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星漫道(一)

作者:鸸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2-09

嗨,交换意识吗?

本文为第十八期龙门赛冠军作品

《众星漫道(二)》→下一篇  

一个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的人类个体的供述:

我的指挥官,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保证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如果掺了一点假,我都遭天打雷劈。实话实说,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有谁愿意碰到这种事?我是个普通人,你说我是撸瑟也行。每个月工资就两千多,对,让你见笑了,就那么点,不包食宿,别的补贴也没有。就算这样,我每周也要值班到晚上九点来钟,回家连个公交车都没有,只能步行到公共自行车点去骑车,公共自行车使用没超过一个小时就不用花钱,这是最划算的交通工具了。

你说我为什么不买电动车?买不起!公司的保安光坐在那里玩手机、闭目养神,不管事,新自行车总是被偷,电瓶车也是,有一次,一辆新的电瓶车就停在保安室窗户旁边,电瓶就没了,要是再远点整辆车都没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买了一个电瓶车被偷,那就跟浪费了一个月的工资一样了。有那些钱,存余额宝里一个月也能挣几个烧饼,是不是?

公共自行车很难骑的,有的很沉,有的座位是活动的,还容易转悠,刹车也经常失灵,很吓人的,特别是在路口上左转弯的时候,那么多车,自己一下子车蹬空转了,刹车没用了,座子猛的往下一滑,那要多恐怖?

我的经历比这个更吓人。

这是个穿越还是一场梦,你们听听吧。

握着车把子,戴着手套的手变成了两个褐色的大钳子,天不是黑的而是红的,我的双脚踩空了,我不是两只脚,我是四只脚,不,我踩着四个又高又尖的高跷。我在剪指甲,不,不是给自己剪指甲,我在给一个巨人剪指甲。我站在一个巨大的手指头上,那个手指头毛茸茸的,下面皱巴巴的,我的四只脚勉强站得住,那指甲,黑得跟锅底似的,又厚又硬,里面就像蜂巢,很难剪。

它有六只手,每个手都有十二个指头。我剪到下一只手,就要沿着它的胳膊走,穿过它的身子,到下一只手上。它的胳膊没什么特别,但那身子,到处都是凹坑,每个凹坑都在冒黄水,我小心地不踩到那些小坑。我想它的样子,远了看一定很瘆人,就跟网上的莲蓬手似的。

它的脑袋?我看不清,因为我好像长了复眼,稍微远一点的都有点模糊。那玩意好像长了两个头,但我看到它只有一个脖子,而不是两个,所以它应该是一个头,但被什么东西裂成了两瓣。它的两瓣脑袋上各有一排大眼珠子,贼亮贼亮的,一眼就看到我心里去,所以我也没敢抬头。

我只敢这么低头工作,就是剪指甲,有时候,指甲锋里钻出一些黑黑的东西吓得我差点掉下去。我下面,不,巨人下面是冒着泡泡的泥浆,我看不到浴缸什么的,毕竟是一对复眼,远点的就看不清了。我不知剪了多久,脚底下的指头突然弹了起来,我飞了出去,天旋地转,我那小心脏,扑腾扑腾的,简直炸了。

就这样我醒了,我躺在一个垃圾堆里,是收矿泉水瓶的老头儿把我弄醒的,我手上,头上,全是伤,你看看,这儿,这儿,这儿,都有。

还有,我怎么从北方小地方跑到南方大城市来了?这里的蟑螂真大。

对了,我差点忘了,在“那边”,我的鼻子没了,什么也闻不到。

387704

尽管已经轮换了很多次,“老刘”总是用不惯他的新的发声器官。与此同时,他还要用柔软的触须调整着他的位置,他正处在一个球状的的大厅中央,上下左右的“球面”上,听众们用吸盘把自己固定在了各自的黏性座位上。

“……地球人的天文研究来自于种植业的需要,他们通过观测一个被称为“天狼星”的恒星的相对位置来判断丰水期的到来……是的,在你们的星球上,水太多了,而对地球来说,水太少了。”

老刘曾对这个笑话抱有信心,能够活跃一下这里冰凉潮湿的气氛,但也没什么卵用,没关系,他可以继续讲下去。

这时,给他安排的助手——一个扶着他游泳、适应这边世界的“保姆”游到他身边来,对他耳语几句。

他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但在新躯体上有点难,所以在场的每一位都看到他紧张起来的表现:所有的触须肿胀充血,好像老刘瞬间变成了一大团成熟的紫茄子,他僵硬了,失去了甩动的能力,游不动了,助手只得从观众里叫了一个游得快的,两人一齐用类似腕足的触手搀扶着他,游到隔壁装有传送设备的办公室里,把两个异星人的意识“交换”回去。

分在两个星球,种类也不一样的人进行意识交换,从来没有好好协调的。当刹那间的黑暗过后,三十多岁的老刘发现自己被两个保镖搀着行走在走廊中央,两边的墙壁上镶嵌着浅海植物的标本。这个外星人是被“请”来传授培育一些工具藻类的培育方法,藻类成熟之后,会成为一种高分子材料的添加剂。

他抽动了两下,险些滑倒在地,从触须到双脚,总要适应两下子,而从水中呼吸到干燥的空气……他咳嗽起来,“呼吸,呼吸”理疗师在他耳边轻柔地说着,好像在唱催眠曲。

“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他迅速调整自己,好像刚才只是略微失态。

“一个计划之外的意识交换,交换的时候正在骑车从路口经过,引发了事故。”

老刘甩开搀扶的保卫人员,但走路还是有点歪歪扭扭的,“他去了哪儿?调出相关监控。‘磁铁’的审讯报告呢?他在被交换的时候看到了什么种族?”

