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在上(二)

作者:赵言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9-15

从前,有个胖子朋友。

三、 自动驾驶

“证明”,最难的便是证明。人工智能领域几起几落,当自动驾驶渐渐走入死胡同的时侯,很多人以为,接下来相关研究又会被打包塞进储藏室、无人问津。

却有一个人说:“如果我们把自动驾驶用到货运系统上呢?”

施意涵,一个让全世界脑力工作者都心神动摇的名字——那个时候,胖子老是提起他。他指出,运货车大部分时间跑在荒郊野外,不用担心碰瓷或者行人,甚至可以给它们单独开辟一条车道;运货车通常不止一辆,可以在车队里安置一台服务器,汇总分析所有的情况,最大限度地杜绝误判。最了不起的是,他解决了“证明”问题。

推广自动驾驶汽车的阻力之一是,怎么向大众证明它们像人一样可靠。自动驾驶汽车的系统,一部分负责推演各种各样的局面,通常工作地不错;问题是另一部分,负责判断和决策的系统。在计算机学界,有一个莫拉维克悖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计算机迟早能找到更大的质数,但是,你很难跟它解释,当女朋友说“我心都碎了”的时候,不用叫救护车。

复杂的逻辑推演难不倒计算机,许多我们认为是常识的事却可以。

施意涵说,我们可以干脆去掉监督系统。

没有必要告诉计算机“什么是对的”——专门开辟一条自动货运车道,让服务器记录沿途的事件,依靠人脸识别和其他车队里的服务器。计算机不仅可以完整追踪事情的前因后果,而且可以知道,对大众而言,哪个选择是对的。

“于是,问题解决了。”学成记得,胖子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有时候觉得入错了行。谁没有被系统更新搞到情绪崩溃的经历呢?纵使下笔如剑的大作家,遇到word失去响应,恐怕也会心惊肉跳一阵子……不过,施意涵这样的人让我觉得,计算机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他会犯错,也蕴含无尽的可能,前提是足够的关爱和正确的教育……”

自动货运系统被誉为“新世纪的奇迹”,高效,有序,总能采取大众满意的举措,让多数人站在自己那边。

竟然,竟然有人试图打劫这样的系统?

“不着急。”船长说,“你考虑考虑……在三天之内。” 

晚宴在沉默之中结束,一个喽啰压着他,到了“客房”。一路上,经过了好多盏灯,好多扇门,唯独没有见到窗户。只见到水泥墙之后,又是一段水泥墙。相比之下,他的“客房”倒是好多了:起码有几张毛毯遮住墙壁。

他猜测自己在一个昼夜温差极大的地方,证据是,半夜……也许是半夜,腰开始剧烈地疼痛。实验室里的伏案,缓慢而坚定地伤害着他的肌肉,使他对温度变化格外敏感。

因为睡不着,他开始数心跳。数到“两万”时,肌肉们忽然精神一振,仿佛在欢呼另一个夜晚的过去。

窗外,又是早上了吧?

如果窗外真的是早上,那么,学成在客房一共待了两天。第一天,他摸清了毯子上的一切。房间不大,长的一边,十二步,短的一边,只有五步。毛毯,看起来一摸一样,其实大有区别。正对着门的那个,破旧许多,摸起来也格外潮。第二天,他开始掀开毯子。水泥地面,有一小块,成色特别新,明显是后补的,边上隐约可以看到一点血迹。

“我到底是在哪呢?”他忍不住想。

医院里的人,手底下的研究生,有没有奇怪我这么久不出现?小娜……还好吗?她这会儿是回了娘家,还是在警察局里哭呢?女儿半夜哭起来,就全靠她一个人忙活了。

他不可能跟小娜分开的。他不能说:“好累啊,我们离婚吧。女儿归你,我会每个月给你们寄生活费。”

当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不喜欢王侯将相、风流韵事,却偏爱“老婆孩子热炕头”。每天回到家,都能见到一个人,都能有口热乎乎的饭吃。

如果能那样的话,放眼天下,没有一个人值得自己羡慕。

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做到了。每天回家都能见到小娜,然而除了她之外,总还有些别的。奶瓶,玩具,尿不湿……

小娜需要写病历,小娜需要做饭,小娜需要打扫房间、跟串门儿的寒暄,小娜需要给孩子喂奶。

他需要看论文、写论文,给研究生改论文,一边吐槽领导批个钱磨磨唧唧,一边惦记着实验经费能不能省一点儿;他需要做饭、打扫房间,在女儿哭的时候,爬起来,看看冰箱里还有没有奶。

