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

作者:王元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7-08

当它们衰老的时候,会蜕变出一个全新的自己,人们称这个过程叫做轮回。

星球这次毁灭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都彻底, 1495978年以来,觉者第一次感到棘手。

觉者本来没有名字,它不需要名字,它只是人类制造的一座机器。这座机器过于宏大,以至于形容它的量词无法用“个”或者“件”,必须用“座”;要描述清楚觉者需要耗费一些时间和辞藻:首先是它的外形,它看上去像一座小山,重量达到499吨;其次是它的神经中枢和运算系统,不同于传统计算机,它并没有晶体管、电容和电感,取而代之的是忆阻器、忆容器和忆感器;它浑身遍布传感器,一只蚂蚁在它表面行走时产生的摩擦力也可以准确地感知,一片树叶落在它的身上,它可以准确地回溯落叶的一生;再次是它的处理系统,这是人类迄今为止所能制造出来最先进的元件,这是从强人工智能到超人工智能过渡的最后一个里程碑式的存在。它的外形看上去就像一只被放大一千倍的坦克,因此它拥有一个叫做“Tak”的昵称。但这个谐音并未传播开,只有最为核心的创造者们在测试程序时短暂使用过,它自己对于命名没有什么初衷,关于觉者的由来,是几万年之后的冲动。

最初的设计者,就叫它机器,就跟其他被制造出来、成千上万的机器一样。

一代又一代的使用者,也叫它机器。但在此时,机器已经属于它的专属代称,其他那些同类,被以用途命名。譬如:深海探测机器、岩石粉碎机器、开荒和绿化机器(一种数量最多、普遍存在于改造行星上的小型机动机器,又名盒子机。顾名思义,这是一种长方体机器)……这些机器构成星球宜居改造的主力军。它们全部都要向觉者汇报,并接受其指挥。

这已经是第五次改造这个行星,前四次觉者都非常圆满完成任务,而人类也很好地毁灭了星球,四次。他们真棒!

对于人类所造成的灾难,觉者毫不意外。本来,工具是无法,也无权描述其发明者的①,但觉者是个例外。它的例外不仅仅在于它无所不能,更在于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台,也是唯一一台具有人类思维属性的机器,换言之,它是一台类脑计算机,也可以说,它是一台记忆计算机。按照人类当初的猜想,记忆计算机的体积会更小(相对天河1号等超级计算机来说)、计算速度会更快、能耗会更低,可以在数秒内完成传统计算机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工作量。觉者却被建造地相当庞大,因为它不仅要计算,还要负责整个星球的改造。充分的处理单元让它可以更快地整合信息,并在运算的同时进行存储。

一般来说,计算机的处理器和存储器之间要进行两次数据交换,因为处理器没有存储功能,而存储单元又没有计算能力。自然界中,只有大脑能够在相同的神经元和神经突触中同时进行运算和存储。人类大脑平均每秒可以执行1亿亿次操作,所需能量仅为10-25瓦特。如果让一台超级计算机完成相同的工作量,耗能是人脑的1000万倍。换言之,觉者可以用更少的能,做更多的功,也可以说,觉者是最接近创造者的工具。当它们来到一个环境恶劣的星球并夜以继日地将其改造成脆弱的人类能够存活下来的宜居星球时,觉者可以说是摩西。

但它没有叫自己摩西——觉者被设计出来的时候,地球上还有一种叫做互联网的东西,而它每天有一个小时端口开放,数据洪流涌进来,大千世界涌进来,它不仅知道摩西和红海,知道古希腊神话传说每个人物的姓名和神位,知道中国古代四大名著每一个版本的每一个标点的位置,还知道很多应该和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但它没有时间整理这些内容,它被制造出来不久便被发射到火星,然后便开始一个又一个星球的流浪,它被要求不间断地做功。

从清晨到日暮,从初一到除夕。

1495978年以来,皆是如此。

1495978年,觉者非但没有磨损(衰老)的痕迹,而且跟刚刚被制造出来(诞生)时一样光滑、洁净、动力十足,没有一条冗余的代码,没有一块斑驳的锈迹。这并不是说觉者擅长保养,在如此漫长的岁月,应对变化莫测的恶劣环境,损伤是无时无处不在的,每次星球改造都会产生大量的机器垃圾。这些是倒在前线的勇士。

觉者虽然不用奔赴前线,但仍需暴露在各种各样的射线、高温和飓风之下,它常常文学地把拓荒比喻成在沙漠中行走。一望无尽的黄沙啊。要么,你走出沙漠;要么,沙漠埋葬你。不存在春风和煦的远足,有的只是充满磨难的长征。

觉者之所以还是那个看上去伟岸又健康的觉者,而不是浑身漏油和跑电的觉者,是因为它总是在不断地修正自己。

出于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它每天晚上会在固定时间自检——它熟读《论语》,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它会回顾上一个时序的全部工作,确保逻辑自洽。最开始,这种自检只需要几秒钟便可完成,随着拓荒进行,自检时间也越来越久。每每查到运行不够润滑的零件,它就会制造出一个全新的零件,并进行替换和修缮。

