规律的起伏着。它保持这种休眠状态已经有两个月了,按照规律来看,它下次苏醒则会是一个月之后。它会再次进食,然后继续休眠。直到周围的食物都被吃光后,它就会离开这里。

“行了行了,别在这干站着了,该干活了!”卢教授在我们的前面吆喝。浩哲回头跟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说道:“走吧,小周。”

我们走出小路,来到“开路先锋”留下的标记处。我打开运输机器人的柜子,把线圈的起始部分拿了出来,摆好方向后准确地放置在放在第一目标点。接下来,运输机器人会带着剩下的部分按照程序设定的方向前进,穿过第二目标点和第三目标点后返回,让线圈把阿龙包围起来。这些线圈虽然只有手臂那么粗,但却能产生强度超过二十特斯拉的磁场。因为阿龙体内存在的大量“具有特殊各向异性排布的氧化硅-镍-四氧化三铁复合晶体”,它对磁场的变化极其敏感。在这种强磁场的环境中,阿龙肯定会忍受不了,然后它便会迅速地躲到地下。只要阿龙可以再躲一段时间,我们就能多出时间和政府交涉。也许,这个举动还能让玉溪的民众看到阿龙更加可爱的一面。

但这一切都是卢教授和浩哲设想的,万一阿龙有其他狂暴的反应,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也想直接向它大喊:“快跑呀!有人要来杀你啦!”但它可听不懂人话,使用这个方案也完全是无奈之举。

运输机器人还需要经过一上午的时间才能走完全程十多公里的全程,而这段时间我们必须跟着它,以标定第二第三目标点。所以这还是一项体力活。

阿龙啊,你知道我们为救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我默默想道,并为机器人设置了几条指令,让它按照之前设定好的计划前进。机器人再次迈开四条腿,用机械而枯燥的步伐奏出重复的打击乐。

“漂亮,小周,”浩哲站在我身边看着机器人前进,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卢教授似乎并没有像浩哲一样如释重负。“别就这么放松了,小心别被别人发现了。”卢教授的警告其实很有道理,我们为了不被自卫队发现,甚至没有在新丽江租用载具,而是活生生靠徒步走过来的。我不清楚此刻玉溪上空有多少卫星正在紧盯着阿龙,我们完全可能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之下,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我们让丛林边缘的树木遮住我们的行踪,不紧不慢地跟在运输机器人身后。为了保证线圈的放置能够大致呈现一个圆形,我们以很慢的速度前进,同时还要调整机器人扔下线圈造成的偏离。因此,我们实际上比前几天赶路时轻松了不少,浩哲再次走到我身旁和我聊天,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这个比我大快十岁的男人和我竟然有许多共同语言,所以每次我们都可以愉快地唠上很久。

我们的话题经过自己的经历和爱好,最终又回到了阿龙身上。“我时常觉得,阿龙就是玉溪的魂,它让这里真正充满了生命力。”浩哲说,同时还不忘用脚尖把歪开的线圈拨正,“别误会,我不是说阿龙对于玉溪的生态系统不可或缺,我的意思是,阿龙的存在与玉溪上的其他生物无关,它真正代表了玉溪这颗星球,而不是所谓的生命。”

我仔细地品了品这段话,我明白浩哲想说什么,但我却并不赞同他的观点。“没有玉溪自我修正能力极强的生态系统做支撑,阿龙根本没办法活下去,它很快就会饿死的。而且相较于玉溪自身生命的发展来看,也是这里的生态系统造就了阿龙。它可是玉溪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

浩哲摇了摇头。“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小周。我相信你们对玉溪的生态系统已经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了,我想你们也一定知道,即使缺失了阿龙,这里的生态系统也不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但你不要忘了,玉溪的生物中,只有阿龙体内存在这种晶体。它是特别的。如果它出了什么事……对玉溪的影响恐怕不是在生态层面上的。”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清楚这种玉溪地下大量出现的所谓的晶体究竟有什么用,但它们确实与阿龙有关,它们也一定影响了阿龙。“哲哥,你的意思是?”

