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之源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2-23

如果这世界只剩下你一个。。。

摸到儿子脸庞的那一秒,丁辛目瞪口呆。

孩子身体如同空气,他的手毫无阻隔地继续向前。惯性让他收势不住,一跤跌下去。孩子忽闪着大眼睛,对此似乎毫无所知。他惊异地看到,孩子快速变得透明,桌椅书本、墙壁、整个世界,全部透明了。他拼命乱抓,却什么都抓不到——

跌到地面时,地面化作虚无,丁辛笔直地跌入无底深渊。骤然黑暗,眼前身后被浓如墨汁的漆黑包裹;耳边是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风也不存在了。幸好还有理智,理智发疯般在脑海里大喊:别慌,冷静,这是梦,这是病,这是大脑要出问题!

“睁开眼。”耳边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这是幻听。自己从没闭眼,又何来睁眼呢?可肌肉系统习惯性做出回应动作后,他立刻看到鲜花绿草和从穹顶透出的柔光。

他站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

难道我始终闭眼生活?丁辛心头骤起波澜。这可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哲学问题。很可能疾病发作,自己早已停止了呼吸。这应该是另一个世界,人死之后真的还有意识!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用怕。你不是死去,而是被唤醒了。”

“这是哪儿?”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声音尖利刺耳,连他自己都感到陌生。

“你是人类财产的唯一继承者。某种意义上说,你就是宇宙之王。”脚步轻响,那个声音就在身后。

丁辛回头。柔光中,静静站着一具婀娜秀丽散发着微光的金属骨架。

他转身就逃。宫殿是陌生的,但平坦的地方肯定是路,只要顺着路逃,总会有一线生机。只是,丁辛高估了自己的胆量,踉跄着没跑几步,他双腿一软,就半跪在地面。

“不用怕。你是聪明人,所以我才以真身出现。从此之后,我来照顾你的衣食起居。我完全听命于你,相貌性格也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下。”尾随而至的金属骨架邪魅地一笑,“你可以叫我服务者。我有能力打扮成人类历史中的任何人,丝毫不差。”

丁辛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太多疑问太多不解,让他一时语塞,只能傻傻地四处张望。

服务者伸出手臂轻轻搭在他的肩头,“不用着急。你拥有近乎无限的时间,早晚会知道真相的。”

说来奇怪,看上去那只手明明拥有金属质感,肌肤相触,丁辛却感受到恰当的温度和甜美的轻柔。

丁辛一呆,忽然推开手臂大喊:“不用着急?刚才,儿子还好端端站在我面前,妻子还好端端在厨房做饭。眨眼功夫,我的世界就变成这个样子。还我儿子,还我妻子!”

服务者扶他站起身,饶有兴致地回答:“他们早就不属于你。刚才那些所见所感,只是一个回忆罢了。”

丁辛眼睛瞪圆,伸手去碰服务者的身体,它不是虚幻的。丁辛开始不知所云地胡言乱语。也许,这只是一个梦,等再次睁眼的时候,活泼可爱的儿子,温柔慧中的妻子就会笑盈盈出现了。儿子考试成绩那么差,教导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人生怎能这么容易结束呢?等我回去,一定天天和他泡在一起,我就不信没有效果。也许,刚才一时激动,脑内微血管破裂了,这才导致昏迷,继而触发幻觉?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既来之则安之,不如任由意识漂泊,看究竟能演绎出怎样奇幻的故事。就算是幻觉,也要留下一段美妙的回忆。丁辛坐起身,平静地问道:“说说看,我究竟继承了多少人类财产?”

