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像(下)

作者:胡明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02

这位老人一定是达芬奇。

上一篇《画像(上)》

这段对话的数据来源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完成这段对话后,我甚至怀疑自己是达芬奇的启蒙老师。

第二个参数设定,达芬奇的青年,这是达芬奇最具创造力的年龄,他在弗洛伦萨声名鹊起。

VR中的达芬奇有着俊秀的面庞和永不满足的勃勃雄心。

我问那个VR达芬奇:“你是怎样兼并艺术和科学,或者兼并这个词可以理解成兼容并包,或者是集大成的意思。”

VR中的达芬奇只说了一句话:“事实就摆在那里,造物主用数字和几何造就真理,我只是发现数字和几何的规律而已,至于艺术只需要再加上色彩和阴暗两个参数。”

“达芬奇”的回答让我豁然开朗,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平生还是第一次。

在之后简单的一段交流后,这位天才回答了我很多关于他的疑问。令我庆幸的是,这个VR达芬奇符合我心中达芬奇的设定,仿佛这个VR已经有了生命一般,真的是历史上的达芬奇。

我将VR达芬奇设定在他创作《蒙娜丽莎》的年龄。我心中的最大疑问就是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以及画作的表达的究极意义。这像是宫闱秘史般神秘,各种说法甚嚣尘上,每种解释都不乏溢美之词。

这个VR达芬奇陷入了沉思,他的表情非常复杂,睁大眼睛看着我,心中似乎有难以启齿的隐衷,又或许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感受。

我很失望,我觉得我所有的努力就是想要对人类的究极文化之宝蒙娜丽莎有更多的了解,VR中的达芬奇没有满足我的愿望。

384562

我找到李翔教授,他看到我一副失落的样子,就明白了一切。

“VR的人物是数据形式的高度人格化,客观上是数据,表达方式完全是主观的。它有自己的秘密,就像是普通人谁也不会把心中的一切告诉其他人,何况是代表人类智慧的的天才头脑。”

这个最大的疑问没有得到解决,我退而求其次讨教《最后的晚餐》的名作背后的故事。VR达芬奇的回答中规中矩,似乎是所有关于这方面数据的简单的归纳和综合。

至于科学,VR达芬奇的回答顾虑更少,科学中的每个领域他的回答皆滔滔不绝,仿佛毕业论文答辩一般把每个科学研究的细节解释得清清楚楚。

VR达芬奇告诉我,人力的构造就是机械设计的方法论。天地间最复杂和完美的机械设计就是人体,把人体的构造转化成机械语言就是他的机械设计的灵感源泉。他坚信几何的美,所以他将几何的方法应用于艺术和科学等诸多领域,再大胆地应用整数和分数的数量关系定义各种构造的比例,这样做就无限地接近万物的和谐。

这是那个时代的天才般的设想,如果达芬奇把他当时的所有知识发表出来,将加速人类的科技进程。后来的牛顿说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时,这个巨人可能指的是达芬奇而不是伽利略。

我们的这位伟人没有发表自己的文章,就像置身世外的隐士对社会发展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也不知道这种态度的背后是谦虚还是高傲。

还有一个疑问萦绕在我的心中,那就是法国香波堡的双螺旋梯,人类史上的机械设计杰作。两组独立的楼梯绕着一根轴盘旋而上。两组楼梯的客人可以相互看见,但却无法碰面,达到良好的空间阻隔。

要知道,这个所谓的双螺旋正是人类的遗传物质DNA的空间存在形式。达芬奇的这项设计是不是在科技的探索过程中对生命的某种隐喻。DNA双螺旋形式的发现,是人类的生命奥秘探索中的里程碑事件。我们的天才是否真的在造物主的光环下窥见了人类的生命秘密,要不然就像埃及的金字塔般各种神秘的数据只是人们的过度推测。

我向这个VR达芬奇提出了我的疑问。

“你说的DNA我一点你都不清楚,双螺旋只是基于某些特定的设计原则,需要强调的一点,我的灵感来源是某种肌肉的纤维,这是解剖中的意外发现。”

从VR达芬奇的回答来看,我对于双螺旋是过度解释了。

就像是历史上的任何伟人一样,大家喜欢把大大小小的故事安插在他们的身上,哪怕是杜撰的,目的只有一个,满足大家对他的各种好奇和崇拜。

我和VR达芬奇的简单交流掏空了整个数据库。

我的收获颇丰,只有一个遗憾,达芬奇在创作《蒙娜丽莎》过程中真实的故事。我相信,一旦我突破这个关节点,我的美术水平将一日千里,不可限量。

对,时间旅行,讨教真实的达芬奇,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384562

在我们大学的高能物理学部的确有时间旅行这项技术,但是这绝对不能向外界轻易开放。时间旅行是历史洪流中的不稳定的因素,可能会打破历史的进程,所以获得时空旅行的资格要求十分苛刻。

