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岛(下)

作者:刘艳增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1-01-05

大结局来啦~~

上一篇《离岛(中)》

“事情要追溯到今年2月份。当时,某国九名海洋生物科考人员回国之后,按规定进行了两个月的隔离。隔离期间一切正常。但在5月3号那天,一名队员突发不明疾病,并在两天内死亡。整个抢救过程中,医院没有得到关于这种病的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正在医院一头雾水的时候,剩余的八个人都因为同样的症状先后入院,之后他们无一例外在四十八小时内死亡。”秦风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像是在描述一段历史。

“我听说过这件事。”张帆说,这件事是一切的源头。

“到目前为止,除了你,全人类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秦风说,“在对八个人抢救的过程中,医院进行了汇报,当天夜里专家组就到了。”

“那时候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个病毒会这么可怕。”张帆喃喃自语着。

秦风说:“是的。专家组很快测出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但这毫无用处,因为据此制定的所有阻击方法都对病毒无效。这是一种人类从未见过的病毒,就连它的活动模式和反应模式,人类都从未见过。有人猜测,它可能是一种被深埋在南极亿万年冰层之下的史前病毒——因为科考队的工作地点距离南极不算远——由于全球暖化效应加剧,冰川融化后被释放出来。”

“这个猜测很快就被证实了。之后的不到一个月内,几十个国家报告了上千个同样的病例!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在六个月之内接触过那种海洋生物,对那个病毒来说,这种生物是它向人类发起进攻的中间宿主。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潜伏期、传染性、还是致死率,它都已经远超过人类历史上遭遇过的所有病毒。”

“可惜的是,这个判断来得太晚了。”张帆黯然地说。

“是的,太晚了。但即使更早发现,也没有多大的用处。首先,这种病毒的潜伏期一般不少于三个月;其次,它在潜伏期的传染力度极大——有两个队员发病前曾应邀到一所学校讲座,听讲座的学生有240人,他们发病后对学生们进行紧急检测,结果发现病毒携带者已经超过100人。在这样恐怖的扩张速度下,人类完全来不及做大规模的检测。你所用的那个试剂盒,人类的制造速度远远不够。悲观估计,即使在现有的防控力度下,目前没有被感染的人类也已经不多了。”

张帆想起了自己和哈基宁一起工作的时候,他脸上那种焦虑、恐慌和绝望的神情。

“这个病毒的资料被作为最高机密在各国高层间交流,它没有被纳入公开病毒库,也没有任何与它有关的论文被发表。面对这个魔鬼,人类完全束手无策,各国最优秀的专家们都在哀叹:人类的末日真的到了!”说到这里,秦风也在轻轻地喟叹着。

“那时候已经到了五月底,一些国家已经陷入绝望,但几个大国的领导人冷静下来。他们提出,人类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实施准备了二十年的‘逃亡计划’。”

“‘逃亡计划’始于2020年,当时人类刚刚经历过一次瘟疫,那次瘟疫在全球杀死了几十万人,造成了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当时就有人提出,随着全球变暖和冰川融化,可能会有更多更恐怖的病毒被释放回生态环境中,人类脆弱的躯体和文明经不起摧残,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而这最坏的打算,就是在十到二十年里,拥有把部分人类送到月球上去生活的能力。很快,人类就开始了离岛太空城和空天飞机项目的建设,一直到月球太空城建立成功之后,人类总算有了一条小小的后路。”

“然后,全球各国的精英们开始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死神的来临。2040年,它来了。”

“于是,联合国先是宣布了离岛爆发了疫情——事实上直到现在,离岛太空城没有一个人感染——这是人类的胜利,我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然后离岛之外的每个国家都实施了史无前例的防控,但这也只能把死神的杀戮推后一些,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至于全世界看到的太空城中那些惨绝人寰的景象,不过是无中生有的障眼法罢了,真正的地狱发生在岛外的全世界,但各国政府不得不把它们掩盖起来。”

“人们知道,总有一天全人类都会被感染,而且,只要还在地球上,太空城总会和世界产生物质交换,消毒和防护再严格,也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隔离。”

“所以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但要把太空城的人紧急转移到月球,需要一个借口。前段时间,在情报部门的推波助澜下,世界上的两派国家在离岛海域制造出剑拔弩张的局势,就是为了给出这个借口。”

“你是说……”张帆惊怒交加,“就连这场几乎真正发生的世界大战,也是有人策划的结果?”

“始作俑者肯定是那些二愣子国家,但可以通过泼一盆冷水或者泼一锅滚油的方式,来影响事态的走向。”对张帆的愤怒,秦风并不以为然。

张帆怒极反笑,他冷笑着说:“在秦大校眼中,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和事,没有能不能被利用,只有要不要去利用?”

“我们应该庆幸,直到现在还有东西可以利用。”秦风不为所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张主任。”

秦风的声音像室外的严冬一样冰冷,“所谓的真相,和整个人类的延续,哪一个更重要?”

张帆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在内心深处,他从没有把自己、把家庭、把整个人类都至于如此绝望的境地下思考过。也许在今天以前,他心里还在抱有一丝“两全”的希望,但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了,他该给出怎样的答案?

秦风本身就没想要这么快得到答案,他也没给张帆更多的思考时间,而是继续追问着他:“我们可以再给一个假定——这个假定的基础,是人类已经被成功执行的太空开发战略。所以,你刚刚对人类这项战略的攻击是不公平的——假定你和你的家人,现在是离岛太空城的居民,那么,你认为‘真相’和人类的延续,哪个更重要?”

