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文学不应是小众群体的自嗨

来源:网易发布时间:2017-05-09

长期以来,科幻文学在全国能评选的奖项并不多。国家前一阵子曾做过“水滴奖”,可惜的是,“水滴奖”所选出的美术与文学作品,鲜少被大众所了解。

TIM截图20170509150018

成全

  与科幻阴差阳错的结缘

  科幻文学作为一种类型文学,受众无疑算是小众。谈起知名的科幻文学家,大家能忆起的名字可能只有《三体》的作者刘慈欣,状况稍好一些的能想起凭借《北京折叠》获“雨果奖”的郝景芳。但像《科幻立方》、成全这样在圈内非常知名的杂志与作者,对像我一样的科幻圈小白来说,都稍显陌生。

  80后的成全,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天津人。从小便接触黄易、金庸、倪匡等香港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品影响了他的文学品味,也为他与科幻文学的结缘打下了基础。小学六年级时,成全和班里的小伙伴偶然发现一本叫《科幻世界》的杂志,这本杂志奇异多彩的封面插画吸引了这群正值好奇心最旺盛年岁的小小少年,4元一本的价格对80年代的小学生来讲,已是一笔大数目。成全和几位小伙伴斟酌再三,还是咬咬牙将人生中第一本科幻杂志收入囊中。从此,他便深陷科幻文学的世界不可自拔。王晋康老师的《豹人》更是加快了他沉浸的速度,这本讲述基因改造人的小说,既融汇了丰富的科学知识,还包含着对生命的哲思睿见,里面的精彩环节与经典对白,让成全至今想起来,都印象深刻。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学识、阅读数量的积攒,成全的文学水平也得以很大提高。他完整翻译了柯南道尔所写的“查林杰教授”系列。谈及翻译的初衷,成全坦言,是想让更多人阅读这样优秀的文学作品,了解科幻小说的魅力,柯南道尔被世人所熟知,是他侦探小说家的身份,很多人不清楚的是,柯南道尔还是一位擅长科幻小说写作的作者。“查林杰教授”系列探讨了许多在那个年代很超前,甚至在这个年代都津津乐道的东西,这样的超前性正是科幻小说的魅力所在。

  完成”查林杰教授”系列翻译的那一年,成全还在念大学。很多人可能会想,按照这样的趋势,他成为科幻文学从业者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一件事。但成全却觉得,加入这样的文化产业其实带有一定的阴差阳错成分。2000年至2008年,科幻小说在国内极为冷清,中文专业出身的他,当年并未看出科幻文学的未来潜力,只是想要专业对口的出版社所提供的这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凑巧的是,多年以后这份专业与兴趣意外结合在了一起。

  如今,成全是《科幻立方》的执行主编,负责和编辑、作者一道围绕一个科幻主题,去组织深度稿件、人物专访、科幻资讯等丰富内容。事实上,维持稳定水平的内容产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懂相关文化、还能将相关作品说的有趣的作家非常少。当找不到合适作者时,成全只能要求编辑去主笔,以保证杂志的整体质量。在未来,他希望好好打造《科幻立方》的杂志IP,运用小说、图书产品、漫画中的IP形象,产生更多如模型玩具、有声读物这样的衍生品,以更好的传播科幻文化。

  科幻文学融入主流很必要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受苏俄的影响比较大,长期以来像苏俄一样倡导科幻与科普不分家,科幻文学承受一部分科普的功能。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迈进,中国与世界接轨,才发现科幻文学其实是娱乐化的科普,它不同于科普自上而下的传播方式,强调平等的探讨与理解。

  虽然,现在有了与科普分开的意识,国内外目前科幻文学发展仍面临着问题。作者往往过于注重发展有创意的科幻点子,而忽略故事。这样会使得科幻小说越来越小众,只能让那部分核心读者看得懂,变成一种理工男的群体自嗨。

  这种结果并不是成全所希望看到的,他想让科幻文学更多地融入主流文学,不仅让这部分人听懂,而且让更多人理解或者接受。这种构想有实现的可能性吗?我们不妨一起来思考思考。不可否认,科幻文学与主流文学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区别。一个讲生产力的变革对人类的影响,一个主要探讨生产关系变革给人带来的变化。谈到这些区别,或许有些人会悲观地认为,构想得以实现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成全却表示,如果科幻文学只是探讨科技有多炫,确实离主流文学太遥远,但只要探讨人性、讲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故事,就能让文学的魅力得以展现,让科幻文学与主流文学间那道无形的篱笆逐渐松动。

