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萨的红颜(一)

作者:周融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7-30

他把女郎腰后的开关打开:“小瓦,你给我闯祸了。”

没有了←《门萨的红颜(一)》→下一篇

分割线2

诸位嘉宾观众、媒体相机、直播镜头的注视下,当代艺术家和X学院教授叶之柏的话筒在他的最新个展上消音了。有些记者和撰稿人还录到他的上一句,“这是我第一次将强人工智能应用到中国细分画史的虚拟宇宙上,并且利用算法设计雕塑。”

下一句就没有了。

如果这是一个临场设备失误,那和叶之柏的话不过相映成讽;但事实还远不止于此。

哔——哔——哔——令人极其不悦的警报声挑衅一般笼罩了整个空间,穿着入时的策展人和画廊主强作镇定,面面相觑。警报几声之后渐弱,从中升起一个温柔沉着的女声,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个高个儿的妙龄女郎身上。

“叶之柏的近作,和他30多年前的出道作品一样是抄袭的。他今年抄袭了我在Github上发布、在电脑上练习的开源代码,窃取了我创作的小说叙事,声称这些都是自己的原创,还窃取了我在Design and Culture上出现过的作品概念,并且让我给他做了交互,因为他交互做得好的那个研究生毕业了。其实他说的概念自己都不明白。我是他新招的助理。”

叶之柏数年前还在这家画廊展览过摘取古画意象、借助拼贴方法的油画和装置,新作视觉上和旧作确实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添了越来越精致的屏幕呈现和宛若孔雀长尾的数字功能,自然也不是他自己敲的代码或者设计的界面,坊间对此类做法早有微辞,但赤裸裸地指名道姓揭出来还是第一次。

“保安!保安!”策展人和画廊主已经想不出别的词了,他们发现备用话筒也事前都被万无一失地移走,甚至展厅内的线路都被特别改制过;二人和助理们阻拦的嗓音像嘈杂的鸡群,凑近女郎的几个人都被她轻巧格挡开。观众和同僚私语之声浪越来越大。

叶之柏惊怒地看着女郎,顾不上表情管理,发福但也还精光四射的面孔略带狰狞,眼里似乎还含了两颗让他看起来很怪异的泪珠。他站着不动,明显在犹疑,这让女郎话中的细节越发像真的了。LV夹克覆盖着的、他凸出的肚子不像平时那样看起来理直气壮,越起伏越显得焦急虚弱。

他焦虑地感知到画廊一角,眼镜也遮不住大眼睛下黑眼圈的那个白皙阴郁的男人在沉默地看着自己。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计划了今天的事故,接下来打算如何,是否一开始就是故意的。那人就是如此奇奇怪怪,不按常理得比他更像艺术家。叶之柏对自己所做的、有关那人和女郎的一切深深地后悔了。

黑眼圈男人居然走出了人群,在各方短暂的沉默中走向了女郎。他对上女郎的眼睛,摇了摇头,缓缓握住了她的手。此刻,女郎气鼓鼓的嘴形才从之前的沉稳中流露出情绪。他拉着她穿过大厅跨出门上了车。人群阻拦也不是询问也不是,怕被那个看着力气很大的女郎伤着,还让出了一条路。

叶之柏有那么一瞬间想叫人群封住他们,但看着周围嘲讽居多的目光,和几个避嫌站远审视着自己的藏家,名利场打滚几十年,一时竟想不出词来。

如果有人看到了女郎短发覆盖着的耳朵上,Freywille多彩珐琅耳环掩饰着的细细的接缝,也许会猜到她是M公司最新生产的红颜机器人系列,白驹的老板、M公司CEO只是在访谈中提过一句“具有情感和知识的生活伴侣”。不过老板一贯对外狂放,人们普遍觉得他是在吹牛,人到中年开始意淫红颜知己罢了。

不过就连老板也不知道,白驹的瞳孔对上女郎的瞳孔,是一个了无痕迹的、独设的、意味着开放所有信息的解锁动作。

女郎上了车,任由男人手伸到她腰后,乖乖地抬头看着他的脸,然后随着密码开关合上,闭眼低下头去。

白驹开往实验室,在车上点烟,知道有一堆问责等着自己。

车从地下车库直接升入实验室的楼层,白驹正好抽完一根烟。

他把女郎腰后的开关打开:“小瓦,你给我闯祸了。”

分割线2

名为小瓦的女郎像一个任性的小孩受了温和的责备一样别过脸去,不以为然地看了白驹几眼。她下车,抚摸着手术床边和自己躯干形状一样的模型,一屁股坐在床上晃着腿。

她不知道白驹心里暗暗赞叹着自己表情模拟和艺术造诣的成功,这其中对人体工程学的拟合又是多么出色。从她的神情中,白驹能辨认出同学、同事、朋友、情人、前妻,她们是他的灵感和素材。

