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叫的盆栽

作者:陈发祥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8-31

你的某种行为可能只是一场偶然。

老陈最近愁坏了,本来就稀疏的头发又少了几根。他那明亮的大脑门,在阳光下简直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了。

五一的时候,老陈的妻子小杨从网上买了一个摆在阳台的三层花架。小杨规定最上边是第一层,中间是第二层,最下边是第三层。然后又规定第三层摆三小盆玫瑰,第二层摆两大盆多肉。第一层让老陈发挥主观能动性。小杨还补充道,之所以把第一层留给老陈是表示对老陈作为一家之主的尊重。

老陈在第一层晒过一次袜子,晾过一次内裤。后来赤着脚透着风上了几天班,之后便决定要认真听妻子的话。

之后每天下班,老陈就跑到花卉市场撅着屁股挨家看花。连续送了邻居几盆菊花、兰花、桂花,又睡了几天沙发之后,老陈真犯了难。

眼看着五月二十一就到了,老陈更是茶不思饭不想。他不敢恨自己的妻子,就开始恨五月二十一,是谁规定五月二十一也算情人节了。就算五月二十一是情人节,又是谁规定情人节必须弄好花架了。如果爱情就是为了弄好花架,那还有什么意思。

但是一想到自己薪水没有妻子多,就连在心里的牢骚也不敢多发了。老陈清理干净刷碗池子,赶紧去给猫铲屎。

猫叫拉丁。在老陈认识小杨之前,拉丁就已经陪小杨睡了好几年了。所以算起来,拉丁也就成了老陈的半个领导。

老陈一边翻猫砂一边抱怨:“拉丁,拉丁。你是能拉金豆子还是能拉银豆子呀,一天天把我累得跟孙子似的。要不你可怜可怜我,给我拉盆花哄哄你那个河东狮吼的妈也行呀。”

老陈嘟囔着,忽然停下手里的活,嘿嘿地笑了。

小杨下班回家后,一如既往地问老陈要花。老陈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团卫生纸,然后一层层地打开直到露出拉丁那颗“金豆子”,又当着小杨的面种进花盆。

老陈一边种“花”,一边卖弄:“老婆呀,你夫君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单位老史密斯的亲戚从老家给他弄来几个花种。那个老史密斯你知道吧,就是非洲那个黑老头,他们那儿,可有些蹊跷玩意儿。也就我运气好,让我知道了。我可是磨破了嘴皮子才要了这么一颗种子,这老史密斯也真够抠门的。不过这花要是开了,你保准喜欢。”

小杨刚开始非常不满意,后来看老陈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信了。

接下来,老陈难得潇洒了一阵子。他不仅搬回了卧室,还享受了一顿鸡蛋灌饼配小馄饨的爱心早餐。要知道结婚那么多年,小杨也就是在老陈发年终奖时亲自下一回厨呢。

五月二十一日晚上,老陈正在厨房准备烛光晚餐。忽然听到小杨在阳台上喊:“亲爱的,过来一下。”

不详的预感给老陈带来一阵眩晕,菜刀差点儿没切到手指上。这可能是小杨今年第一次喊他亲爱的。从厨房跑到阳台的几秒钟里,他脑子里飞快地评估了一下事态的严重性。他想如果破案了,不仅这个该死的情人节要过得鸡飞狗跳,很可能中秋之前都鸡犬不宁。在跨上阳台的前一秒,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要承认。

然而,到了阳台之后,他也忍不住惊叫了一声。那个种着“老史密斯”的花盆里竟然长出了一个小芽苞。虽然很小,但确实是一个小芽苞。红红的像一团肉,样子像极了刚出生的小老鼠。他小时候捡到过一只刚出生的小老鼠,捧到手里玩了一天之后才知道那是老鼠,之后差点儿没把肠子吐出来。

当时他倒是没多想,他觉得很可能是拉丁的猫粮里混进了多肉的种子。

从那天晚上之后,老陈和小杨每天下班都会先去看“老史密斯”。“老史密斯”也没让他们失望,一天一个样。它先是长出了一身柔软的绒毛,然后慢慢长出了一条小尾巴。

“老史密斯”长出小尾巴后,小杨又对老陈多了几分爱意,老陈也禁不住多嘚瑟了几分。

又过了几天“老史密斯”竟然长出了脑袋。开始时是一个小肉球,然后又慢慢长出了耳朵,后来是小鼻子和嘴巴,再后来竟然长出了眼睛,俨然变成了一只小肉猫。

长出眼睛之后,小杨对“老史密斯”的喜爱到了疯狂的程度,吃饭抱着花盆,上厕所抱着花盆,连睡觉也抱着花盆,几乎把拉丁都忽略了。

老陈心里开始犯嘀咕了,他把电脑快敲烂了也没搜到哪里出现过能种在花盆里的小猫。他心里有了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有一天小杨还没下班,老陈把“老史密斯”抱到了拉丁面前,它竟然学着拉丁喵喵叫起来。老陈被吓坏了,脸色苍白,满头是汗。当他回过神来时,第一反应就是把“老史密斯”扔掉。然而当他伸手去端花盆时,“老史密斯”在他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给了他一个诡异而蔑视的笑脸。

就在他拿起拖鞋打在“老史密斯”身上时,小杨回家了。“老史密斯”委屈地在小杨胳膊上蹭了蹭,又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小杨的手。小杨恶狠狠地瞪着老陈,扬言如果“老史密斯”有半点意外,他们也就别过了。抱着花盆回到卧室后,小杨又发布了新的规定:老陈以后必须要跟“老史密斯”保持一米的距离。

然而第二天早上“老史密斯”还是不见了,老陈鼻青脸肿地跪在搓衣板上哄着眼睛红肿的小杨,先解释“老史密斯”不是他趁小杨睡觉时扔掉的,又解释他们单位根本就没有老史密斯,只有老詹姆斯。

宇宙文明管理署的某年某月某几天,也就是地球纪元的二零二几年五月中旬。地球物资配置管理员(简称地球管理员),为了讨好动物种植星物资配置管理员(简称动物种植星管理员),获得与她交往的机会,违反了宇宙管理条例。宇宙管理条例的某一条规定:各星球物资配置管理员之间不准发生荷尔蒙关系。

违反条例的地球管理员私自将宇宙文明管理署专为地球生产的红色鸡尾恋爱促进液喂给了动物种植星管理员。恰好宇宙管理条例某一条又规定:星球物资配置管理员不准动用该星球物资。

两位在恋爱促进液的作用下,还是陷入了癫狂而幸福的幻觉中。

不幸的是,呕吐过后的地球管理员又私自用了宇宙文明管理署专为地球生产的白色柔软薄片擦了嘴。更不幸的是,他又不小心把一只动物种植星的幼崽粘在了另一片白色薄片上,并且把那薄片投放到了地球上。

等到动物种植星管理员从恋爱促进液的作用下缓过来时,她才发现动物种植星上少了一只幼崽。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时,那只幼崽已经在地球上长出小尾巴了。等她打定主意时,那只幼崽已经茁壮地长出了眼睛。等她着急忙慌跑到地球上找到那只幼崽时,发现它已经会喵喵叫了。为了不让宇宙文明管理署揪出她与地球管理员的荷尔蒙关系,她趁着夜色把那只幼崽传送回了动物种植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