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德深:科学抗疫,安心生活

作者:关德深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7-16

来自科幻作家的抗疫记录

关德深

坐标:广州

抗疫期:2020年1月20日至今

早在2019年12月份就听说了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但真正重视起来要到2020年1月20日晚,在电视上看到钟南山院士的专访,证实病毒可以人传人。当晚睡觉前,想起要备一些口罩。

打开京东一看,发现N95口罩居然要十块多一个,比平时贵了一倍!买十来个吧,好像不顶用,买多了吧,那时候情况还不紧张,广州还没病例,武汉还要两天后才要求市民外出戴口罩。万一花了几百块买口罩到时候用不上白花钱,可能会被家人唠叨大半年。于是花了一百块,买了两百个N90口罩。一半给爸妈,一半自己用,想想大概也够了。做完这些后第二天我继续上班,远在武汉的疫情也没太多放心上。

1月22日,国家卫建委呼吁外市人不要进武汉,如无特殊情况武汉人不要离开武汉。我春节假期前最后一天上班,广州确诊两例,口罩收到了。就在这一天,一名12岁的孩子跟随父母开车从湖北老家回到我所在的小镇。当时不知道危险离自己这么近,我是2月7日在网上看到新闻报道,广州治愈第一例新冠确诊患儿,才知道这事。

1月23日,武汉市决定建设火神山医院,广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我决定忍痛买一些N95口罩,却发现网上N95口罩已经卖光了。不得不寻找替代品,最后入手了两批使用N95滤棉的防尘面罩。优点是滤棉便宜,面罩比一次性口罩密封性好。缺点是戴上外出有点吓人,每次用完需要消毒。

这次网购给了我一些启示——你永远不知道商家会不会发货,快递会不会停运。只有收到的物资才算物资。

接下来我网购防疫物资都遵循以下原则:1、首选京东配送,其次是顺丰快递。2、选择本市或者周边城市卖家。3、假如要买100个口罩。选择觉得靠谱的两间店铺各买50个。

我在网上两家商家分别下单购买了酒精和N95防尘面罩,至今只收到A商家的面罩。B商家的面罩一直没发货,一个月后商家联系了退款。A商家的酒精仓库物资被征用了,B商家的酒精在两个距离不到10公里的中转站运输中停了十几天才送到我手上。

1月25日,大年初一。全国累计30个省市区启动一级响应。村子里一片祥和,我劝家里老人不要外出串门,最后以失败告终。检查了家里的大米和肉菜,存量不多。于是戴上口罩开车去最近的超市补充食物。

外出前我做了一些准备。把一套干净衣服和鞋放门后,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不透气塑料袋。

计划是这样的:回来后第一时间消毒双手,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大塑料袋里密封好,口罩放小塑料袋密封后扔掉。鞋子消毒后放门外,再次消毒双手。然后立刻洗澡,把洗澡时用过的毛巾和之前密封在袋子里的脏衣服放水桶里用稀释的消毒水浸泡一定时间,再放洗衣机清洗。

出门前,我换了一件连帽外套,把头发也遮蔽起来。检查外露皮肤,没有破损。然后就戴上口罩和手套出门了。这是我们省启动一级响应后我第一次出门。大街上有两种人,戴口罩的和不戴口罩的,他们碰面时都用异样的眼神扫视对方。

在去超市之前,我进过两间药店查看情况。酒精和口罩都已经没货了。超市里面食物供应充足,为了节约口罩,我买了3-4天的肉菜。

肉罐头的货架上比较空,我就没买了。消毒水货架上只剩下三瓶,我买了一瓶,留了两瓶给其他有需要的人。检查了购物清单,没有遗漏后就回家了。

原则上无论人和物,进入家门都要消毒,但是食物比较难消毒。我只能把买到的东西放阳台上晒了一段时间,希望紫外线可以杀灭有可能存在的病毒。其实食物煮熟后就可以杀灭病毒了,只是担心食物在厨房会不会交叉污染其他物品。

发现这个问题后,我网购了一个宾馆用的毛巾消毒柜和一个臭氧发生器,所以第二次外出购物时,我就能够把买到的东西都放进毛巾消毒柜里消毒。臭氧发生器可以在车库使用,因为外出后开车回来时,衣服和鞋子可能会污染到车内,所以用臭氧把车子和车库一起消毒了一遍。这样我下次开车的时候在车内就可以不戴口罩了。


