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震(大结局)

作者:尹俊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0-26

燃烧过后,就成了灰烬。错过的,终究错过了。

上一篇←《爆震(二)》→下一篇

超新星就是在恒星即将达到寿命终点时发生的爆炸。在这个过程中,恒星会以极高的速度向周围抛射大量的物质。这个爆炸和核反应动力学的本质过程是类似的,因此,理论上来说,通过对超新星爆发进行研究也能对确立核反应动力学模型有所帮助。那天之后,李学姐就试着朝这个方向努力,希望能为求解器编写陷入的瓶颈找到破局之路。

而我就和无数同专业的毕业生一样,成功混过了论文的答辩,结束了三年的研究生学习。我开始思考毕业后的去向,杨学长怂恿我来成都,说那里的环境很棒。但是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放弃了去外地与燃烧相对口的单位,而是选择在一家本地的航空发动机研究所留下工作。

或许,我只是还想和学姐多见见面。

在学姐最受挫折的时候,她选择找我倾诉。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主动打破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

工作以后,我的空闲时间反而更多了。而学姐因为延迟了一年毕业,所以也不是很着急准备论文,我们两人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每天都在为学姐的“业余小科研”而绞尽脑汁。

“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李学姐说,“不仅是流体力学或者核反应,现在所有的数值仿真都在想方设法简化模型,以降低计算难度。而实际上,计算机计算力的提升也同等重要。如果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能有一个大提升,那么我们也就可以相应地完成更加复杂的计算了。”

学姐的这段预言就像是先知。

量子计算机的相关研究停滞不前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但更让人吃惊的是,得益于材料科学的进步,电子芯片的工艺取得了重大突破,飞米级的电子芯片被成功研制,并以极快的速度覆盖了民用市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呈指数倍增长,较之前提升了百万倍,而且还远远看不到尽头。计算机科学的进步给社会带来的变革是巨大的,而对于学姐做的核反应动力学,它的出现更像是雪中送炭。

新一代计算机上市后,李学姐大胆地撤掉了许多繁琐的简化条件,用更简单粗暴的方法重新编写自己的求解器。同时,她还开始建立相关的超新星爆炸模型,并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这一次,她吸取了之前积累下来的所有教训,竟然得到了看起来足够成熟的理论。头一次,学姐试着把业余小科研的成果写成论文,然后投给相关的学术刊物。

无论是我,还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真的成功了。

转眼间,一个学年已经快要结束。在把自己关于核反应动力学的论文投出去之后,学姐开始专心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她的导师对她的工作非常满意,她也不会再次延毕了。与此同时,那篇核反应动力学的论文也有了消息:编辑部同意将它发表。发表之后,那篇文章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得知作者的专业并不是核科学后,轰动的声音就更大了,学姐出了名。为了庆祝,学姐说要给我们这些朋友请客,而吃饭的地点则按照那时候定好的,由我来选。

学姐的朋友不是很多,但那天晚上还是来了不少人。就连我都没想到,杨学长会为了这顿饭专门从成都赶过来。饭桌上,我们开始回忆过去。我笑学姐最初问的问题有多么天真;说完之后,杨学长不高兴了,开始没脸没皮地揭我老底,他告诉李学姐,当年她找我问的燃烧学模型其实我根本都不会,每次都是找他帮忙。他才是背后真正的工具人。

李学姐笑眼盈盈地听着。她谢谢我们当年的支持,她说,正是我们的帮忙,她才能有信心把这东西做下去。

那真是漫长的一个晚上。杨学长说,我们不醉不归。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李学姐和我也喝了不少。我以前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但那一晚,我测到了自己的上限。还没喝几瓶的我就感觉头晕乎乎的了,连忙摆手说喝不下了。杨学长鄙夷地嘲笑我,我也不甘示弱,准备反驳回去。就在这时候,杨学长的表情突然恢复了严肃,他示意我看向学姐。我转过头,学姐的情况也没比我好到哪去,脸红红的,看上去可爱极了。

“星睿,那句话,该说了吧。”李学长怂恿道。

我干笑了一声,正准备装傻问杨学长那句话是什么。但是我忽然心想,多少年都不敢说了,现在至少应该试一次吧。酒壮人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我脑子一热,我坐直身子,对李学姐说道:

“阳姐,这么多年了,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那个……我能做你的男朋友吗?”

