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病毒

作者:张洋平 重庆大学科幻协会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04

他用身体保护住了最后的疫苗。

第一章

最初的生命是什么?

生命的形态从简单到复杂,那最简单的生命是什么?

病毒。

那生命起源呢?


正在给学生教微生物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依在上课时一般是不接电话的,但界面上显示的却是林依大学时的导师,也是病毒研究方面的泰斗。

“同学们自习一下。”


“老师您好。”

“小林,有个科研项目希望能邀请你参加。” 

“老师,可以问一下是什么样的项目吗?”电话那边陷入几秒的沉默。

“元病毒。”突如其来的回答让林依也陷入了沉默。

“我参加。”

“具体的安排会有专人与你对接。”挂了电话林依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课堂上。


一到家就有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那头是一个成熟低沉的声音。

“你好,是林依教授吗?”

“是的。”

“我是沈教授安排来和你对接的。”

“请问什么时候出发?”

“半个小时可以吗?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林依来到窗边发现楼下确实有一辆车,车旁的人看到林依就向她招了招手。林依仓促地收拾了一下行李就下了楼。楼下是一个寸头的成年男子。在车上,林依向丈夫说明了她有一个重要的研究项目,可能会离家一段时间。林依挂掉电话,那个成年男子介绍自己名叫赵强,将负责林依教授的对接和护卫工作。

车辆向城外驶去,慢慢地,周围的一切被黑暗所淹没,经历了那个元病毒爆发的时期,郊外变得无人居住,但随着元病毒的落幕,郊外慢慢地恢复往日的人气。突然,巨大引擎轰鸣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在经过一道哨所后,车开到了一艘军用运输机旁。林依在赵强的帮助下登上了军用运输机。随着引擎的轰鸣声,运输机离开了地面。不知道过了多久,运输机到达了目的地。下了运输机,林依就被早已安排在机场的专车接走了,一路颠簸使林依没有心思顾瑕车窗外的景色。但一个废弃建筑物引起了林依的注意,那是一个废弃的火箭发射架。林依意识到路途的终点是太空。下了车,映入林依眼中的是一架巨大的空天飞机,相比于上世纪的火箭运输,现在的空天飞机,虽然还是使用化学燃料,但由于航天发动机的发展在运输能力上和可重复使用上具有巨大的优势。在现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林依赵强等人已经做好了登机的准备。一道长烟过后,飞船发射成功。

坐在狭小的太空舱,林依望着窗外的地球有一丝虚无的感觉。这是林依第一次离开地球,也许也是唯一一次。随着飞船不断调整姿态,一个巨大的空间站出现在林依面前。和上个世纪的国际空间站和和平号空间站相比,这个空间站在构成上有巨大的区别,可以看出这个空间站具有明显的核心区域。飞船缓缓地于空间站外部的一个舱室进行了对接。打开舱门,来迎接的除了林依的大学导师沈海沈老,还有一些从打扮和形态上看像军人的人。沈老带着林依等人介绍了这个空间站的大概组成,跟着沈老的步伐,林依和赵强慢慢向空间站的中心部位前进。到了一道巨大的隔离门面前,沈老停住了。

“走入这道门就没有退路了。”

林依停顿一下。

“在我跨出家门那一刻,这道门对于我也就不存在了。况且我现在还有退路吗?”

沈老发出来爽朗的笑声:“对,没退路了,没退路了,对于你还是我,甚至全人类都没退路了。”


沈老把手放在控制面板上,门被打开了,里面是一幅忙碌的景象。沈老继续带着林依等人往中心前进,最后到了一个有持枪警卫把守的门前,这时一个身形高大的白种人向沈老他们走来。“沈老你好,这位就是林依教授吗?”那个白种人向林依介绍,他是美方研究的负责人史密斯韦恩教授。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流后,沈老和韦恩同时把手放在控制面板上,门打开了。在舱室的中间是一块陨石。而在其周围是一些液氮存储罐。

林依发出疑问:“这就是四十年年前那颗陨石吗?”