  风靡全球的《哆啦A梦》,虽然不能被称为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文学作品,但绝对是一部成功地融合了科幻元素、且被大众所深深喜爱的的作品。在《哆啦A梦》中,来自22世纪的猫型机器人哆啦A梦向读者展示了许许多多新颖而有趣的未来道具,记忆面包、扫地机器人、竹蜻蜓……这些道具让我们念念不忘,但《哆啦A梦》中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每次都向大雄伸出援手的好脾气哆啦A梦,是软弱却善良的大雄、是爱穿花裙子的静香、是尖嘴猴腮出手阔绰的小夫、是嗓音感人总靠武力取胜的胖虎。这些小伙伴间的真挚情谊与情节丰富的主线故事,是更多人喜爱这部作品的原因。《哆啦A梦》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给科幻文学发展点燃了一盏明灯,要想被更多人关注与接受、且经得住时代的考验,便要增加科幻文学的文学性,增加故事的吸引力,用这样软性的故事去吸纳更多的读者。

  时代需要编辑 编辑影响时代

  除去科幻圈资深人士这一标签,成全还是一名拥有多年从业经验的编辑。面对社会上“编辑是为他人做嫁衣”的评价,他表示非常不赞同。身处如今资讯大爆炸的时代,读者能接触到的作品的确很多,但能经得起精读与推敲的内容却变少了。这时候,编辑的价值便得以凸显了。他们所做的内容筛选工作一方面能保证阅读的质量,让读者真正阅读到有质量、有营养的读物。

  另一方面,编辑还完成对作家的培养。开创美国科幻小说“黄金时代”的开山祖约翰·坎贝尔便是一名著名的编辑。在美国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代,约翰·坎贝尔大力推广技术流的科幻小说,亲自选出阿西莫夫,将这样一位曾被美国记者评价“写作水平和小学生相当”的科学家培养成一名响当当的科幻文学作者,让他的小说在美国拥有极高知名度,甚至影响了后续美国科幻小说的写作风格。

  成全说,他虽然不清楚约翰·坎贝尔为将阿西莫夫培养成一名一流的科幻小说家曾做过哪些努力,但他了解一般编辑的工作。通常编辑所做的作家培养,主要是给作家一些用稿与推搞性的鼓励。有时候作家所写的内容或许并不符合编辑的期望,但只要编辑认同他的能力以及可塑性,便会给予这个作家更多的支持,帮助他成长。

  京东文学奖的诞生充满必要性

  如今的时代,除了刚刚所提到的资讯爆炸这一特点,还非常浮躁,这也导致了文学市场的良莠不齐。想让当代人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实现全民阅读的目标,重点应放在教育上。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都应注重对阅读习惯的良好引导,让更多的群众端起书本,在未来的人生长久的与书为伴。

  长期以来,科幻文学在全国能评选的奖项并不多。国家前一阵子曾做过“水滴奖”,可惜的是,“水滴奖”所选出的美术与文学作品,鲜少被大众所了解。

  这一次,拥有极高社会责任感的电商品牌京东举办了首届京东文学奖,可以把作家与文化产品推广出去,还能达到真正意义的销售。因而成全觉得,这个奖项,京东早该做了!只有京东,能将影响力发挥到最大。大部分网友平时便有在京东上购买商品的习惯,被京东文学奖这次评选出的作品,能被这群网友看到、甚至购买,这对文化传播是很有帮助的。

 

  谈及这次京东文学奖最想为大家推荐的图书,成全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一定是《新新日报馆:机械崛起》这部长篇科幻作品,这部作品将故事设定于民国时期的上海,题材在中国非常新颖,叫做蒸汽朋克。蒸汽朋克追求蒸汽时代的那种原始、粗犷的工业之美。在中国来讲,这样的题材非常少。作品中选用的故事发生地——上海,是中国比较先进的、受侵略比较早的、思想流变比较多的地方。这篇作品难能可贵的表达了一名中国作家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弥补了中国这种类型作品的空白,非常值得大家去探讨。”

  参与这次京东文学奖的评选工作,也让成全也看到了国内科幻文学的最大的不足——欠缺原创性。将评选书单中乱入的奇幻、魔幻作品,还有一些旧文集、作品集剔除,成全惊讶的发现,能剩下的原创作品数量非常少。这样的作品数量反映了我国科幻文学水平的不足,我们也必须承认,未来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