说完之后的一瞬间,我就害怕了,所有勇气也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学姐怎么会答应呢?学姐不答应,那好尴尬啊,以后要被学姐看成什么人了。

李学姐没有说话,只是一直保持原来的表情看着我。周围的气氛也很配合地保持着寂静。足足两分钟后,学姐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

我多希望我当时没有喝多,那样我就能记住那个吻是什么味道的了。但如果我没醉,我也不会有勇气跟学姐表白。我只记得,那个吻的时间很长很长,伴随着的是周围起哄的声音。那晚之后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我只知道我感觉自己飘飘然的。后来我问杨学长,杨学长告诉我,当时李学姐亲了我之后,我就一直跟她讲自己当年有多么喜欢她,有多么怂。我一边滔滔不绝地讲着,一边兴奋地不停继续喝,最终我的身体撑不住了,被朋友抬回了家。

在我不停叨叨的时候,李学姐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李学长说,她看着我的眼神,分明就是喜欢。

我时常想,如果那天我没喝多,没表白过,我会不会就不那么后悔了呢?

1603086591(1)

第二天上午,醒来之后的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记起来我昨晚干了什么。学姐答应我了!我高兴得忘记了身上的疲乏,开始回味昨晚发生的事。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后,我冷静地回想了一下,才发现学姐其实并没有口头上答应过我。我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准备跟杨学长问清楚,却先看到了学姐给我发的一大长串消息。

学姐说,她所有的关于核反应动力学的成果,都应该归功于我。从最开始她有了一个核脉冲爆震推进器的想法,到她跑去听燃烧学年会,都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但是她那时候遇见了我,而我让她的这份本来应该很快冷掉的热血又沸腾起来。她有了动力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这三年来,我不断给她提供建议,帮她在一些关键的点上指明了大方向,在她最想放弃的时候也让她继续做了下去。正因如此,她才能够幸运地走到这一步。

她说,她其实也喜欢我有一段时间了。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有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单纯地喜欢。她一直没有把自己的这份感情显露出来,因为她怕这又是一腔热血,她怕自己像以前一样没有办法坚持下去。

昨天晚上我说的话让她很开心。她告诉我,在她认识的所有人里,我是唯一一个接受她的我行我素,而且还一直支持她的人。她说她多希望我能陪她一辈子,但现在,她做不到了。

她说起自己的那篇论文。因为那篇论文在核科学方面充满新颖的独创性,因此这篇文章所受到的关注比她想象的还要大。前一阵子有人联系她,他们跟她说,中央那边正在建设核反应动力学实验室,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实验室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他们邀请她去那里工作。学姐说,她虽然不想离开我,但是她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

而学姐说的那个东西,是全世界首个建设在同步轨道的能源动力实验室。

我终究还是错过了李学姐。

毕业后,李学姐就要离开这里,去参加航天训练,为以后的太空生活做准备。在她走之前,我最后一次邀请她出来,像曾经一样一起吐槽下生活中的琐事。学姐说,她不知道自己会取得这样的成果,但是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掉。我是一个一直都会支持她的人,她希望这一次我也能理解。

我说,没关系,我可以等她回来。

她笑了笑,说我等不到的。

学姐这浅浅的一笑让我心酸极了,而我也明白,我说什么话也不能挽留她。

不久之后,李学姐正式毕业,她去北京参加航天员的体能训练,为之后天宫五号上的科研任务做准备。学姐和以前一样有空没空的就用微信联系我,跟我说一些她在这边遇到的好玩的事情。我的生活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除了见不到李学姐以外,我们的感情就和以前一样,没有变过。

时间就在这样平凡的日子间悄悄溜走,天宫五号所有的发射计划在一年半的时间中零零散散地完成了,而学姐也在她起航的那天上了电视。在发射前的准备时间中,媒体采访了她。她说,她要感谢所有曾经帮助过她的人,尤其是他。

记者问,她说的他是谁。学姐摇了摇头,说他知道就行了。

也谢谢你,阳姐,我在心里默默回答。

到了天宫五号后,学姐的生活丰富了许多。学姐给我展示了实验室的总体布局。核反应动力学的实验装置比我想象中的要小不少,学姐解释说,这是因为目前技术条件的限制,还不能把它做得更大,但也足够满足需求了。在空间站上,还有很多其他的装置,其中大部分都是用来进行零重力条件下的燃烧学相关实验的。我开玩笑说,我之前也是做燃烧相关的,如果我努力读个博士,是不是也能来了。学姐回答说,那你来啊,我肯定给你开后门。

不过这终究只是个玩笑罢了。

李学姐的主要工作是根据我们自己的太空观测器,对宇宙中可能发生的超新星爆发进行记录,同时与相同初设条件下的数值仿真结果进行比对,再进行模型和计算公式上的修正。李学姐说她再也不需要像以前一样一行一行地改代码了。利用最新的AI神经网络算法,计算机可以通过数据间的对比自动生成新的求解器代码,并进行验证。这种方法的效果十分显著,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即使是大尺度的三维核反应场,不久之后也可以做出可信度很高的模型。