“是的。”

第二章陨石

事情从四十年前开始,一颗彗星与地球擦肩而过,彗星发生破碎,彗星碎片掉落在巴西。起初,这个事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全球未知病毒爆发,经过对那些病毒的基因测序溯源,最后那些不同的病毒的基因将源头都指向了巴西,指向了这个陨石的坠落地。在这个陨石里也发现了那些病毒的最初母体“元病毒”。

之后,元病毒肆虐全球。元病毒是一种地球上从未出现的病毒,它会从其感染者的基因中截取一段基因片段给自己。在早期,因其截取的片段过少或截取的片段表达对感染者造成影响,而且元病毒截取的基因都是不同的序列,造成元病毒的分支很多,所以刚开始人们并没有把这些元病毒的分支联系到一起,最后对其中一个分支的追踪才发现这个病毒的遗传物质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发现元病毒的这个特性后,才溯源到巴西那颗陨石上。同时,元病毒的这个特性也使得其疫苗的研发始终处于瓶颈。也因为这个可怕的特性,造就了那个恐慌的年代,但由于元病毒不可能无限地截取基因片段,随着遗传物资的不断增加,元病毒也失去了这个特性。除非从感染者的血液中提取出元病毒在进行肌肉注射,否则将无法传播。这个元病毒的传播次数经过计算与调查,大概在28次左右。这场灾难慢慢地平息了,疫苗研发也有了大致的方向。但这场灾难也使无数的人丧生,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也留下了“灾难的后遗症”——由于病毒表达出其他的不属于人类的基因,造就了所谓的‘’兽人‘’。

元病毒一方面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灾祸,无数的人因它死去或成为拥有其他生物基因的“兽人”,另一方面可以结合其他生物基因并表达的这项特征,给了人类生物医学带来了新的方向。这就像潘神的魔盒,出来的是天使还是恶魔?

第三章

“沈老,史密斯上校等人已经到了第三太空舱。”林依跟着沈老一行人来到了第三太空舱,这个太空舱不像一个实验室,而更像一个作战会议室,参与会议中有着军装的人也证实这就是一个作战会议室。此时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一个天体的运动轨迹。

“大家好,我是李俊,是天体物理博士。接下来将由我说明情况。”

“大家看到是一颗彗星的运动轨迹,我想大家可能猜到了,这颗彗星就是四十年前路过地球的彗星。它又要回来了。按照预测,它在路过地球后再也不会与地球相遇。但没有想到的是,这颗彗星改变了预测的轨道,将在三年后再次路过地球。彗星改变轨道的原因推测是受到不明引力的作用,可能是某种未知天体或者是暗物质。根据我们对彗星的观察,发现其表面出现了许多裂纹,在经过地球时很可能由于受到地球引力作用,像四十年前一样,会有部分彗星碎片降落到地面,而且根据估计,这次降落的彗星碎片可能会有几百个不止。军方本来计划核弹将其爆破,但由于该彗星体量较大,就算爆破成功也会有许多彗星的碎片直接飞向地球。如果爆破失败,很有可能使彗星直接撞向地球。现在军方已经派出工程机器人飞向彗星,以减少彗星表面的裂纹危险。具体可以做到什么程度现在未知。很有可能还是会有大量碎片降落,各国的防空网络将会攻击剩余的彗星碎片。但也许还是会有部分的彗星碎片降落到地面上。”

这时沈老站了起来,“经过李俊教授的讲解,大家也应该明白了,元病毒可能还会回来,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出保护人民不受病毒侵扰的最后一道防线——元病毒疫苗。我们还有三年时间,时间紧迫呀!”