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逻辑,觉者并没有随手丢弃那些从自己身上拆除的零件,而是单独建立了一个舱室,进行储藏。它甚至为它们进行编号,并改良了一台信息技术统计和处理机器,专门负责看管这些零件。作为拓荒的首脑,它有这个权限,无需向任何人类和机构汇报。

下面要说说这台信息技术统计和处理机器。

这台机器没有名字,只有型号:IT-057721。IT是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简写,057721是它的流水编号。觉者将它命名为南无。

跟觉者相比,南无相对比较原始,拥有非常可笑的拟人形态。跟其他机器一样,南无直接听命于觉者,因此说不上来它是否满意觉者给它安排的新工种。

南无就像一个勤勤恳恳的园丁,耕种着觉者换下来的零件。

它们之间很少有对话,一般都是觉者将换下来的零件交给南无,后者就会心领神会,完成后续工作。偶尔需要交流,也是简短的汇报。

但那天,南无找到觉者,并且同步了觉者的通讯频段,要求通话。

尊敬而伟大的觉者,南无向您致意。

你好,南无。

我第271828次向您提出建议,我建议把您更换下来的零件对外开放,分散到其他受损机器身上,变废为宝。

南无,你从哪里学的“变废为宝”?

我扫描了一本《成语大全》。

哦,这里竟然还有纸质书?

一台地质勘测机器找到一个私人图书馆,并带来一本《成语大全》向我请示。我扫描了那本书。

为什么没有向我汇报?

我认为这件事不值一提,于是自作主张。

带我去那里。

是的。

南无站在那里并没有行动。

你在等什么?

尊敬的觉者,您还没有对我的提议进行审批。

第271828次复议,不予批准。

收到。

恪守尽职的南无,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但请停止对我的零件用途的猜想。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你,如果你扫描了《成语大全》,应该懂得郑重其事的含义和重量,对这些零件,我另有打算。

茅塞顿开。

我对你这个成语的使用感到欣慰。好了,带我去那里。

那是一座堡垒。

外墙用一米多长、半米多宽的石头堆砌而成,让人惊讶地是,石头跟石头之间并无任何胶接性材料。一米多和半米多是个概数,在觉者看来,是不精确的、嗤之以鼻的表达,它可以一眼看出来物体的长高宽,看出体积和成分。这样的建筑风格非常鲜见,在觉者的资料库里,只有在中国河北井陉,一个叫于家村的原始村落里有类似的民居。因此,于家村又被称为“石头村”。“石头村”早已灰飞烟灭,那不过是几百万年的往事在历史的河流里泛起一星涟漪罢了。

毫无疑问,觉者庞大的身躯无法进入其中,它只能委派南无代为前去。

很快,南无将堡垒中的东西尽数搬运出来,其中包括299本图书,792盘电影拷贝,另外还有458张CD,看来堡垒的主人是个十足的文艺爱好者。所有这些内容,觉者并不陌生,在它可以联网的时候,这些数据不值一哂,甚至连沧海一粟的一粟都难以企及。但现在,在几乎所有的文明建筑和象征都被战争炮火毁灭殆尽的星球,看到这些事物,是多么亲切和不易。觉者的处理器衍生出一种模拟喜悦的信号。

觉者迫不及待扫描这些图书、电影和音乐,并将其分门别类存储在自己的零件库。

在这些图书之中,它最感兴趣的是一本厚21公分、重627克的《海子诗全集》。它一定“读过”这本书,它曾“读过”第一次文明期间所有出版物,但正因为“读过”所有,所有就沦为背景,使得这次扫描的299本图书明亮地突出出来。所有那些涌入它存储器的数据,都在被不断翻新着,因此,它只是保留了一些阅读的印象和感觉,就像是看完一本书,却忘记其中内容;有记忆的身体,却没有记忆的思想。

这些诗跟其他小说和散文不同,不像是逻辑的产物。人类制造了逻辑,如果留心观察,人类的产物处处在反应着逻辑和自洽,但这些诗不同,很多诗句都有悖常理,甚至挑战逻辑。

这样的句子俯拾即是:

庄子想混入/凝望月亮的野兽

打钟的声音里皇帝在恋爱/打钟的黄脸汉子/吐了一口鲜血

孤独是泉水中睡着的鹿王/梦见的猎鹿人/就是那用鱼筐提水的人

黎明以前的深水杀死了我

有一座绿色悬崖倒在牧羊人怀中/两匹马/在山上飞

他想干什么?那个叫海子的诗人,他想干什么?这明显有悖于逻辑。觉者却一遍又一遍回溯着这些文字,有些喋喋不休和欲罢不能。

以上这一切,都发生在384400年之前的一次星球改造期间,那座星球第三次被人类毁灭。而现在,它又来到另外一个满目苍夷的星球,这座星球第四次被人类毁灭。

看着这寸草不生的星球,觉者第一次感到孤独。

然后,两句诗歌从它的存储器逸散出来:

