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士兵(三)

作者:李凯扬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1-16

“你小子,给我活下去。”

上一篇  《断头士兵(四)》→下一篇  

“就结果来说,当时你放过了那两只虫子,这是直接拉低了你在观众心目中的印象分。”

面对辉恩的批评,我不满地转过了脸,却也无法反驳。此时我正在他位于巴比伦塔的其中一个办公室里,面前是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着目前为止最新的直播排名。我的名字在第二位,和第一位差距不算太大。放在以前这绝对会让我狂喜不已,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样只能算得上失败。

在复出之后,我连续参加了几场战斗,在直播榜上高歌猛进,迅速收复失地。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代号“假面”的新人突然冒了出来。他和我一样都是单人作战,显然也经过了改造,战斗观赏性不在我之下,那赶尽杀绝狠辣至极的风格配上英俊外形,更是很对一部分观众的胃口。仅用了两场战斗他便打出名堂,而后排名如火箭般蹿升,在我即将登顶前一刻超过了我,把我牢牢钉死在第二的位置上。

“同样是改造人类型的单人战斗,但他下手比你更狠,更爽快。”辉恩说,“观众对于这种风格迟早会厌倦,到那时候谁的打法更能撩拨他们的神经,更能给他们震撼,谁就是最后的赢家。你还记得那天在坑道里看到的东西吧?”

我哼了一声,不想回答,但当时的画面还是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里。当时我领着摄像头和聚光灯走入坑道更深处,一心以为等待着我的最多是虫群的伏击,那不过就是贡献又一场精彩战斗罢了。然而没想到,在那里我看见的只有残骸,满地的残骸。

合金制成的机械身体不知被谁撕成碎块,散乱地扔了一地,作为控制中枢的头颅却保留完好,用机械虫自己的一节锋利前肢钉住了,挂在周围的墙上。我数了一下,这里总共是二十一只,不算太多的数量,却靠着这分尸手段硬生生杀出了尸横遍野的感觉。

我一瞬间有想吐的冲动。经历过不少战斗,亲眼目睹过队友在我面前惨死,也亲手处决过不少虫子,我以为自己早已克服了这样的生理反应。但眼前这样根本就是虐杀而非消灭,散落的残骸让我没来由联想到了人类的躯体。

更重要的是,这到底是谁干的?我听到的声音很短暂,说明战斗持续时间不长,对方在战斗能力方面至少不在我之下。对方做完了这一切,而后迅速离开,又是为了什么?

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里,那天的直播匆匆结束了。后来我在平台上看到了另一个视角的全过程——没错,就是“假面”。他从坑道的另一边进入,抢在我前面抵达,而后大开杀戒,留下一地碎片,又在我到达之前悄然离开。

作为新人,这样的表现已经称得上震撼,而我的直播更是间接为他拉满了宣传效果。他那一段直播原本只有几千个播放量,在消息传出后立刻涌进了好几万人,到他第二次进入坑道时,收看他的人数已经暴涨到二十万,这增长幅度在历史上绝无仅有。

“同样的单人作战,你们的能力没有太大差距,然而最开始的截杀给观众留下了‘他比你更强’的暗示,这就是他压着你的根本原因。”辉恩说,“这个出道战显然背后有高人指点,找准机会直接踩着你上位,事半功倍。”

“说了这么多,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做?”我斜着眼看他,“看你这样子,应该已经有什么计划了吧?”

辉恩微微一笑:“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次轮到你去他的下一个目标那里,和他正面竞争。”

“说得简单,可我怎么提前知道他要去哪里?”要知道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重要机密,为的是避免战斗过程出现无谓的干扰。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坑道,发起战斗的时间也是随机的,如果只靠碰运气,怕是一辈子也很难遇上。

“放心,我当然有办法。”

他笑着递给我一个小纸条:“这也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辉恩给我的纸条上有一个时间和一个坐标,那是假面下一次直播的情报。他告诉我,假面下一次准备搞一波大的,直接攻击机械虫子的生产工厂。

这真是让人震惊。要知道这些年来坑道里的机械虫子之所以杀之不尽,就因为它们背后还有那些工厂在源源不断地生产补充,这些工厂的所在地才是它们真正的巢穴,相应的防护级别也最高,有重兵把守,连那些优秀的讨伐团也不敢轻易进攻,得好几个团队联合起来才能尝试,像单人突击这种疯狂的事情更是连想都没人想过。

这无疑是一步险棋,背后风险极大,但如果成功了,假面的声望将在这个时代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任何人都无法追上他。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辉恩没有明说,但我懂他的意思。

