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巨星

作者:洛奇 小科幻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04

我见识的奇迹真的比上帝给予的还多。

1

天气阴沉沉的,有点湿冷的体育场空空荡荡,只能听见徐江的清洁车在突突突地低鸣着。

昨天这里举办了一场超燃的演唱会,著名摇滚巨星齐桓在此奉献了精彩的演出,五万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果然,事后留下了巨量垃圾,徐江的活来了,连清理带分类,凭着这次工作,可以小赚一笔,惨淡经营的环保回收公司又能维持下去了。

望着正被清洁车慢慢撕裂的巨型海报上齐桓夸张的莫西干发型和嬉皮士般的打扮,徐江的胃突然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真想不到这货以前竟然是学医的,当医生多好,非要把自己糟蹋成这样,为出名真是什么也不顾了。”徐江不屑的骂道。

辛苦的工作结束了,领了报酬,徐江回公寓吃了碗面,洗了个热水澡,倒头便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徐江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消毒水味道很大的房间里,浑身像木乃伊般缠满绷带,动弹不得,几个穿白衣的漂亮女孩正使劲把一个管子捅进他的尿道里,剧痛难忍。

徐江杀猪般地叫了起来,几个女孩顿时慌了。

“快通知医师,病人醒了……”,“怎么回事,心动过速,血压急剧升高,加大镇静剂量 ”,“现在生命体征不平稳,还是让他再睡几天吧”,“明天复查化验,做植皮准备……”,徐江叫喊着、挣扎着、感觉有好几个人按着他,不让他动,还有人撬开了他的嘴,拿夹子夹住了他的舌头……不知过了多久,困意袭来,徐江又沉沉睡去了。

再一次醒来,徐江发现自己穿着病号服,干干净净地睡在病床上,几个美丽的护士正笑眯眯地看着他,刚想说话,马上有个小美护递过来一杯带吸管的水,示意他润润口再说。

“我这是怎么了?”徐江终于开了口。

“您在公寓患了重病,被发现时估计已昏迷了三四天,加上到这里的治疗时间,大概已经有六个月了吧。”一个纹了细眉的护士说道。

“目前您的生理机能还很弱,肌肉也有一点萎缩,大概还得做两周的康复锻炼才能出院。”另一个身材高挑的护士接过话茬。

“这是我做的剪报,里面包含了所有关于您的新闻报道,您也许有兴趣看看。”一位烈焰红唇的护士递过来个厚厚的本本。

一时被弄得有点晕,徐江礼貌地请走了身旁的护士,想自己静静。他有点口渴,拿起水杯准备再喝点水,猛地瞥见握杯的手背皮肤颜色有点异样,深一块,浅一块,撸起袖子一看,手臂也是这样的。

徐江索性脱了衣服,挪动着已经肌肉轻度萎缩的大腿,吃力地走到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的镜子里,徐江看到了现在的自己——一个面容枯槁的无毛怪、浑身布满深浅不一色块的缝合物、斯芬克斯猫和金钱豹的混合体,在更适合的词汇出现在脑海中前,徐江先吐了……

挣扎地从卫生间爬回病床,徐江穿上病号服,打开了护士给的剪报簿,再不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肯定要疯了。

剪切簿里一堆堆触目惊心的标题映入了徐江的眼帘:“惊爆,公寓楼发现不明溃烂死尸”,“昨日死尸在太平间复活——已证实为某环保公司老板”,“连续报道,停尸间复活者正在医院急救”,“惊爆,复活者曾参与齐桓演唱会清洁工作,齐桓微博送祝福”,“医院透露复活者残存正常皮肤不到5%,多脏器衰竭”,“齐桓到医院看望复活者,并愿承担复活者全部治疗费用”,“感动,心心相印,齐桓拯救复活者演唱会”,“感动,众多齐桓粉丝踊跃报名救助复活者”,“复活者再次陷入危险,直升机转往顶级私立医院”,“齐桓前往医院探视复活者,引数万粉丝聚集”,“复活者经二十三次手术,生命体征趋于平稳”,……

徐江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自己莫名得了罕见重病,被送到医院急救,曾会诊过的多位知名专家预测治疗成功率接近0,最后是齐桓雇佣的私立医疗团队救了他。虽然模样有点难看,但他毕竟活了下来,而且,有顶级急救团队的保护,想死也不太容易,护理团队则由全国海选的高级护理师组成,其中不乏齐桓的狂热粉丝。

“也许她们只是来见齐桓的!我现在这个样子,哎!”徐江有点惋惜地回忆起自己中意的几个漂亮护士。

虽然徐江还是不太喜欢齐桓那副流行巨星的德行,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救了自己的命,并且花费了不可思议的代价。

“我积了什么德,得流行歌星如此眷顾,有机会,得好好谢谢这个齐桓,想不到如此怪诞的外表下,竟有一颗行善的心……”,徐江念叨着,感觉有点累,又睡了过去。

经过精心调理,徐江终于可以出院了,这天齐桓也来了。

“ 徐江,看到您康复真高兴。祝您以后生活愉快,为了避免打扰,简短的欢送仪式后,医院会用直升机直接将您送回家。媒体由我来应付。您觉得可以吗?”