浩哲正在准备整理语言回答我,然而天空中猛然出现的涡轮引擎的声音打断了我们,我抬起头,一架重型大气层内攻击艇正缓缓从高空落下。



自卫队将自己的猎杀时间提前了五天,这确实不符合常理,因为玉溪当地政府从来没有提前完成过自己的计划。

自卫队的指挥官利亚姆•梅森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们。对于我们的行为,他似乎并不感到惊讶。“看起来我们很幸运啊,如果我们按原计划进行,那恐怕你们就把这怪兽给放跑了,”高大的梅森蹲下来,拿起线圈细细端详,“卢教授,你能给我讲讲这东西的原理吗?就凭它就能救下这只怪兽?你不会是把折跃引擎搬到了玉溪上吧?”

我们没人回答,卢教授冷冷地看着他,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梅森站起来,扫视着我们三人。他轻轻点头,放缓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们对那只怪兽有割舍不掉的感情,但是我们必须要为普通人的性命着想,我们不能让一个危险的怪物存在。那么就请你们观赏这只怪兽最后的献礼吧。”

那架飞艇突然加大了引擎的功率,轰鸣声震颤着我的耳膜。梅森的战术目镜上显示了一些我看不清的图像,他用眼神下达了什么指令,随后,飞艇向前稍稍移动了一段距离。

阿龙还在那里平静地趴着,多大的噪声也吵不醒它。

“我们为了这次行动,特意把机头处的加农炮换成了次声波发射器,那只巨龙的神经结构会在一瞬间被完全破坏,整个过程不会有任何痛苦。我们已经尽最大可能地践行了人道主义……不用担心,次声波的频率与军队所使用的次声波武器不同,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一切都结束了。卢教授转过身,不想目睹阿龙被杀的场景。我和浩哲简单地对视,他也只是低下头默默叹气。

“谢谢你,指挥官。既然你已经是获胜者了,那么我们只希望你能给阿龙一个好的安葬之处。”浩哲平静地说。现在除了接受事实之外,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梅森没有回答,他现在正忙于对自卫队下达命令。飞艇下落了一段距离,将它改装过的发射器对准阿龙的头部。半分钟之后,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一会儿后,阿龙起伏的身躯变得僵硬,它失去了呼吸。

梅森把目镜摘下来。“行动结束了。”他说。

我们陷入沉默。卢教授回头看了一眼阿龙,然后自顾自地往运输机器人的方向走去,准备收回之前展开的线圈。

“我们会为它献上一场隆重的葬礼的,”他接着说,飞艇正向这个方向飞来,自卫队的人已经开始收工了,“需要载你们一程吗?”

浩哲和我望着卢教授孤独的背影。辛苦白费的心碎感觉不住地涌上心头。阿龙都没了,我们接下来又要干什么?学院给我们的这次考察任务批了两年时间,如今我们连完整的报告都交不上,我们也没脸回去。

“不用了,谢谢。”浩哲回答。他示意我跟上他,一起帮卢教授收拾东西。

把线圈从机器人身上放下来是个很简单的过程,但要想收回去,你就需要自己一点点给卷好,放回原处。

因此,我们几乎用了一天时间收拾线圈。这副线圈价值不菲,如果我们把它弄坏了,还是需要赔不少钱的。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地一边收拾,一边看着自卫队的士兵欢快地对阿龙评头论足或是合影。不久之后,飞艇载着他们离开,只留下我们继续陪着阿龙。

夜色已深,我把最后一段线圈塞回机器人的储物柜中,随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番胡思乱想后,我抬起头,寻找卢教授和浩哲。他们两人坐在一旁倒下的树干上,目光正对着阿龙的方向。

“卢教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我问道。

卢教授没有回答,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回应。仿佛神经迟钝一般,十几秒钟后,他回过头来:“今晚就先扎营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往回走。”