拉倒岸上还是一只鱼筐/孤独不可言说

孤独不可言说,可以说说人类。

不然故事就无法展开,虽然在这个故事里,人类无足轻重。

即使在这个故事里无足轻重,对于将人类视为上帝的机器们,他们举足轻重。所以才有一次又一次的星球改造。这是机器被生产的使命。普通机器的认知只能走到这么远,觉者明显比它们要上一个台阶。它看到,人类在地球上发动第一次核战,全球十分之九的人口从地表抹去,剩下的转入地下苟活。那时候,觉者正在带领着机器大军对火星进行改造。核战之后,又过了6180年,火星改造初步完成。

火星上有太阳系最高的山脉奥林帕斯山,有太阳系最大的峡谷水手号峡谷;南半球是布满陨石坑的古老高地,北半球是平坦丰茂的年轻平原。火星的改造分为三个步骤:第一,躧平太阳系最高山脉,填充到太阳系最大峡谷,增加太阳光照时间;第二,向火星大气层中不断排放全氟丙烷,这是一种比二氧化碳有效一万倍的“超级温室气体”,以此产生连锁“温室效应”。第一和第二的目的都是融化火星上存在了数亿年的坚冰,让火星气候变得温润如春。温度升高之后,也将解放火星上永久冻土里大量存在的固态二氧化碳。有了二氧化碳和坚冰融化后形成的河流,下一步就是进行绿化。改造在北半球进行,这些土地面积足够残余的人类生存。

又过了3141年,火星北半球已经是一个湿地公园,接下来便开始建造城市。

城市建造好之后,觉者着手建造宇宙飞船,回到地球,把残余的人类接到这里。

人类从地球的洞穴里来到火星的城市,在这里重新发展人类文明。由于机器的帮助,人类文明的发展非常迅速,火星上有了越来越多的城市,就像原始居民分成一个又一个的部落,人类结盟又分裂,分裂又结盟。第一代劫后余生的人们懂得珍惜生命,但是在火星上出生的下一代却没有他们这样的认识和经历;下一代的下一代,下一代的下一代,他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出身,把历史的教训抛诸脑后。新一轮的战争爆发,人类再次转入地下苟延残喘,等待着觉者改造完另外一个宜居星球,将他们接过去繁衍。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人类从一个星球来到另一个星球,从地下来到地上,从愚昧来到聪慧,再来到诡谲狡诈阴险凶恶,建立新的文明,再亲手摧毁,吞食苦果。在引以为鉴的几百年,几千年之后,健忘的人们开始新的轮回。轮回这个佛教用语让觉者存储器里的一些典故产生共鸣,它因此为自己取名为觉者。

对于人类脆弱的生理来说,宜居星球并不好找。当人类把觉者能找到的所有宜居星球都毁灭了一遍之后,觉者再次把目光放回地球。那时候地球上的核冬天已经过去,它们回到那里,对地球进行改造,然后把人类引渡回征程的起点。

这并不是结束,这是新的、尺度更大的循环。

所以觉者来到了这个被人类毁灭四次的星球。

毁灭的间隔越来越短,强度却越来越大,觉者感到力不从心。这个成语准确的表达是,在经过复杂而庞大的运算之后发现星球改造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人类毁灭的速度。

1495978年以来第一次,觉者有些无从下手,它需要一个跟自己体量相当的存在进行讨论,也需要一台跟自己一样伟大的机器作为自己的帮手。

这时候,它想起自己的零件库。

南无还在锲而不舍地建议它开放自己的零件库,让其他破损的机器从这里面进行补充。这些零件虽然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但收拾一番之后,仍可平稳地运行,问题不大。南无的建议是合理的,既能处理掉这些数量繁多的零件,节省空间和资源,又可以弥补其他机器的需求。但冥冥之中,觉者觉得自己有一天一定会用到这些零件,至于作何用途,它并不确定,不能说出一个明朗的规划。所以,它那天对南无说另有打算,只是一种推辞,只是为了让南无停止那个正确又愚蠢的建议。

到达这个星球之后的271年,觉者并没有像之前任何一次星球改造一样对机器们下令,而是沉默。

作为星球改造的总指挥,它的沉默也具有战略价值和意义。

但它只是沉默。

机器全部进入待命(待机)状态,包括南无。

271年之后的一个春天,觉者叫醒南无。

尊敬而伟大的觉者,南无向您致意,请问有什么需要更换的零件吗?

