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相类人

作者:伍宸豪 西北工业大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04

现在是流感季节,异相人都在人类体内休眠。

我在飞船中沉睡。

名义上是沉睡,但我的意识是清醒,只是身体无法动弹,因为飞船的空间太狭小。这是一艘最最廉价的陨石飞行器,在突入星球大气层时,整个飞船都会在剧烈的空气摩擦中消解,只留下我的登陆舱。

正想着,那颗蓝色的行星映入了眼帘。这颗星球的原住民叫做人类,一种还未开化的物种。这个物种的存亡,一度是全宇宙共同瞩目的大事。

颠簸过后,剧烈冲击,我被精准地投送到了地表。降落的地点在一座人类聚落附近,这个聚落,叫做武汉。

登陆舱爆开,我慢慢飘出座舱。

然而,有什么东西已经在等着我了。

“喵——”

这个奇怪的生物就是人类吧?我调整全身的微粒,来接受这个人类发出的空气震动。

“喵呜——”

人类的语言很奇怪,而且我体内的翻译器也没有翻译出结果。也许这个人类在辱骂我,一些过激的字词是不能计入翻译器的。

奇怪。

突然感觉很奇怪。

“诶诶,人类应该看不见我才对啊!”

我是异相人,顾名思义,与宇宙中绝大多数的智慧种族生活在不同的位相里,这些种族没法通过感官察觉到我们的存在;而反过来,我们可以通过调整微粒的排布来接收电磁波和机械振动的信号,这就给了我们感知其他种族的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异相人,是天生的高等物种。然而,异相人却利用这个优势做尽了坏事。

难道说,人类具有感知异相人的能力?怪不得……

“去,去——”

突然,身后传来我能听懂的话语,我面前的“人类”倏忽间逃窜走了。

“外来的使者,我是地球星异相人同盟会的代表,我叫魏瑞思,在这此恭候多时了。”

那是个异相人,我的同类。然而与我不同的是,面前的这个异相人保持着某种特定的外观:他全身的微粒凝结成了一个桶装的躯干,躯干上凸出来四条肢体,靠下的两条肢体支撑到地面上,靠上的两条肢体则悬在半空中;在躯干最顶端,微粒组成个浑圆的球状体,看起来很是滑稽。

不用说也知道,这个才是人类的外观。

“您好。”我友好地靠近那个同类,彼此的微粒交融在一起,郑重地打了个招呼。异相人的交流是不需要声音的,我们可以通过微粒的交融与交换进行交流。

“我是银河系第七宙域的执行官代表,我的声音即代表着整个宙域的意见。”

“我明白。”魏瑞思突然收回全身的微粒,小声回了一句。

“截止到此刻,地球实验室的租期还剩下七万个标准地球天,上级部门认为地球实验已经失败了,所以,我此行前来是要提前回收星球,并着手进行地下矿藏的开采工作……”

“请容我拒绝。”

我的话被打断了。身为高贵的特使,我浑身不爽。

但面前这个家伙回答得斩钉截铁,给人一种不容分说的气场。

“你没有选择,我的身后是整个神域舰队,只要我下令,这颗星球将在瞬间被战火吞没……”

“我不会同意的,因为——”

魏瑞思从自己微粒深处翻出一个小小的闪光晶体,那个晶体本身也是一个微粒,但承载着异相人的思维,可以说是异相人的大脑。

这个疯婆子没事给我看她的脑子干什么?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说着,我下意识挠向自己的脑壳,却摸到一片虚无。

“等等——

“那是我的脑子?!”

魏瑞思得意地大笑,全身的微粒剧烈震动。

“蠢货。再敢威胁这颗星球,就让你死。”

魏瑞思说着,冰冷的语言中不带一丝感情。

我浑身一颤。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个送信的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特使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其实我本来就回不去了,陨石飞船是张单行票。但只要我死了,上级就会判断此次谈判破裂,大举进攻也是有可能的。

“虽然只是个送信的,但浑身的装备很是精良啊……现在的第七宙域联邦,真是不简单啊……”

魏瑞思摆弄着我的微粒,嘴里嘟囔着。

对于异相人来说,这种浑身微粒被看光的情况可是奇耻大辱。我全身的微粒都涨成了红色,羞涩地聚集起来。

“要杀要剐随意啊!别再玩弄我了,求你了……”