在听秦风描述着那个假定时,张帆多么希望它是真的,如果自己一家人碰巧幸运地是太空城的居民,那么……

等等!“希望”“幸运”这些字眼,早已经暴露了他真实的潜意识——如果真是那样,那所谓的“真相”对他来说,还有那么重要吗?一时间,他有些神情恍惚。

看来,自己并不是因为要寻求那个“真相”才舍命逃离的!至少,不全是。在他心里,姜芸和女儿两个人,比其余的一切加起来都要重要得多!如果昨天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他可能会立刻提出反驳,但是现在,他犹疑了。秦风的话,让他看清了自己真正的内心深处。

“那么现在,您想让我做什么?”沉默良久,张帆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之前的努力,都已经是徒劳了。

“到现在了,张主任就不必再装糊涂了。”秦风说,“你的妻子已经利用她职务的便利,把你带回的文件上传到了网络上的无数个角落。这些文件会在某种条件下被触发,然后把我们刚刚提到的这些绝密信息公之于众。现在正处于中国方案能否被通过的关键时刻,如果现在泄密,我敢说明天天亮之前,所有空天飞机就会被导弹炸毁,然后全人类一起同归于尽。所以,现在天平在你们一方,你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公布,一定是有某些条件。我已经准备好了接受你们的条件。”

“我……我已经没有什么条件了。如果一定说有,那么把家人带去太空城应该算是一个。但是现在,”张帆苦涩地笑了笑,“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像是鼓起勇气一样对妻子说:“姜芸,你在听吗?我们放手吧……从那里回来,我一点都不后悔。最后的日子能跟你们在一起,我满足了……”

张帆知道,姜芸一定还处在震惊里。曾经那么脆弱的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地接受这样的命运?张帆已经在考虑,等见到她的时候,自己该如何抚慰她。

但是他错了。

“不,我不同意。”是姜芸的声音,张帆愣住了,但姜芸又说了一遍,“我不同意,我有条件。”


图片

张帆被姜芸平静而坚定的语气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还在哭泣,现在的她却像是另一个人。

“哦?什么条件?请说。”秦风没有感觉意外。

“我认真读过这几份文件,发现了一个问题。”姜芸说,“离岛上有七十万人,但太空城的最大设计载荷是一百万人。换句话说,太空城一直在低负荷运行。月球太空城的设计载荷和离岛太空城一样,一百万人。但逃离方案的基本框架是,只把目前离岛太空城的人运到月球,对吗?”姜芸问秦风。

“确实是这样。”秦风说。

“那么,为什么不满负荷投放?”姜芸说,“我相信,现在地球上没有被病毒感染的人,不会少于三十万。为什么不把这些人也一并运往月球?明明有能力多拯救三十万人,却对此无所作为,这算不算是草菅人命?”

姜芸说话的过程中,张帆一直处在震惊里。他甚至感觉到羞愧,那些文件虽然是他带回来交给姜芸,但却没像她这样认真研究过,更不可能像她一样提出这样的条件。

“你是说……”秦风迟疑着。

“对!”姜芸说,“我的条件就是,必须满负荷使用月球太空城。否则我保证,那些蛰伏在网络中的机密一定会公布出来。即使你现在杀了我,你也不可能完全在网络中清除掉它们。”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分辨谁不是携带者,更何况他们的比例现在已经小得可怜。”秦风说。

“我的工作或许可以提供协助。”姜芸说,“在数据面前,每个人的行踪都无所遁形。我可以给你们提供数据,在真正的疫情发生之后,很少或者几乎没有活动轨迹的人,能够很快被分辨出来。更何况真实的世界里,本身就有一些几乎完全与世隔绝的角落,为什么不把检测资源更多地向他们倾斜呢?我相信对准这样的方向,找到三十万没有被感染的人,应该不会太困难。”

长时间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的声音出现了,“好,我会汇报这件事。但是现在,我要把你们一家人,完全彻底地隔离在我所指定的地方。”

“悉听尊便。”张帆和姜芸异口同声地说。


图片

图片

“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度过余生,也算是一种不幸中的幸福。”张帆望着窗外大片的草地,两个机器人在那里忙碌着。

“开饭了。”是姜芸的声音,这些日子,她几乎成了一个专业的厨娘,每天变着花样给全家人做着各种各样的珍馐美味。

“今天又这么多菜啊……”女儿揉着眼睛从游戏房里出来,看到桌上琳琅满目的菜碟,像是一只突然看到鱼的猫一样,小跑过来坐在座位上。

张帆给每个人的杯中都倒满了红酒,“来吧,让我们一起庆祝,这个世界又让我们多活了一天!”他举起酒杯来说。

“干杯!”妻子和女儿都微笑着附和着,女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还要祝秦叔叔在月球上一切顺利。”

三人喝完了杯中酒,女儿看着张帆问:“爸,你恨他吗?”

“当然不。”张帆微笑着说,“怎么会这么问?”

“你不觉得之前的一切,都可能是他刻意的安排吗?如果没有他的默许,你当初会那么轻易从基地逃出来吗?有没有这种可能——从一开始,他就想利用你把情报送回岸上,再利用妈妈的工作性质,对那些阴谋背后的人形成一种威慑,他的目的也是为了多拯救一些人,只不过却牺牲了你……你本来,是可以活着的。”女儿的眼神变得有些哀伤。

张帆怔了一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就又笑了起来。

“你呀……可以去写悬疑小说了。”,他用食指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然后他伸出双手,把它们放在妻子和女儿的手上,看着她们的目光慢慢变得温柔,“已经过去的一切都不必再想了。只有和你们在一起,才能叫真正地活着。”

371116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