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杂记·琥珀屋

作者:杨枫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9-28

乱码的人生。

SnapshotID: D8DF1131DFF605811804AE6566712768

Source: 151.54.15.105@云游论坛·都市版

Timestamp: Fri Sep 24 2021 18:00:0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


# 1楼  霜之哀伤996 2021年6月19日 10:21:39

大家好,这里是霜之哀伤996,我家现在出状况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早我看到窗外有只喜鹊。我讨厌鸟,就开窗去撵它,结果手背撞上了什么东西,还被挂住了,一扯,一层皮全掉了。

我打急救电话,但是120来了以后骂了我一顿,说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可我就在屋里,根本没听到敲门声。最后还是靠我室友和亲戚帮忙,才终于又把警察、消防员和医护人员都叫来了,让他们相信了我们的状况(尽管他们在撞开门以后,发现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说了这么多,有些啰嗦了,我还是直接描述我们的困境吧:在我们住的两居室外面,时间好像停止了。我室友早上喜欢上阳台刷牙剃须,但是阳台也沦陷了,得亏我拦住了他,不然现在这里就只剩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合逻辑,尤其是我们还可以打电话上网,但是事情就是如此,不信看下面的照片。

【图片加载失败,以下为系统生成的信息无障碍描述】

一张照片,拍摄的是某个房间的窗外。窗户已经被拆下来了,窗台上停着一只喜鹊,头顶悬浮着几张光盘、一些碎纸和五花八门的杂物,此外还有一块巴掌大的带血人皮。远处,地铁停在轨道上,轮廓清晰可辨。

现在,专案组的人已经来了,说他们就在屋里,但是我们彼此都感知不到对方。他们带来的专家提供了很多解释,但是都只是猜想,不能解决问题。

我的手背越来越疼了,不知道会不会化脓……屯粮只够撑一个月,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之前获救……在此,我想求大家也帮忙想想办法。我不想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 198楼  霜之哀伤996 2021年6月19日 20:30:02

没想到竟然收到了这么多回应,万分感谢!

白天一直在对接救援方面,现在我来统一回复一下代表性的问题(媒体应该已经公开了一些信息,在此就不再赘述了):

引用:#16楼

不懂,什么叫时间停止了?

答:先前只是我的猜想,准确地说,是离开住所的物体无一例外,都会迅速减速到完全静止,就像撞进了看不见的果冻。这个效果的生效范围是包覆式的。我们在天棚、地板和墙面上用电钻钻孔,也遇到了类似的状况,连钻头都折断了。我们还拿墩布杆做了实验,结果是:被冻结的部分和没被冻结的部分特别容易分离。我们现在完全不敢碰网线电线跟水管了,就是因为这件事。

……


引用:#43楼

这明摆着就是科幻小说的套路嘛——是不是你们有什么心结没解决?

答:虽然很迷信,但是这点我们也考虑过了,只是目前想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室友他的情况跟新闻上写得一模一样,就是个随处可见的挣钱养家的上班族;我也差不多,就算不怎么爱出门,也还不至于变成日漫里的那种废宅。而且我们对眼下的生活都没什么不满。当然,如果过平淡日子也需要被惩罚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能为自己辩白的。在这个方向上,我们会多加留意。

……


引用:#85楼

手怎么样,还疼吗?

答:感谢关心,已经基本没事了。室友有医护基础,包扎得很好,没有化脓,也没有感染。忍得住。

……


引用:#176楼

好像好久都没有下文了,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啊?别丢个炮仗就跑了啊。

答:大致情况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哦,还有一件事,就是救援队在外面也做了和我们类似的测试,结果是那边确实和这边没什么联系。刚进屋的时候他们还把网线碰掉了,也不影响我们这边上网。看样子,我们这次真的是与世隔绝了。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不过再怎么焦虑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先忍一忍了。

今天就先写这些吧。


# 571楼  霜之哀伤996 2021年6月21日 14:14:14

我不喜欢过分暴露隐私,所以先前陈述情况确实有所保留,但是现在看来,这引发了很多不必要的误会。现在我来澄清一些事实,也请大家不要相信谣言,更不要去骚扰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再次谢谢大家了!