甚至在这囚房里,他的耳边都会响起女儿的哭声。

但这里没有女儿。只有一个老头,每天敲门进来,送三次饭。每次都是一个素菜、一个荤菜,饭量合适,咸淡也合口。吃完饭,总是有一个小喽啰,仔细检查他的饭碗,不太放心似的。

在外面,自己是看似自由的囚徒;在这里,反而有了片刻的安宁。

“要不然,干脆别回去了。”他自嘲地想。

直到那个送饭的老头突然清清嗓子。

“我……我是胖子的朋友。”他说。

学成悚然一惊。

四、 旧友

“他……真的被绑架了?!”

“真的被绑架了。”老头说着挠了挠花白的头发,又补充了一句:“你别出声……留神他们听见。”

学成闻言低下头,准备默不作声地吃饭。然而,怎么可能真的沉默呢?脑门上的汗珠,颗颗滑下,打在毛毯上。那些细小的绒毛啊,似乎都生着一张告密的嘴。

“胖子对我很好”,老头似乎也有点激动,“我……我想帮你逃跑,你好好想一想,下次来的时候告诉我决定。” 

老头走了之后,学成打算认真地想想这事儿。是试探吗,船长派来的?应该不至于——老头的脸色,看着很是真诚。他觉得自己还算有点识人之明。

到目前为止,他只看错了两个人。一个是胖子,他以为胖子会像施意涵一样,少年成名,继而离群索居,研究外行人根本搞不清意义的大问题,却只猜对一半;一个是自己。他的额头比少年时代宽多了,肚子上早已有了褶子,却还没有得到自己梦想的一切。

“你想好了吗?”老头又来送饭了。

学成摇摇头。

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老头浑身抖动着站起来,掀开地毯的一角。

“这是胖子的血。”

学成停下了筷子。

“他们所有人的饭,都是我做,都是我送……我有一点点藏盐,已经藏了好多年,早就该用了的……。”老头挠挠花白的头发,“等他们拉肚子的时候,我们就往外跑。”

学成觉得这个计划非常可笑。真的,能有这么容易?不过,老头讨论逃跑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少年:眼神灼热,浑身打颤。

他惭愧又害怕了。读了那么多书,被绑架那么些天,从没想到逃跑这回事,甚至没有想过求救。况且……这里像一头浓雾中的巨兽,不知潜藏着怎样的杀机。

他不再数心跳,不再闷头吃饭。他告诉船长,两个菜不够吃,最好加一点酱肉、排骨。吃饭之前,他会做几个俯卧撑,把排骨上的肉,小心剔下来,藏到口袋里。

那一天,跟约定一样,他的菜里没有盐。学成忍着恶心,大口大口把饭吃饭,终于熬走了那个监督吃饭的小喽啰。等他小喽啰走远了,他用两只手握住盘子的两边,对着自己的膝盖狠狠一磕。

盘子裂做好几片。

他从里面选了一片顺手的,一边把耳朵贴在门上,一边掀开地毯,小心地打磨。

过了片刻,走廊里果然传来几声咒骂。

学成把刚做好的刀也装进兜里,沿着老头说的路线前进。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段路,忽然觉得不耐烦,跑了起来。

“砰。”

学成猛地停下,差点撞到转角。

船长擦着枪,故意沉重而缓慢地踏着地板,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学成先生,您应该庆幸:您没有越过界限……我能忍耐的。”

在离去之前,他似乎想起什么,一步一步,故意慢吞吞地走到学成面前。

“对不起,一直忘了告诉你,胖子的女儿在我手上。”

又过了两顿饭,小喽啰来收拾碗筷的时侯,学成告诉他自己准备好了——准备好见船长。

“你果然是个聪明人,”船长说,“比胖子先生聪明多了……。”

他身边站着一位小姑娘,五六岁的模样,头发垂到膝盖,肤色是异样的白。这大概就是胖子的女儿,学成心想。他什么时候结的婚,为什么没有请自己喝酒,又是什么时候有了女儿呢。