“好的,教授。”现在大家都没心思搭帐篷,我拿了几份料理包,走过去,坐在他们身边。

浩哲接过料理包,直接把加热泡给拍扁。我又递给卢教授一份,他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就按了按加热泡,把料理包放在他的旁边,然后来到浩哲身旁,拿着自己那份默默坐下。

料理包开始变烫,很快,封口自动打开,食物的味道扑面而来。但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几乎一天没吃东西的我甚至觉得眼前的饭都不香了。

“我曾经还以为,自卫队会抬出激光炮来对付阿龙。我还一度希望阿龙能够顶住自卫队的攻击,逃到地底下去。没想到他们有什么次声波,”浩哲说着拿起筷子,扒拉了两口饭,“杀死一只巨兽,真的就这么容易。”

“这颗星球的魂死去了。”我说。

“也许是我们言重了,小周。既然事情已经无法弥补,我们就要往更好的方向去看,你说是吧,老卢?”

卢教授也过了气头,他惆怅地回答:“是啊,那还能怎么办。”

“哲哥,那么既然阿龙这事结束了,你准备去干什么?你是想留在玉溪还是去其他殖民地看看?”我问道。

“还没想好呢。玉溪的地下还有很多那种奇怪的晶体,当地应该会组织一个团队去把这东西研究清楚吧。我现在更倾向于留下。”

“我们呢,教授?”

“咱们就要先回太阳系了,然后回去被别人笑话。”卢教授也拿起料理包,把自己的脸埋进外包装中。

“别这么说嘛,老卢。这件事怨不得我们。”浩哲在旁边安慰,但我心中也很不是滋味。我们没能保护好阿龙,这怎么能说怨不得我们呢?

“唉,不管了。反正咱们还是要分道扬镳,回丽江之后咱们最后再聚一次吧,也算是留个念想。”浩哲说。

“嗯。”卢教授回答。他应该是真饿了,我的饭还几乎没吃几口,他已经把吃剩的包装握成一团准备扔掉。我也向浩哲点点头,然后专心地吃饭。在之前,我也想过行动失败后我们的去处,除了回到学院之外,卢教授和我别无选择。那么就接受现实吧,以最好的姿态面对崭新的生活。

一道极度难受的感觉涌入,我抬起头,然而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使劲地咳嗽几下,想要缓解自己刚刚的恶心。浩哲也拍了拍胸口,问道:“咦,你也有那种感觉吗?”

我和浩哲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向卢教授的方向看去。他也一样,用双手轻揉太阳穴并轻轻晃头。我下意识地搜索身边可能出现的野生动物,虽然没有找到,但这才让我发现,我们身边的照明器早已熄灭,而那台运输机器人也已经宕机了。

“快看!”浩哲喊道。我抬起头,夜空似乎如往常一样平静,然而我还是一下子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火焰”变小了,而“水晶”正快速地顺着天空前进,它的表面也不再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反而变得灰蒙蒙的,在“水晶”的运动轨迹后方,一团隐约若现的灰尘正在慢慢扩展着。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沮丧感一扫而空,被不安所取代。卢教授没有像我一样傻愣在那里,他催促我道:“快,小周!你去看看机器人和线圈有没有问题。”而浩哲早就跑过去拿一直被封存不用的行星通讯器,尝试着把它打开。我也去检查运输机器人,所有电子产品的状况都良好,它们还没有因为刚才奇怪的现象而受损。

“联系不上城里。”浩哲说。他走到空旷的地方,高高地举起通讯器,但最后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才应该是强烈的电磁波经过,让这些装备都短路了。还好我们没有用山寨货,要不然可能有些东西就彻底完蛋了。”卢教授说,他看上去还是没有从恶心感中恢复,左手依旧在按揉太阳穴。

“那‘水晶’又是怎么回事?”我问。

卢教授愣了一下,他连忙往天上看,神色里满是困惑和震惊。

“这……”

“有信号了!”浩哲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把通讯器拿到眼前,准备接入新丽江的网络枢纽。梅森的全息头像跳了出来,浩哲把通讯器拿稳,焦急地看着梅森的脸。

“于教授,幸好联系上你们了。你们没事吧?”梅森问道。根据他的穿着来看,现在他已经回到了新丽江,正待在自卫队的基地中。

“我们没事。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指挥官?”