距离行动开始还有三天,一天用来采购物资,一天用来调试身体机能,剩下的一天就像是为了调整心情而准备的。辉恩派人给了我一个地址,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我知道这就是莉迪亚所在的地方。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我们的事情,也许对他来说我本来就没有秘密。

到最后我还是没有去见她。潜意识告诉我,那样会让我变得软弱。

386285

假面的行动开始了。我看着直播画面里的他杀进了虫群重兵把守的一条坑道,用矫健的身姿避开一次次拦截,举重若轻地突破防线。和以往不同,他没有用各种华丽手段斩杀沿路的虫子,因为那样会浪费体力。他真正的目标是坑道深处的生产工厂。

“那么我也开始了。”我对自己说。

我选择的是另一头的坑道入口,比假面的那条路线短,却更危险。根据之前讨伐团留下的记录,在坑道前半段就有多达十余个虫子聚集点,后半段更是无人去过,我不仅得和虫子作战,还要应付各种未知的危险。

光是想想就觉得噱头十足。在我打开直播后不久,立刻有眼尖的观众认出了周围的环境,刷了一句评论:“天啊,他打算和假面竞速!”以这句为起点,观众一下子涌了进来,播放量急剧上升,很快便赶上了先一步开始直播的假面。这当中有很大一部分观众选择了两边都看,这也正是我的本意——我要在这场一对一的比赛里胜过他。

大概是意识到我的存在,另一边坑道里的假面忽然加速。这会让他在路上耗费意料之外的体力,却可以提前一步到达工厂,抢走后面的功绩。助手把这个消息发给了我,我却无能为力。进入坑道之后,绵延不断的战斗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分心关注另一边的情况,光是从虫群的围追堵截里杀出一条血路就已经耗尽我所有力气。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在前进。在我越过坑道中点的同时,直播的观看人数突然飙升,因为从这开始就是以前从没有讨伐团到过的地方,在情报上一片空白。大家既想知道这里是什么样子,也想看看我要如何应付各种突如其来的挑战。在这一刻,我的人气值越过了假面,隐隐有将他甩开的势头,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但为了这个,我需要赌上性命。关于这坑道的后半段,辉恩曾给我一份完整的情报,标记了所有的路线和虫子可能聚集的点。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拿到这种空白地区的信息,就算是云海上的人也不总是无所不能,因此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安:“这是真的吗?”

“信不信由你。”他漫不经心扔下情报,“假如你还有选择。”

他说得对,我已经没有其他选项,只能相信他。这是我最后的机会,超过假面,登顶世界第一的机会,不管有多危险,我都只能向前。看着未知的坑道深处,我深吸一口气,莉迪亚的脸再一次从我脑海中闪过。

“请借给我好运。”我在心里暗暗祈求。这样软弱的话可不能在众人面前说出。

如弓弦般绷紧的双脚猛地一蹬,我的身体如箭,射向前方。第一个拐角就遇上了虫子的埋伏,这和辉恩的情报一致。我借着前冲的势头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几只虫子挥下的前肢,停住身飞起一脚,一圈凌厉的回旋踢将几只虫子的脑袋直接击碎。

直播间里多半正响起一阵惊呼,但我已经没有分心关注的余力。即使有情报在手,后半段的路程对我也充满了挑战。我原本准备了大量的重火力武器,准备在摧毁工厂时才拿出来大显身手,但在虫群的逼迫下,这些武器不得不提前亮相。一时间坑道里轰鸣声四起,爆炸的烟雾朝着周围不断蔓延开来,我的身影就在这片朦胧里穿梭,不断避开虫子的围攻,再将它们一一击倒。

观众也许正看得大呼过瘾,可我的心却是不断往下沉。后半段路消耗的储备远超想象,我原本给工厂预留的物资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就算真能抵达,靠着这残存的火力未必就能完成任务。就在我忐忑不已的同时,眼前的世界忽然微微一亮,柔和的光正从坑道深处射了过来,我心中忽然一沉,示意追随的聚光灯暂时关闭,借着坑道里的光源慢慢前进。当我拐过最后一个转角时,一个黑黝黝的巨大物体顿时映入我的眼中。

这是一个形状仿佛蜗牛壳似的球型建筑,高逾十五米,就像一栋小型的公寓楼,几乎将这个还算宽敞的地下空间完全霸占。在它的两侧分别有两个小洞,仅够人弯腰进入。机械虫子正在将同伴的残骸搬进左侧的小洞里,而右侧的小洞则正缓缓产出新生的个体,毫无疑问,这就是我要找的生产工厂。

