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一)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8-13

世界上有一种极致的丧,叫做“挂壁”。

没有了←《三和大神(一)》→下一篇

house-2365524_1280

图源:pixabay

楔子

分割线2

切都源于那一次爆炸。

其实那也算不上是真正的爆炸,最起码不怎么闪亮的火花和腾起的灰色烟雾,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在距离深圳市中心七公里的地方,一个不起眼的公园角落里,蚊虫还萦绕在尸体的四周,闷热的天气很快就会让他散发出臭气。距这里5米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垃圾堆,边上堆放着死者留下的所有物品,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手提袋,两瓶蓝色包装的大瓶矿泉水,当然是2升的。他一条腿上的裤脚已经开线了,开叉处正随风飘动着,让上面的油污更加显眼。头发显然很久都没有修剪过,耳朵上面的头发已经翘了起来,手里还夹着燃烧了一半的烟头。

一切都预示着,这是一位真正的三和大神。

分割线2

“2019年6月26日,外星人还是没有来。”

东东查了查今天的日期,然后在朋友圈再次写下了这句话。很多人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写,他只是笑一笑,从不回答。其实这一切都源于他小时候看过的一本科幻杂志,讲述了一个孩子每天站在屋顶上,用意念对着月亮召唤外星人,后来好像还真把外星人给召来了。那时的东东刚刚上初一,却因为家庭条件差不得不退学。东东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一个酒鬼,喝光了家里本就不多的所有东西,母亲只得常年外出打工。而东东的爷爷奶奶早逝,他变成了一个有父亲的留守儿童。因为每次回到家中他只会看到父亲在打牌或者喝酒,打骂更是常事。那时他幼小的心灵中,就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看着同学们每天都有新衣服穿,有方便面吃,而自己只会躲在一个角落里,点上一支冒着挨打的风险从父亲那里偷来的香烟。所以他一直在期盼着外星人的到来,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没救了,只有外星人的到来才能拯救他。有时他也模仿着书上的样子,在半夜爬上土房的屋顶,对着月亮在心中默念,期待着能有一位大神的降临。

从那一刻起,每次遇到困境时,他就经常会在心里不断地问,外星人怎么还是没有来。等后来有了微信,偶尔就会在朋友圈里写上一句,自己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

而他现在的困境,可能已经无法摆脱了。

因为他挂壁了。挂壁这个词是三和这里特有的,也有地方把“壁”写成另一个读一声的字,好像这样能让自己显得更丧一些。但经过多方查证,这里就应该是“壁”字,本意是挂在墙上,闲置了,荒废了,慢慢地被引用到人身上。不过只要你在这里呆上几个月,就会深刻理解挂壁这个词的含义。

小点点

是的,世界上有一种极致的丧,叫做“挂壁”。

三和距离深圳市中心七公里,背靠两个人才市场,在这里渐渐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社会群体,所谓的三和大神。其实就是指那些聚集在人才市场附近,以打日结零工为生的游民们。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渐渐的,这里聚集了大量的骗子、小偷和黑中介,最便宜的游戏厅、黑网吧和小旅馆。号称珠三角物价最低,生活成本最低。

初入这里的东东,感觉自己像是找到了乐土,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真是太低了。一块钱的纯净水,五块钱的面条,十五块钱一晚的旅馆,一小时一元的网吧,这对久久没有工作的失业者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大神们年龄都不大,80和90后居多,他们喜欢上网,沉溺于虚拟的世界中,渐渐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整套文化。

这些没有学历和背景的人,大都经历过黑工厂几天几夜的加班,各种黑中介的欺骗,还有被各种克扣。他们被迫蹲守在三和,长期处于这种生活状态,慢慢自暴自弃,挂壁在这里。他们最终选择了呆在一个怪异的舒适圈中,找一个日结的临工,挣上百八十块钱,然后用这些钱在这里用最低的成本生活上三五天,再去找下一个临工,如此周而复始。

东东已经这样生活了快一年了,但他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大神。他是被别人骗来的,一路经历过民工、保安、城管,还去干过几天人体模特,但最终还是选择呆在了三和,每天游荡。

小点点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早点摊上,饭馆老板的女儿在念着这首岳飞的《满江红》,东东一边吃着手上的包子,一边用毫无生色的眼神盯着看。他在回想着自己小时候上学的场景,但只是几秒钟,便很快扭过了头,让自己从那种不安的情绪中解脱了出来。他今天有工作要做的。

抬头望去,整条街道垃圾遍地,深圳多雨闷热的天气让这里臭气熏天,能在这种环境下吃进去东西,也是一种本事。

陈云就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手里拿着手机,背着那个几年不换的黑色背包。东东本想和他打个招呼,但看他为难的表情,还是放弃了。