“十分钟前,一道来自‘火焰’的电磁脉冲横扫玉溪,破坏了玉溪和近地轨道上的全部电子设备。直到现在,我们才初步建立起通讯网络。另外,你应该能注意到,‘水晶’正在以异常的轨道运行。刚刚又有另一道电磁脉冲击中‘水晶’,这之后,它的地表就开始发生强烈的震动。现在它正在向宇宙空间喷射物质,这些物质产生的反推力正让它加速运行,向玉溪坠落。”

“怎么可能?这是谁干的?”

“我们也没有任何头绪,于教授。现在的问题是:按照目前‘水晶’的运行轨迹来看,它将会在五十个小时后坠入玉溪。这将是场可怕的灾难,离我们最近的星际舰队也无法赶到支援我们。我们需要疏散玉溪上的居民,这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们。于教授,我已经派了一架直升机去接你们,请你们原地待命。明白吗?”

浩哲皱着眉头,他向我和于教授的方向投来目光。

“好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我先挂了。再见。”梅森的头像消失了。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事情变化得太快,我们还需要时间来适应。浩哲打破了这份尴尬的沉默:“我们先捋顺一下:一道电磁脉冲经过,然后‘水晶’开始以不正常地轨道运行,它将在两天后与玉溪相撞。”

我点了点头。“没错。”

“如果我没记错,‘水晶’的直径足有五百千米,这么大的天体与行星相撞……这会是多么恐怖的景象啊。”

一幅图像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水晶”残破的身影拖着尾线,以一个不算小的倾角撞击玉溪,整颗星球瞬间被岩浆所覆盖,大量碎片迸发,最后,玉溪因为“水晶”撞击时巨大的动量而无法维持自己的结构,彻底分崩离析。

“现在玉溪上的几座城市太空港储备充足,两天之内把所有居民全部撤离应该不是问题。但这毕竟会让八十万人无家可归啊,我记得玉溪的空间环境很稳定啊,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状况?”

浩哲的问题一针见血。确实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啊,除非……

“哲哥,你知道‘水晶’上是否存在你说过的那种特殊晶体吗?”我激动地问。

“之前有科考队调查过,他们给出的结果说好像在深层地底确实存在,不过……”浩哲瞪大眼睛看着我,理解了我的意思,“是阿龙!这一堆稀奇古怪的事一定和阿龙的死亡有关!”

“可是没道理啊,我看不出来两者之间存在什么联系。”卢教授说。

“我们对晶体的初步研究表明,它对磁场的变化非常敏感。虽然我们还没有研究出进一步的规律,不过我猜它完全可以被当做一种触发装置,只要电磁脉冲击中,就可能产生某种特殊反应。”浩哲回答。

“行,就算按照你说的,是阿龙的死导致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我们又还能做什么?”

“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么关键就不是阿龙本身,而是它体内所携带的晶体……”浩哲若有所思地说,他的视线转向了阿龙伟岸的身躯,“想要解决问题,还要回到它的身上。”

“浩哲,我不太相信你的看法,不过总归该试试,”卢教授也看向阿龙,“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自卫队的直升机大概还要半天才能飞过来,这段时间倒是足够了,就算失败也没关系。”浩哲又回头看了看运输机器人,“老卢,小周,让我们再次铺开线圈吧,不过这次绕着阿龙放就行。”



当我们把线圈放好后,已是深夜。期间又出现了两次强烈的电磁脉冲,不过我们的电子设备已经有所防范,所以就没有再出现过问题。

浩哲双手叉腰,盯着面前体型硕大的阿龙。“晶体对磁场很敏感,那么我们就试着用磁场来激发它。小周,操控线圈电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哲哥。”我从机器人的储物箱中拿出负责控制线圈运行参数的操作面板,轻触几个按钮,激活反物质发电机。我抬起头确认情况,线圈的运行状况良好,磁感应强度正稳步提升。