终点到了,我却毫无喜悦,只是盯着那个站在工厂前面的人,我从坑道里看到的微光正来自于悬浮在他身边的那些聚光灯。那是“假面”,此时他正扶着膝盖,气喘吁吁,英俊的面孔因为疲劳而纠结成一团,看上去累得就像随时都要瘫坐在地。但他还是勉强站住了,看向我的眼神里透出满满的优越感。

是我先到了——他不用说出口,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显然,他在攻略后半段的途中得知了我参战的消息,于是被迫更改计划,加快了速度。虽然付出了体力和物资的巨大代价,但他最后还是成功抢在我前面到达这里,先拔头筹。

但还没结束,这场比拼还有最后一关。我们对视了一眼,同时扭头看向眼前的生产工厂。它太大了,比相关资料里介绍的更大,外壳的坚硬程度也超乎想象,俨然已经是一个小型堡垒了。看来在人类不断攻略坑道的同时,地底下的这些虫子也没有闲着。

“它们升级了。”假面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竞争对手的声音,温和醇厚,如他俊朗的外表一样充满吸引力,完美得简直像是人工合成的。可这一瞬间我忽然有种错觉,像是曾经和他在哪里交谈过。

也许还不止一次,远远不止。

“之前研究的数据表明,这些生产工厂代表的是一片地区的稳定。”假面像是对我,又像是对观看直播的人们说道,“每一个工厂从设计之初就是作为所在地区的据点,维持着附近地区虫群数量的稳定。它们将虫子的残骸回收再造,或者从附近的土壤中获取金属等必备资源,制造新的虫子,还能指挥虫群修复坑道,维护它们生活的环境。因此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地和虫子作战,如果不消灭工厂的话,一段时间后虫子又会回到一开始的规模。”

“所以必须毁掉工厂,这也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意义。”我接上话头。这家伙显然想在动手前做一番铺垫,为接下来的直播提升效果,我可不会让他专美。

他看了我一眼,自顾自说了下去:“但奇怪的是,只要达到虫子的数量达到某个值,哪怕资源还剩很多,工厂也会停止生产。这个数字就像是预先设定好的某个安全阙值,让整个地区的虫子维持在一个固定的规模内。考虑到这些机械虫子本来就是被设计出来工作的,被植入这样的安全限制也不奇怪,但是这个工厂……”

他看着眼前巨大的工厂,迟疑不定,没有再说下去。我忽然也意识到了那个让他困惑的不协调点。这些虫子已经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对生产工厂进行升级改造,却还是牢牢遵守着数量上的限制,这其中有什么更深层的联系,又或者意味着数量限制也会在某一天被打破?

我打了个冷颤。如果真是那样,那一天将会是人类的末日。我甚至可以想象,在工厂源源不断的运作下,虫群将会如海潮般涌出坑道,迅速淹没地上的每一寸土地。啊,还有云海,也许只有云海是安全的,虫子们断然无法轻易越过巴比伦塔,触及那个天空上的世界。

我必须到云海上去。

我必须成为世界第一。

沉闷的坑道里忽然起了风,一只刚刚走出工厂的机械虫子停住了脚步,装着摄像头的脸缓缓朝向这边。它就像个刚刚从深睡里被叫醒的人,晃晃悠悠的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很快,它站住了脚步,死死地盯着我们。

“发现了。”假面说。

在他开口时我已经冲了上去。战斗已经打响,就不需要多余的思考。我抓住这虫子的头颅,猛一发力,靠着蛮力徒手将它拧了下来。在它反应过来之前,我把手伸进黑黝黝的创口里,一把抓住里面的能源核心,用力捏碎。

它僵硬地倒了下去。

不远处传来金属切割的尖锐声响,我用余光一瞟,是假面。他就地取材,用散落的薄铁片当做匕首切开虫子外壳,再像我一样破坏核心。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相对费力却节省弹药的方式,因为真正的对手不是这些如婴儿般刚出生,还不懂得战斗的虫子,而是矗立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庞然大物。

假面先动手了。他从背上取下手持短炮,将能量水平调到最高,朝着虫子钻出的小口直接向内轰炸。英明的判断,我在心里暗暗赞叹,跳过试探环节直接使出全力攻其不备,这家伙的魄力真是非同一般。

然而从炮口射出的光束却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壁挡住,像是激射的水流命中鹅卵石,能量束稍一碰触便朝着四周逸散开来,再被工厂厚厚的外壁吸收承受。

“果然不行。”假面自言自语。

我将机枪上膛,准备来一轮试试。能量武器不行的话就改换实体子弹,但这次要从试探射击开始。然而这时假面忽然伸手拦住了我。

“省点子弹吧,这样没用的。”他说,“一旦监测到实体打击,工厂的出入口会立刻关闭,进入完全防御状态,那样的话以我们现有的火力就更没机会了。”

我皱起眉看他:“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比你的情报要多一点。”

他绕着工厂走了一圈,像在考察,途中又毫不费力地解决了几只刚刚出厂的机械虫子。和我们在路上碰到的比起来,这些虫子都处在一种像是梦游般的状态,毫无作战能力。

难道这和它们刚刚出厂有关,就像人类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我忍不住胡思乱想。就在这时,假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果然没有别的办法。”他说,“虽然冒险了点,但值得一试。”

我嗅到了不详的意味:“你找到破解办法了?”