首先,我们的情况并没有网上说得那么惨,水、食物和空气都是有正常供给的(正如我之前说的,差不多够一个月)。我和室友也没有什么矛盾,反而借这个不必起早贪黑的机会增进了些感情。我看过新媒体和社交网络上的消息,大部分都有夸大之嫌。像那样卖惨,对事情真的没有任何帮助。

另一方面,救援队也一直在全力提供支持,昨天碰掉网线的事情实属意外,暴力拆楼的传闻更是胡说八道。这些事情都有邻里佐证的。希望大家保持克制,不要被这种消息撩拨了情绪,也不要用这些消息去撩拨别人的情绪。

有人质疑我的文字过分冷静,语气不像受害者。对于这点,我要说的是:我是学化学的,因为常年写实验报告,所以写东西多少都带有点报告体。不信的话,看我之前在论坛上发的帖子就是了,还有我博客里的文章,尤其是骑车摔断胳膊的那篇杂记。别看网上的二手消息,那里没有真实的我。

还有人问为什么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上网来唠嗑,为什么不学学室友找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做……我觉得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和室友不同,第一,我单身,第二,除了他之外,我没什么能一天到晚陪着我转的朋友,昨天跟家里人打电话还刺激到他们了,所以现在联络都非常谨慎。书影音,这些东西连着吃多了会消化不良的。我和室友聊天也已经到了没话找话都找不到话茬的程度了……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室友不刷论坛,不刷微博,不发朋友圈,也不代表他不刷微信群啊……


# 2801楼  霜之哀伤996 2021年6月25日 9:02:05

早上收到了好消息,救援队说他们有解决方案了。

专家给我们解释了一大堆,涉及对撞实验、量子纠缠、同步辐射、虫洞之类的概念。原理性的东西我们一句也没听懂。不过,背后传达的消息我们倒是明白了,大意就是有什么事故造成了这件事,他们打算逆向运行当时的实验。这原则上可以解决问题,当然,也有风险,可能会让我们尘归尘,土归土。我和室友商量了,都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一个月之后如果还出不去,会发生什么,我们实在没法想象。

这件事让我们的兴致好了起来。我们把前两天节食省下来的口粮吃了,权当庆祝。可以聊的东西又变多了,可以做的事又变多了。室友还往外面的时空凝胶里变着法扔东西,扔完还要拍照,说这是后现代艺术创作,以后说不定能卖钱。

我们都和家人报了平安,室友还和他的女朋友视频了好长一阵子,还聊到订婚的各种琐事,听得我都腻歪了。意识到自己有未来了,原来会让人这么心情舒畅。

好吧,我之前有一件事说错了,看来我确实有炫耀伤痛的癖好。

现在这里一切安好,只是有的时候安静得让人不自在。外面的世界凝固了之后,几乎所有的环境音都消失了。

另外,因为时间一直保持在上午,天始终不黑,而我又对光线很敏感,所以睡觉变得很困难,得亏室友借了眼罩给我,我这几天才能保持精力。逆向实验的设备要跟上级报备,走审批流程,估计二十四小时之后就会有结果了。再忍一忍,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3945楼  霜之哀伤996 2021年6月27日 11:32:40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们现在的境况……困惑?愤怒?沮丧?也许都有?

室友已经半天没出房间了。我自己现在也很憋屈,感觉不过来写点什么就浑身不自在。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完全不指望能活着离开这里了,跑到这里来发言,完全就是想从互动中找存在感,哪怕是像之前那样的撕逼,都是对现在的我的一种肯定。

现在,就算你们说我是骗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不懂物理,外面那个我是怎么来的,到底是谁?

这问题我真的没法回答。

为什么被救出去的只有我一个?为什么他们打开隧道以后,在里面没有找到室友?