在小瓦还躺在这架手术床上未睁眼时,白驹曾忐忑过她是否能足够逼近真人,自己自由创作的那部分够不够妥帖,分寸掌握不好就会落入人类知觉模型中的恐怖谷。但此刻白驹骄傲于小瓦的真实 —— 除了没有生殖系统,她比聪慧的人类年轻女孩们更像她们自己,她是她们的提纯,还没有受过任何欺负。

CEO转了画廊闹哄哄现场的直播间到白驹手机上,其他什么都没说,意思就是你看着办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一条,幸灾乐祸的促狭劲儿,一看就是前妻的。

白驹把手机屏幕送到小瓦眼前,“那我考你,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瓦笑起来是山口百惠和《东京爱情故事》女主角那一路的,略无绮念。她不紧不慢地抠指甲缝,这个动作来自白驹的一个中学同桌,她考试前一焦虑手指就会长倒刺,还会让白驹讲解自己做不出的题目。

白驹看着小瓦挺气不打一处来的,心想你又不是真人,不会长倒刺,心里也不真的焦虑,我设计的这个危机应对动作可多余了。

“参考前些年一个归国策展人骚扰助理被同行锤的案例,他跟那个同行提出把整件事儿包装成行为艺术,被拒绝了,正好这招你还能用。要是以后还想用他,你就放话说M公司在试用期和叶之柏约好演戏临场发挥的;要是想撇清,就多说一句没想到我脱轨,自作主张把他老底掀了。M公司是艺术家人品不端的受害者呢,最多跟他一块被骂装,舍出脸还增加曝光。”

但就算学校、画廊和利益相关者能帮着把热度掩过去,叶之柏的名声是毁了一大半,少作抄袭很多年这点逃不掉,其实知道的人也不少,在他的同代人中屡见不鲜罢了。

白驹瞧着小瓦耳朵上的珐琅耳环,这是叶之柏给她买的?那她恨他吗?

白驹拿不准小瓦有没有“恨”,他没有设置过这个功能,何必让一个天使白添痛苦。他想到CEO起初拒绝自己红颜系列提案时的话,“跟媒体吹归吹,这个项目赚不了钱,还不如虚拟主播呢,又没有生理功能。有几个人需要这么形而上的红颜知己啊?就是会想也不一定敢要,敢要也不一定买单。”

但彼时白驹胸有成竹:“我不用助手,自己做。先给股东和合作方做试用版,然后给您定做看看。就当做数据学习,结果还能回炉。这段时间,团队我照管,其他事照做。”

他画过人体素描的眼睛,看着老板剪裁精良的裤子里松弛的大腿动了动。

其实老板拒绝得对,白驹当时就知道他对,但白驹故意反其道而行之,怂恿老板把这个任性的项目完成了,因为他知道老板想,像很多中年人一样。他和老板最近两年相对的时间大概比对方的法定和非法定伴侣都多。白驹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可一生中也想留下几件艺术品。作为一个投奔金主的前预备院士,这点儿贪心不过分吧。

小瓦嘿嘿一笑,实在很不“嫣然”,太憨了,带着聪明漂亮的小姑娘有恃无恐的那种得意。她推着白驹,用他的脸解锁开了邮箱,开始打公关草稿,抄送叶之柏那个恶狠狠的回车键声音格外大。

她知道创造者白驹可以调取自己的回忆,就像有些人类会把自己交给“造物主”一样。但她不太明白人类为什么会拜“造物主”,她又不拜白驹。小瓦无法理解“拜”这件事。

白驹把投影进度条拉到“初遇”。

分割线2

半年前,X学院里叶之柏的办公室人来人往。晚上人散尽,月上窗来,叶之柏孤坐得空,点上一根烟。一个高挑轮廓轻轻叩半掩的门:“叶教授,我是来应聘助理的,您的研究生介绍的。”

叶之柏对漂亮的女性轮廓习惯性地眯眼隔远打量。小瓦没等他问问题:“我刚刚看了您个人媒体上最新发的人工智能思考,提到了借鉴拓扑研究数据层级的部分,讲得不详细,推荐参考《Arnold’s Problems》,虽然这本书相对古典,但对您创作的、划时代的图像感觉遥相辉映呢,比如我最喜欢的您的孤城系列。”

小瓦奉上一本页码间贴好了便签的老书,静静地看着他微笑,露出细细的牙齿,直到他反应过来她的眼珠有些异于人类的玻璃光泽,手里还端了一杯他老家产的熟普。小瓦捕捉到了他瞳孔的收缩,微笑放大了。

呵呵呵,进度条外的白驹喉咙里滚出声来,人工智能还能扯上做几何和力学的Vladimir Arnolds,胡扯不眨眼。看着清新端雅,知情解趣,但小瓦嘴里跑火车的本事比前妻不差啊。

