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星者

作者:贾添元 小科幻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04

他们称自己为,牧星者文明。

星星,熄灭了。

起初,只是望远镜边角里一个普通的中子星双星系统,接着从那一点开始,恒星们一颗接一颗地黯淡下来,它们消失后留下的宇宙空洞呈球形扩张,冷冷地一直钻到人们的心里。

一般先是颤颤地闪烁一下,接着爆出些光来,然后就在人类的视野里面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在过去的十数年里,各地天文台观测到了数次这样的现象。而全世界的宇宙学研究中心都无从解释为什么从青年恒星到已死的矮星都无法逃脱这可怕的命运。

这些已经暗淡的星辰中不乏正值壮年的主序星,明明前一刻还在发光发热,后一刻就突然爆出比超新星还强的冲击,甩出大量超过九成光速的喷流,剩下的恒星内核则宛如老式TVB电视里浮夸的黑帮喽啰,在高速喷出大量鲜血后倒地而亡,再也发不出一点光亮。有趣的是,它们陆续熄灭的速度也正好是0.9c这个数字。

“就像是一场瘟疫,一场对于星空而言的瘟疫。”有天文学家在私下里这么形容,熄灭星星喷出的鲜血正好感染到下一个星星,直到可见宇宙陷入永久的黑暗。

于是 ,本来的好奇与惊讶被焦虑与恐惧代替——从这空洞蔓延的速度都看,这场“瘟疫”会很快笼罩太阳系。而根据之前的观测,没有任何一个恒星在这场“瘟疫”里幸存。换言之,在不久的未来,太阳也终将被感染继而毁灭。还好考虑到光速与瘟疫传播速度的差值,留给人类逃离的时间还不算太紧张。

霎时间,在太阳系里的每个人都在盯着星空里那个目前还不可见的空洞,即使明知道自己这一代是远远看不到太阳毁灭的那天,人们还是殚精竭虑地试图为后代想出活下去的办法,每天都有上百万份的各种方案,当然这些方案几乎对人类文明没有什么帮助——除了大大催生了科幻小说产业外。

与此同时,宇宙学、天文学、聚变科学乃至理论物理都成为了本世纪最受关注的学科,各个领域的头部科学家获得了甚至超过明星的热度。虽然还没有达到凝聚态与高能物理的粉丝在学术会议上大打出手的境地,但是科学获得如此之高的关注度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事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场物理学会议能进行全太阳系卫星直播,且几乎所有人都在收看的原因。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场举世瞩目的会议中,讲台上的K对自己说。

作为一个相当有名望的基础粒子学者,他主持过无数讲座,也在无数大礼堂中做过报告,理应对这种场面轻车熟路,但数亿人可见或不可见的关注还是令他有些颤抖。

“全世界的观众,你们好,在开始之前,请大家看一段视频。”K稳了稳身子,说。

K的助手在台下把屏幕切到了早已准备好的《星际迷航11》的画面上,一滴红色的水滴落下,顷刻间整个星球坍缩成了一颗微型黑洞。

“红物质,科幻作品里最具有想象力的武器之一,在电影里一滴就可以摧毁一整颗星球。请诸位想象一下,这种物质如果在宇宙中散播开来,会是怎样的效果?”

“但那是只是想象,不是吗?”主持人发问。

“其实从我们观测到的现象来看,能让星球变成黑洞、本身是红色以外,那个正在星际间蔓延的病毒基本就是红物质的加强版。而我们的研究团队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以后,终于确定了它的身份。其实它不算陌生,它的存在其实在两百年前就被提出来了,只是始终没有被找到,所以关于它的研究也就逐渐冷门。要不是这次的瘟疫,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发现这种物质是真实存在的,他就是宇宙中最为奇特的物质之一,甚至它的名字就被称为奇异物质。

“我们知道奇夸克是一种相当不常见的粒子,通常情况下它不会长久存在,即使存在也会快速衰变成能量更低的形态,但是在极端条件下,奇夸克可能会与另外两种组成一个稳定的三夸克系统,而这种系统几乎是整个宇宙最为稳定的物质。换言之,不会衰变,不会消失,不会转化。而稳定,恰恰是这个宇宙最可怕的东西。

“所有物理系统天然都会向着能量最低,最稳定的状态转化,正如秋千落下最终平衡在中点。这种夸克团可以把与它接触到的所有物质都感染,继而变成它自己,最后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夸克团。而这种转化本身又能够放出巨大的热量,从而将无数夸克团以极快的速度分散到宇宙中。我们在知道这个瘟疫的基本特性以后,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性,直到想起这个可怕的物质。而在得知第一个消失的是正在融合的红背双星系统以后,我们则完全确定了这一点——此刻正在遥远的空间肆虐的,就是它。

“奇异物质是几乎不发光的灰色,我们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检测到。而当我们能够观察到它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人类文明的灭亡。所以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无论是飞船、火箭,还是干脆带地球流浪。红背星距此2.5万光年,奇异夸克团的速度大约是0.9c,所以我们剩下的时间非常好计算,仅仅只有两千五百年。如果在它到达前我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那么以我们发展了五百多年的物理来看,我们几乎没有任何办法阻止我们的毁灭。在那时,我们就只能看着整个宇宙一起变成了无生机的灰色。

“我的发言结束了。”

“谢谢K博士的讲话,接下来发言的是宇宙学的顶尖人物,J博士。”主持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似乎被吓到了。

“我基本同意K博士的说法,我们必须跑,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跑,往哪里跑?