虽然极不情愿,但我终究沦为了这个女人的玩物。

哦对了,“女人”这个概念,还是我来到地球以后才了解到的。人类种族由于生理原因,截然分成了两派,其中的一派就叫做女人。女人大概是人类中的强势群体,因为另一派——也就是男人——都很害怕她们;严重的情况下,男人看到女人就会心跳加速、几乎去世,甚至丧失语言能力。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魏瑞思选择了女性的阵营。

本以为到了地球就能体验一把“人上人”的感觉,但魏瑞思彻底粉碎了我的幻想。

我们交流不多,平常我只能灰溜溜跟在她身后。

“我先带你逛逛人类的世界吧。”

她是这样说的,仿佛忘记了我此行前来的目的。也没办法,谁让我有把柄抓在她手里呢。

我们走在这个叫做“武汉”的城市的街头。城市的规模很恢弘,但跟异相人毁灭过的一些高等文明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没错,异相人认识世界的方式是“毁灭”。在这颗平凡无奇的蓝色星球上,我第一次通过“毁灭”之外的方式,了解着一个欣欣向荣的种族。

“把你的感光微粒矩阵打开啊!人类的世界,是要用眼睛去看的。”

“眼睛?”

“人类的感光器官。”

说着,魏瑞思攀附到我身上,手把手将我塑造成人类的外观。习惯了无定形状态的我感觉很憋屈。

“很难受啊……”

“马上就好了——”

魏瑞思专心摆弄着我的外形,趁她不注意,我将身体偷偷靠近我那被抢走的大脑——

“休想!”

上肢一摆,我的微粒被魏瑞思打散——看来人类的躯体真的很灵活。虽然又尝试了多次,但我终究没抢回自己的脑子。

“能还给我吗……我现在,很虚弱……”

我装出一副病态,开始向魏瑞思撒娇。

“正常异相人离开大脑能存活一个地球年,你很健康不用担心。”

“切……”

时间到了晚上,我要向上级报告情况了。

“01号侦查员请求通讯——”

“通讯已接通——”

“这里是第七宙域防务司令部。”

“首长好!我是派往地球的观察员,代号01,现在进行第一次简报。”

“准许。”

“地球的情况——”

我瞄了一眼屏幕对面的魏瑞思,她用人类的手捏着我那亮晶晶的脑子。

“情况一切正常,与实验负责人正在进行交涉。”

“交涉的情况如何?”

“这……”

我又看了一眼魏瑞思。魏瑞思点点头。

“交涉还未取得成果,但对方没有明显的抗拒意图。”

“很好。预计几天能够取得进展?”

魏瑞思死盯着我。

“一个地球周。”

“好,到时候再进行通讯。”

“是!”

终于结束了,紧张死了。

我看向魏瑞思,发现她还在死盯着我。

“怎么了么?”

“你不是司令部的人。”

“啊?”

“真正的军人,即使对上级很畏惧,也不会表现在外观上。你到底为什么来地球?”

女人的质问咄咄逼人,那对模拟人眼仿佛能射出激光束,让我全身都灼热起来。

“我是个罪犯。”

“罪名呢?”

“足以判死刑的那种。”

“……”

魏瑞思没有再追问,反而陷入了沉思。

“如果谈判破裂,你也会跟我们一起死在地球上。”

“我知道。”

“但你根本没有跟我们选择的余地。我们放弃实验、离开星球,才能存活;一旦反抗,一旦拒绝服从,一定会死。”

“对。”

“这不叫谈判,叫宣判。”

“随你怎么说。”

“但我不能放弃这里。这里是最后的希望了……”

“那就一起死吧。”

“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们的种族会失去未来啊……”


这是我来地球的第三天,我的脑子还在那个疯婆子手里。

魏瑞思说要带我见一个人类。

据说这颗小星球上有几十亿个人类,而留在这颗星球上的异相人,据魏瑞思说,大概有十万个。相比人类的庞大种群,异相人很稀少:说句实话,在这座武汉城,除了魏瑞思,我还没有见到过其他异相人。

“其他人都在哪?”

“现在是流感季节,异相人都在人类体内休眠。”

“休眠?……”

这个概念我是第一次听说,过了几秒,我突然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进食……”

“不是进食,是休眠!”魏瑞思很认真地纠正着。

“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不会有意的杀死人类。所以,能不能请你不要再用‘进食’这样野蛮的词汇了?”