“外面不行的话,就从里面破坏。”他指着小小的出入口,“从这里钻进去,把武器带到里面再开火,就能跳过外壳的防护直接攻击工厂的核心。两边同时输出,一定能摧毁它。”

我看了一眼狭小到仅能勉强挤进去的小口。“你在骗谁啊?”我忍不住冷笑,“你自己说的,这些洞口一旦监测到实体入侵就会关闭,那不就等于把我腰斩了?”

“不会这样的。”

“为什么?”

“信不信由你。”

他说完就摆出一副准备钻进去的样子,当然也有可能只是骗我。我们可是竞争对手啊,我不断提醒自己,但最后还是在清理虫子的过程中弯下腰,准备像他一样把上半身钻进去。

“准备好了吗?”假面向我招呼,同时朝着空中飘浮的摄像头挥了挥手,“我们这就准备开始摧毁这座工厂。它的尺寸史无前例,可摧毁它只需要两个人——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但把无关人士晾在一边也太可怜了。”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是煽动气氛的好手,难怪排名攀升那么快。奇怪的是,明明被这样当面嘲讽了,我却没有感受到多少恶意,反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这大概和他的长相无关吧,我猜。

“我们开始吧。”他说。工厂的出入口就像一个张开的口,黑黝黝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要把头钻进这种地方实在需要勇气,幸好也不需要做太久。我探进身子,听到那边数完一二三,而后就把剩余的火力朝着里面一口气倾泻出去。

耀目的亮光扑面而来,洗刷着我的视网膜,巨大的噪音几乎要将鼓膜震碎。与此同时,爆破的气浪也将我猛地向后推了出去,尽管有所准备,我还是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我感觉脸火辣辣地生疼,转头一看,假面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我们看了对方一眼,不约而同忍住想笑的冲动。下一秒他脸色忽然一变:“不好!”

工厂里面正发出连绵不断的爆响,厚重的外壳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鼓包,像是被看不见的巨大拳头从内侧狠狠地砸。这座超过十五米的庞然大物开始摇晃,前后地,左右地,幅度越来越大,仿佛下一秒就会轰然倾倒。假面是对的,我们的攻击破坏了工厂的核心,触发连锁反应,只是这连锁反应的剧烈程度超过了我们想象。

“快跑!”

我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工厂已经朝着我们倒了下来。伴随着爆炸的声响,它的顶部猛地炸裂开,像是一个打开了盖子的罐子,刚刚完成的虫子和半成品都从里面飞了出来。它们有的刚落地还来不及站立就被工厂喷出的碎片切碎压扁,有的则是目标明确,杀红了眼般地朝着我们直扑过来。

大部分的虫子不足为惧,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更别说当工厂完全倒下后,产生的震动极有可能影响到这一带的坑道,弄不好我们都要被困在这地底下。我和假面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朝后全速退去。赶在工厂彻底倒下之前,我们退到了来时的坑道里,全速向地面奔去。

巨大的震动从身后传来,我听到重物纷纷坠地的声音。这一带正在倒塌,甚至包括我们所在的坑道,与此同时,虫子却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走!”我向后射出最后一发子弹,拉起假面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尽管是竞争对手,我还是希望他能活下来,尽管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却抓住了我的脚踝。我低头一看,是一只机械虫子的前肢。换做是平时,这种东西只要跺一跺脚就能毁掉,然而我体力几乎见底,用力蹬了几下竟然没法甩开。这一耽搁,更多的前肢向我伸了过来。

假面忽然挣脱了我的手,转过身高高扬起右手。他以手为刀,向下一挥斩断了金属前肢。

“快走!”他吼道,嘶哑的声音和刚才截然不同。我只感觉一股巨力狠狠踢在背上,推着我跌跌撞撞地向前。轰然倒塌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回过头,只看到假面张开双臂,独自拦下了所有虫子的背影。震耳欲聋的噪音中,我隐约听到他的呼喊。

“你小子,给我活下去。”

下一秒,倒塌的坑道从中间完全截断,将我们分隔开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