他站了起来,无视周围手枪上膛的声音,走到小姑娘身边。

蹲下,跟她平视。

“你真的是胖子的女儿?”学成问。

“我是。”她垂下眼帘。

“她不是……严格来说……”船长说。

“我就是!我是不胖的胖子爸爸的女儿!”小姑娘猛地抬眼,双眸里都是坚定的光。

确实有几分像那个胖子。

学成抱起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

“一开始,只是一件小事:有个人欠我一笔钱;而他呢,又是另一个人的债主。就在我收债的时侯,胖子先生出现了,他告诉我,他的邻居没什么钱,不管我怎么欺压,都榨不出多少油水来——他可以帮邻居还一部分,希望我能罢手……就此。哈哈哈哈……于是我去搜查了他的家,这才发现,原来我抓到了一个了不起的计算机学者。我一直很羡慕那些搞计算机犯罪的人,轻轻松松,手指和手指甲都干干净净,挣得却比我们多……多很多。但是,我低估了胖子先生的顽固……远远的。”

学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他直接往外跑,我打断了他的腿;第二次,他在房间里挖洞,不小心触发警报器,我砍掉了他一只手;第三次……他成功了……差一点。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总之,他篡改了我们的通讯电脑,发出错误的指令,让我们去劫持军用物资。那是一种战场急救用的东西,打一针,人就会陷入假死状态。趁我们不注意,他悄悄搞到其中一支,注射到自己身上……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人算不如天算’。正是因为劫持军用物资,我们上了国际黑名单,不得不躲在基地里。一躲,就是好几天……远远超过了假死时限。”

怀里的小姑娘,忽然抱紧了学成的脖子。

“当他在桌子上咳嗽起来的时侯,我还以为是诈尸……不过,这一次,我没有惩罚他。我杀死了一个犯错的手下,把他的女儿带到胖子先生面前。我说:‘如果你不老实点儿,我就一枪打死她。’你真该看看他当时的脸色……”船长说着在桌子上按了一下,一张立体投影图出现在半空中,“告诉你,只是顺便……逃跑是没有意义的……这就是我们在的地方。”

“沙漠?”

“没错。几十年前,有个狂人说,他们那代人有可能登上火星。虽然这事儿没成,但是,他的火星模拟基地留了下来……”

“我不是搞计算机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哦,我就要说到这里了。胖子先生有了‘女儿’以后,终于温顺许多,不再老想着逃跑……大约一年之前,他主动提出一个点子。他说:‘我们可以去打劫自动货运系统’。”

“他疯了?” 

“我也这么以为——或者,这是另一场逃跑计划的一部分。不过,胖子先生说服了我。”船长说着看向学成,“老实说,我真有的困惑,你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当然,恐怕没几个人像他那样……我还记得那一天,我的合伙人大驾光临,说是受了我的邀请。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让人把胖子先生请来。”

“他做了什么?” 

“他说他需要一把刀。我们给了他一把刀。然后,他用那把刀,仔细切掉了断手上的腐肉。” 

“腐肉……”

“哦,要请您谅解:基地里的卫生条件,毕竟不如正常城市。总之,我们看着……默默的。大概过了五分钟,也可能是六分钟。一个手下忽然吐了,胖子先生才停下。”船长摸着下巴,“胖子先生说,‘你们看,就算是凶狠的强盗,也会因为这种事反胃。‘固定模式——人类是千万年进化的结果,我们也曾像电脑一样,有过一个沿着博弈树苦苦挣扎、小心推演的过程。但是,不管环境怎么变,有几个至关重要的习惯一直被保留着,比如,呕吐反射。胖子先生建议,我们篡改自动货运系统的某些数据,让它学会某些固定模式……我们很赞成他的计划,给了他全力支持。差不多花了半年功夫,他终于拿出一个成果……”

“半年前”,学成飞快在脑海里检索自己看过的新闻,“急救系统?”

“没错。他设法让那些铁疙瘩认为,货运系统有义务提供高速急救。现在,所有的运输车队都由三部分组成:服务器车,运输车和急救车。他向我们保证,这会导致一个逻辑错误……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他是怎么死的?”学成终于鼓足勇气问。

“我以为,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就够了,没想到胖子先生找到了一条非常特别的路……通向死亡。他开始只吃红肉和白饭,蔬菜都要彻底蒸熟。我以为他是工作忙,压力大,或者终于准备展示本性……谁都会这么想。直到有一天,他瘫痪在床。我们设法‘请’来一位医生给他做检查,这才发现,维生素A、维生素B、叶酸,钾……一个人所有欠缺的东西,他都不足。他说,我可以花两个月的时间将他调养好,代价是把计划推迟两个月;也可以送他一粒子弹,作为回报,他会告诉我,谁能接手自己的计划。”

……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