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四)

作者:挽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1-02-03

“五千年……”我喃喃地说着,又明知故问,“战争结束了吗?”

    本文为第二十期龙门赛冠军作品

图片

“滴滴滴……”急促的警报声钻进我的大脑,唤醒了我沉睡的意识。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前一片雾气朦胧,耳边除了尖锐的报警声,还伴随着阵阵“刺啦”声响。我尝试活动身体,发觉现在正处于人类身体中,虽然感觉四肢绵软无力,但是身体的知觉却很正常。

突然我感到双手摸到了什么,可能是一块冰凉的玻璃,我尝试用力推了推,它居然松动了。我使出更大的力量,一大块格板立即脱落,面前的雾气也随即散尽。

此时我才看清,我正身处一个冷冻舱之中。并且这个冷冻舱的能源已经耗尽,正在闪动着黄色的警告灯。

我感觉不到重力,所以这里应该是太空。我浑身无力的身体缓缓地爬出冷冻舱,面前是一个塞壬人的飞船舱室。飞船没有窗户,我看不到星空,不知道飞船此刻身处的位置。我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根据我人生的最后阶段的记忆,我应该早就死了。

我身上的宇航服早已不翼而飞,倒是军服还穿着,不过早已经关机,不知道是因为故障还是因为能源耗尽。如果是后者,那就说明我已经被冷冻了很久,因为智能军服的能源最快也要近百年才会耗尽。

舱室里的温度很低,从故障的冷冻舱来看,小飞船的能源也即将耗尽了。接着昏暗的光线,我发觉自己的手臂和大腿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看来我真的已经被冷冻了很久,以至于身体出现了严重的营养不良。

我猜测应该是弥赛亚想留着我的身体进一步研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留这么久。人类和塞壬人的战争想必已经持续很久甚至结束了。我很想念我的家人,以及欧罗巴的一切。但是现在也只能是想念了,我察觉到舱室里的氧气浓度正在不断降低,每呼吸一口都感到愈发困难。

我任由疲软的身体漂浮在空中,意识逐渐丧失。我很幸运能在战争里活下来,但是最终我还是会死去。就在今天,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已经发生故障的塞壬飞船里。

就在我即将沉沦进黑暗的时候,我感觉到重力正在缓缓出现,不多时我落在了飞船的仓壁上。与此同时我看到周围的环境正在发生变化,飞船变得透明起来,像玻璃一样,我可以透过它们看见周围的星空。

而在我身后的位置,是一艘巨大的飞船,重力就是由它产生的。

这是一艘极具美感的艺术品般的飞船,流线的外表和金色的光泽,镜面般的蒙皮以及古典而抽象的彩色涂装都在告诉我,这绝不是人类或者塞壬人的科技和审美可以制造出来的。

我感到周围的温度在上升,很快达到让我感觉舒适的程度。正当我疑惑间,有人影在我面前显现,很快虚影变成实体,是一个年轻人类女性,身材婀娜长相俊美,让我不由得看得一呆。

“您好!”来人礼貌地点着头,“我给您带来了礼物。”

说话间我的面前出现了餐桌和食物,以及整套的酒具和葡萄酒,我瞬间就闻到了它们散发出的诱人香味,让我可以确信这不是在做梦。同时一架六弦琴出现在我面前,那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乐器之一,我不禁伸手拨动了一下,还是那种极具诱惑力的触感,让我的内心泛起蓝调的涟漪。

“你……是人类!”我激动地说道,很显然人类已经赢得了战争,并且科技到达空前的高度,现在正要接我这个战争英雄回家。

来人没有回答,而是轻轻招手,我的身侧立即显现出一团银色的光球。在光球笼罩我的身体以后,我看到自己干瘪的四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健康,同时我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这是飞米技术。”来人用悦耳的嗓音微笑着说道,“请容我自我介绍,我是银河联邦特使伊娃。”

“银河联邦!”我激动地站了起来,真的没想到啊,在我被冷冻的时间里人类居然到达了如此高度。

“是的,你没有听错。”伊娃微笑着点点头,“弥赛亚将军把你冷冻起来用无人飞船发回塞壬族大本营,却在半路遗失了,我们花了将近五千年才找到你。不过还好,我们没有来晚。”

“五千年……”我喃喃地说着,又明知故问,“战争结束了吗?”