毛巾消毒柜

超市购物后将物品放入毛巾消毒柜消毒

臭氧发生器

用臭氧发生器对车库进行消毒


在全民抗疫初期,物资相对紧张。尝试过正规渠道买不到酒精后,我在某电商平台买过几瓶75%浓度的酒精。收到货后我不大放心,于是又买了酒精计检测酒精浓度,发现浓度只有43%。

酒精计

酒精计

这次遭遇让我对抗疫物资谨慎起来。因为疫情期间,我通过不同渠道获得过各种各样的口罩。有一些是不能确定效果的。但是自己也没有能力检测口罩的过滤率,只好简单做一下可靠性分类:

药店或政府平台摇号获得的>非正规渠道、可判定正品的>非正规渠道、疫情前生产的>非正规渠道、疫情后生产。

为了节约口罩,结合获得渠道可靠性,我把口罩分成3类。


B类:用于人口密集地方,例如超市或者工作场所。

B类口罩


C类:用于人口不密集场所,例如逛公园和外出倒垃圾等等

C类口罩


A类:是为万一要到医院或者其他高危地方准备的

A类口罩


N95面罩还没到货的时候,远在北京的一位科幻作者送了我10个P3口罩,这是比N95更高级别的“神器”,在此衷心感谢这位雪中送炭的朋友。

在此之前,我曾经试过用医用胶带把外科口罩与脸接触的四边都封了起来使用,可以让漏气减到最少。

禁足期间,除了隔一段时间外出购买食物外,更多的是陪家人。因为长时间不出门,大家都会觉得闷,所以找了一些可以让大家轻松的活动。例如一起看之前没时间看的电视剧;使用那些铺满灰尘的运动器材。

妻子比较幸苦,因为孩子长时间不能出门,脾气就不好了,比较难哄。另外因为防疫需要,家里卫生标准也要比往常高一些。总之妻子用尽一切办法保护家人健康,避免大家出现因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而去医院的情况。

除此以外,家里老人没出门,看手机的时间多了,也在微信群接触到各种假消息和谣言。这些谣言一方面让老人产生不必要的焦虑;另一方面如果老人听信了一些所谓“方法”,并付诸实践,也可能会造成一些安全隐患。

经过几次辟谣后,我渐渐明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于是把“蝌蚪五线谱”这类的科普公众号介绍给爸爸妈妈。有了科学的信息渠道,爸妈再也不用纠结该相信谣言还是该相信亲生儿子了。

阳台上的秋千

阳台上的秋千

在阳台给两女儿挂了秋千,天气好的时候可以一边荡秋千一边晒太阳。天气不好就只能在家里玩室内滑梯了。女儿还小,正是长身体和性格形成的阶段。不能外出就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多花点心思了。

隔段时间给她们买新玩具,希望她们可以保持运动和欢笑。

2月底时我们复工了。为了更好保护自己和对家人负责,除了吃饭和喝水,其他时间都带着口罩。午饭和饮用水是自己带的,等到室外附近没人时再吃饭和喝水。因为担心普通杯子的杯口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喝水时嘴唇又会接触到杯口,所以用水壶装水。

这次防疫,让大家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比如在公司的洗手台总会碰到认真搓手的同事,我猜他们一定在心里唱着生日歌,而且是两遍。又比如我回家后总是第一时间洗澡。这些习惯大概会在疫情消失后继续保留下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生活逐渐恢复正常。回头看来,在国家有力的抗疫措施下,新冠病毒并没有在我们这边扩散。个人的这点努力显得有些多余了。但倘若人人都不管好自己,就可能导致国家为抗疫付出的巨大努力付诸东流了。 

随着疫情好转,我上班从戴N95面罩变成了医用外科口罩。转眼间到了6月份,女儿从在阳台晒太阳渐渐变成了在阳台玩水降温。妻子偶尔会带她们到田野玩,不知道是不是在家看小猪佩奇跳泥坑太多了,回来总是一身泥巴。

生活似乎回归平凡了。

只是在平凡背后,是冒着生命危险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是24小时不停工的雷、火神山医院建筑工人,是疫情期间为保障水、电、物资供应坚守岗位的专业人员……

那些逝去的汗水、泪水甚至生命。

那些不平凡,换来了今天的平凡。

(完)


作者简介

关德深,1987年生于广州。2011年在《科幻世界增刊》发表首篇小说,随后在蝌蚪五线谱、《科幻世界》、《青年文摘》等平台陆续发表过一些作品。曾获银河奖一等奖,晨星奖金奖。

抗疫格言:科学抗疫,安心生活。

获奖情况:2019年银河奖微小说一等奖、2019年晨星奖互动叙事金奖。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