齐桓寒暄一番,把一大束鲜花送到了徐江手里。

第一次见到恩人,徐江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些什么。

虽然对莫西干头还是有点膈应,徐江仍然紧紧地拥抱了齐桓,好大一股香水味,徐江胃部一阵痉挛,强忍着没吐,“大恩不言谢,我也祝您身体健康,事业顺利。”

“谢谢,咱们和大家一起合个影吧,这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

2

出院的徐江又过上了以前按部就班的生活。有了之前经历的广告效应,环保公司的生意很红火,发展很快,为了满足需要,徐江又雇佣了十几个人帮自己打点业务。现在真是活少、钱多、离家近啊!

由于面容古怪,徐江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最近几个月,他的饭量突然变大了,一顿可以吃两个人的量,偏爱肉食,虽然不怎么锻炼,身体却变得很强壮,而且还长了个子,秃了多年的脑袋也长出了新发,声音变得很磁性,皮肤瘙痒的厉害,开始像蛇蜕一样掉皮,替代了原先的旧伤和色斑,活脱脱像换了个人,原本因为相貌丑陋准备终生不娶的他感觉又重获新生了,这一切真的古怪又真实。

不过,徐江的睡眠渐渐地变差了。经常做梦,也不都是噩梦。每次梦里总有一个熟悉的画外音,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而且梦的内容也记不太清楚。看了几次医生,还做了催眠治疗,效果不明显。估计是更年期闹的吧,据说男性也有更年期,徐江自己琢磨道。

一年一度的新年演唱会就要到了,徐江意外地接到了演唱会的邀请函及门票,肯定是齐桓的主意。

“这小子还真够意思,我一定好好地去捧这个场。”徐江喃喃地念叨到。

3

新年演唱会的场面很大,前排就坐的都是各界大佬,其中不乏家喻户晓的明星,徐江西装革履的打扮了一下,气质竟然不输众人。

在经历了一系列暖场表演后,齐桓第一个出场,依旧是熟悉的莫西干头和嬉皮士打扮,演唱了自己的经典摇滚——最后一个莫西干叛徒,瞬间点燃全场气氛。

“接下来,我想和我的好朋友,复活者——徐江一同演唱一首经典老歌。”

齐桓突如其来的操作让徐江措手不及。

“开玩笑吧,这么大的场面我怎么应付,我只会开清洁车”,徐江脑子很乱。

当聚光灯打到他身上的时候,徐江脑袋一热,“算球了,为了恩人豁出去了!”

徐江很有风度地站了起来,几下轻盈的小跑加一个矫健的跃步跳上了舞台,接过齐桓递的话筒,首先表演了齐桓经典的太空舞步和莫西干战吼,这一连串动作让徐江自己很是惊讶,顺便惊呆了齐桓和全场观众,沉静片刻,随即会场内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齐桓见状,立刻进入了状态,他起头和徐江两人即兴清唱了一首《超时空接触》,飙到高音的时候,徐江的表现竟不逊于齐桓,绚丽的演唱会场再次掀起高潮......

徐江任由本能支配着他,一次次地做出原本那个“莫西干脑袋”才能干出的事情。

“事情有点不太对”,徐江夸张地在舞台上边甩着臀部边琢磨着......