仅仅为完成一幅美术作品,花费那样的代价似乎是不值得的。为了满足我的求知欲,或者是好奇心,或者是虚荣心,就尝试时空旅行得不偿失。

我爱尝试冒险的性格和逃避风险的理性像两个小人在心里打架。这种矛盾心理非常变态,我时常陷入一种折磨的纠结中。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常常陷入一种莫名的心理矛盾,心理状态像过山车一样起伏。我弱小而敏感,眼里流着泪却认为自己宽宏大度,不与腌臜的人一般见识。考试打高分时就容易得意忘形,还要在人前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考试考砸了,想哭,却说这卷子出得有问题。

严重的时候,我一会认为自己是罕见的天才,一会又认为自己不如一条狗,再后来被诊断出患有双向情感障碍。

书上说神经质的大脑在艺术上有非凡的创造力,于是我把美术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全身心投入其中,希望能做出点成就。

可是,无法通过时间旅行见到达芬奇的遗憾像一颗钉子一样时刻扎伤我的心,我的心结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触发了另一种人格障碍强迫症,如果实现时间旅行的愿望不能实现,我会处于无限的自责和压抑中,而这种自责和压抑在常人看来是自己折磨自己。

这种消极情绪一直持续着,每天早上醒来之前,我都陷入一种莫名的感伤中,似乎还在流泪,醒来后眼角没有半滴泪痕。

最后,我决定,向高能物理学部的教授摊牌。哪怕希望极其渺茫,也要争取获得他的同意,完成一次时空旅行,拜访伟大的达芬奇,完成自己生命中的经典画作。

384562

高能物理所的教授史叫史长青,是一位比较古板的人,做任何事情都要按照严谨的逻辑,就像钟表上的指针。我把初衷告诉史长青时,他的脸立刻变了颜色,似乎还有微微的怒气。

他一连说出了三个不,我的心沉寂了三次。

他说,对人类的历史有重要影响的伟人,像达芬奇这样,一旦他的科技或者是艺术技艺以非历史的方式传播,蝴蝶效应将影响历史的发展方式。

我苦苦哀求史长青教授,“教授先生,请通融一下,你知道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典故么,我就有这样的勇气和执着,您对我的帮助也会使您在历史上长青。”

史长青教授陷入沉思中。他考虑了很久,显然为我的想法为难。

“史教授,不是有一种说法么?时光机回到的是平行宇宙,那样的话对我们的宇宙影响会变得微乎其微。”

“这个观点还没有被科学证实。”

“不过从概率上降低了时空旅行的危险。”

“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终于,史教授同意了我的要求,“年轻人,你说服了我,但你一定要注意一件事,留在达芬奇时代的时间一定要短,这样可以把对历史的影响降低到最小。还有,除了达芬奇本人你不能和其他的任何人交流。最后,你还需记住一件事,你从那个时代取回一件细小的物品,我现在的一个研究课题是非生物体的时空转移会发生哪些变化?”

我握着史长青的右手热泪盈眶,“感谢教授给我这样的机会。”

史长青还不忘提示我,你需要了解一些时间旅行的原理。你的时空旅行的实现方式是高能粒子轰击下的逆熵变。最基本的熵变原理是熵值不断提高,宇宙归于热寂,人类的躯体也童宇宙的命运一样归于热寂。所以,每个时空的物体都有自己的特定熵值。我所做的就是运用高能粒子流将你的躯体的每个细胞熵值降低到和达尔文所处的时代相吻合,你就可以完成时间旅行。熵值是时间的一种计量值,它的改变需要极大的能量,只有这的高能粒子能满足这种条件。

当你的躯体的熵值恢复到正常以后,你就可以回归这个时空。

这只是时间旅行最浅显的说明,真正的复杂程度可以写成几本书。

我被送到了一个特殊的容器中,这种容器的结构非常复杂,大大小小的布满了金属管,还有各种类似玻璃的透明装置。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时空机器启动了。

我的眼睛是闭着的,但我的视觉却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时空线,我能真实地感到我在时空中穿梭。这种复杂的时空线类似于各种高端的理论的时空图那样,只不过更加烦琐,有这种奇特经历的人应该不多。