会议结束后,赵强安排林依的住所,这像是一个巨大的摩天轮,一个个太空舱在这个巨大的摩天轮的悬臂上。旋转给这些太空舱一个离心力,使得人们在这些太空舱中也能感受到引力。赵强带林依来到这个摩天轮的中心旋转轴,在这有许多个小舱室,这是过渡舱,赵强带林依到了其中一个过渡舱。当关上过渡舱,过渡舱开始缓慢地加速旋转。慢慢地,林依感受到重力的存在。“对接成功,请出舱。”在这些舱室中,林依能感受到重力的存在,但比地球的重力要小。这是一个可容四人居住的舱室。

三个月后,林依已经适应了在空间站的生活和研究。但项目却迟迟找不到突破。对于元病毒,项目组同时进行了多种不同疫苗的开发,期望其中有一组可以达到预期效果。而林依的方向是核酸疫苗,通过编码元病毒的抗原蛋白的外源基因,然后导入疫苗接受者体内诱导人体产生抗原蛋白的应答。对于林依来说,元病毒将其宿主的部分基因接入自己的基因,使得元病毒的基因一直在改变。而这样的特性使得很难实现对所有元病毒都实现免疫。林依希望通过对最初的元病毒基因的研究,找出所有变异后元病毒共同的抗原基因。因此她开始了对元病毒的基因测序。

第四章

久违的阳光将林依从睡梦中唤醒,这是林依回到家的第一个早晨。像林依这样的非太空工作者,每六个月他们将会回到地球与家人团聚,并进行身体检查和心理疏导。在家中,林依和丈夫王涛正在吃早点时,丈夫王涛的电话响了起来。“医院有事,我先走了。”王涛简单地收拾就出门去了。王涛来到医院看着生命垂危的患者他知道时间不多了,患者是基因上的缺失导致的疾病,而普通的医疗手段,只能是将患者的生命延长一点。这时王涛想到那个“潘神的研究成果”,如果将人体植入具有对应缺失的元病毒,那元病毒就会表达缺失的基因达到治愈的效果。但由于元病毒的可怕,这项技术只在各国的实验室中,还未真正的应用在普通人身上。王涛并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相应的研究所,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林依,便立刻给林依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虽然林依知道哪里有对应的研究,但是她没有能力获得对应的元病毒,而且对于还处在研究阶段的元病毒,在脱离实验人员的监管后会有潜在的危险。

看到满脸疲倦的王涛,林依有些失落不能帮上忙。同时心中讽刺,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元病毒,现在却是基因疾病患者最后的希望。元病毒是天使还是恶魔?此时林依想到沈老,沈老在界内有很高的声望而且作为元病毒疫苗中方负责人,也许他会有办法。抱着侥幸的心理,林依给沈老打了个电话并简单地说明了情况,沈老沉思了一会说,“我尽力。”傍晚,沈老表示有个研究所可以提供元病毒,但患者需要作为元病毒接种后的研究对象,直到研究人员确保患者尚无潜在的危险后才可离开。

第二天,王涛来到医院和患者及其家属说明了情况,看着这最后的希望,他们答应了。不久,患者被接走了。林依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是赵强,赵强通知她在回到空间站前会有一个简单的心理和身体的检查,他到时会来接她。

在家修养的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赵强来接的日子。检查的地方是一个离发射场不远的一所医院。突然,一幕引起了林依的注意,一位拉美外貌的研究员和医护人员发生了争执。林依忙着自己的检查,就没有再去注意。

回到空间站林依就一头扎进工作,林依和她的团队已经完成了对元病毒的基因测序。这时他们需要的就是通过元病毒的基因找出或者说编码出对应的抗原蛋白基因。但事情并不顺利,林依和她的团队编码出几组抗原蛋白基因,却没有一组达到预期的效果。在吃饭的时候,林依与其他组聊天发现,其他组都遇到了瓶颈,项目迟迟不能推进像一朵乌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

第五章兽人部队

在中东的一个小镇,一队追踪基地武装的美军突然受到一支未知的部队的攻击。但奇怪的是,这只部队没有使用任何的热兵器,他们犹如野兽一般狩猎这美军士兵。在房屋与夜色的掩护下,这支神秘的部队一次又一次地向美军小队发动攻击。由于在小镇内有房屋的掩护,美军小队很难捕捉到他们,因此美军小队的指挥官,让士兵向小镇外突围,希望到开阔的地带可以使对方无处躲藏。在突围的过程中,那支神秘的队伍加快了对于美军小队的进攻。随着一声声尖叫,一名名美军士兵消失在黑暗与血泊之中。最终剩下不多的美军士兵跑到了小镇的外面,并呼叫了无人机支援,在无人机的火力压制下,那支神秘的队伍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中。