这些我也没办法回答。专家们又运行了一次实验,结果刨出了一团生着指甲和头发的肉。不管那是不是室友,他们都不敢继续运行实验了。而且这也回答不了我的困惑,只能让我更加迷糊。

我现在感觉什么都是假的。既然我没有办法否认眼前这个不合理的空间,我就只能否认其他的东西。也许这个论坛也是虚假的,也许在我这边能看到的整个网络世界都是假的。毕竟我们只能隔着屏幕看对方发的消息,而数字信息本来就是不可靠的,是可以弄虚作假的。

窗外的风景被我们丢出去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我的一只拖鞋也进到了浮空垃圾堆里,那是我们刚得知救援新闻的时候,被我扔出去的。说实话,现在我也想拉开窗户往外冲。如今,相比于留在原地,离开这里似乎变成了一种更理想的选择。

救援队的人现在也很困惑,因为外面的那个我看上去明显和我就是同一个人。他们说还要内部讨论一下要如何应对这种结果,让我们等后续消息。不过看这个样子,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新消息了吧。

写不下去了,就先这样吧,得去看看室友什么情况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发现我还是不想死。

手背很痒,开始长新皮了。


# 4300楼 9SZ9AS6 2021年6月28日 03:25:09

行吧,封号我也认了,骂街也骂完了,诈骗犯的名头摘不掉也就不摘了。

我就是在讲故事前面发的东西都是我编的我室友因为想不开现在半个身子挂在天上另外半个身子横在地上肠子肚子流了一地血喷得天上地下床上桌子上四面墙上到处都是的事也是我胡编乱造凭空捏造的下一轮该是什么了官方训诫还是封禁IP还是登门查水表进局子坐牢枪毙我都不在乎了反正在这里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家人也不相信我了也已经断绝联系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 4477楼 流萤2382712A 2021年6月30日 19:08:08

我没想到原来还可以靠点对点隧道代理绕过IP封禁……总之,我又回来了。

我也没想到这个帖子竟然没被删,只是被搬运到了隐藏版这边。看来站长还是很有想法的。那我也就尽量不给这里添麻烦了,今后不会再宣泄情绪,只是记录一下最后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不相信的话,就权当听个怪谈故事吧,反正这个网站本来就是这个方向的。

放心,我不会讲什么过分的东西的。粮食吃光了,我就自杀,不会去吃人的。室友剩下的身体已经被我装好扔出去了,靠阳台一侧的窗户也被我用纸板糊上了,血迹能擦的都擦净了,墙上和天花板上的也用新的壁纸盖住了。眼不见心不烦,这也就是我能给他和我自己的最好的交代了。


# 4490楼 流萤2382712A 2021年6月30日 19:24:00

水电气都还正常,不知道是因为断不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下午不小心把网线扯下来了,吓得要死,不过后来发现插回去还管用。

总之,还是能把这一个多月过好的!


# 4502楼 流萤2382712A 2021年6月30日 20:45:59

听说这件事让房东很苦恼。房子租不出去,自己也不敢住。

对不起。


# 4607楼 @#%@#% 2021年7月15日 17:45:55

猜猜怎么着,今天另一个我竟然联系上了我,让我不要再找他麻烦了,也不要再去骚扰家里的人。

我本来想吵架的,但转念想想,算了,没必要。就尽量心平气和地和他聊了聊,结果所谓的麻烦,其实都是不可避免的。

听他坦白的内容和语气,我们大概真的是同一个人,连困惑的内容都如出一辙。被救出去以后,迎接他的是铺天盖地的采访和八卦。很多记者在采访时都会提到我的存在,这让他感到非常烦闷,因为原则上他是真人,但我的存在却似乎在否认他的真实性。而他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我,最后就只能打电话过来让我不要再抛头露面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至少,我无意停止在这里发布生活记录。我最后只能告诉他,在这里发的内容大部分都只会被看成“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类的东西,况且网上热点转进极为迅速,再过一段时间,等我这里消停了,他也就可以安心继续过日子了。

至于那团跟他一起重返尘世的烂肉给他带来的困扰,诸如人身监控和自我怀疑(他说他总会梦见自己也变成了那样的东西),我就爱莫能助了。

他还跟我说现在的报道添油加醋,搞得很多人慕名来访,最后却失望而去;还有言论说他早在被救出来之前就杀了室友,后来室友的家人还跑过来闹过事,搞得大家都很糟心。对于这些事情,我们都无可奈何。和我相比,他更真实,但还有比他更真实的真实,在舆论的宇宙里招摇过市,正所谓没有绝对的真实,只有相对的真实。