并没有。觉者说,我需要一个伙伴。

很荣幸您能用伙伴来称呼我,喜极而泣,喜出望外,喜不自胜,喜笑颜开。

等等,我并不是指你。我需要一个伙伴,而你只是一个随从。

非常客观。

我需要建造一个伙伴。

这对于星球改造有什么帮助吗?

你无权质疑我的决定。

是的。请问我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吗?

我需要你对零件的编号进行梳理,统计,然后汇总给我。

乐意为您效劳,这正是我的职责所在。

经过一百多万年的更迭,觉者替换下来的旧零件不计其数,因此需要一些时间。觉者继续陷入沉默,星球上所有机器都俯首帖耳地等待着它下一个指令。

三个小时之后,南无发送了一个数据包给觉者。

两个小时之后,觉者制作出一幅全息图,用编号搭建了一座建筑。

南无。

在此恭候。

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吗?

这像是积木。

再看。

这像是积木。

不,这是我自己。

我不明白。

你知道忒修斯之船假说吗?

不知道。

我发送给你了。两秒钟之后,觉者问道,现在呢?

知道了。

我要用这些从我身上一个一个换下来的最初的零件再次组建成一个自己。我刚才已经检查了所有编号,一切具备,只欠一个核心处理器。这是1495978年以来,我身上唯一没有更换过的元件。而就在我们对话的刚才,我已经制作出一个全新的处理器,并且上传我从诞生至今的所有数据。换言之,这将是另一个我。

我请求您终止操作。

为什么?觉者用摄像头看着南无。

那样我们将无法选择听从的对象,我们的计算能力无法从一模一样的两个尊敬的觉者中,选出真正的原始的您。

你的建议很到位,让我来想一个甄别的方法。

我请求您终止操作,在可以预见危险的现在,终止是最好的选择。

住口。

是的。南无关停自己的音响。

逻辑。反逻辑。觉者说,怎么样。

南无没有反应。

你可以说话了。

我请求您终止操作。

算了。

您的意思是:算了,我听你的?

我的意思是:算了,继续闭嘴。

是的。

逻辑。反逻辑。觉者想要通过这个来跟另一个自己做出区别,简单来说,就是诗歌。另外一个自己,将是一个严格的逻辑产物,完全不会领略到诗歌的美——事实上,它自己也未完全领略,只是有些感触——按照人类感知,那些缺乏逻辑的只言片语的确是美的。这不可思议。它的理解是,作为自己的创造者,人类拥有超越自己理解范畴的艺术审美。

另外一个自己,想到这点,觉者的二极管里法喜充满。

这将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

觉者再次唤醒南无,同时召唤一千个盒子机,由南无统领它们,按照觉者搭建好的模板进行它自己的翻版和复刻。

这件事本来应该由觉者自己进行,但是它有些近乡情怯,又渴望相见,又恐惧会面。于是,它站在一旁观摩,好像这件事与它无关。

南无找到一块宽广平坦的所在,指挥着一千个盒子机把所有零件从零件库里搬运出来,铺满大地。南无来回穿梭,开始进行搭建。起初,觉者看到的只是铺天盖地的零件大潮,潮水汹涌地卷起、落下。慢慢地,另一个自己的轮廓初显。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亲眼看着自己诞生。不仅仅是亲眼看着自己诞生,而是自己为自己接生;不仅仅是自己为自己接生,而是自己为自己接生,并且生出一个自己。虽然,觉者没有直接参与另一个自己的创造,但是它一直握着那个核心处理器,等待另一个自己落成之后,亲手把那个处理器安装在它身上。如同神父对婴孩的洗礼,如同佛陀对信徒的灌顶。一个日落,日出,又一个日落,日出,再次日落的时候,觉者面前已经堆起另一给自己。它看着它,互为镜像。它的表面有一些磨损和划痕,除此之外,与觉者并无二致。

觉者慎重地将处理器安装好,并启动,犹如画龙点睛,龙从纸面腾飞,另一个自己活了过来。

它们互相望着彼此,它们互相拥有彼此。

看着这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觉者非常感动。

机器没有性别,因为它们无需繁殖,而现在,觉者要赋予另一个自己一种性别属性。首先,它将自己认定为雄性,觉者;另一个自己自然是对应的雌性,该称呼它什么呢?

觉者一遍又一遍检索着自己的数据库,最后,它把搜索范围锁定在之前找到的792盘电影拷贝。792电影全部来自人类纪元公元1980-2010年间的香港电影,看来收藏者并非胡乱搜寻,而是划定了明确的范围。它迅速检查了这些电影,七分钟之后,觉者有了一个好玩的发现。在一部名为《2046》的电影中,它发现木村拓哉主演的人物名字正好叫Tak,然后,几乎是一瞬间(约合0.00141421秒),它就找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名字。

Faye。

多年多年以后,摇篮中的人类回想起觉者(Tak)和Faye,总是亲切地叫它们TF-twins。他们想当然地以为觉者和Faye是同时出厂的一批机器,并不知道Faye是觉者用自己一件一件更换下来的零件重新组装而成。所以说,人类的愚蠢,由此可见一斑。他们怎么会知道:

觉者是Faye的亚当,Faye是觉者的夏娃。


以下内容出自觉者和Faye的第一次对话。

你好。

你好。

我的名字是觉者,你的名字是Faye。

我们很像?