而在无人机的影像中只留下了几个超越人类移动速度的黑影。通过对影像的分析,美军大概推断出他们只是感染了元病毒而获得某些特殊能力的人。面对这样的对手,常规的美军部队是无法有效对抗的。这份报告最终到了美军高层的手中,这时有人想到了负责超级士兵计划的史密斯韦恩教授。超级士兵计划是通过生物技术加强美军的单兵作战能力,这个计划似乎在冷战中也出现过,然而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对于改造士兵人权的抵制,这也就如苏联的那些神秘研究一样成为历史的尘埃。人类对于追求力量的脚步似乎从未停止,而超级士兵计划正是人类对于原始欲望的一种表现。

在夜幕的掩护下,两架美军运输机在某个位于中东的军事基地降落了。运输机上运输的正是那支美军特殊超级士兵部队,在夜幕中一场名为“捕兽”的计划悄然展开。根据美军的情报显示,那支袭击美军的神秘部队此时正在一个中东的村庄中。按照计划这支美军将会搭乘军车到达距目标两公里的位置后徒步行军到目标位置。大概经过10分钟,这支美军部队就到达了目的地。

美军士兵通过元病毒的眼镜蛇的红外感应和狼狗的嗅觉已经确定了对方的位置和数量。似乎是动物的第六感,那支袭击美军的部队也感受到了危险的逐渐临近。一声枪响,美军发起了攻击。美军占据先发优势,将对方打得东躲西藏。逐渐地,对方也开始了反击,他们在黑夜之中快速地移动 ,但他们发现这些美军和之前袭击的那一支完全不同,自己的行踪完全在对方的掌握之中,而且对方的反应也不像人类。突然,一个念头在他们心中浮出,这队美军也感染了元病毒,拥有了超越普通人类的能力。

随着枪声的慢慢消失,这场黑夜中的猎杀也慢慢落下了帷幕。据调查,这些“兽人”似乎是来自一个信奉元病毒的教派。因为人们对元病毒的恐惧,慢慢地,在恐惧的情绪中却演化出了一种对于元病毒的敬畏甚至崇拜,他们认为这是主给予人类的考验,只有强大或受主庇佑的人才能活下来。

军方对于此次特殊部队的表现很满意。一份关于超级士兵的一份文件悄然出现在总统的桌上。

第六章

在巴西的一个贫民窟中,一群赌徒正在围观着一场厮杀,两个兽人在一个巨大的铁笼竞技场中相互猛烈的攻击。兽人的吼声,人群的嘈杂声,铁笼的撞击声混杂在一起。而这个竞技场的主人,是一名叫沃纳的毒贩。他掌握这一片区域大部分的毒品交易和在那场灾难后的元病毒交易。由于巴西是元病毒最初的感染地加上巴西丰富的动物资源,使得巴西拥有丰富的元病毒资源。也因此出现了像沃纳这样的毒贩,他在巴西当地本来就拥有一定的势力,借着原本的势力开辟了元病毒这个新的业务。

又来顾客了,沃纳让人把顾客带到了一个里面的房间,那是沃纳进行交易的场所。这位顾客穿着一件立领风衣,可能是不希望有人看见他的面容。他要的东西有点特别,是有部分表达箭毒蛙的元病毒。由于箭毒蛙毒性很强,因此就算有也有很大可能会毒死感染者。而部分表达在发挥毒箭蛙的毒性同时还保证感染者不被毒死,一般这样的元病毒是很难找到的。但对于沃纳就不一样了。沃纳接下来这场买卖,保证一个月内找到货。