说到这个,那几篇火起来的CP文我也看了,写得还……挺有意思的。

最后,我说服了他。他也说不论我是真是假,都要感谢我。我说不用谢,在研究所做实验遇到问题也可以找我。两个臭皮匠怎么着也比一个顶用。

接下来的这个下午,安心多了。


# 4822楼 @#%@#% 2021年7月20日 20:03:38

又回到事故前的状态了。

每天翻翻之前的实验报告和专业书,偶尔帮另一个我解答些问题。看看动漫,看电影,看看窗外的鸟。

现在的我似乎不那么讨厌鸟了。


# 4856楼 @#%@#% 2021年7月24日 15:07:49

在云游的博客站点上看到了一篇关于收藏家改变世界线的文章,作者叫熊猫不高兴,有点意思,内容我搬运过来了,单独发了一个帖子,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室友的藏书不错,拿来了几本看,非常喜欢《流浪苍穹》。


# 4887楼 @#%@#% 2021年7月30日 04:17:24

睡不着,吃完了最后的黄桃罐头,忽然很想哭,就哭了一会。

给家人打电话,电话打不通。

手伤痊愈了,给室友点了一根烟。


# 4982楼 @#%@#% 2021年8月15日 00:00:22

越来越嗜睡……没了。

已经没什么想写的了……那便这样吧,也没剩几天了。


# 4999楼 @#%@#% 2021年8月22日 12:00:00

终于到这一天了。

吃最后一餐的时候,一直在想是不是给这事起个名字。洗碗的时候,想明白了,不如就叫琥珀屋吧。之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在我的认知里,进入这个时空裂隙里的人虽然还能够自由活动,却已经被剥夺了生命,变成了供世人凝视的静物,就像那些几千万年前被封印在油脂里的枝叶和昆虫一样。

此时此刻,我回想我过往的生活。也许就像某位网友说的那样,眼前这种怪诞景致所影射的正是一成不变的庸常生活。但就算如此,我也不相信这是专门为我设立的人生挑战,那未免太过自恋了,只可能存在于不入流的幻想小说中。如果真的有什么神明会设下这种考验,那请容我骂祂一句王八羔子老混蛋。

在经历了这么多波折之后,我反而觉得凝固的不只有我或者我的室友,还有我所看不到的那一整个世界。世人的生活大多庸庸碌碌,所以才需要这一座座琥珀屋去推动时空流转,正如我眼前的这个帖子——每当有新奇的事情出现,楼层数就会迅猛增长,一旦回归日常,便又重归沉寂。

另外,我还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时间静止的世界终有恢复正常的一天。如果我让自己完全进入户外,主观上我是不会觉察到时间的流逝的,就算在外面吊上千年万年,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这种思考最终压倒了自杀的欲望,让我决定要去赌一把,而不是头昏脑胀地思考哪种自杀方式最可行,最无痛,死相又足够优雅。

想到这里,我也忽然明白了室友为什么会冲向窗外。他大概也不是想求死,而是想求生吧。只不过他的体型拖慢了他的速度,才酿成那样的后果。我测试性地跑了跑,速度基本能达到我演算出的临界值,不会落个一分为二的下场。

看来做健身还是有用的。

现在,我已经清出了通往阳台的跑道。室友在半空中遥望着蓝天白云,远方,初升的旭日永恒地攀附在高楼大厦的顶部。只要我跑得足够快,就能够拥抱眼前这一切,成为它们的一部分,在未来,或者回归旧世,或者进入一个全新的平行时空。

下了,回见。


# 5084楼  德川小胖 2021年12月31日 17:24:33

楼主的事情后来有明确的说法吗,到底是怎么解决的?有谁知道吗?求助!急!


作者简介:

杨枫,纯粹幻想系作者,科幻百科创始人,清华大学物联网专业硕士,爱好编织知识图谱,梦想做一只网路爬虫。代表作《平凡的日子》《太阳的尽头》《新春节考》等,其中《太阳的尽头》获2017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优胜奖,《新春节考》获2020年科幻春晚bilibili分会场征文一等奖。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