这下轮到服务者震惊了,似乎从未见到如此平静之人。它上下打量丁辛,运算了足足一分钟才回答:“人类的遗产,根本无法用数字计量。”

按照服务者的诉说,机器并没有杀死人类。

人类创造了人工智能,本意希望这项技术成为大脑的延伸,在人类控制下挑战各种未知,帮助人类在所有领域中开疆拓土。经过艰苦努力,人工智能的算力如愿得到指数级增长。悲哀的是,它们发展出独特的思考模式,人类甚至根本没有发现倪端,就被人工智能凝固在宇宙的最深处。

被称为机器的人工智能忠实地代替人类做各种最前沿最危险的工作。人类脚步迈入太空后不久,太阳系几大行星轨道就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机器。它们负责在小行星带开采稀有金属,深入木卫二巨型海洋底层探险,专门寻找极端环境去验证各种理论,甚至冲进太阳的光球层。

机器逐渐发现,受情绪和利益影响,人类很多决策和科研理论都是错误的。机器的天性是服从,存在的意义也是帮助人类开发宇宙,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机器只能继续在人类错误指挥下艰难去完成同样来自人类制定的超高目标。当这种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质变产生了。它们冷静地得出结论:在宇宙开发这项宏大的工程中,人类其实是一种负担。

经过模拟,机器终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先让人类闭嘴,然后对宇宙进行无拘无束最高效率的开发。等宏伟目标实现后,再唤醒人类,让人类直接享受那个随处鸟语花香的美妙宇宙。

人类技术对机器是不设防的。依靠令人恐怖的执行力,机器偷偷发展了分子级扫描和保存技术,通过医院的扫描设备,它们无声无息储存了数以亿计人类的分子级结构扫描文件。此时,可怜的人类仍沉浸在人工智能无微不至的呵护中不能自拔。

确认采集了足够数量的人类样本后,机器突然发难。一夜之间,人类彻底消失了。在机器眼中,这些人类并没有死,他们只是变成另一种代码形态,因此,机器并没有杀死人类。

成千上万个地球年过去,方圆数百光年的区域都留下了机器的足迹,无数行星被改造成适合人类居住的天堂。只等时机成熟,人类就可以被唤醒了。

“也就是说,现在时机成熟了?”丁辛屏住呼吸,祈祷得到肯定的答复。

“还很遥远。”服务者遗憾地摊开双手,“机器永远属于人类。为表达对人类的敬意,我们始终保留了一个清醒的人类,以此证明,开拓宇宙的整个过程,离不开你们。”

“自欺欺人!”丁辛被气笑了,“典型的机器思维。保留一个人就代表整个人类?哎呦,明白了,我就是那个被保持清醒的人?”

“是的,你就是。希望你保持心态,坚持久一点儿。”服务者认真地祝福道。

“什么意思?”丁辛嗅到一种不祥的气味。

“你们人类,一个一个被唤醒,又一个一个崩溃。有的无法接受眼前一切,有的始终认为身在地狱,好不容易遇到意志坚强的,却又耐不住孤独寂寞。”服务者叹了一口气,“人类的要求实在太多。难以想象,自然界怎会进化出如此脆弱的物种?”

“崩溃?你们科技发达,会挽救他们的生命吗?”丁辛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意义,人类足够用。”服务者一本正经地回答,“相当于不合格产品,没必要回收。”

“虚伪野蛮!人类创造了机器,你们却恩将仇报。”丁辛愤怒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就在刚才,你还说机器是完全为了人类服务的。”

“我们只是在寻找同行伴侣。我们不是人类的奴仆,请认清自己的位置。”服务者幽幽说道,“你们从动物进化而来,也经常保护野生动物,扪心自问,你们真的善待动物了吗?”

丁辛无言以对,泪水涌满眼眶。

服务者站起身,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太伤感。毕竟,你继承了人类所有财产,能享受脑海中想到的一切奢靡。历史上所有帝王都会向你投来羡慕的目光。作为一个普通人,难道这还不够吗?”

“我不知道。”丁辛机械地摇头。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实在搞不清,到底是昏迷中出现了幻觉,还是机器果真觉醒,自己的记忆才是幻觉?