“我们的磁感应强度足够吗?”卢教授问。

“我也不知道,但应该够了,”浩哲凑过来观察操作面板上的数据,从表情来看,他对现在的进展很放心,“我猜的。”他补充了一句。

越过开始的低峰期后,磁感应强度迅速提升,目前的大小已经超过了五百特斯拉。根据启动自检时系统自动预估的情况来看,我们最高只能获得一万两千特斯拉的稳定磁场。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我们为了躲避它造成的影响,不得不躲到几百米之外。但是对阿龙来说,这个值可能远远不够。

而且阿龙已经死了。

磁感应强度在两分钟内达到极值,实际大小还要比系统预估的更高一些——12883特斯拉。阿龙并没有做出反应。当然,我们也不指望它能做出什么反应。它的生命体征已经消失了,强磁场又不会让它的心跳恢复,重新呼吸,然后活蹦乱跳地站在我们面前。我们或许只是在等待某种奇迹。

“我们怎么判断磁场产生效果了?”卢教授问。浩哲摇了摇头。我盯着面板上那条不断延伸的直线,它代表磁感应强度。浅蓝色的UI将白线显眼地衬托出来,晃得我有些失神。

“按道理来说,晶体是承受不住这么强的磁场的,至少也应该产生一些扰动。”浩哲不甘心地说。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此刻除了等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哎!是不是……噢,我看错了。”卢教授大喊一声,差点把我吓一跳。我低头继续察看面板,不知什么时候,那条白线已经不再是一马平川。

“哲哥,你来看看!”我叫道。浩哲凑过来,一把将面板夺过去。不一会儿后,他问道:“快,小周,你能给发生装置接入一道程序,让它按照我们的要求发出变化的磁场吗?”

“这很简单,不过哲哥你的意思是……”

“你们来看看磁场的变化,”浩哲把卢教授和我都招呼过来,“现在我们的线圈的发生功率是恒定的,磁感应强度却不同,而且它的变化很有规律。这应该是某种通讯的方式。”浩哲把面板塞到我的手里,跑到运输机器人那里拿出通讯器。“希望这东西的计算力足够,我们要把它改造成解译器了。”

我在一旁看着浩哲飞快地操作通讯器,同时检测面板上的数据波动。没过多久,浩哲便停下手中的动作,他缓缓蹲下,并将通讯器放在地上,等待机器给出计算的结果。

“怎么样了?”我问。

“不行,应该不是通讯器的问题,这道波动的解译难度太大了。”浩哲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还有一个办法。”他拿起通讯器,再次操作起来。他的在屏幕上飞快地在屏幕上跳动着,看得我眼花缭乱。

“小周,我往操作面板发送了一个数据包,你看能不能按我上面的要求改变磁感应强度。”

我开始工作。相比于浩哲之前那通操作,我要做的非常简单。我设置了一个命令框,然后把数据包扔了进去,程序会按照指令自动运行。 

这是一段持续二十秒的变化磁场。表征磁感应强度的那道白线剧烈地波动着,像是一道疯子的心电图。很快,磁感应强度再次回归为一条平线,数据包包含的信息已经全部发送完毕。我满怀期待地等下去,半分钟之后,磁感应强度真的发生了类似的变化,而此时线圈的功率是一个稳定值——激发源来自于晶体。这道变化也大概持续了二十秒,随后磁场恢复初始状态。

“要是我没搞错的话,应该会成功的……”浩哲小声说,他又开始在通讯器上操作起来,没过多久,他打了一个响指,“小周,我又发过去了一个!你接着按照现在这个数据包的设定改变磁场。”

“没问题,哲哥。”我回答。新数据包明显比上一个要大不少,这不单单是二十秒的变化磁场数据,而是一道由几十段不同变化磁场、每段间还包含大概半分钟间隔构成的复合指令。那道白线开始以我看不懂的方式推进了,虽然指令中设置了磁场稳定期,但晶体也在稳定期改变磁场,两者中只有几秒的间隔。我已经分不清哪段变化是来自于线圈的了。