“当然。”伊娃点点头,“我来就是要接你回家,不管您是瑞德还是编号713351190600211,我都希望您会对我们的种族有认同感。”

“你怎么会知道?”我有些惊奇,随即反应过来,这肯定是从塞壬人那获得的情报。

伊娃的表情迟滞了一下,有些失落地说道:“其实我想告诉你,人类并没有赢得战争,你现在是全宇宙里最后一个生物学上的人类个体,早在五千年前人类就已经灭绝了。”

我闻言顿时瞠目结舌:“这……怎么可能!”

伊娃抬了抬手臂,整团的飞米物质从她的全身分离。仿真的人类皮肤逐渐消失,闪耀着蓝光的电子骨骼出现在我面前。

“你是塞壬人?”我问道。

“是,也不是。”伊娃收回飘散的飞米云,又恢复了人类的外形。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在抱歉……”伊娃顿了顿,开始解释,“虽然您启动法厄同基地的自毁程序,重创了弥赛亚的舰队,你的广播也传到了赫尔墨斯和阿尔忒弥斯基地。但是这并不能阻挡塞壬人,他们对其他哨所也进行了渗透,很快大批尖兵就通过星网来到人类联邦的各个角落。然而他们和你一样,出现了很多互相融合的个体,人类和塞壬人的意识融汇在一起,形成了新的种族。塞壬领袖察觉到了其中的威胁,于是下令无差别消灭人类的肉体和意识。很快脆弱的人类就被一扫而空,却仍有许多残存的人类意识进入了塞壬人的脑联网。它们带着人类璀璨的文明成果在脑联网里传播,就像病毒一样。很抱歉我用这个词,我实在找不到更确切的形容了。”

我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又问道:“后来呢。”

“塞壬领袖不断进行着查杀,但是那些人类的意识基因最终还是融入了整个塞壬族,从而使这个种族发生了根本改变。人类的思想冲击着死水一般的塞壬社会,最终掀起了数次文化复兴和科技革命。”伊娃继续说着,“塞壬人的文明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最终征服了整个银河系。”

在伊娃的解释下,我的心情由悲伤转为震惊又转为失落,久久无法言语。

“现在人类的意识基因已经被稀释得很厉害了,能找到的只有一些基因片段。”伊娃说道,“您是现在全宇宙唯一一个生物学人类,以及唯一一个完整的人类意识体。我们希望您能融入现在的银河联邦,就像回家一样,这对我们很重要。”

我仍旧沉浸在我的失落当中,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种族我的回忆还有我的狗,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消逝,我失去了一切,我只剩孤苦无依。

“请您不要伤心难过,以我们现在的科技,完全可以通过您的基因再造一个人类种族。”伊娃继续说着,“包括肉体和思想,不管您想要什么都是可以有的。”

“我想静一静。”我长吁一口气,“我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

“好的。”伊娃回道,“我理解。我就暂且退下,您在这里会很安全,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说话间她的身体渐渐透明,很快就从我面前消失。同时脚下的飞船也隐去了颜色。

此刻我的体力已然恢复,却仍旧无力地跌坐在仓壁上,周围的舱体依旧是那般透明,我似乎正无拘无束地在星空中遨游。这曾是人类的终极梦想,而此刻我却毫无兴奋之感,只有无比复杂的失落和伤怀。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六弦琴。恍惚间我拿起了它,透过那诱人的触感,我为那逝去的一切弹唱起了最后的挽歌:

我把柔软的孤寂揉碎,

酝酿冥顽的浊酒一杯,

逝去就真的逝去了,

熔融出坚硬的泪水。

我在迷离的星海尾随,

勾起日月不逆的盈亏,

消亡就真的消亡了,

幻化成命运的傀儡。

啊……

当我咀嚼梦魇的惊厥,

当我喝下熔融的泪,

当我饱尝莫名的恍然,

当我把追忆的硝烟咽进我的肺,

当我嗅着岁月的陈酒,

当我独自饮尽沦丧的醉。

我苟延的残躯终于醒悟了,

我们从未失去,

因为我们从不曾拥有,

一切生命的绚烂与辉煌,

都只属于宿命的窃贼,

刻薄的它渐行渐远,

最终把一切恩赐收回。

啊……

愿我只懂窒息的灵魂学会篆刻,

在宇宙无尽宽容的圣殿里,

在我痛苦挣扎的梦境里,

把早已凋零的文明树,

把早已遗落的智慧果,

琢磨出不朽的石丰碑……

 完结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