4

一觉醒来,徐江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豪宅的床上,怎么到的这里,完全想不起来,只记得他昨天在演唱会后的晚宴上喝大了。

突然,墙上的呼叫器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徐先生,早上好,齐老师邀请您去他的客厅用早餐。”

“我怎么过去?”徐江问道,可是语音已经挂断了。

先打理好自己再说吧,徐江起身去洗漱。

洗漱间门口挂了一幅名贵的油画,徐江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心想:这幅伦勃朗的画还是挂在会客厅比较好。

洗完脸回来,再次路过油画时,徐江猛地一惊,自己平时是个艺术盲,怎么会知道墙上挂的是伦勃朗的画,而且自己也没见过什么劳什子会客厅,怎么知道这幅画挂会客厅会很好,并且脑子里斩钉截铁地认定这副画叫《沉思的哲人》。

带着满腹的疑惑,徐江径直走进衣帽间,挑了一身西服,穿了上去,几乎和定做的一样合身。

徐江出了客房,空荡荡的豪宅内看不到一个人,一种异乎寻常的直觉告诉他,会客厅是在外面花园第三个假山的的拐角处。

辗转来到已在脑中标定的会客厅,徐江见到了已等候多时的齐桓。

“徐江老弟,我知道你一定有许多困扰需要解开,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未等徐江开口,齐桓率先打开了话匣。

“好吧”,徐江在餐桌的一头坐了下来,感觉不怎么饿,只吃了两只烤乳鸽、一条蒸鱼、半分猪肘以及三份沙拉,外加一升橙汁,这确实是他最近吃的最少的一次。

齐桓吃的还不及徐江一半多,餐后却奇怪地饮了数杯烈酒。

“富人的保养方式确实与众不同”,徐江望着齐桓感叹道。

见徐江已用餐完毕,齐桓站起身来,开始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有点莫西干人想要割人头皮的感觉,让徐江好不自在。

“徐江老弟,咱们现在来玩个游戏,麻烦你去把餐桌旁的那个保险柜打开。”

“好吧,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徐江有点不情愿地看着餐桌旁那个带着三个旋钮的保险柜。

“恐怕你必须这么做,老弟,你有五分钟时间,如果你打不开,我就要朝你扣下扳机了”,齐桓慢慢掏出一把带消音器的黑色手枪,对准了徐江。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江大惊失色。

“计时开始,抓紧时间”,齐桓并未理会徐江的问话,自顾自地打出几个点射,简短的啾啾声后,餐桌上的一只烤鸡顿时多出几个冒着青烟的窟窿。

徐江蒙了,瘫坐在保险柜旁,胡乱地拨弄起上面的旋钮来。

保险柜的旋钮转起来阻力很小,呼啦、呼啦,伴随着叮叮叮叮的撞击声,有种打击乐器的韵律感,又摩挲了几下旋钮,徐江的脑子里赫然出现了三个熟悉的旋律,他试着按从左到右的次序,旋转旋钮依次演凑了三小段轻灵的打击乐,随着演奏结束,吱呀一声,保险柜的门开了。

“好极了,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齐桓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不上擦汗,徐江战战兢兢地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摞文件和一个DV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文件上别的一张年轻人照片,二十出头的年纪,实验员打扮,仔细看的话和现在已经三十五岁的徐江还有点像。文件是由外文写成的,徐江阅读这个还有点吃力,不知道里面写了点什么。

看到徐江拿出了保险柜中的东西,齐桓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老弟,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完美,太完美了,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妙的一刻,我会永远铭记这伟大的瞬间,也许,以后这个场景会被写进历史课本,成为后代史学家们争论的焦点,被所有人铭记。”齐桓竟然激动地啜泣起来。

“我可以走了吗?”徐江有点不知所措。

“不!”齐桓突然面目狰狞地大声说道,抬臂连续朝徐江打出了几个点射。

“草......”,徐江感觉胸部热热的,像被安了水龙头一样喷着血。

“早知道莫西干佬不是好人,完了,栽他手里了......”,徐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倒了下去......

5

再次醒来的时候,徐江又看到了那几个熟悉的护士。

“齐老师,您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细眉护士嘤嘤地哭了起来。

“齐老师醒了,我马上通知护理长!”高挑护士快乐地夺门而出。

“什么齐老师,我是徐江!!”徐江高声说道。

“齐老师,您一定是被忘恩负义的徐江气坏了脑子,安心养病,别想这事了,徐江那个杀人犯现在正被全国通缉,就是您放过他,全国几亿粉丝也不会放过他的,太可恶了,竟然谋杀自己的恩人。我真想亲手掐死他!”红唇护士攥紧了小拳头,义愤填膺。

“麻烦,拿面镜子过来”,徐江不耐烦了。

接过红唇护士的镜子,一个熟悉的莫西干造型映入了徐江眼帘。

“妈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徐江一激动,顿时伤口剧痛,又晕了过去。

半夜,徐江迷迷糊糊地被人摇醒了,睁眼一看,面前架着一台打开的DV,正在倒计时,由于强光刺激,徐江未来得及看清来人面目,那人就跑了。

随着DV计时结束,齐桓的头像在里面出现了。

“徐江老弟,嘘,别说话,您如果连续发出高分贝的声音,会引爆DV机里的音控炸弹。最好也别挪动,我保证,视频结束后,您身下的压感炸弹也会同时解除。”