“我刚刚发过去的是一个大的编译库,包含了我们所使用的编译方式以及足够数量的词汇。对方能做出相同的回应,说明它正在学习这种编译方式。等到它完全理解了数据包中的内容,我们就可以利用磁感应强度做编码进行交流了。”

“真有你的啊,浩哲!”卢教授称赞道。我也想到了一个办法,将操作面板的输入端权限转到通讯器上,并且让数据实时同步。“哲哥,我这边改了一下程序,到时候你就只管用通讯器就行了,不用再来回折腾操作面板。”

“那就等吧。”浩哲总结道。大概十分钟后,数据包的内容已经全部发送完毕,而对方也不再回复。浩哲最后看了一眼平直的白线,在通讯器上打出两个字。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内容发送出去。

【你好】

几秒后,一行字显示在通讯器上,那是对方做出的回答。

【你好,侵略者】

我们三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彼此。这种方法竟然成功了!但是我们还没工夫惊叹或是愣神,因为对方还在等着我们。

“侵略者?”卢教授问。

“不要忘了,自卫队刚刚才杀了阿龙,它这么理解很正常。”浩哲回答,“接下来这段谈话就交给我吧。”

【我们不是侵略者】

【有机载体在大约两个标准时间前被某种远程武器消灭。我检测到你们的磁力装置和他们所用的形式基本相同,请解释。】

【很抱歉,我们并不知道你的存在】

【未知外来意识体,我已经观察了你们足够长的时间,而你们却甚至不了解我。我们之间的沟通依然存在严重障碍。】

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段抽象的对话,卢教授也是。所以如何回答的问题只能交给浩哲。浩哲想了想,让交流继续下去。

【我们确实不了解你。你能告诉我们你是谁吗?】

【根据你们所提供的数据库中的说法,我是基于ξ型氧化硅-镍-四氧化三铁复合晶体存在的一种电子态意识。我的基体由行星上全部晶体共同组成,并通过行星的熔融态铁镍内核的旋转产生逻辑电信号。你们现在所联系的是我的有机载体,它拥有自己的意识,但身上携带的晶体可以提升我的外界感知能力。】

浩哲第二次抬头看着我们。我们从未想到玉溪上会有另一种生命存在,而阿龙也与此相关。如果政府接着给我们一些研究的时间,我们应该就能发现这个问题了。

【那么火焰和水晶上也有和你相同的意识存在吗?】

【是的。也正是因为你们和它,我马上就要死了。】

【为什么?】

通讯器上突然涌现了一大段文字,我一时跟不上思路。浩哲把画面拉到开头处,一点点读下来,我们终于明白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



我们暂且把它称作玉溪,把火焰上的意识体称作火焰。

这个星系形成之初,在现在玉溪的轨道上形成了一个由两颗行星构成的双星系统。随着行星外表的凝固和铁镍内核自转趋向稳定,某种特殊的定向晶体在两星球互相影响的不稳定磁场下形成了。慢慢地,这些晶体中分别诞生了两个意识体——玉溪和火焰。

这两颗行星质量相近,地磁场也不相上下,意识体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他们起初打算寻求合作,想办法让两颗行星轨道分离,直到他们发现,摧毁彼此比相互合作更加容易。

火焰先动手了。它试图捕获了几颗漂泊在非稳定轨道的铁镍核小行星,引导它们撞击玉溪。撞击对玉溪造成了很严重的损伤,它不得不把自己的意识内核藏在更深的地方。因为火焰的运行轨道更加占优,玉溪无法捕获质量足够大的小行星,它只能默默忍受着火焰的攻击。经过几十次撞击后,玉溪的地壳已经极不稳定,火焰即将获得胜利。