李学姐发给我一张很大的超新星爆发图片,她说这是霍金空间望远镜拍下来的,超新星爆发的时候,真的很美。

学姐分享过一篇关于大尺度湍流火焰的数值仿真计算方法的论文,她告诉我,现在的CFD已经可以解决这种相对复杂的燃烧学问题,当年我说过的那个例子已经被反驳了。她调侃道,多亏自己当时义正言辞地把我说服了,否则她就不会有现在了。当然,当时的我们又怎么能想到,这个世界的变化有这么大呢?

学姐和我的聊天频率没有比以前减少,但是她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跟我汇报她的工作进度了。

每隔三百多天,学姐就会从空间站下来进行康复训练,在地面上休息十几天。我本来想找机会和她聚一聚,但是学姐说他们必须一直呆在科研训练中心里,不能外出。我只能放弃这个想法,继续过自己平淡的生活。

后来,生活的压力逐渐负担在我肩上。我开始被家长催婚,只能放下对学姐的感情,埋头卷入生活的浪潮之中。我有了老婆、孩子,有了许多我必须背负的包袱。学姐夸我的妻子漂亮,说我真幸福。但透过她给我发的消息,我似乎看见了那个在路灯下孤单的身影。

对不起,阳姐,我说。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她回答。

1603086591(1)

李学姐在天宫五号上的工作成果相当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她编写的那本《计算核反应动力学》。按照他们行业内部的看法,李学姐开创了核科学在大尺度研究下的精细数值仿真的思路,为受控核聚变以及相关能源动力技术打下了重要的基础。她成为了一位著名的学者,各种称号看得我头都要晕了,据说,诺贝尔奖对她来说也是指日可待了。

学姐彻底结束太空实验室的工作、完成地面的体能康复并拥有出行自由后,她回来了一趟,和我去之前的餐馆聚了聚。将近十年不见,学姐依然和以前一样美丽动人,但我能明显从她的脸上看到疲惫。让我很惊讶的是,再次面对学姐时,我已经没有过去那种冲动感了,我的内心平静得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们聊着自己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或者是仍在工大时那些有趣的回忆。我们很默契地避开了对彼此感情的话题。点菜的时候,服务员问我们要不要试试新进的进口啤酒。李学姐摇了摇头,说雪碧就行了。

当我们的聊天逐渐进入死胡同,气氛开始变得尴尬时,我终于明白,有些事情,我们终归还是要说出来。一番沉默之后,我问道:“阳姐,如果当年没有天宫的那份邀请,你会答应我吗?”

学姐没有回答,反而问我:“你知道容积燃烧理论吗?”

我已经很久不搞燃烧了,知识也忘得差不多。“是描述大尺度湍流火焰的那个理论模型?”我回答。

学姐点了点头,“其实,这世界也何尝不是一支复杂的大尺度湍流火焰,而我们正是这团火焰中那一个个渺小的流体微团。我们彼此间传递动量、能量,相互掺混,但下一刻,也许我们就分隔开,再也无法触及对方。当我们燃烧殆尽,成为燃烧产物再次遇到彼此时,我们都已经明白:回不去了。”

学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用CFD对燃烧过程进行数值仿真时,如果发现得到的结果和真实反应过程有出入,我们会去调整实验条件,或者修正模型,以达到我们期望的效果。但是,这个世界,还有我们经历的一切——它们永远都无法被调整和修正,因此,我们只能接受它,不要后悔。所以,又怎么会有你说的如果呢?”

我记起了之前杨学长对我说的话:“不会后悔。”回忆把我拉回了十几年前。那个问题再次进入我的脑海中:如果CFD不断发展,我们真的可以解决燃烧学的所有难题吗?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数值仿真的方法来解决的。

即使我们的理论不断进步、计算机的能力不断提升,我们得到的终究只是一个数值上的近似解。但对于生活来说,我们需要的正是精确解。

无论前面经历了多少,真正影响未来的,就在那决定的一瞬间。

后来,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了很多年来自己都没舍得扔掉的那本燃烧学教材。我翻开它,看着自己曾经记下的歪歪扭扭的笔记,重温了一遍当年学过的知识。爆震、湍流火焰……我记起了那个非常幼稚的想法——驾驭火焰。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们永远无法驾驭火焰。

因为,生活本就是这样一场复杂的火焰。

我合上书,默默地感慨道:燃烧,真是一门很美的学科。

不是吗?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