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士兵(一)

作者:李凯扬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12

一年一度的“人机大战”又开始了。

《断头士兵(二)》→下一篇  

你完了。

重重倒在泥水中时,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你完了,你这一辈子到这就结束了,我耳边回荡着这样的声音。那些看上去像是大型蜻蜓的机械虫子从我上面飞过,周围的岩壁上攀附着蜘蛛外形的另一种机械虫,还有踏着泥泞跑过,动起来像是犬类的地面品种。它们不约而同地绕过了我,就像躲过一团无关紧要的垃圾。

动起来啊,我命令我的四肢。脚上的喷射器多半没事,右手的切割刀应该还剩一半能量。我隐约能感觉左手掌心里的金属触感。太好了,即使倒下,我也没有松开手里的枪。

动起来啊你们,起来继续打啊!

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机械虫子爬过,徒劳地在泥水里扭动身体。没用的,我从倒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受伤的部位是脊椎,我开始感觉不到双脚的存在,就连手臂的重量也似有若无。

你完了。我的身体这样对我说。

棕色的虫潮越过了我冲向坑道更深处。在那里,我听到团友们的战吼此起彼伏。我看见空中飘浮的摄像头和聚光灯跟着移动过去,那些人战斗的过程正在被拍摄下来,在地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播放。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正在成为英雄,而我只是一个受伤等死的士兵。

聚光灯飘远了,整个世界渐渐黯淡下去,直至一切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吞没。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温热的液体沿着脸滚落,混进臭烘烘的泥水里。

这个时候,莉迪亚的脸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384562_600x600

从我记事起,“勇士出征”就是这个星球上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一群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上一身帅气装备,组成人数不等的讨伐团,勇敢地闯进那些被废弃的坑道,和那些占据了地下世界的机械虫子作战,这样的英雄故事是贯穿我童年和青春期的美好记忆。大人说,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下面曾经埋藏着许多宝贵的矿产,而开采这些矿产曾经是一项危险的工作,直到我们发明了机械帮手,让它们代替我们去工作。可是当所有矿产都被开采完毕后,这些机械虫子和整个四通八达的地下世界都渐渐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人们计划进行一次大型的销毁,将残骸回收,没想到这一举动却触发了机械智能的觉醒。这些机械虫子占据了地下的世界,随时准备反攻地上。

“为了不引起土地崩塌,我们不能使用大规模武器,只能派人下去。”父亲说,“勇士们进入坑道,面对面地和虫子战斗,直到把所有敌人全部消灭,夺回地下世界为止。”

那时候我才九岁,看着投影屏幕上的战斗实况,不解地问:“但是,为什么要把战斗的过程都拍下来播给大家看呢?这看上去就像一台节目似的。”

“因为这样可以激励更多年轻的勇士啊。”父亲摸了摸我的头。可在这样做的同时,他的眼睛却注视着头顶上的黑压压的天空,视线仿佛越过了云。

“而且,他们也想要看。”他说,“他们在挑选合格的人。”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包裹着整个星球的乌云上还有另一个世界。有些大人叫它“云海”,有些叫它“天国”。我更喜欢前者,因为那会让我联想到太阳从海平面远处升起的那一瞬间。只在那个时刻,阳光会把视线尽头的乌云染成暗红的颜色,让这个灰蒙蒙的世界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大人们说,云海上的世界就沐浴在毫无遮拦的阳光里,因此它是金黄色的,亮堂堂的。到了晚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看到一个金色的圆盘挂在天的另一边,那就是月亮,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们背诵的许多诗句里,可我们却再也看不见的月亮。

“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能被接到云海上生活,这是对他最大的褒奖。”父亲告诉我。

“所以,我要做最勇敢的勇士。”我对莉迪亚说。她一脸崇拜地看着我。

莉迪亚是邻居家的女儿,小我三岁。在我的记忆里,她好像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是在那个小小的卧室里度过的。当我们在外面跑啊跳啊的时候,她只能站在窗户里面羡慕地看着我们,那时候还是孩子王的我,一抬头就能看到她崇拜的目光。

“真希望我也能和你一样,当一个跟虫子战斗的勇士。”莉迪亚幽幽地说,“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到云海上面看看了。”

听说云海上的空气特别清新,没有四处飘浮的小颗粒。生活在那种地方,也许莉迪亚的身体也会慢慢变好吧。那时候我看着莉迪亚苍白的病容,一时热血上涌,拍着胸脯许下承诺。

“我会成为最勇敢的勇士,到云海上面去。”我说,“到那时候,我也会带你一起。”

“真的吗?”她的眼睛亮了。

“一言为定。”我们拉钩。

从那以后已经过了多少年。莉迪亚成为了地区医院的一名护士,而我在经过几轮考核后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地区讨伐团的一员。靠着年轻、冲劲以及不要命的突击战术,我所在的讨伐团在对机械虫子的战斗中屡次打出漂亮的胜利,收视率一度冲到全球直播榜的前五十位,而身为先锋的我表现活跃,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或许过段日子那些有名的讨伐团会向我抛来橄榄枝。一切都很好,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我的英勇表现一定会让云海上的人看见,距离我完成梦想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直到今天之前,我都是这么相信的。然而意外就这样发生了。只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一次冒进的冲锋,而后一切再无法挽回。贯穿脊椎的伤势切断了我和身体的联系,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意识按进深深的海洋里。我记不清自己在泥水里挣扎了多久,甚至已经渐渐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在朦胧的意识里,我只剩下一个念头。

“我还能打……”

“这样都还能打啊?”一个声音忽然说。

一只手托起了我的头,另一只手撑开我肿胀的眼皮,让我勉强可以看清眼前的人。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奇怪的服装,有点微胖的中年人。此时他正背着手弯下腰打量着我,那眼神就像在看着什么奇珍异兽。

“脊柱神经受损,正常情况下后半生只能在床上过,生活不能自理,就算这样也还想着继续打。”中年人啧啧称奇,“疯子我见多了,疯成你这样的还真不常有。”

“我还能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许我浑浊的大脑只记得这几个字的发音。

“我知道,你确实可以。”他直起腰,对着我一笑,“我要送给你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一份可以让你继续战斗下去的最好礼物。”

“礼物……”

我看见金黄色的光从他背后的窗户射进来,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圈光环。隐约间一股莫名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哦对了,孩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像是想起什么般愣了一下,然后又是一笑,“但那不重要。因为在一个月后,全世界会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你。”

“他们会叫你,超级明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