“得知您还活着,我万分高兴,突然有个强烈的愿望想要分享一些准备带进棺材里的秘密。”

“也许您知道,我以前是搞医学的,但是您或许不知道,我是基因工程学专业。”

“那是一个非常烧钱的专业,家境贫寒的我不得不四处打工来拼凑学费,因为略懂音乐,又会写歌,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比较挣钱的活儿——酒吧驻唱。但这也是杯水车薪,求学生涯中,我欠下了大量的外债。为了多挣点钱还债,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把自行改造过的巨细胞病毒倒入了酒吧的造雾机中,这是我在实验室制造的具有基因编辑功能的病毒,通过飞沫传播,可定向感染脑细胞,病毒除在感染细胞内自行复制外,还可向细胞中释放基因编辑工具,使被感染的神经细胞和突触分泌超量的多巴胺,进而使人产生愉悦和兴奋的感觉。也许这样可以让听众迅速嗨起来,顺便提高一点我的小费,我当时的要求并不高。承蒙上帝眷顾,计划出奇的成功,那次的演出小费变成了金钱雨。而且我释放的巨细胞病毒本身毒力较弱,不用担心害死人,人体自身的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可以在12小时内杀死入侵的病毒和被感染的细胞,基本上,感染者出几身汗之后就没什么事了,所以相对安全,缺点是感染的人数有限。”

“自那之后,我如法炮制数十次,一发不可收拾,挣的钱越来越多,直到把唱歌变成了我的主业。那些骨灰级粉丝肯定做梦也想不到,我最初是靠这种方式俘获了他们的心。”

“随着我的演唱会越办越大,原先制造的巨细胞病毒已不再能满足需要。我必须创造侵袭力更强的病毒来感染更多的粉丝,当然,有个前提是不能消灭他们,不过偶尔的伤亡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感染基数已经是以万为单位了。”

“我盯上了流感病毒,这种古老病毒的侵袭力和传播能力,我相信,在现代社会已妇孺皆知,经过改造之后,被我成功地应用在了万人演出现场。”

“就如我歌词里写的,流行音乐就像炮制给傻瓜们的病毒性感冒,随着我的多次全球巡演,被病毒感染的粉丝也随之剧增,附加伤害越来增多,甚至出现了致死病例,为此,我专门设立了爱心基金来帮助那些受害粉丝,当然他们并不知情。事实上,我并未准确计算过粉丝死亡人数,但是按致死率千分之一来估计的话,粉丝伤亡人数保守也有数十万,并不亚于一场局部战争的伤害。”

“我本人也因此付出了代价,为了对抗自己制造的病毒,长年服用抗病毒药物和注射不太安全的疫苗,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严重影响,据权威医疗机构诊断,3年后我就有可能需要心、肝、肾等器官的移植,最可怕的是,我的大脑也在同时退化,而目前脑移植技术还是空白,就算其他器官移植成功,我也可能变成植物人。”

“当然,我不会坐以待毙,秘密组建的科研团队,为我制造了新病毒,该病毒可携带我的全套DNA信息,无差别侵袭某粉丝的全部身体组织,之后在各组织细胞内复制并释放基因编辑工具,接受新基因信息的人体将在随后数月内逐步产生新的器官来代替原有器官,如果这个计划成功,那个被感染者最终会在6个月后变成如假包换的我。这样的话,我之前的疾病就有希望治愈了。可是,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过度改造的病毒在免疫系统面前变得分外扎眼,刚刚侵入人体就触发了强大的体液免疫,在随后触发的细胞免疫共同作用下,我们新研制的病毒在感染人体后不到两小时就被人体免疫系统彻底消灭了,后续的基因编辑和组织替代工作基本没来得及开始就结束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只能通过大量的病毒扩散实验来找到那个合适的易感粉丝。在近2年的数十次全国巡演中,我的团队释放了巨量的新病毒,可是收效甚微,感染者寥寥无几,而且都迅速自愈了,常常在演唱会结束后连个打喷嚏的人都找不到。就在我绝望的时刻,徐江老弟,您出现了,一个在赛后从事清洁工作的非粉丝,完美地感染了携带我DNA信息的病毒。”