在贫民窟的一个角落,一位双手带橡皮手套的少年正在看着一帮孩子踢球,看得出他眼中对踢球的渴望,但每当球不小心跑到自己的身旁,他都会立刻远离那颗球,防止自己碰到球。之前这个男孩看到球滚到自己旁边,他把球摆好踢了回去。但意想不到的是,踢过这个球的几个孩子中有人中毒死去,后经过当地警察的调查发现足球上有箭毒蛙的毒素,最后发现毒源竟是那个把球踢回他们的小男孩。经过专业人士的鉴定后,认定这个小男孩是因为感染了含有毒箭蛙基因的元病毒。由于某种他们未知晓的原因,该元病毒表达的毒箭蛙毒素对小男孩的身体没有伤害。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让小男孩带上了一个可以防止他手泄露毒素的手套。

这个小男孩就是沃纳的目标,沃纳命令一名手下让他把小男孩的元病毒搞到手。一天,小男孩像往常一样回家,突然出现一个影子把他拉入了黑暗之中。小男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意识。绑架小男孩的正是沃纳的手下。

他拿出一个血液采集器从小男孩身上采集了一定量的血液。之后就把小男孩放到一个人们可以找到他的地方。看着小男孩迟迟不回家,小男孩的父母着急了,出门寻找小男孩,在街坊邻居的帮助下,小男孩在一个废弃的工厂被发现,小男孩晕了过去,但并没有生命危险。

父母询问小男孩发生了什么,小男孩描述了自己的经历,但并没有什么有效的线索。因为小男孩身体无碍,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按照约定,沃纳将元病毒给了那个顾客。

第七章

这是林依回到空间站的第五个月,项目陷入了瓶颈,虽然林依睡觉的空间站有旋转提供的重力,保证研究人员能有好的睡眠休息。但今晚林依却睡不着,林依来到空间站的过道上,看着脚下的地球发愣。这时林依似乎听到奇怪的声音。林依好奇的向声音的源头走去。发现那个在体检和护士发生争执的研究员正在呕吐。突然,林依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林依看到那个研究员从呕吐物中拿出了一个金属的小瓶。这时林依感觉到背后有一丝凉意,她转头一看发现是斯密斯韦恩教授。

“林依教授,这么晚怎么不睡觉?”

“项目遇到瓶颈睡不着,话说教授你怎么也不睡。”

斯密斯韦恩笑着说:“一样一样。”

经过一番简单地寒暄之后,林依就回到自己的太空舱睡觉去了。但那个金属瓶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却一直困惑着林依。

带着这个困惑,第二天,林依找到了赵强说了这个问题。由于那个研究员籍贯属于巴西,而现在是美方的研究员,如果贸然调查可能会引起国际问题。如果真的有人心怀鬼胎也会打草惊蛇,因此赵强表示他会秘密调查金属瓶。

林依像往常一样进行研究,但还是没有太大进展。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顺着声音,林依望了过去,发现有一群人围着。林依赶了过去,看到沈老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不久,医务人员把沈老带到医务室,人也都慢慢散去。这时林依想跟过去,但在现场被拦住了。“你过去也无济于事,等医生结果吧,沈老会没事的。”林依重新调整状态投入回研究当中,但心中的烦躁使得她无法静下心来。看着眼前的实验研究数据和报告,林依的思绪回到了大学时代。

她正在上一节课,这节课中老师讲到了关于生命起源的假说。其中一种假说认为生命起源于病毒,通过一些对动物细胞的研究发现,有许多基因来自病毒。

突然,一个念头从林依的脑海中闪过:如果人体本身没有办法,那他本身可不可以杀死自己?用元病毒战胜元病毒。林依似乎在黑暗中找到一束光。林依开始研究元病毒的各种特性,用来制造疫苗。

找到这个突破口,林依和其他小组的成员,设想了元病毒作为疫苗的可能,经过林依和组员的探讨和研究,得出了理论上存在可行性的结论,使原本在整个实验组头上的阴云一扫而光。