他一定又在想给家里打电话,东东想。陈云是他的室友,其实就是两个人合租了一个几平米的小屋,一个月不到300块钱,算下来比住15块的旅馆还要合算一些。陈云和别的大神不同,他上过一年大学,但因为暑假打工返校晚了,错过了报名被开除了,才沦落至此,他一直不敢和家人联系,不敢说自己混成了这个样子。但他还有个比他小10岁的妹妹,他一直看着长大的妹妹。他害怕自己的妹妹也会和他一样,上不完学然后在社会上游荡。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东东站起身时,正听到老板的女儿在读这一句,一股苦涩涌上心头,让他轻轻地笑了一下。今天要去的地方就在不远处,要知道平时的日结只有早上5点半才有,而且你还得眼观六路,才有可能抢得到。而今天不同,他接到了一个10点才去的通知,而且据说工资有200元。

小点点

前面的小广场上,“二百舞”一早就已经开始跳动了,他是三和的舞神,平时总穿着那条女式的破裙子,所以获得了这个称号。“涂总”还躺在马路牙子上,显然他昨晚又在路边睡的,听说只有在手机和三个充电宝都没电时,他才会选择住一次15元一晚的旅馆,好给所有设备都充满电,否则一定会坚持睡在马路边上。

“你也接着信息了?”

和东东打招呼的是李雷,一个有点大舌头的平头哥。看他换上的新短袖,一定也是接到了工作。

东东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低头继续走着,这里大神云集,那个叫“猴子”的还在人群中宣扬着他昨天被骗的经历,一个中介的哥们在一边打着圆场,“光头赌”已经在整理着纸牌,等待着凑够人头。东东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交流,他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他不想完全沦落成那样。

“昨晚在哪睡的?”李雷跟在后面问,“噢,对了,忘了你是有公寓的人,像我们这种就只能住海信大酒店了。”

东东轻笑了一下,没有理他继续赶着路。所谓海信大酒店,其实就是海新信人才市场,可能是海新信三个字读起来有点拗口,大家就都读海信了。那些找不到工作又没有住处的人,通常就睡在人才市场的门口,据说那里一般不会被警察打扰,称为“海信大酒店”。

“听说了吗?张若昀和唐艺昕结婚了,那婚礼真叫排场啊。你等会我,我也去那边,你听说没?宋慧乔和宋仲基离了,范冰冰也……”

“听说了,昨晚就看到了。”东东只好应付地回答了一句,其实他根本不关心这些。但李雷不同,他最喜欢看些八卦去和其他人分享,然后在里面寻找着自己的乐趣。

东东抬起了头,这里看不到华为、腾讯的大楼,看不到三星的工厂,只能看到遍地的网吧,还有找工作的人流。那间红色的办公室就在人流的后面。可是当他走进办公室,看到里面坐着的那个人时,还是被惊到了。

小点点

一个人的审美观总是在不断改变的,小时候和现在看某些东西是不一样的。人总是在适应着现实中的审美,或者说成长中的审美。而现在他看到的这个人,尤其是他身上的那套西装和墨镜,是100%的完美,是儿时的那种无需适应和成长的完美。

那人就那样戴着墨镜坐在那里,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与整个三和格格不入。东东想起了小雪,虽然这种脑回路有些奇怪,一个帅气的男人,怎么会让他想起前女友,但他就是想起来了。也许是因为只有小雪,在他心中才拥有这样的完美。他生活中能见到其它完美的东西,恐怕只有在游戏中了。

“找到三和大神,把这个给他,你的工作就结束了。”西装男说着,递过了一个盒子,声音听上去那么有磁性。

东东接过了盒子,看上去是一块智能手表。但他有些不明白,这里到处都是大神,这工作内容是要交给谁?

“这?”东东疑惑地问,“交给哪个大神?”

“只要是三和大神就可以。”西装男回答着,然后站起了身,示意他出去,“钱已经打到你手机上了。”

东东点了点头,其实他还是没听明白。不过既然钱已经付了,这工作也就好做了。到时即使出了什么问题,也没法找后账的。不过这工作内容也着实是奇怪,倒不是因为只是送一件东西,而是这件东西是一块手表——因为三和大神是最不需要手表的,他们不关注时间,最不值钱的就是时间。

李雷再次凑了上来,手里拿着一块一模一样的手表,显然也是从那间红色办公室来的。

“你打算给谁?随便找个人得了,要不给你吧?”李雷说。

“我还算不上,得找一位真正的大神。”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