“他的意识被转移到一只奴工蝗虫身上,他看到的种族,我们还查不到相关资料。同样,我们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个种族控制了他的身体。”

“这是个不可控的第一次接触事件。”

387704

几个人走出大学,上了车。那是辆乌黑笨重的商务车,但装上“金二”人提供技术的反重力模块后,可以升空以两马赫的速度去任何该去的地方。地球人换取这个技术的代价是智能手机的触屏技术,外加一整套德意志第三帝国陆军的战术理论合集。那是个内战中的种族,任何有用的战术思想他们都想要。

老刘一直认为意识交换是一种需要可控性的工作。所以他主张在荒漠的地方建立一个总的基地,统筹交流,就像老一辈人在罗布泊研究原子弹,在西昌建立卫星发射中心那样。自从量子科技在意识传送上的应用,可以通过交换意识加以交流,地球(准确地说是地球上中国一国)算是加入了星际社会之后,人们终于发现,绝大、绝大多数外星人跟地球人一个毛病:不愿承担星际航行的高昂成本,所以对太空探索兴趣不大,能出各自的恒星系就算很不错了。所以,既然各个行星连飞船都过不去,所以什么战争、资源争夺也无从谈起。

各个文明之间形成了新的贸易网:知识、故事,还有体验。

但贸易并不纯洁。“老刘”的工作就与之相关。理论上,他是个对外宣讲的专家,常常跟外星人交换意识,在外星球讲课,体验,也让外星人的意识用他的身体体验地球上的一切,实际上,他最大的作用是一双警惕的眼睛和清醒的大脑,分析场景,搜集情报,评估环境,尽可能保卫地球的利益,发现潜在的危险。

“老刘”一点也不老,他自己也不姓刘。他们这一行的人之所以起这样的“名字”,也是为了麻痹某些人,制造错误印象,让人们以为这个机构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企业差不多。

他们必须在一切事物上保密,跟外星人取得联系这件事,正处于保密状态,还没有公开。这个先发优势,中国保持得越久越好。

量子通信阵列,充满了各种安全设施和冗余设备,以保万全,加上充分的保障机构,好像一座大工厂。外星人看到这场景,对整体规模的宏大和各种细节的精巧表示赞叹,私下里却嘲笑,地球人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的能力真是冠绝宇宙。它们还不知道,地表以上这些光鲜的玩意,都是唬人用的。只有后勤部门才是真的,它们保障真正对象在“城郊”的地下设施里,那些设施是很多年前为了对付苏修美帝而修建的。

老刘的办公室里已经忙成一团。管理部门的办公机构学的日本套路,所有的工作人员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共同工作,连格子间都不划分,这样极大地便于监督。老刘来到屏幕前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分析情况了。

“奴工蝗虫是一种工具性物种,任何星球只要有本土节肢动物就能改造出类似的产品,‘土八’星的文明五百年前就公开了相关科技。山大的生物实验室去年造出了第一个样本,但考虑到这种生物的大范围使用会冲击就业,所以禁止推广。它的神经系统的发育程度是可控的,只要有意识地增加一些细胞,就能把它变成一个合适的‘意识容器’。”

老刘对这些知识烂熟于心,所以脑子里想的是别的东西。

“意识交换后的行踪?”他问道。

“他的自行车跟一辆家用车撞了,轻伤,向车主要了些现金私了。然后走进最近的网吧,用那些钱上了六个小时的网,全是浏览新闻网页,然后买高铁票去了**州,一线城市。他上高铁之前买了一台装满了文档的电子书,监控上显示,他目不转睛,厕所都懒得去,连尿了裤子都不在意。”

老刘忧虑地想,二十世纪初,有个日本间谍就有个懒得上厕所,直接在座上尿了裤子的主儿,那个间谍让日本赢得了日俄战争。

“那人做过功课。”老刘说。

“他下了车以后,跑到火车站旁边的小饭馆,喝酒吃菜,还跟老板打听哪里有小姐,那老板也是‘热心人’。他玩了一遍,又问哪里可以买军火,也就是枪支、炸药、化学毒剂,那妈妈桑还真的给他介绍了一个社会上的大哥。他立刻兴冲冲去了,但一看真人,说这邋遢鬼真该学学日本电影里的黑道同行。就这样,吵了起来,他打不过,最后被揍得晕死过去。社会大哥看那人表现得像个神经病,也不像是个有背景的人,就把他扔到了垃圾堆里。那人刚才还嘴硬,说什么精日分子人人该打。”

“应该给那个痞子发个勋章,那人挫败了史上第一次外星人对地球的恐怖活动。”老刘调侃道,环顾四周,又是一片冷场,连忙转移:“分析过那人的步态了吗?”

“它的意识本体应该来自一个跟我们环境差不多的星球。”他眼前多了一段全息投影,“不排除那人提前做过功课,但适应地球躯体方面确实做得很好。它应该来自于两足动物,而且灵活,它们的生活环境迫使它们常常而且擅长跳跃……而且通过分析他的表情数据,他应该有一张僵硬的嘴,类似鸟喙的结构。”

另一个人补充说:“我们的交流记录里没有这个种族。同样,奴工蝗虫也不可能跟人交换意识,所以,那个蝗虫只不过是个转接点,那个‘入侵者’的意识转移了两次。先跟蝗虫交换意识,再用蝗虫的躯体跟地球人交换意识,两次交换很可能都是跨行星的。”

下一个“嫌疑人”就是那个六肢,脸分成两半的巨型物种,可它的样子又与步态分析冲突。

老刘想:我们被鸟人侵略了。他问道:“另一个种族呢?就是被修指甲的那个?”

“没有记录。”

“那我就去木十四星,找那群掌握着一切资料的大蜜蜂,査它们的资料库,两个都查。”老刘说,“它们有专门供意识传输者用的空白躯体,所以我们不用事前打报告。”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