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四)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8-19

大神们,我来了......

上一篇←《三和大神(四)》→下一篇

大神4

图源:pixabay

分割线2

微信上还是红色的叹号,那表示小雪并没有收到东东发的消息。于是他拿起了手机,再次拨通了她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听。

“小雪,我知道你会听到的,无论如何,如果你收到了手表,不要按下那个按钮,小雪,千万千万不要按下去。如果,如果你收到了,告诉我好吗?一定要让我知道。”

东东在语音信箱里留下了上面这段话,这是他所能做到的全部了,因为他并不知道小雪工作的工厂在哪里。而此时的他已经奔跑了大约两公里,那个陈云常去的大神网吧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啪的一声,身边再次发生了一次爆炸,一个不远处天桥上站着的大神轰然倒地,直接掉落后摔在了东东的面前。但他看也没敢多看一眼,就继续向前跑着。头顶上,无人机的巡视还在继续着,平时听上去没什么的轰鸣声,此刻震得他脑仁疼。

小点点

网吧里还是平时的那个样子,脏乱的地板,拥挤的座位。每台电脑前都坐满了人,大神们戴着耳机,操作着鼠标,或沉溺在虚拟的拼杀之中,或在贴吧中寻找着可以团饭的老哥。东东绕着一排排电脑转着,看着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却始终没有找到陈云。

“那个陈云呢?就是长头发的那个,脸黑黑的,瘦瘦的。”

网管低头猛地吸了一口烟,才缓缓地抬起手,指了指厕所的方向。东东没有说谢谢,就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脏乱的厕所空无一人,东东转了一圈才听到,第三个隔间门后面熟悉的笑声。

“开门,陈云,开门,不要那样做?”东东隔着门大喊着。

“东东?你来了?真的是你?”

“是我,不要动那个手表,千万不要动。”

“呵呵,东东,你不懂,我想解脱,我受够了,我一定要解脱,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陈云的声音从门缝传来出来,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不,那不是解脱,那是死亡。”东东说着,使劲敲打着门板,想要推开那扇门。

“听我一句劝,东东,你要是还拿我当室友,拿我当哥们,就听我一句。”陈云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诚恳起来。

“我在听。”

“别去修车了,你还小,别再去了。”

小点点

这话倒让东东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所谓修车,是三和特有的词汇,其实就是他们这些贫穷的无业者去找像红姨那样的异性,解决生理问题。其实他们在三和这种环境下,已经没有什么那方面的欲望,大多数被淡忘或者冷藏了起来,偶尔也是靠自己解决,省下那几十块钱。

不过人多了,自然会有江湖,30到50元的公园快速交易成了三和的特色。

这种见不得人的交易一般都在公园的厕所边上进行。东东的第一次体验,就是陈云带着他去的。那时的他刚刚来到三和两个月,正灌了两瓶啤酒后哭得像个孩子,于是陈云带他来到了这里。交了钱以后他顾不得蚊虫的飞舞,一头扎进了槐树下,兴奋地脱下了裤子扑了上去,感觉心脏就要跳出了嗓子,浑身颤抖。可是他只用了五分钟就败下阵来了,公园里一个去上厕所路过的保安让他退缩了,除了厕所昏暗的灯光下那白花花的屁股给他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影像之外,以后的日子他再也没有胆量去回忆那晚的情景。可是当天晚上他就再次碰到了那个女孩,就在那个每天都去的5元面馆跟前。他并没有提及之前的事,而是装作不认识一样上去打了个招呼。后来的发展就顺其自然了,那女孩叫小雪,两人交往了不到半个月,对方就上岸了,脱离了三和去打工了。好像是在电子厂里,负责贴主板上的条码。从此两人再也没有见过。但是那段交往的日子才是东东最有牵挂的日子,最想摆脱挂壁的日子,内心的愧疚感让他每次和她见面都抬不起头。但她走后一切又恢复了往常,挂壁的往常。虽然之后的日子里他无数次想去联系她,但都没有那个胆量。

小点点

短暂的回忆让东东也陷入了悲痛之中,但他不敢多想。他要顾好当下,一定要让陈云停下来,不能再失去一个仅有的能说得上话的室友了。

“想想你的妈妈,想想你还有一个妹妹,你不能这样做!”东东再次大喊着。

但门后面再次传来了笑声,是那种绝望的大笑。

“东东,你知道我网贷欠了多少钱,本来只借了2000,现在已经累积到1万多了。我打过电话了,东东,我给我家打过电话了,他们已经追债追到我妈那里去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再活下去?我还有什么脸再和我妹妹说话?”

东东知道他曾经借过网贷,可是三和大神们哪个人没有借过呢?小额网贷利息高得惊人,这些大神们嘴上说着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内心又有几个是不害怕的?

“既然别人都嫌弃我们,我们就干脆放弃算了。东东,这才是我唯一的出路,我只是想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大神,真正的大神。”

陈云把那句“真正的大神”强调了两次,虽然东东还不能完全理解里面的含义。但门后面一个电子的声音传来,让东东停下了内心还在组织的可怜的言语。

东东不能再等了,他知道陈云已经按下了那个按钮。于是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脚踢开了面前的那扇门,正看到陈云痛苦地倒在地上,另一只手扶着手腕上已经爆炸的手表。

东东顾不得一切,上去想要摘下手表,却被陈云死死地按住。接着东东再次见识了那诡异的笑容,随着手表上灯光的闪烁,陈云的嘴角渐渐翘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向往,像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大神们,我来了。”

这就是陈云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在那灰色的烟雾之后,陈云永远地躺在了马桶的边上,他无处安放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归宿。

有那么一瞬间,东东甚至有一丝羡慕面前这具尸体,如果他也有这样的勇气该多好,他就不用为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绞尽脑汁了,不用每天傍晚一遍遍地巡视公园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整个网吧的人都围了过来,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们已经习惯了死亡,在三和,隔上几天就会有人因为整夜打游戏猝死在这里,或者干脆饿死。每次他们都会习惯性地站在边上看上半天,安静地默哀着,然后静静地看着警察把尸体抬走,想像着自己有一天也被抬走时的情景。

东东没有再看下去,独自一人从人群中钻出了厕所,来到了已经空无一人的网吧。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向哪里,该做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

直到他听到面前的电脑上,响起了一声恐怖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