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岛(上)

作者:刘艳增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2-28

这是一座真正的孤岛。

下一篇  《离岛(中)》

楔子

两天前。

雪白的墙面上,夕阳昏黄的光慢慢地黯淡、隐去,天完全黑了下来,但房间的主人一直没有开灯。两个小时里,他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墙边,双眼注视着墙上的基地布防图,沉默着。

张帆也沉默着。对自己两个小时前提出的方案,他心里已经没有丝毫的犹豫。但要想顺利地实施这个方案,无论如何都绕不过眼前这个人。

所以,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来说服他。来这里之前,张帆反复考虑过他每一种可能的反应,并想好了应对的策略。

除了现在这一种——持续了两个小时的沉默。

海浪声穿透厚厚的窗玻璃隐约地传进来,涨潮了。

“再给我两天的时间,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房间的主人并没有转过身,语气也像平时一样波澜不惊。

“那只会让机会变得越来越渺茫。”张帆条件反射似地脱口而出,他的神经松弛下来——对方的反应进入了预设的轨道。

观光灯塔的探照灯远远地扫射进来,把主人的身影斜斜地投影在墙面上,之后又瞬间暗下去,一次,两次,三次……

张帆机械地数着那身影出现的次数。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每当精神处于极度紧张的时刻,他都用这种有规律的单调动作让自己放松。

数到第九十次的时候,那个身影转过身来。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探照灯光每一次扫过,对方的脸色都像往常一样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他注视张帆的眼睛。

张帆注意到,那里面每一次都有了和上次不同的东西。

“既然是用命去赌,不如就赌得大一点。”他说,“老同学,你们的要价,完全可以提到三十万。”

388787_600x600

“身份核实,体温正常,表征正常,防护正常。谢谢您的配合,请通行。”头顶前方的红外检测仪发出没有表情的女声,闸门随之升起。

物资补给车的后轮刚跨过限速带,张帆马上把它拉到最高档位,伴随着车辆低沉的嘶吼,他感受到座椅后背强大的推力。

在张帆的前方,几十辆一模一样的补给车在幽暗的海底隧道中狂飙,像是正在被鲨鱼追赶的鱼群。

除了这些车,没有任何车辆被允许出入刚刚那个地方。

那个在世人眼里像是人间地狱的地方,却有着一个凄美的名字——离岛。

离岛上建有人类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太空级生态城市,它由十几个大大小小的蜂窝状人工罩组成,设计容量一百万人,目前进驻人口四十万。在太空城外,一个无比庞大的太空产业基地占据了离岛全部剩余空间,基地常驻产业人才也有三十万。

但讽刺的是,灾难恰恰发生在太空城中。

2040年6月,一种最初没有引起重视的瘟疫在太空城爆发,世界立刻行动起来,一场针对那里的大隔离开始了。联合国对离岛及周边海域实施军事化管理,人员进出完全禁止,物资只进不出,负责补给的机构都采取了最严格的防护手段。

离岛,成为了一座真正的孤岛。

瘟疫刚刚爆发时,新闻媒体上到处都是城内触目惊心的惨象,这在全球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各国也都采取了严密的防控措施。由于信息的透明和措施的得力,不久后,恐慌慢慢在岛外的世界上平息下来。

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海底隧道,再有四十公里,就会进入中国东海海岸。张帆强忍着肩胛骨的疼痛,心里却在庆幸着:好在那个驾驶员用扳手砸过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笨重的防护服,否则当时开花的应该是自己的脑袋。

那防护服现在已经穿在张帆身上,驾驶员则被他绑了起来,塞进了试验品仓库的两个货架中间,虽然那里的温度很低,但两个小时内应该就会有人发现他。

张帆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在被人找到之前见到姜芸。

离岛南岸,R-031空天飞机运行中心。

地月间空天飞机项目,是由太空产业基地开发完成的重点工程,四十架空天飞机早在十年前就被R-031中心接收。十年中,中心已经进行过无数次的月间飞行,飞行任务的绝大部分,是为了在月球上建立另一个同样体量的太空城。

看着一车车物资被装卸机器人整齐地码进空天飞机的货舱,秦风大校心里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这种不真实感,在他每次面朝着离岛北方,瞭望着那些无比巨大的银白色人工罩时,也曾无数次地出现过。

“这应该是人类第一次,要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出这个地球吧。”一旁的梁少校说,“未来的人类,不知道会怎样记录这段历史。”

“无论怎样记录,现在都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秦风说,他警觉地看了一眼梁少校,像是在寻找自己年轻时的影子。那时候他也会经常这样想问题,虽然并不会因此对上级的命令产生质疑,但这总是一种危险的倾向。下属心中任何一个小小的疑虑,在不受控时都可能会生出变数,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高级将领,他们的使命已经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命运,在这个时候,变数往往意味着灾难。

梁少校的步话机响了,是特种作战营营长唐骁的声音,“少校,基地E5试验品仓库发现可疑人员,人正处在昏迷中。”他补充了一句,“目前身份正在核实。”

“需要我做什么?”梁少校冷静地问。

“目前不需要,我正赶过去。那个人被绑起来了,物资督导员没见过这阵势,把仓库门口的两个岗哨叫进去帮忙了。我手里有身份识别仪,照一下就知道是谁。”唐骁匆匆地说。

“随时保持联络。”梁少校说。

“等等!”秦风接过了少校手里的步话机,“唐骁同志,进入仓库的两个哨兵,有没有穿全封闭防护服?”

营长迟疑了一下,“应该……没有。他们是被临时叫进去的……”

“你混蛋!”秦风厉声说,“万一是外来人员呢?万一是携带者呢?封锁仓库,只用通讯联系,务必先确认可疑人员身份,到底是来自太空城,还是岸上!”