“关于怎么跑,有两种办法,一,太阳系全体人类放弃自己的居住地,彻底转化成流浪的文明,在宇宙尺度上流浪,靠过路的恒星系补充燃料。这个方法好处是时间充裕,我们完全有能力在瘟疫到来以前把全体人类转移到飞船上,轻装上阵的话我们加速的负担也小。但是这样也就意味着我们完全放弃了太阳系的所有资源,我们真的能准备好彻底成为一个流浪文明吗?我对此表示怀疑。在流浪的时候,一点点错误都能要了所有人的命

“而另一方面,建造飞船本身是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效益的,在数千年的尺度上投入这么大的资源很有可能连一千年都撑不过去,整个社会就崩塌了。人类始终是短视的,没人愿意为了自己根本不会见到的后代付出到这种程度,别误会,我不是在批判什么,这是事实而已。

“二,带着家园一起离开,我们评估了带着各个行星乃至矮行星流浪的可能性,很遗憾,都是0,首先我们的推力达不到,在可见的未来也没有达到能够推进一颗行星的水平。如果慢慢推进的话还没有达到脱离太阳系的速度,我们就会被吞没。不仅如此,在行星尺度上,星球就像是一个泥球,很软也很脆弱,在推动它之前,巨大的推进力就会让他变形,如此产生的灾难足以毁灭人类。说到底,没有恒星的文明也延续不了太久。”

“那么,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主持人发问。

“有,您没有注意到,我们说的是推动行星当作飞船是不可行的,但是我没有说推动太阳是不可行的。”

“等等,太阳本身难道不是更难推动吗?”

“并不,要知道,太阳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源,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推动太阳,让太阳推动它自己就好了。甚至我们也不需要抛弃行星,太阳的移动本身就能够带走太阳系的大部分物质。至于方法,古代就有了。

“曾经有一个叫作什卡多夫的物理学家就曾经提出过一种引擎,它其实就是一个做了一小半的戴森球,或者说一面大型的弧形镜子。太阳风推动着镜子不至于掉进太阳里。而镜子反射太阳的光压,从而让太阳的光压彻底往一个方向释放,这就是推动太阳最简单的方法,整个过程简单美丽。

“可惜我们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这样推动需要上百万年才能改变一点点太阳围绕银心的轨道,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死得非常彻底了。

“于是卡普兰推进器被提了出来,它可以称之为2.0版本的什卡多夫推进器。此时,我们依然需要一系列环绕太阳的太阳能吸收装置,但我们不至于此。当然,还不需要彻底制造成戴森球,只是无数围绕太阳旋转的超轻镜子就行了,它们可以把能量集中在尾部的聚变引擎,这个引擎的物质来源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强磁场从太阳表面获取,继而推动太阳本身。同时让太阳减重也可以间接地延长它的寿命本身。

“这个计划最妙的一点就是戴森阵列本身是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的,造的越多经济效益越明显。制造这些镜子的物质我们可以通过拆解水星来获得,而这个过程的成本也将随着水星质量的不断下降变得越来越低。即使我们最后没有逃出去,也不至于因为逃离行动过两千的苦日子。

“接下来是往哪里逃的问题,这一点其实也很简单,奇异夸克团的速度是不会变快的,我们最后只要将太阳加速到与它们相对静止,就永远不用担心了。长远来看,我们可以飞到宇宙空洞去,诸如波江座或者牧夫座空洞。那里物质稀少,没有什么传染源。我们的太阳能长久地活下去。”

会议结束,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数年的压抑似乎一扫而空,接下来就是慢慢制造恒星引擎的工作了。

而卡普兰引擎的制造也没有什么波折,毕竟在其中所有人都享受到了戴森阵列带来的好处,太阳正缓缓地离开原有的轨道向牧夫座飞去。途中的人们把路过的壮年恒星系统都加上了恒星引擎,让它们跟在太阳的后面。渐渐地,人类从一个太阳系变成了无数恒星系的集合体,宛如古代的牧羊人,只不过放牧的并非是羊,而是一群一群的恒星。

他们称自己为,牧星者文明。

无数年后,牧星者们终于到达了波江座空洞的外围,似乎无数年的逃亡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自己为什么逃亡。

此时,另一个K问另一个J:“很奇怪,你知道为什么宇宙中会有这么大的空洞吗?”

“不知道,我们发展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避风港存在,让我们躲避宇宙级别的瘟疫。”

“等等,你还记得宇宙瘟疫过后的空间是什么样的吗?”

“一个大空洞,里面飘满了无数观察不到的灰色残骸啊,怎么啦?”

“哦,他妈的,原来我们从一个疫区,跑到了另一个更恐怖的疫区。”K发出了一声悲鸣。

J和K睁大了恐惧的眼睛,正好看到一抹灰色从远处向太阳蔓延。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