玉溪想到了一个自杀式的办法。

它舍弃了构成自身一部分的晶体,利用行星上的岩石裹挟这部分晶体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七百千米的球体,用它撞击火焰。那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冲撞,火焰被彻底撕碎成两部分。爆炸产生的碎片在漫长的时间中坠落到行星表面,而曾经的火焰变成了现在的两颗行星——火焰,水晶。

火焰的意识体受到重创,它无法保持基础智力,而水晶则只是一个受控于火焰的附属体,它甚至连自我意识都没有。玉溪获得了一场完全的胜利。

后来,星际环境变得平稳下来。玉溪上出现了有机生命,它看着这些小生命一点点长大,非常开心。后来,土壤层变厚,晶体对行星外部的感知变差了。它想到了一个办法:它孕育了一种巨大的怪兽,由怪兽来携带足够的晶体,以此作为与外界联系的媒介。

它知道火焰一直想要报仇,而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操控水晶,向玉溪撞击。但阿龙能够产生更强的磁场扰动,让水晶与玉溪保持距离,维持玉溪的安全。可以说,阿龙与玉溪是共生一体的,玉溪为阿龙提供生存环境,而阿龙默默地保护着玉溪。

人类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玉溪无法通过任何手段得知人类的意图,它只是感受到小范围的磁场扰动,它并没有在意。

直到阿龙被自卫队杀死。

直到火焰知晓此事,它用自己已经不够敏锐的磁场控制水晶,企图利用它完成复仇。

而谁都无能为力。

交流还要继续。浩哲用接近绝望的心情接着打字。

【没有办法挽救了吗?】

【你必须在三个标准时间(注释:十一个半小时)内削平行星地表五千米的土壤,或是复活有机载体。除此之外,我也无能为力。】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你必须学会接受现实,侵略者。你们不过是失去了自己的居住地,而将会遭受重创的是我的意识。离开这里吧。】

【你只有一只有机载体吗?为什么不留下备用方案?】

【确实还有另一只有机载体,不过它目前正处在幼体期,无法使用。】

“还有希望!”浩哲喊道。

【我们可以试试,告诉我们它的位置】

【它就在你们脚下的洞穴中。我告诉过你,这不管用。】

【它可以调动这只成年有机载体身上的晶体来工作。】

【它是可以这么做,不过它的精神不够强大,无法维持足够强大而敏锐的交变磁场。】

【那也值得一试】

【你们还真是固执,侵略者。】

【谢谢夸奖。】



我们根据意识体提供的信息,找到了那个通往地下的山洞。洞口阔大无比,而且很明显,它是被阿龙挖开的。我们先是召回了之前被遗忘的“开路先锋”,跟在它的身后前进。大约往地下走了几百米,我们找到了那只小龙崽。阿龙体长一千两百米,站起来能有六百多米高,是只不折不扣的巨型怪兽。而眼前这只小龙崽只有五米见方,它站起来最多也就能比我高两个头。

意识体没有骗我们,它只是个孩子。

“就算它救不了玉溪,我们也要先把它救了。”卢教授说。小龙崽的感官很敏锐,它被我们的声音吵醒,睁开自己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

“先要想个办法把它引到地面才行。”卢教授接着说。

“要不我去看看有没有磁铁之类的东西,看看管不管用?”浩哲问。

“不需要,”我回答,“我们只需要给运输机器人开足功率。”

我把我们还没动过的几十份料理包打开,并加热。浓郁的食物味道迅速蔓延开来,小龙崽立刻起了精神。它注意到了运输机器人半开的储物柜,向它的方向跑去。机器人迈开四条腿,飞快地向地面跑去。小龙崽在它身后用吃奶的劲撵着它……

“怪不得。小时候这么能吃,长大了必然会胖成个球。”浩哲做了个鬼脸。

“那我们也上去吧。”卢教授说。

我们回到了阿龙身边。运输机器人完成了任务,安静地跪在一旁休眠,小龙崽扒开了储物柜,还在埋头大吃着。

浩哲再次拿起通讯器。

【我们把它带过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告诉过你们,它太小了。我很难激发它体内的晶体。我尝试能否激活它的意识回路。】