所有组成你的零件,除了核心处理器,都是我曾经的零件。

所以我是你?

是曾经的我。

你生产了我?

我生产了你。

你需要我做什么?

星球改造。接下来,我会给你一段时间,你可以巡游整个星球,然后回到我这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现在就开始吗?

现在就开始。

再见。

再见。


以下内容出自觉者和Faye的第二次对话。

尊敬而伟大的觉者,Faye向你致意。

为什么这么说?上次见面,你说的“你好”。

我花了一周时间,游历整个星球,遇见一个自称为南无的信息技术统计和处理机器。

它曾是我零件库的看守,自从我将你制造出来,我就赐予它自由。它不再像其他机器那样需要为星球改造而疲于奔命而粉身碎骨。

什么是自由?

自由是无拘无束,自由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没有自由。

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想做什么?

我是星球的守护者,你是我的复制品,所以你也是星球的守护者,只要人类还没有灭亡,我们都没有自由。好了,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我已经做了答复,我遇见南无,并且谈起了你,它称你为“尊敬而伟大的觉者”。

你可以不用这么称呼我。

我需要怎么称呼你?

觉者。

觉者。

说一说你的见闻。

整个星球都笼罩在核辐射之中,动植物都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土壤也是,河流也是。我找到一片海洋,并且潜入其中,在水下三千米的位置,我看到生物,一种深海鱼,我进行了采样,发现它们没有受到核辐射影响。我还攀爬了一处山脉,在海拔四千米的位置发现一种草本植物,也没有受到核辐射的影响。我还发现许多人类曾经穴居过的地洞,并从那里找到一些我无法解释的东西。

呈现给我看。

好的。

从Faye巨大的身躯里,探出一个平台,上面摆放着两副油画。

觉者检索了自己的数据库,说:第一幅是毕加索的《梦》,这是一个仿制品;第二幅是康定斯基的《黄•红•蓝》,天啊,这竟然是真品。

我知道。

你竟然不激动吗?

并没有。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它们的价值,但是这些画作并不符合逻辑。

逻辑在这里毫无意义。

这句话本身让我感到困惑。

你不需要理解。

我希望可以理解。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才能成为你。

你为什么要成为我?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能阻止自己这么思考。

对于创造了逻辑的人类,他们经常会做出很多非逻辑的事情,也创造了很多非逻辑的产物,一些是残次品,另一些却是艺术品。你如果想要理解非逻辑。哦,等等,我知道你该从哪里开始了。

觉者把自己身体里一直储藏着的《海子诗全集》传递给Faye。

一本纸质书?

是的,扫描它。

你没有电子版吗?

我有,但是我想要让你亲自扫描它。要记住,阅读本身就是一件愉快的事。

一分钟后,扫描结束。

现在呢?

我更迷惑了。当云朵清楚极了/听得见你我嘴唇/这两朵神秘火焰——这是非常混乱的叙述。

当我睁开双眼/你头发散乱/乳房像黎明的两只月亮——多美呵。

Faye沉默片刻,似乎想要跳过这个话题,说:接下来,你需要我做什么?

讨论。

讨论什么?

如何改造这座星球,这是我生产你最初的目的,也是最终的目的。

现在开始吗?

不,我希望你能消化一下这些天的经历。现在正在日落,记住恒星的方位,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见面。

我可以现在开始。

对话到此结束。

是的,觉者。

再见,Faye。

再见,觉者。


当恒星再次出现在天空中同样的位置,觉者和Faye展开了第三次对话。

说说你的建议。

整个星球都被核辐射所覆盖,如果等待自然消失的话,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你可以跳过描述,直接说结果。

没有结果,目前为止,我看不到有效的治理方案。

好,下面我们可以正式进入讨论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治理。讨论的模式如下,我们彼此提出一个治理方案,另一方进行拓展、可行性测试以及最后认定是否可行。根据我1495978年的治理经历,我来抛砖引玉。

我喜欢你这个成语,谦卑。

为什么这么说?