“本来就是进食嘛……”

突然,一阵剧烈的震颤席卷我全身的微粒。抬眼一看,原来魏瑞思在用力捏着我的脑子。

“这叫什么日子啊……”

戏谑过后,我和魏瑞思搭着傍晚的微风,来到了城市郊区的一座研究所。那是一幢小巧的白色建筑,隐在半山腰的林海中;从研究所的天台可以俯瞰整座城市,风景独好。

建筑中只有寥寥十几号人类,大概是在进行某个边缘科研任务。魏瑞思从研究所正门进入,煞有介事地向每一个路过的人类打招呼。

“喂喂,他们听不到的。”

“我知道——”说罢又热情地向一个女性打招呼,那女人眼神垂在地上,默默与我俩擦肩而过。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魏瑞思没有回答,将我领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我们穿过大门,看到办公室中坐着一个中年男性,直勾勾盯着面前的荧光屏,眼球上爬满血丝。

“这个研究所的研究内容十分特别。他们,在研究我们。”

“啊?研究异相人?这么说来,人类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

“还没有,但眼前的这位科学家马上就要取得革命性的进展了。”

魏瑞思走到科学家身边,用异相人科技将男人的研究内容提取出来。我盯着眼前的一串串数据:

“不可见微粒的有序化聚集……类智能……群体智慧……然后还有……”

我盯着最后一行字:

“异相位的高级智慧物种?!”

“他,在尝试与我们交流——”

魏瑞思指向房间角落的一个仪器,那是个直抵天花板的巨大真空罐,罐体周围密密麻麻插满管线。

“按照他的研究进度,还有一周,交流器的样机就能做出来。我希望你能帮我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与人类交流?这种行为根本就没有意义!他们不过是试验品……”

“这是让实验成功的最后机会了!我想证明,异相人的未来,是有其他可能性的——”

“未来?实话告诉你吧,未来这种东西,已经——”

我险些脱口而出。

魏瑞思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对不起,怪我太不冷静了。毕竟我的脑子在你手里,你命令我争取时间我也没办法反驳啊……”

傍晚,我们又乘着风来到江边,一路上没有交流,各怀心事。

“喂,晚上到我家去吧?”

“啊?家?”

这个疯婆子说自己在地球有个“家”。

她领我来到郊区的一栋小别墅。走进别墅,我看着客厅中的照片墙,发现了个熟悉的面孔。

“这是那个研究院的房子?”

“想不到你还挺敏锐的嘛——”

我循声望去。魏瑞思从厨房中走出,现在的她跟以往有些不同:她全身的微粒密度非常高,以至于微粒凝结成了半流体的实体物质;换句话说,魏瑞思现在变成了个同体白色的“人类”。

这种存在方式对于异相人来说十分痛苦——据说这也是异相人最原始的存在状态。

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可以触碰到世间万物了。

现在的魏瑞思,走进厨房,熟练地操作着一些我从未见过的工具,将一些有机体切成小块,然后,点起了火——

“啊!有火啊!快灭火!”

火是异相人的天敌。我疯了般叫喊着,魏瑞思却无动于衷。

“安啦——”

魏瑞思说自己在“做饭”,简单来说,就是为人类准备实物。从我的观察来看这种行为十分低效,但魏瑞思哼着歌曲,似乎乐在其中。

无聊的我让魏瑞思帮忙,打开了一个叫“电视”的娱乐设备。画面上出现了很多人类,穿着各色的衣物。他们排着队,在打什么“疫苗”。

“疫苗是什么?”

“人类发明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啊?”

好可怕,我赶紧关闭了光传感矩阵。

啪嗒

几盘饭菜上桌,纷繁多彩的香气微粒四散开来。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你为什么要给这个男人做饭呢?”

早就想问了。魏瑞思踌躇了几秒:

“也没什么。我曾经在这个男人的妻子身上休眠过,继承了她的思维。”

“你把他妻子吃了?”

“当然没有!只不过,后来他妻子死于我休眠造成的某种并发症……”

魏瑞思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仔细一想,如果魏瑞思真的继承了男人妻子的思维,那在某种程度上,她正在回忆自己的死亡啊。虽然内心中存在对男人的愧疚之情,但她本身也是男人的妻子……

“好乱好乱……”

不过,我突然有点理解魏瑞思的想法了。也许她不想与人类交流,她只是想与这个男人交流。

哼,地球实验的负责人就是这么个货色么……

“凭空多出一桌子菜,那个男人不会吓到吗?”