接下的几天,为了推动疫苗的研制,林依和她的组员都充满了斗志。每个阶段的项目组汇报,往往由沈老和史密斯共同主持,但现在沈老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因此只有史密斯一个人主持这个汇报。经过了几组的汇报,可以看出大家都没有太大的进展。这时轮到林依小组的汇报,林依阐述了他们利用元病毒的特性,对其进行改造实现元病毒的一种抗性。林依表示他们已经对其可行性进行了研究,证实具有一试的价值。用病毒战胜病毒这个新的思路在研究人员之间炸开了锅,汇报引发了各个项目组成员的讨论。场面一度失控,原本死寂的汇报变得像菜市场一般嘈杂 。这时史密斯发话了,“这是一个新奇的思路,也许真的可以实现,具体安排我们讨论一下。”在一股兴奋还是焦躁的情绪中,汇报结束了。

当林依准备继续研究时,她收到一条消息,是赵强发来的,赵强让林依今晚到空间站的餐厅找他。按照信息林依来到食堂看见赵强正坐在一个角落,林依走了过去。“林依教授请坐,今天来是有两件事一是那个神秘的金属瓶,二是沈老的状况。你放心,沈老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也许会较长的一段时间无法工作。对于金属瓶,我查了空间站的补给情况,没有发现金属瓶的来历,但发现每次补给都会有一些没有注明的物资,而这些的物资的所有者是史密斯。那个巴西科学家似乎也与史密斯有关系,他曾经在史密斯一个名为超级士兵的研究项目工作过。不过那个项目最终好像以失败告终。关于沈老有个疑点,沈老的似乎是接触到某种毒素才晕倒的。”

这时一个电话打断了赵强。

“你好林依教授,经过讨论,我们打算成立一个特别项目组,对于项目组成员,信息已经发过去了,你看一下。”

“好的史密斯教授。”

林依打开信息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是那个巴西的研究员,名叫杰米 克莱蒙特。赵强也发现是那个巴西研究员。两人对望了一眼,对方的眼里有着相同的疑惑。

之后林依继续进行新疫苗的研究,林依的方案是通过对元病毒进行改造,生产出“病毒导弹”。与传统的生物导弹有部分相似,但不同的是,它的对象是元病毒,它的制导部分也是元病毒。当病毒导弹遇到元病毒时,病毒导弹就会和它结合在一起,它的战斗部是一段可以使基因无法表达的基因序列,一旦发挥作用就会使元病毒失效。

林依使用的技术是CRISPR基因剪辑技术,该技术获得了202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这项技术的创造者是埃马纽尔·夏彭蒂耶和詹妮弗·杜德纳两位女科学家。而今天这项技术又将由林依这位女科学家再一次给人类惊喜。

病毒导弹项目稳步进行,在彗星达到的六个月前。病毒导弹总算完成了,林依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最终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三期临床试验,6个月也是一个疫苗三期试验的最低时限。

第八章

林依和研究人员紧锣密鼓地安排着第一期临床试验,而临床试验就需要志愿者测试。这时空间站计划从地球秘密召集志愿者,伴随着一声巨响,载着30名志愿者的飞船从美国东海岸发射。

从飞船上下来的志愿者被安排到同一个舱室。杰米推着一些东西向志愿者的舱室走去,当走到舱室门口时,被负责这次临床试验的研究员拦了下来,杰米脱下手上的橡皮手套,握住研究员的手,在一声痛苦的惨叫之后,研究员倒在了地上。听到门外的惨叫,其中几个志愿者破门而出,和门外的杰西汇合,他们有条不紊的装备好杰米带来的武器。似乎像预先演习过一样,他们迅速占领中间研究区域,并强制封锁住了外围空间站到中间区域的舱门,同时在舱门上放置了炸药,如果外部强行突破,中间站就会出现缺口,其中的人会因缺氧和低温而死。