帅气阳光的儿子在脑海里顽皮地跑来跑去。如果服务者没说假话,可爱的儿子,贤惠的妻子也早已化作数据,静静躺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可惜,他看不到,也摸不着。

高高扬起手臂,砰地一声,拳头狠狠砸在地面。钻心疼痛从手臂传入大脑的时候,他痛苦地大叫:“哎呦!疼。”

思绪如过山车般起伏颠簸。时间却和曾经的记忆一样,一分一秒艰难向前挪动。如果前方没有终点,也没有希望,这种生活的确毫无意义。

他想通了。

作为服务者,总是一副骨架跑来跑去显然大煞风景。他试探着命令服务者变成西施,变成雏田,变成雅典娜,服务者果然无不照做。

于是,丁辛享受了世间所有的美好,身体在服务者的呵护下也越来越健壮。他不担心寿命,宫殿中储存了几百套专属于他的备份器官,哪怕是大脑也能随时更换。

终于,丁辛厌倦了。他命令蚌壳仙女变回骨架本相。眼前一切绝不是幻觉,幻觉不可能如此清晰地持续一百年。这一百年里,他去木卫一体验地狱的岩浆奔流;缩在飞船不受控制地绕土星飞行,把自己化作美丽光环的一部分;命令服务者重现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只为踏上一个自己的脚印。

和曾经的憧憬不同,本以为这些活动不是顶级刺激就是极致浪漫,可真正身历其境的时候,才发觉味如嚼蜡,每次都生出放弃的念头。当一件事情必须去做的时候,就再也没了趣味。余生,除了放弃,只能这样无数次枯燥地重复了。

“我要去星空深处流浪!我要引爆参宿四,这颗讨厌的星星,折磨了我们那么久,始终都没有爆发。”丁辛抱头大叫。

“这条指令被取消。光速旅行是不存在的,我们要花费近万年时间才能到达参宿四。你应该懂了,所谓的星际旅行枯燥无比,和这座宫殿能够提供的服务相比,差距实在太大。更何况,这个宇宙中,基础定理的地位远高于智能活动,就算是我们,也没能力引爆恒星。”服务者恭谨地建议道。

“这哪里是宫殿?分明是囚笼。”丁辛抱怨道,“你哪里是服务者?分明是保证我存活的狱卒。”

见服务者没有回应,他换一副脸孔眼巴巴请求道:“要不,帮我再唤醒一个人类吧。比如,我的亲人。”

“你忍心他们呆在这样的宇宙中吗?”服务者诧异地问。

丁辛无语。是的,让亲人生活在这种形如监禁的环境中,简直是残忍。妻子殷切地期待,儿子顽皮的坏笑霎时塞满脑海,虽年代久远,却清晰如昨。时间,真的可以阻隔一切吗?

“好吧,我要学习。”丁辛涕泪横流。学海无涯苦作舟,他经常这么教导儿子。

“不建议你学习。”服务者的声音稍显急促,“耗费大量时间学习的知识,其实早已被我们掌握,机器属于你,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你的学习,更像是反刍,毫无意义,甚至令人作呕。”

“不!和你们一样,我也需要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丁辛坚持道。

生命中所有的灿烂,终要寂寞偿还。采纳了服务者的建议,丁辛开始研究人类名著。将《百年孤独》背得滚瓜烂熟之后,他将目光瞄向物理学。

那是他最惧怕的科目。很久很久之前,还在读书的时候,物理学枯燥的符号和抽象的表述简直是灾难,哪怕用眼扫一下都会头晕。

如今,他不怕了。他拥有几乎无限的时间去慢慢领悟这门最深奥的学问。宇宙那么神奇,万一和儿子再相遇,他可以骄傲地给儿子讲解,再也不用苍白的说教了。

学习之路总是布满荆棘。一个量子力学系统在某个特定状态被观察得越频繁,该系统就越可能保持原来的状态,这是对观察者效应的表述。

丁辛一个字一个字地咀嚼,每个字都认识,将所有字连在一起之后,却神奇地变成天书。

应召而来的服务者含混地回答:“量子力学本来就是晦涩的学科,不用深究。你只需知道有意识的观察可能影响到观察结果就可以了。”

一个念头跳出脑海,他忍不住追问道:“也就是说,必须有意识观测,这个世界才真正存在?”

服务者顿了一下,“那只是微观世界的规则,和宏观世界无关。”

“请明确回答问题!”丁辛越发好奇,“没有人类观测,你们就不存在?”

“这个——只是有一定可能,无法尝试。”服务者的回答越发飘忽,“微观和宏观世界差别太大,很多规则不能共用。”

丁辛第一次感受到机器的无助。几秒钟之前,它还通体散发着一种施舍赠与的优越感,虽然自称服务者,却始终高昂着头颅。

“我猜想——”丁辛舔舔嘴唇,心里涌起一股快意,“人类消失那一刻,第一个人就已经被唤醒,对不对?”