小龙崽吃饱了,它一蹦一跳地跑到一旁,它抬起头,看到了阿龙的身体。它嘶鸣一声,跑到阿龙的身边触碰它的身体,但是随后小龙崽发现阿龙没有对它的行为做出回应。

它反复嘶鸣,用脑袋蹭着阿龙。

它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一声低沉的呜咽。

“对不起。”浩哲小声说。

忽然间,小龙崽体内的晶体发出明亮的黄色,它发出了痛苦的吼叫。阿龙的身体也开始泛现出金黄色的光芒,这光芒太闪耀,把周围几公里的区域都照耀得如同白昼。

一行字在通讯器上显示出来。

【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现在成败决定于这只有机载体。】

浩哲没有回答。

小龙崽狂暴地摆动自己的四条腿,拨得周围的泥土四处飞溅。它的嘶吼声一直没有停止。我们站在一旁,静静欣赏着这幅震撼的画面。半分钟后,小龙崽因为体力不支,瘫倒在地面上。它身上的晶体黯淡了许多,嘴里也只能发出虚弱的呼吸声。

终究还是不行,它太弱小了。

“加油啊……”浩哲说。我的余光扫过天空,“水晶”已经变得比往常大了将近二十倍,以这种速度飞来的话,留给我们的时间恐怕没有梅森预估得那么乐观。

小龙崽睁开三对眼睛,它一直看着阿龙。它不再虚弱地吐气,而是发出哭泣般的嗥叫。

它将爪子深深插入泥土中,再次站起来,身体重新发出了光芒。

但这回它甚至没有撑上十秒便再次倒下。我们的心情也随着它的动作而起伏,时而激动,时而担心。小龙崽这下真的累了,它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它偶然痉挛了一下,我还以为它也死掉了。

“接着站起来啊,你可是一只怪兽,没什么能把你击倒!”我忍不住喊道。小龙崽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唤,它用尽自己的全力,挣扎着再次站起来,黄色的光芒闪得我睁不开眼睛,惊天动地的怒吼声震颤着我的耳膜。

我们待在原地,以敬畏的姿态面对眼前的景象。小龙崽、阿龙、晶体的光芒、浑浊的水晶地表,它们融合在一起,构成了眼前难以言表的奇特景象。这是一场超越次元壁的战争,更是一个大自然赐予我们的奇观。

吼叫声几乎持续了两分钟,然后小龙崽和阿龙身上的光突然消失。我下意识地抬头,“水晶”面向玉溪的一面地表开始喷涌物质,让整个天空都染上了深灰色的尘埃。“水晶”正在减速,向外层轨道飞去。

我们得救了。

自卫队的直升机赶到的时候,太阳已经露出了半边。我们靠在运输机器人旁边坐着,享受大战过后的宁静。小龙崽经过刚刚的“战斗”,依然很虚弱,但它一看到料理包便来了兴致,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极了老虎。

直升机上下来了一名自卫队士兵。“我们来晚了。刚刚我看到你们这里好像有些异常,你们没出什么事吧,教授?”

卢教授僵硬地摇了摇头。“没有。”然后他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口气。

“那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离开这里了。太空港已经戒严,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士兵的目光与小龙崽相碰,他的那副严肃神情瞬间变成了有些搞笑的过度惊吓。

“我们挺好的,谢谢你。”浩哲摆了摆手,我们太累了,连话都懒得说。此时,太阳正顽强地在地平线上爬升,阳光为阿龙的身躯镀上一层亮橙色的光晕,又照亮了小龙崽脏兮兮的身体。

我看着小龙崽,它现在不像一只小怪兽,倒是和一只大号土拨鼠颇为相似。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词,接着是一个画面……

一声尖锐而有力的吼叫响彻云霄。

(全文完)


作者简介

尹俊杰,西北工业大学在读,西工大科幻协会前社长,科幻迷&宅男。代表作《广域静默》。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