我到了时空的节点,按照史教授的时间设定,这是达芬奇晚年,地点是巴黎的郊外。根据史教授的预先设定,这里除了达芬奇没有其他的人。

在我的视野远处,一位老人拿着画笔在描绘春色,他的宁静和景色的和谐相得益彰。

这位老人一定是达芬奇。

384562

“大师,就是因为我不愿意逞口舌之能,所以我想了解您在《蒙娜丽莎》的整个创作历程,尤其是希望从您的伟大作品的诞生过程中学习到美术的真谛,而这正是我此行的目的。”

达芬奇冥想了很久,他的表情出现了几次明显的变化,我提出的要求使他很为难。

终于,他回答我说:“艺术佳作有着天赐的机缘巧合,这是很难用语言描述的,不过,我想到一种回答你的问题的方式。此刻,春光大好,我为你创作一幅素描,此幅素描融汇我的创作灵感,你以后可以在自己的画像中细细体会。”

达芬奇为任何人作画都是他的无上光荣,这种光荣会持续在无尽的历史长河中,能够得到这种荣光,我对上天感激不尽。

我坐在长椅上,展示出我认为最美的微笑。当然,这和现实中的蒙娜丽莎不能相比。

达芬奇为我的画像花费了很多时间,但这个过程对于我而言却相当地短暂。因为,这幅画像一旦完成,我就要回到我的时代,达芬奇就只能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了。

达芬奇完成了我的画像,看他志得意满的样子,显然,他对这幅画相当满意。

我接过了画像,的确是出自大师手笔。因为是美术生的缘故,我比普通人更能体会到此画的妙处。

画像的色调,笔法,细节的拿捏均恰到好处。尤其是我的眼睛活灵活现,从不同角度来看,眼睛还在动。但是,这幅画像看久了,我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幅画像不仅是一幅艺术佳作,那种美感振奋人心,那种对人心的解读也是赤裸裸的,那种对心理的洞察直达灵魂深处,我为内心的幽暗面感到羞耻。

“年轻人,以后你深刻解读我为你做的画像,我相信以后你的艺术造诣会更进一步。”

达芬奇累了,静静地看着巴黎郊外的春光,喃喃说了一句:“年轻人,你打扰了我欣赏美景的心情,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要静静地呆一会,你不是告诉过我,这样的春天我只能再见到两次了。”

我带着既满足又遗憾的心情离开了达芬奇,我确信我们之间的交流没有别的人打扰,交流的时间也足够短,不会影响历史的发展进程。

更令人欣慰的是,这幅画像恰好可作为时空旅行的非生命物体,向史长青教授交差。

我回到了我所在的时代。这个过程是梦幻般的,我不知道看到的扭曲的影像是否是多维的时空。这种视觉体验是前所未有的。

当我的视觉图像不再扭曲时,我看到了史教授的时间机器。史教授微笑地对我说:“欢迎回来,有收获么?”

“看,这幅我的画像出自达芬奇之手,大师告诉我他的秘密可以在这幅画像中找到答案,还有你可以从这幅画作研究非生物体时空旅行的变化。”

“好的,你先把画作交给我,待我研究完之后还给你。”

”好,请尽快。”

384562

大约过了一周,史教授将画作还给了我。

我好奇地问:“有什么结果?”

“非生物体的时空熵变和生物体差别很多。至于更详细的内容,不是你的知识面能够理解的。”

“另外,这幅画作的架构有着一种理工科的精确,这种精确的缘由我很难解释。”

“那没关系,让我来欣赏和思考吧。”

就这样,出自达芬奇之手的画像就挂在我的客厅,我的闲暇时光在端详我的画像中度过。可是,我始终没有从画作中找到完美的答案。

直到一次意外事故,我在看自己的头部的CT照片时,无意中发现,我的头部骨骼形状纹理和肌肉的脉络竟然和画像调子的细节之处有惊人一致的地方。难道,达芬奇有一双能够透视的眼睛。

他反复说他的老师是大自然,其实他在强调他的观察力。如果有着一双能够透视的眼睛,那么他的洞察力将远远地超越常人,而他或许以为自己的眼睛和别人的眼睛一样,却不知道他有着惊人的天赋。

科学家道尔顿就是因为自己和弟弟分辨的颜色与其他人不同而发现了遗传性色盲。达芬奇的时代还没有人研究这一视觉领域。

这种惊人的天赋可能造就了达芬奇在科学艺术文学哲学等相关领域的一系列建树。这些成就将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造福后人。

这只是画像秘密的一个最优解,我不能保证这是达芬奇给予我画像的初衷。也许,深刻的艺术韵味我只能在余下的生命中慢慢体会。

自此,我每次看到自己的画像,都觉得画像中的自己和生活中的自己很相似,和我的情绪发生连锁反应:我难过时,画像在哭,我高兴时,画像在笑。

我的生命融汇了达芬奇的因素,就这一点就足够证明我的幸运。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