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三)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8-17

热爱自由,颓废至死......

上一篇←《三和大神(二)》→下一篇

大神

图源:pixabay

分割线2

东东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短袖都被汗浸透了,他顾不得手机掉在了地上,而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努力回忆着刚才的梦。是的,他又梦到了,那片白光之中走出的那个身影,大大的脑袋,灰色的皮肤,显然不是来自地球。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具体长得什么样子,只记得那光很亮很亮,很白很白。

另一张床上,陈云一直在笑,不知道为什么,笑得甚至有些诡异。东东觉得他一定又在网上聊妹子了,他们这种状态的人是没有妹子愿意跟着的,只有在网络的世界才能为所欲为。不过在出门前,他还是注意到了,陈云的手上也戴着一块同样的手表,看来西装男也派人送了他一块。

东东可没时间理他,他还要去进行今天的日结工作,他已经有了目标,要去寻找真正的大神。等他来到公园附近,才发现有同样想法的不只他一个人。

不远处,为数不多的女大神之一胖妹就站在公园门口,她曾经在网吧和东东聊过几句天,分享过半支香烟,据传是被继父性侵后跑来当大神的。在她的身后,光头赌把扑克牌放在上衣口袋里,也是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二百舞换掉了女式的裙子,即使这样看上去仍然很娘气。涂总歪着眼睛,总是一副不正眼看谁的表情,其实是他马路睡多了,脖子歪得厉害。

而在不远处,东东还看到了红姨的身影。那个穿着高跟鞋、黑丝袜,抹着口红,挎着黑包的40多岁的女人。红姨可是三和的红人,轻易不会出门,一般都是呆在家里接生意,那些干了几个零工有点闲钱的光棍们,便会花上30元或者50元,去红姨那里呆上一会儿,然后不到半小时就提着裤子离开。红姨让三和变得完整,要不然这些以男人为主的失业者们总会感觉到某些缺憾。她也成了三和唯一的精神支柱,哪个大神要是不认识她,都不能算是大神。

远处,还有更多熟悉或不熟悉的大神在赶来,一个小小的公园,已经聚集了几百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找到那个真正的大神。因为那个精致的西装男再次提高了价码,把手表送给大神,每天可拿到200元,而如果送给了真正的三和大神,将得到一万元的奖励。这种奖励的诱惑是无比巨大的,一万元在三和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从昨天晚上开始各个微信群里就已经开始了谁是真正三和大神的评比。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论资排辈的话,真正的三和大神只有一位,那就是思想境界已经接近于升天的李春江。

小点点

“怎么样?外星人来了吗?”

东东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正看到李雷那张贱贱的脸。

“外星人,外星人来了你也不知道他们长啥样。”东东不耐烦地回答,目光还是放在对面过来的那群大神身上。

“外星人嘛,那还用说,大脑袋,三角眼,六根手指头,准没错。”李雷也打趣地回答,然后就一溜烟儿地钻进了人群里面。

东东不喜欢这件事被人拿来开玩笑,所以也没有理他。也许在他的心底真的期待着外星人能来救他,但更多的也只是一种无奈的寄托而已。大神们越聚越多,公园的保安都警觉了起来。三和众神集齐,大家一起鱼贯而入,直奔公园东侧那片荒废的草地。

“没办法,昨天去住了一宿15元的旅馆,前一段时间吃鸡变成和平精英了,没有WIFI下载不下来啊。”

“你说不加卤蛋叫什么挂壁面?我真是服了那个老板了。”

“别买小瓶的,大瓶的2升的水更合算点。”

“听说了吗?凯子好像上岸了,找了份长期工。”

他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那个凯子好像是被人骗了去做非法公司的法人,把身份证骗走了,然后就天天在三和当大神了,听说公司注册资产上千万,但他一分也没捞着过。

大神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都抽烟喝酒,好像这是他们排解生活烦恼的唯一方式。公园里不让抽烟,但人多了保安也管不了,索性就不管了。

小点点

东东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景,几百个大神聚在一起,为了同一件事。说起他们要去找的李春江,那可是三和远近闻名的人,来这里找工作的人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他的传说。他是最早一批来到这里的人,已经瘫在这里十多年了,最一开始的时候,还靠着技校那点手艺,能进个工厂干活。可是工厂无休止的加班,加上拿工人不当人的待遇,让他只干了三个月的长期工。从那以后李春江开始了大神生涯,历经了所有能经历的工作,去饭店当临时服务员,打游戏卖装备,网络赌博,卖驾驶证积分,送快递,送外卖,但听说没有一样能超过三天的。