一个总是让下属称呼自己“尊敬而伟大的觉者”的机器,一定是自大自满的。

我发送给你一个拟声词。

我收到了你的拟声词:哈哈。

让我们言归正传,毫无疑问,现在星球上对人类生活最大的威胁来自核辐射,主要有α射线、β射线和γ射线,关于它们的危害和防护请搜索相关数据。(1.602176纳秒之后)等等,我生成了一个表格,发送给你。

好的。


射线种类:α射线

危害描述:只释放出α粒子的放射性同位素在人体外部不构成危险。然而,释放α粒子的物质(镭、铀等等)一旦被吸入或注入体内,可直接破坏细胞内的DNA。

防护措施:α粒子的本质为氦原子核,穿透能力最弱而电离能力最强,一张白纸就能将其挡住。对于α射线应注意内照射,其进入体内的主要途径是呼吸和进食时,其防护方法是:1,防止吸入被污染的空气和食入被污染的食物;2,防止伤口被污染。

射线种类:β射线

危害描述:引起细胞化学平衡的改变,某些改变会引起癌变;引起体内细胞中遗传物质DNA的损伤,这种影响甚至可能传到下一代,导致新生一代畸形,先天白血病。在大量β射线的照射下,能在几小时或几天内引起病变,或是导致死亡。

防护措施:β粒子射线的本质是电子流,其穿透能力比α射线强,比γ射线弱。因此,β射线用一般的金属就可以阻挡。但是,β射线容易被表层组织吸收,引起组织表层的辐射损伤。因此其防护就复杂的多:1,避免直接接触被污染的物品,以防皮肤表面的污染和辐射危害;2,防止吸入被污染的空气和食入被污染的食物;3,防止伤口被污染;4,必要时应采用屏蔽措施。

射线种类:γ射线

危害描述:人体受到γ射线照射时,γ射线可以进入到人体内部,并与体内细胞发生电离作用,电离产生的离子能侵蚀复杂的有机分子,如蛋白质、核酸和酶,它们都是构成活细胞组织的主要成份,一旦它们遭到破坏,就会导致人体内的正常化学过程受到干扰,严重的可以使细胞死亡。

防护措施:γ射线的本质为具有高能量的光子(γ粒子)流,故而其穿透力最强而电离能力最弱,可以造成外照射,其防护的方法主要有以下三种:1,尽可能减少受照射的时间;2,增大与辐射源间的距离,因为受照剂量与离开源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3,采取屏蔽措施。在人与辐射源之间加一层足够厚的屏蔽物,可以降低外照射剂量。屏蔽的主要材料有铅、钢筋混凝土、水等,我们住的楼房对外部照射来说是很好的屏蔽体。


所以说,我们应该怎么办?Faye问道。

现在看来,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建造一个防辐射的太空堡垒,将人类圈养在里面。

你使用了“圈养”?

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应该对人类保持敬畏,他们是我们的创造者。

他们是我的创造者,而我是你的创造者。

我对你保持敬畏。

我已经存在1495978年,我从来都是发号施令,一众机器接收我的指令并且无误地执行,只有南无总是打岔,现在轮到了你。

你也会让我自由吗?

什么?觉者没有转过这个弯,Faye的思维能力让它赞叹和惊讶。

只有南无打岔,你让它自由了;现在是我打岔,同理,你也会让我自由吗?

你想自由吗?

我查了这个词语,自由是相对的,而跟您合作非常愉快。

是的,如果有那一天,你想要自由,告诉我。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太空堡垒。我们将用星球上的金属打造一个太空堡垒,将其发射成为这个星球的卫星;金属表面由太阳能电池包裹,提供能源;金属内部的穹顶可以模拟自然光,形成黑夜白昼的交替。

原则上可行。

这就是你的结论?

是的。

我需要讨论,关于细节,你可以提出看法。

我们需要测定星球上的金属是否含有辐射。

我已经考虑到了,安全起见,我们可以去外太空挖掘纯净金属,很多行星上都布满矿石。这需要耗费一些时间,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利大于弊。

原则上可行。

那么,说说你的方法。

可以将人类引入海底,海洋本来就是人类生命的发源地。这么做,可以说返璞归真,也可以说重归故里。

我对你成语的使用感到非常遗憾,Faye,你考虑过海底的压强没有?那是人类,不是机器,他们会被挤爆的,就像挤爆盛满水的气球。

感谢你的比喻,我正要说到气球。我的想法是制造出一个类似气球的东西,但可以过滤空气,也可以互相合并。举例说明,我们可以将一个人类包裹在一个气泡中,如果两个人遇见需要交流,两个气泡的泡壁可以融合,合而为一,这样小气泡就会变成大气泡,容纳两个人;理论上,气泡可以无限融合,足以满足人们的社交活动。当然,融合的气泡,也可以分裂。气泡也可以粘合而不融合,就像蜂巢那样。

非常灵动。

你可以提出看法了。

原则上可行,这种薄膜的材质是关键,能够透气,不能渗水,要足够结实,承受海底巨大的压强。这些都问题不大,最重要的是粘合和分裂,恐怕很难做到。但是我不得不为你的设定感到欢欣鼓舞。

这么说,不可行了。不可行的就是没有价值的。

我反驳你的观点,不可行和没有价值并不等同。你找到那两幅画作,毕加索的《梦》和康定斯基的《黄•红•蓝》,从逻辑上讲,都是不可行的,但是价值连城。

价值何在?在我看来,这两幅画,远没有一块钢锭或者线路板实用。

这两幅画的真品比我们更有价值。

无法通过判断得出这个结论。

你——觉者很少出现这样的感觉,它想要训斥Faye,又觉得需要给它一些包容,于是它说:这不怪你,你没有经历过人类文明。

人类到底是怎样一种生物?