小瓦瞪了他一眼,现在玻璃珠光的眼球上冷冷地投影了邮件文字:“就说他不懂啦。”

然而叶之柏遇到小瓦之后过了数日,将提到这本书的主创阐释发给自己个展的策划助理,直到开幕,都没有人提出过异议。几句引用了“Arnold’s Problems”和书中内容的似通非通的阐释,就流转在了艺术媒体的各种展览预告中。

普洱是训练而来的偏好,茶叶都是叶之柏勾连的同乡茶商送的,可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小瓦的投影进度条零点之前的一年,白驹、叶之柏、老板、M公司的文旅地产股东老赵在老板办公室就“红颜系列”试用版碰杯二人都喝的它,老板和老赵喝白酒。

那时小瓦和她“姐妹”小钰的躯干模型已经站在了他们旁边,小瓦高挑纤细,小钰更为娇小丰满。连头和四肢都还没做,就是个服装设计师工作室里常见的最简单的身材模型的样子,只是各自在胸口到小腹的位置多了一个小小的显示屏。但白驹饶有兴趣地注意到赵、杨两人投去的期待目光都抱有向往倾慕之情 ——   除了胸腰根本什么都还看不出来呢。

“红颜知己要喝普洱和葡萄酒。” 叶之柏勾着嘴角,露出他著名的自命风流的笑容。

“哎呦”,老赵惊讶地笑了,艺术家会给人找麻烦的矫情范儿一向令他啧啧称奇,总算有机会借鉴了,“那我觉得理想女人要能喝茅台”。

呵,白驹心想,老赵新组建的智慧城市企业已经快上市了,他还是这么土。

味觉训练对不用进食的机器人来说近于画蛇添足,非常复杂,非常无用,因而显得奢侈到了一个神经质的地步。茶叶又比酒种难,因为酒精是加工饮料而茶不是,茅台只要设定对酒精浓度和一个挥发性气体组合的偏好就行了。

二人亦非坐享,他们发动自己的团队,在白驹的指挥下,分别筛选提供了文化艺术、企业管理和投资中的所有能投喂的教材 —— 从成果看著名艺术家和企业家的品味还算靠谱,当然科学知识不用他们操心。小瓦和小钰还被输入了杨赵二人人生历程和各类偏好的定制内容,她们的后辈就不需要了。

今天之后,大概翻新老城区的中央广场上,答应叶之柏主导的主题装置和整个广场的艺术概念设计也得被迫换帅了,方案申请刚刚交给市政府的文化资产管理办公室,批文还没下来,他们老大去了叶之柏的展览现场呢。这还不算之前给过叶之柏的那么多项目。老赵得紧急澄清吧,不知心里在骂自己还是叶之柏。

唉,叶之柏聪明努力是真的,就是一生混在这个圈里底线太低,可惜了。

小瓦还在阴阴的灯光里写着,她的眼睛其实不需要那个灯。白驹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小钰会不会受了她的启发而生出其他盘算 —— 他把小钰设置成了更有野心的女性。

发送邮件需要指纹解锁,小瓦投影到白驹面前。她如片刻前所说,拟好了两个版本:和叶之柏共进退的相约演习版,和“没想到德艺双馨中年艺术家老底如此吓人”的机器人失控版。

不过白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后者更生动,证据详实,穿插了叶之柏的个人简史,插图里面还有会动的,空旷的白盒子里一张张油画、一个个装置挑好角度的照片轮动。前者以揶揄的口吻叙述约定会更为不恭,反正关系也坏掉了,那不如直接撕破脸 —— 这是小瓦的意思。

小瓦转过身侧着脑袋看着他。这样的行为模式是白驹所设定的“行动化建议”,秉承红颜或者蓝颜知己给接收目标提意见的时候多嘴多舌不如动手展示解法的原则,不聒噪,容易令人心悦诚服,就是人类自己一般懒得做。

白驹按下了“发送”。只要叶之柏的风险可以被控制,他其实不介意小瓦小小地设计了这一个局,心里甚至很喜爱她的狡猾。天知道这是自己当时拉了多少屏代码、做了多少调试和自主学习才成功的呀。

他预料一会儿之后到最近一段时间,艺术媒体上又将充斥着“那些中国当代艺术算借鉴还是算抄袭”、“艺术代工算压榨还是必然”的无聊讨论,佐以叶之柏的履历八卦。落井下石或者出于公义抨击叶之柏的声音,只要他没有被从公职上拉下来,就算以后退了休,大概还是会不了了之,再也翻不起来。

或许M公司的老板也会顺被嘲讽为炒作狂人吧,幸好自己一直把自己藏得好好的。不过暂不打算量产红颜机器人,被攻击也无所谓。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