后来到了最极端的时候,饿了六天的李春江,去太平间帮人背尸体,不知道是因为不小心还是身体真的空了,一下子摔倒在医院门口,听说被尸体压了二十分钟才被救出来。因为是临时工,也没拿到几个赔偿金,但从那以后腿就变得不太好,就干脆不工作了,连日结也不做了。一开始是去开宝箱,也就是捡垃圾筒,后来听说去参加试药,就是吃各种试验阶段的药。最近能见到他大约是在两个月前了,那时他天天长在公园门口那个彩票投注站里,把黑市上卖血得来的钱都砸了进去,然后一无所获地离开。

“热爱自由,颓废至死。”

李雷说着,这是他最后一次和李春江聊天时听到的口号。他做到了,天为被,地为席,喝一口酒就可以醉倒在路边,饿上三天根本不叫事,不去想明天会怎么样,失去所有的思想,意识已经完美地升华了。

可是不一会儿,前面的人就都停下了脚步,围拢在了一起。东东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拼命地挤到了前面,却差点把早饭的包子都吐出来。

小点点

在人群的中间,李春江脸朝下趴在地上,衣服脏乱不堪,蚊虫萦绕在周围,恶臭已经和空气融为了一体。从裤脚长长的开线口,半年来从未换过的上衣,和几个月没有理过的头发,很容易认出来那就是他。看来现在他不仅仅是思想境界升天了。

大家都保持着沉默,像是为死者进行着默哀,也像是在思考着自己将来的结局会不会和他一样。

在东东的眼里,眼前的草地就像一个黑洞,吸干了在场每一个人的思想,每个人都明白,却无法逃脱。大神,根本不是什么大神,而是快要退化成单细胞的动物,他们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坠落在这个黑洞中。

“可能是饿死的吧?”

身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大神们没有人敢去犯罪,更没有人敢自杀,所以才会不停地耗下去,哪怕毫无意义。

这时,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人突然站在了不远处,直盯盯地看着这里。她身上穿着贴身的名牌,肩上挎着精致的背包,连婴儿车里的铃铛都像是从某个高级商场买回来的。东东知道,她一定是走错了路,这里离附近的高档商场并不远,而停车场就设在这片荒废的草地北边。可是这么多天都没有人发现这个尸体,要不是这几百个人围在这里,恐怕还是不会被发现。

警察马上就会来了,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拿起了电话。

好了,谁也拿不到那一万块钱了。于是大家开始慢慢散去,只有东东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步步地走向了尸体。

他慢慢地翻过了李春江的上身,露出了那个被压在下面的手臂。黑色的手臂像是半年都没有洗过。不过东东关注的,是手腕上已经破损得不成样子的手表。手表被炸毁了,但模样还是能认得出来,与他前几天送给刘伟的那个一模一样,与大家现在手里拿到的一模一样。

他慢慢转过了眼睛,盯着李春江的脸看着。虽然已经死去很多天了,但仍然能看出一些东西,只见他眼睛微闭,面色安详,表现出了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从容。

小点点

“哈哈哈哈,哈哈……”

身后突然有人笑了起来,一声,两声,不断有人发出了笑声。

“果然,李春江就是李春江,大神就是大神,他还是比我们领先了一步。”

说话的是光头赌,东东一跃而起跑到了他的面前,直盯盯地看着他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

“你,你说什么?”

“他成了真正的大神了。”

光头赌回答着,慢慢抬起了手腕,东东这才发现,现场几百个大神,每个人手腕上大都戴着一块同样的手表,而每个人都面带微笑,像是已经得到了那一万块钱的奖励一样。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在说什么?”东东大喊着,来往于各个大神之中,急切地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还不够格做一个大神。”红姨的声音传来,东东停下了脚步,但他还没有完全理解里面的含义,身后就传来了一声轻微的爆炸声。

等他转过了身,一阵灰色的烟雾后面,光头赌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他发黑的手腕上,那智能手表已经因为爆炸失去了本来的面目。东东赶紧跑了过去,在满地的鲜血中,看到了光头赌狰狞的面孔。东东扑了上去,想要找什么东西去帮他止血,却浑身上下只找到了半包纸巾。可是就在他刚刚把纸巾按了上去,却发现光头赌的表情正在发生着变化,从之前的痛苦变为了微笑,那种满足、幸福和安详的微笑。东东也曾经在半夜的时候,在海信大酒店的后门见过那些个吸食白粉的人,他感觉现在光头赌的状态像极了那些人,那种外人看上去很痛苦,自己却无比的痴狂和满足的人。

东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看到那块爆炸过的手表还在一闪一闪的,于是他上去想要摘下那块手表,但光头赌抬起另一支手制止了他,然后带着那份诡异的微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与此同时,红姨也微笑地看着他,然后按动了手表上的按钮,瞬间倒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这,这怎么回事?”

东东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又一声传来,但这次不是在公园里,而好像发生在公园外面。东东傻了,他不知道自己在经历着什么,直到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拼了命地挤出人群,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了网吧。

因为他想起了出门前,陈云一直盯着那块手表在笑,笑得那么诡异和安详。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