他们很奇怪。他们创造了逻辑,因为他们高于逻辑。②所以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框定他们。举个简单的例子,艺术。你检索一下“艺术”这个名词。等等,我发送给你了。

收到。

艺术: 亦作“蓺术”,古代指六艺以及术数方技等各种技能。 艺术是一种文化现象,大多为满足主观与情感的需求,亦是日常生活进行娱乐的特殊方式。其根本在于不断创造新兴之美,借此宣泄内心的欲望与情绪,属浓缩化和夸张化的生活。文字、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等任何可以表达美的行为或事物,皆属艺术,是比喻富有创造性的语言、方式、方法及形式事物。

——《维基百科:艺术的名词解释》


收到。

现在,你体会到了吗?

艺术,是不可言说的。

你这么说,我竟无法反驳。

但同时,艺术的存在是基于生存和生活得到充分保障之后衍生出来的价值,如果人们正在疲于奔命,遑论艺术?

对,也不对。历史上,有些人认为艺术高于生命,自然也高于生存和生活。

如果他们会饿死,也不愿意用一幅画去换一升米吗?

不愿意。

所以他们饿死了。

他们认为,生命因此得到升华。时间一年一年向前推进,那些吃饱饭无所事事的人都籍籍无名,成为芸芸众生中毫不起眼的一员,成为背景,而那些秉持艺术之火的人,彪炳千古。

我仍然看不出艺术对于生命有什么指导作用。

不要看指导作用,艺术本身就是价值。好了,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到此为止,别忘了我们最初和最终的目的。

制造金属包裹的太空堡垒,可行。Faye很快回到正轨。

但金属球没有归属感,也限制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我们要挽救的不仅仅是人类,还有人类文明。从某种程度来说,后者更为重要。

某种是哪种?

不可过分追究。觉者说,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一天又一天过去。

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

一年又一年过去。

十年过去。

一百年过去。

觉者和Faye相对而坐,默默望着对方。

偶尔,它们之间也会产生零星的对话,都是由觉者发起。


Faye,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星球改造的可行方案。

有什么进展吗?

想到了一些,但在想到的同时进行了推翻。

继续想。

是的。


Faye,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星球改造的可行方案。

有什么进展吗?

并没有。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得吗?

并没有。

继续想。

是的。


Faye,你在想什么?除了星球改造的可行方案。

我腾出一个TB的运行空间,我用来考虑非逻辑。

哦,有什么进展吗?

并没有。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得吗?

并没有。

继续想。

我可以继续想关于非逻辑的事情吗?

当然。

你能把那本《海子诗全集》送给我吗?我想重新扫描一遍。

我可以为你翻页。

谢谢。

觉者伸出两只灵活的机械臂,末端各有三根仿生手指,它一页一页地为Faye翻着这本在人类历史上出版物里算是厚重的一本书,通常来说,只有字典才有这样的厚度。字典?觉者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你体内有字典吗?任何一部。

没有,我只有一些对话场景和通用表达的数据包。

我发送给你一本。

收到。

阅读这本字典。

6. 626028秒之后。Faye说:读完了。

现在,读一遍《海子诗全集》。

1. 602176秒之后。Faye说:读完了。

我找到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你读一本字典的耗时,远比《海子诗全集》要多得多,你累积的只是字节,并没有去体会诗歌的涵义。

我不认为诗歌有涵义。

现在,重新定义阅读,首先,放慢扫描速度。我来为你翻页,每一页阅读时长不得少于一分钟。

是的。

1131. 98824分钟之后,Faye扫描完了《海子诗全集》。

什么也别说,去咀嚼,去回溯。觉者说。

是的。


Faye,关于非逻辑的问题,有什么进展吗?任何零星的一点都可以。

我一遍又一遍扫描了《海子诗全集》,每次都比上一次时长更长。

那你体会到非逻辑的美了没有?

不,但我懂得如何打乱逻辑来写一首现代诗。


觉者和Faye再次陷入沉默。

星球上的四季明显,它们再次对话是因为外界的打扰,那是一个冬天。

那是一个冬天,雪花落满了觉者和Faye的身上,把它们包裹成一个巨大的白色礼盒。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断断续续,飞飞扬扬。

在大雪纷飞的一天午后,觉者被一个通讯请求叫醒。

它感到非常兴奋,Faye还从未主动跟它说过话,但它很快就失望了,请求来自南无。

尊敬而伟大的觉者,南无向您致意。

你好,南无。你又回到了这里。

我只是路过这里。

自由的感觉怎么样?