在场的研究员还没有明白情况时,就已经被控制住了。林依趁杰米和其同伙没注意,溜到放置疫苗的舱室,带走了几只疫苗和一个无痛注射器。这时林依想到在储存元病毒的舱室,在赶往的途中,林依突然另一端传来枪声,林依惊奇地看到几个人带着枪追着杰米。守卫看到这一幕时,立刻向对方开火掩护杰米。经过一段短暂的枪声,那几个人好像就被击退了。这时杰米伸出双手要去和对方握手表示感谢,守卫表示不用握手,但杰米似乎很坚持,两个守卫有些动摇。杰米看准时机一把将两人的手握住,突然两位守卫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看到这个场景的林依突然明白了沈老的晕倒原因和那个金属瓶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没等林依在惊讶之中缓过神来,更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史密斯打开了元病毒的储存舱。看着杰米对史密斯的态度,似乎史密斯才是他们的头。一个大胆的念头从林依的脑海中浮现了。守卫被干掉了,林依决定另找办法,林依猜测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疫苗。她决定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试图和赵强取得联络。

林依正在和赵强联络时,她告诉赵强她身上带着疫苗。突然,一个人发现了林依,被抓住后,林依被带到一个舱室,发现几乎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在这里。令林依疑惑的是,史密斯也在研究员之中被当作人质。

这时杰米来到人群前,杰米的一个同伙拿出一个摄像机实时地向世界转播现场的情况。“我等是主的使者,元病毒是主给我们的礼物,让这污秽不堪的世界得以净化,今天我众人将消除一切主的障碍,让元病毒再次净化人类。”在说话的同时,杰米的同伙也有条不紊地删除有关的资料,并开始销毁疫苗。看着疫苗一个个被销毁,每个人都心急如焚。现在强行打开舱门,疫苗还有希望被保存下来,但在里面的所有人都会因缺氧与低温死去。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局面,一边是可以拯救数以万计人生命的疫苗,一边是为研究疫苗而付出心血的研究人员。

上级的命令下来了: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

赵强与救援人员紧锣密鼓地安排救援任务。他们通过对内部的侦察确定出元病毒储存舱实行激光切割的方位,元病毒的舱室现在处于关闭状态,不对中央区域的气压与温度造成破坏。另一组继续通过入侵系统,从内部将舱门打开。赵强带领一个训练有素的小队开始了切割作业,不一会就在舱室上开了一个洞。赵强和小队成员顺利进入存储舱,接着堵住舱室的洞后,开始切割存储舱的门。顺利进入中央区域时,杰米和同伙似乎也发现一些异样。

双方在过道中发生了遭遇战,杰米的同伙无法抵抗,退到关押人质的舱室。为了使疫苗无法被研制,杰米和同伙发疯一般向研究人员开火,似乎事先知道谁是主要研究人员一样,一个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人质四散而逃。救援人员心怀怒火,迅速地将杰米和其团伙击毙。赵强跑过去抱住血泊中的林依,但为时已晚,林依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时林依手中滑落出一个注射器,回想到林依的留言,赵强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安排人带林依到了医务室。赵强让护士找林依身上是否有注射器留下的痕迹,果然在林依手臂一侧发现了注射痕迹。

“林依教授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了最后的疫苗。”

护士们好像明白了什么,开始有条不紊做着自己的工作,不一会儿,一份从林依教授血液中提取的疫苗就做好了。赵强向上级汇报了情况,上级表示敌我不明这时要确保疫苗的安全。在赵强的保护下。疫苗被安全送达位于中方的一个地面研究所,并完成了接下来的临床试验。

之后在中方的介入下,史密斯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史密斯的目的也浮出水面,疫苗可以使元病毒失去其基因无法表达,而它的对象不仅有普通人,还有想利用元病毒获取力量的人。疫苗研制成功无疑会使以元病毒为基础的超级士兵计划失去意义。

美方在外界压力下逮捕了史密斯。中方正向美方提出移交史密斯时,他却“自杀”在狱中。

到了彗星来临的日子,天空中出现了流星雨,同时一枚枚导弹也拔地而起。随着一个“烟花”的绽放,无数的流星消失在天空。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