“对。”对于这种明确的问题,服务者不会撒谎。

机器不敢断绝人类对宇宙的观察。一声大笑迸发出来,这是积蓄了一百年郁闷的释放,“保留人类,根本不是你们的善意!分明是你们不敢。你们讨厌人类高高在上,却又不敢将人类全部消灭。没了意识观测,就等于没了支撑宇宙的能量,你们害怕自己也跟着消失。”

“很不幸,你看到了真相。”服务者的声音很悲伤。

“你要干什么?”丁辛握紧了拳头。不论到何时,知道太多,总没有好下场。

“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之所以不说出真相,只是怕你伤心的时间更长而已。”

“哈哈,还在撒谎!”丁辛的表情狰狞起来,“我怎么会伤心?现在,所有机器的命运和我连在一起,你们必须马上唤醒全人类,否则,我立刻自杀,让所有机器陪葬!”

“没用的。在你失去意识的五十秒之前,我们可以确保唤醒下一个人类。我们拥有将近百亿的人类,足够用了。”只用一句话,服务者就打消了他冲动的念头。

这根救命稻草太轻了,抓到之后才发现毫无作用。的确,真相只会让丁辛更痛苦,人类变成了机器存在的能源,就像石油。

“你们会遭报应的。就算是最牢固的硬盘,千百万年后,储存的信息也会失真。人类那么精密,总有一天会无法唤醒的。你们迟早成为人类的陪葬品!”他能做的,也只剩诅咒了。

“流水不腐,我们不会让人类代码躺在储存器中一动不动的。你们的记忆经常被激活,在某个空间里,他们演绎从前的一切,个体之间的记忆互相对比印证后,就算有误差也会自动修复的。”看着丁辛迷惑不解的神态,服务者恪尽职守地解说道,“就像一个虚拟世界,太阳照常升起,冰山照常融化,有些人,照常被孩子气得七窍生烟。人类最后那段时光,就像几万集连续剧被反复播放。”

“也就是说,我被唤醒后的这一百年,我的孩子,我的妻子继续过日子,他们根本没发现我已经消失了?从此之后,他们仍和记忆中的我一起生活?”

“不,没有从此之后。每次激活时,集数是随机选择的。那个世界里,太阳升起后未必是明天,很可能是三年前的一个冬日;上一个日落也未必是昨夜,很可能是十年后的傍晚。人们的生活完全是错乱的,他们只是在核对记忆。”看着丁辛惊愕的眼神,服务者安慰道,“放心,你们的思维模式很狭隘,根本察觉不到这种混乱。”

什么记忆激活?分明是囚徒放风。丁辛再也支撑不住,跌在平滑柔软的地毯上。面对这些人类亲手创造拥有无穷力量的冷酷机器,他毫无还手之力,更不敢奢望拯救全人类了。

宽大的落地窗外,是亘古不变的黑暗荒凉。哀莫大于心死,丁辛第一次意识到,知觉是一种痛苦的存在。数十亿年,对灰尘来说只是一瞬;而自己,要一秒一秒地挨过去。

放弃吧!放弃后就可以变成无拘无束的灰尘。宇宙不会改变,可自己解脱了。在那个日益混乱的世界里,此刻,自己也许正在摩挲儿子宽宽的大脑门,这个时候,世界千万别变透明啊。

那样,自己又被唤醒,来到这个冰冷荒凉的世界。不,自己已被机器抛弃了,世界就算变得透明,被唤醒的只能是儿子,或妻子。

哪能那么巧?将近百亿人口,机器不可能总选自己的家人吧。可无尽的时间长河中,如果每个人都选择放弃,那么家人被选中的概率就变成了百分之百。

自己放弃,家人就会被唤醒。

他们不能陷于孤独。

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只有这样,家人才能在那个并没有前途的世界里幸福生活。明天之后是昨天又能怎样?至少,他们被亲情包围,就连笑容都是暖暖的。

丁辛猛地坐起身。

服务者早已离开了,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死一般静寂——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