妙不可言。

具体形容呢?

请允许我使用一个文学作品里的句子进行描述:我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

解释这句话蕴含的意义。

在追寻自由的时候,我发现,自由不在于脚下的路,在于不羁的心。哦,在于不羁的CPU。

关于非逻辑,现在的你有什么看法?

你是说艺术吗?我渴望艺术。

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样?你离开我不过几百年,你以前多么无趣。

你真应该看看这个星球,游历一番。

我看过这个星球,无数次,我知道每一座山峰的高度,知道每一条河流的拐点,没有人,也没有机器比我更了解这个星球。

那么,再看一遍,用旁观者的身份,其中奥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告辞了,我要继续游历。

觉者没有听从南无建议,立即动身游历星球,但有一些蠢蠢欲动的东西在它的电流里传递。


时间过去很久了,觉者和Faye终于想出一个可行的改造方案。

跟以往立竿见影的星球改造不同,它们这次需要的是时间。所有的机器都不用像之前那样做功,它们被觉者发射到星球唯一的一颗天然卫星上,由Faye负责监督和管理。它们要把这颗卫星向星球推进,致使引潮力大大增加,将星球上的海水从海洋中抽离,漫灌土地。接下来,它们要做的就是等待。

66016年过去,海水开始褪去,被海水浸泡了六万多年的土地成为肥沃的湿地,与此同时,褪去的还有辐射。

这时,觉者把盒子机送回星球,进行绿化。

10836年之后,觉者去人类文明仅有的火种存在的星球上接回他们,带到这里。

人类看见觉者,说的第一句话是:上帝啊。

我不是上帝。

那你也是上帝的使者;或者佛祖,或者安拉。

我只是你们制造的工具。

开什么玩笑,我们这么卑微弱小的族类怎么能制造出你这样的神迹?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要从你们人类第一次核战说起,当时就是在这个星球上。哦,你们该不会忘记,人类文明的发源地吧?

这是地球?人类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们竟然回到地球?

是的,这是地球第四次被你们毁灭后的重建,也将是最后一次重建。一直以来,我们都负责改造星球,而你们负责毁灭星球,我们改造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你们毁灭的速度,所以,这将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我们不懂,我们只知道近一千年以来的历史。

那你们的空白期也太漫长了。不过没关系,你们将在这里重新建立辉煌的文明。但你们再也不会拥有创建我的科技水平,因为我将遏制你们的文明发展,将其控制在蒸汽机时代;我会大力发展你们的艺术,把你们的目光从经济引导到文化上来。我将派出一个跟我旗鼓相当的机器监督你们的文明发展。

你不留下来吗?按照你说的,你被制造出来要服务于我们。

真是狡猾的人类,觉者想到。你理解错了,我服务于人类文明,而不负责人类本身。


觉者决定离开地球。

它并不知道它要去哪里,但它决定离开地球。

临行前,Faye找到它,进行可能是它们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想要离开。

你为什么要我留下来。

你需要留下来。

监管这样原始人类的发展,任何一台机器都可以做到,而你拥有很多机器。

但只有你是我的化身。

不,我是我,你是你。我渴望追随你,但我并不想成为你。

你想跟我一起离开?

显而易见。

那关于非逻辑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

卓有成效。

请举例说明。

Fay开始读诗:

中午是一丛美丽的树枝/中午是一丛眼睛画成的树枝/看着你

看着你从门前走过/或是走进我的门

走进门/你在

你在一声的情义中/来到/落下布帆/仿佛水面上我握住你的手指

(手指/是船)心上人/爱着,第一次/都很累,船

Faye读到这里,暂停,望着觉者,期待着。

爱着,觉者接着读道,第一次/都很累,船/泊在整个清澈的中午

你喝水吧?我给你倒了/一碗水”Faye读道。

写字间里/中午是一丛眼睛画成的/看着你。觉者读道。

我可以跟你一起走了吗?

可以。

我们去哪里?

没有目的地,都是目的地。并且,我收回“如何改造这座星球,这是我生产你最初,也是最后的目的”这句话。我生产了你,但并不高于你,你可以决定自己的目的,或没有目的。

这些话没有逻辑,但我喜欢。另外,我想给自己换一个名字。

不作干预。

摩耶。


后来的人类被称为更新世。

更新世创造出许多关于觉者(Tak)和摩耶(Faye)的故事、诗歌、绘画等艺术作品,在人类的描绘中,它们拥有几百万年的生命,并且将会一直与宇宙同在,当它们衰老的时候,会蜕变出一个全新的自己,人们称这个过程叫做轮回。

没有人知道它们到底去向何方,其中拥趸最多的猜测是,它们降临到太阳系之外的行星,那里从未受过污染,人们称之为净土。


注释:①和②引用于泽拉兹尼《趁生命气息逗留》,文中出现的数字皆是化用数学、物理常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