“呃,我想他大概已经习惯了……”


“是的,情况一切正常,预计两天内可以成功交涉。”

一周后的通讯。屏幕上的司令官停住了,过了一段时间才回话:

“好的。通讯结束。”

画面消失,我又成功应付过去了。

我看向魏瑞思,她正盯着失去画面的屏幕。看来她什么都没有发觉。

“好啦,时间我争取到了。快去见你爱人吧——”

魏瑞思没有反驳我,只是不屑地“切”了一声。

我大概争取来了三四天时间,但眼下,男人的研究似乎遇到了问题。

“三四天的时间,真的够吗?”

看着魏瑞思对这个男人这么上心,我不禁也为男人的研究捏了把汗。

“没问题的,我相信他。不说这个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俩找个地方玩玩吧。”

“听你的喽……”

顺带说一句,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抢回我的脑子。

“你要不要去休眠呢?看你脸色好差。”魏瑞思虚假地关心起我来。

“呵呵,您把脑子还给我就行了……”

我们乘风飞到武汉最高的楼上。这华中第一高果然名不虚传,我们体验了一把一览众山小的快感。

天边的云霞红的似火,灿烂的晚霞之下,平常司空见惯的景致也染上了某种慷慨悲戚的气势。

“这里的晚霞真美啊,比母星的要壮丽多了。”

“母星啊……说起来,我已经几千年没有回去过了。”

“嚯,地球实验做了这么久吗?”

“最早从两万年前就开始了,我接手有三千年。”

魏瑞思顿了顿。

“但还是失败了——”

叮铃

魏瑞思把什么东西扔到了地上。

是我的脑子!

如获大赦,我夺过脑子,小心地按进身体深处。

“对不起,我骗了你。”

魏瑞思突然说。

“对不起,我也骗了你。”

顺着魏瑞思的话,我也说着。

我们用模拟人眼对视着。不用言语,我们都猜到了对方的谎言。

“地球实验早就已经正式失败了,因为太过偏僻,加上社会反响的下降,消息一直没有传到上级。我们的同伴,都已经死光了。进行了万年的共存实验,最终……”

魏瑞思苦苦维持的人类外形轰然消散,她也变成了普通的无定形态。

“很蠢吧。那么,你撒了什么谎呢?”

魏瑞思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我该怎样回答呢?

总不能真的把灭族的消息说出来吧?

到地球来,我也是心怀希望的。我多么希望这里的实验成功了,多么希望魏瑞思他们真的找到了与其他生物共存的方式。

异相人的铁蹄踏遍了银河系的每一个角落,毁灭了无数碳基文明。我们的生存是建立在无尽的掠食与战争上的,这样的种族,被全体星际文明共同绞杀,大概也算不上冤枉吧。

我犯了罪,罪名便是抛弃了整个种族,独自活下来。

“其实……”

“其实我也是个科学家!我不是什么特使,那些都是我胡诌的!我没跟司令通过迅,那些不过是录像罢了……”

在魏瑞思无情的嘲讽中,我成功糊弄过去了。


尾声

“真的……成功了吗?”

众实验员看着管罐子中央那个闪闪发亮的绿色晶体,有点摸不到头脑。

“送去检测!”

结果显示晶体,是一种晶态混合物,由两种不同类型的病毒组成,其中一种是常见的腺病毒,而另一种……

“从没见过呢……从形态上来说类似几年前在北京爆发的冠状病毒……”

“不管了……总之尽快处理掉吧,小心别泄露了。”

“那是自然。”

时至今日,男人还是很难相信,这小小的病毒,竟然具有智能。

他从未发表自己的研究,只是把论文存在实验室的电脑中。

“不过这些病毒还真是傻啊……”

他看着房间角落的病毒人诱杀器,叹了口气。

从真空中变出病毒,真是神奇呢。

“谁让你杀了我妻子呢。就让我,把你们都杀光吧……”

毕竟,人类与病毒是水火不容的呢。

生活还在继续,只不过,每晚的灵异晚餐没了。

或许也被杀了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