“请相信,当时世界上最不希望你死的人,除了你自己,就是我。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和粉丝的力量,我如愿以偿地把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弟您转到了由我控制的私立医院。说真的,当时您确实已经被病毒折磨的不成人样了,但是,就算您已经变成一滩烂肉,对我来说也是极有价值的。我的团队首先使用了免疫抑制药物抑制了机体免疫攻击,然后维持生命体征和进行营养支持,保证您体内的基因转变能顺利进行,看着您一天天在变成我自己,我恨不得当时就给您整个莫西干发型上去。随着后期感染的控制和新生免疫系统的妥协,我们成功地为您进行了一系列手术以修复转型过程中的组织损伤。2月后,您我的基因吻合率达到了99.6%,我捐献的异体皮肤在您身上植入成功,未发生免疫排斥反应,我知道,我的实验彻底成功了,我得救了。”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的顺利,在您这个活体样本上获得的宝贵资料启发我的科研团队对之前的病毒进行了进一步升级,从而获得了一种超级病毒,我给它取名叫‘幽灵’。‘幽灵’可以携带基因编辑工具以极快的速度侵犯人体的各个组织,像隐形战机一样躲避机体免疫系统的标记识别长达两个月,两月后免疫系统已被新植入的基因所控制,不会再发生任何免疫排斥反应,随后机体基因转变继续顺利进行,大概三个月后即可安全转变完毕。换句话说,如果现在我愿意,可以在任意一场演唱会中利用‘幽灵’病毒感染所有的粉丝,让他们在三个月后全部变成齐桓,甚至变成上万条狗。”

“在您康复之后,其实您对我已经没用了,手术的夸张瘢痕掩盖了您底子里已经是我的真相,出于对您所做贡献的感激,我把您送回了家。”

“但是科学总在不经意间制造一些意外,最近我的手下担忧地向我报告了您最近相貌的转变,开始越来越像我,手术瘢痕也脱落修复了,似乎移植的基因还在超常的工作。最让我惊讶的是一份来自于老弟您的心理医师记录,在催眠状态下,您完整复述了我在您治疗期间的数次谈话,甚至包括我自己的一些心理活动,听起来有些诡异,病毒除了移植给您我的基因之外,还移植了我的记忆。这绝对是科学史上的奇观。”

“为了弄清这一切,我邀请您参加了新年演唱会,并在第二天强迫您打开了我精心设计的音乐保险柜,您的表现让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看到这一切,我既惊喜又悲伤,能见证您这样伟大的科学奇迹对我来说确实意义非凡,但是,为免一些可耻丑闻的败露,我不得已向您痛下杀手。”

“事后,我伪造了齐桓被徐江谋杀的现场并躲了起来,自行注射了‘幽灵’病毒准备转化成另外一个人,顺便治愈已在威胁我的顽症,我厌倦了现在的一切,也许,下半生会过上隐居的生活吧。对您开的那几枪实在是不得已,知道您还活着,真让人高兴。我想通了,即使我向您透露全部秘密,世界上也没几个人会相信这离奇的故事,放心,我不会再谋划刺杀您了,毕竟现在我的健康完全拜您所赐。”

“在我转变成另外一个人的过程中,我发现咱俩的记忆联系也在慢慢切断,这又是一个神奇的科学现象,遇见您之后,我见识的奇迹真的比上帝给予的还多。‘幽灵’方案极端复杂,需要多学科协作完成,即使您拥有了我的全部记忆、掌握了我的科研团队,也不可能复制出‘幽灵’病毒,除非您拿到了保险柜里的那一叠资料,所以我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掌握‘幽灵’病毒制作方法的人。‘幽灵’病毒介导下的生命体基因转换,可以延缓衰老,治愈已知的几乎所有疾病,现在,我拥有了上帝也会嫉妒的能力。”

“不多说了,您还需要休息,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现在那些来不及转移的财产就都留给您吧,算是我对您的补偿,当然了,您还可以继续我的演唱事业,就是不知道失去病毒支持后,粉丝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狂热……”

DV突然中断,滋滋冒着白烟自毁了,徐江的身下弹出两块看起来很精致的黑色方块,掉到地上打着旋,想必那就是所谓的压感炸弹。

徐江沉静许久,捋了捋有点扎手的莫西干头,按响呼叫器,通过夜间值班人员叫来了齐桓的私人助理。

“我要求你立即组建一个绝密暗杀小队,做好抗病毒防护,寻找一个正在不断像蛇一样蜕皮并改变自身面貌的人,不计代价地干掉他,烧掉他。记住,时间紧迫,任务必须从现在开始,如果成功,相信我,那将会成为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曾做过的最大的善事……”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