“是!”唐骁大声说。

秦风看着手里的步话机,这台步话机的技术含量跟二十年前没什么差别。可以想见,为了脚下这座岛,人类牺牲了多少本该享受到的东西。他最近常常思考这类问题,这让他能够从更高的维度去审视人类的抉择,这些或正确或错误的抉择所带来的后果,一直以一种客观冰冷的姿态说服着他、抚慰着他,让他不再为正在发生的事感到不安。

但现在,这样的思考并没有让他安静下来,唐骁的报告让他心头掠过一丝慌乱。

388787_600x600

“你这车坏得真是地方,要不是正好能塞进应急通道里,后面的司机们会吃了你。”赵刚对张帆说。他一脸的倦意,胡子大概已经三四天没刮过,但布满血丝的眼睛却依然有神,“走吧,上我的车,我带你回去。”

五分钟前,张帆的车抛锚了,一个驾驶员从后面车上走下来,对张帆说他叫赵刚,问他什么情况。

张帆说不出所以然,赵刚不耐烦地看了几眼之后,对他说这车今天动不了了。

赵刚让张帆回到驾驶座掌握方向盘,然后用自己的车头顶住张帆的车尾,把它推进了一旁的应急通道。

“给你添麻烦了。谢谢。”张帆像是很抱歉,他从副驾门上了赵刚的车。

“做这行没多久吧?你看起来还文邹邹的。”赵刚问他,“头盔可以取下来了,只要没在岛上,不用那么小心。”

“是没多久。以前是教师,但早就失业了,最近才找了这么个活儿干。”张帆随意编了个谎,然后摸了摸脖子,却没有摘下头盔。脖子上还有血,头盔摘下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就知道。刚来的都会被欺负,给你们的都是破车,运的还都是没用的东西。”赵刚一副老江湖的口吻,“我已经干了快十年了。”

“没用的东西?”张帆有点疑惑,“你运的是什么?”

“食品呀!老弟!你那些瓶瓶罐罐能吃吗?现在物资这么紧缺,能弄点是点。”赵刚拍拍自己的驾驶座下面,看上去有些得意,“我跑一趟够我一家子吃上一整天。”

张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对赵刚说:“等一下我就在玉盘山下车,今天真是多亏你了。”

“不回物资中心?也行,我就把你撂那儿。”赵刚问,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对呀,海岸线二十公里以内全都军管了,除了咱们的车什么车都过不去,也不能停车,你忘了?我多捎你一段儿吧,你可以在龙湖公园下。”

“我刚开了几天,还真没注意过,为什么军管?”张帆忍不住问。

“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赵刚越发看不上这个雏儿,“10月份开始,那么多国家的舰队围在离岛附近海面上,你不知道?这两个月形势这么紧张,世界大战随时都能打起来!”

张帆小心地回应着他的话,“这个我知道。一些极端国家的舰队要摧毁离岛太空城,他们觉得消灭瘟疫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让整个太空城消失。”

“对!”赵刚说,“但另外一些天天吵吵人权的国家急眼了,他们也派了舰队过去护岛。两帮人谁也不让谁,前几天不还擦枪走火了吗?要我说啊,这联合国是真没用……”

张帆的真实身份,是离岛特别行政委员会医学部主任。太空城疫情爆发之后,张帆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为城外太空基地的30万人做好防控。委员会早已隔断了几乎所有人的通讯,他只能单向地了解到外面的局势。对于瘟疫,现在的世界上分为两派,一派的想法是让太空城从这个地球上消失,而另一派坚决守住了人类的底线,用大炮巨舰强硬地阻击着前者。前两个月虽然没有发生热战,但零星的走火事件已经有几次。最近中国提出的一个极具想象力的提案,竟然让胶着的双方暂时冷静下来,目前联合国正在拼命促成这个提案的通过。

赵刚好像也沉浸在对世界命运的忧虑中,“说真的,把病人和携带者送到月球太空城去,可能除了城里的人,没人会有意见。赶紧着一拍两散吧,老百姓还要过日子呢!”他用右手指了指前方,“就是那时候海岸线开始军管的,离海岸近的地方都被封死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赵刚突然问张帆:“你站哪一头?”

张帆没明白他想问什么,扭头看着他。

赵刚接着说:“说真的,我觉得哪头都太极端。一帮人要把感染的人赶尽杀绝,嚷嚷着要炸岛;另一帮人虽然心善,可他们逼着联合国解除隔离,让岛上的人自由活动,这不是更扯淡吗?要不是中国琢磨出的这个办法,以后这仗有得打了。”

“不是炸岛,他们是想炸太空城,太空产业基地不是疫区,是要保留的……”张帆话没说完,自己也感觉这个解释没什么意义。

“我知道。”赵刚斜了张帆一眼,像是在奇怪他为什么要抠字眼。

张帆想着赵刚的话,竟然是有道理的。也许在这件决定世界命运的大事上,人们的选择不只有两种。目前看来,中国的提案应该是最好的一种。

他这样想着,没有再说话。赵刚似乎也没有兴致把话题继续下去。

物资车驶出海底隧道,又开了不到三十公里,张帆看到了龙湖公园的摩天轮。

“前面就到了,我就这个路口下来吧。谢谢你,赵哥。”张帆把两小瓶二锅头塞给赵刚,在这个时候,这是真正的好东西。赵刚眼睛一亮,连连说太客气了,他殷勤地侧过身替张帆把副驾门推开。

张帆跳下车,赵刚关好车门刚要发动车子,看到座位上的一个文件夹,他把它从车窗递出来,“哥们儿,你东西忘了。”

张帆把文件夹接过来,向赵刚点头致谢。但忽然间,他脸上好像出现了为难的神色。

“赵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他对赵刚说。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