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宇宙大爆炸

作者:不停来源:未来事物管理局发布时间:2017-06-09

三体宇宙将衍生出庞大的内容体系,从抽象的哲学和观念,到具体的技术与社会设定体系,将衍生出一系列的故事。

阿卡丽束带结发

 
  昨日(2017-6-8),未来事务管理局举行了《三体宇宙大爆炸》启动仪式,这为科幻文学发展创造了极佳的起点。
 
 
  《三体》:这是一部斩获全世界多个顶级科幻奖项的作品,被翻译成十数种语言,收到了广泛好评。中文版销量700万册,是全球销量最大的中文科幻著作。《三体》已经成为科幻甚至文化历史的一座丰碑,整个世界都对它高度认可,从中国开始,掀起了全世界的热潮。
  
  三体宇宙是什么?三体宇宙将衍生出庞大的内容体系,从抽象的哲学和观念,到具体的技术与社会设定体系,原著中空白的时间点、一带而过的细节所包含的可能性,都会变成由一个个人物串联起来的故事。我们希望从大刘的宏大想象爆炸出的三体宇宙,也成为所有科幻爱好者的舞台。
  
  为了规划三体宇宙的开发,未来事务管理局组建了一个制作委员会,委员会中包含刘慈欣本人,和各领域的专家。这个委员会将负责接纳审核所有创作者和三体有关的想法,维护三体宇宙的规则。有专职的研发团队,提供不同类型、不同体量、不同风格的创意。向所有的创作者和生产者开放,和最优质的资源合作。

IKM- (20) (1)_副本

 

  未来事务管理局:我们是一群热情而执着的科幻迷,同时也是脚踏实地的科幻文化领域的深耕者,我们致力于科幻文化的传播,科幻创作者的培育和科幻项目的开发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致力于培育科幻创作力量,助力科幻产业发展,目标是让科幻重新成为站在时代前沿的文化。未来局目前拥有迪士尼漫威国内最大出版合作伙伴之一“果阅”出版品牌、业内最强的科幻作者培育团队、遍布世界的合作机构和个人,并已经成功完成估值过亿的A轮融资。三体宇宙作为未来局的重要资产,将会得到我们全部资源的配合,并带动其他科幻项目共同发展。
  
多位著名画家,描绘他们心中的三体。吾皇的白茶、漫画星空社主编徐晓东、楂克克、熊磊、文那、画画的BUTU ,跟大家分享了《三体》对视觉艺术创作者的启发。

IKM- (137)_副本

  吾皇的白茶:作为漫画作者,看文字作品相对较少,看完后完全颠覆了对中国科幻文字作品的认识。世界观和整体阅读感受,脑子里有无数画面,但都没成形。以我现在的功底,完全没法展现,这也是拖稿的原因之一。其实我来来回回把很多段落都看过构思过,但应该更努力地去感受三体的世界。祝贺未来局和刘慈欣老师在三体整体的开发上,能给中国科幻带来新的纪元。
  画画的BUTU:最近一直在画《烧火工》,因此去看了《三体》,感觉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我特别喜欢开脑洞,喜欢别人想象不出的东西,把它画出来,这样其实更容易一些。别人都能想我再画就没有意思了。降维的感觉太好了,如果表现出来是什么样。要是再升一维呢?烧火工我也画了很多幅,画了很长时间。
  BUTU:插画家,代表作《地铁》封面、《教海鸥飞翔的猫》,正在创作《烧火工》绘本。
  文那:我看过三体,但是个科幻新手。我小时候就问爸爸什么是黑洞,从高中就看过《时间简史》,当语文书看的,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看懂一个词再看一句话,最后就产生了厌世的情绪,宇宙都要爆炸了。后来就把所有量子物理天体物理的书收起来了,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但我一直很喜欢宇宙,只有感受了宇宙,才能知道生命多美好,就这样度过了大学的时光。
  后来看《三体》,在阔别了十多年后再次回到了这个宇宙里,用压箱底十多年的东西再去理解这个世界。三体中的场景太具象了,同时也更抽象,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如果说要给小说画插画是不敢想的。初中就开始写关于量子物理的论文,但看三体是没有画面感的,除了具体的,二向箔这些,但对降维没有画面感。如果大刘写的时候有视觉想象的话,那他一定是很厉害的画家,这时对刘慈欣老师的就很有敬畏感。很乐意能进入三体的世界,不仅是艺术上,也是生活上,打开了新的大门。
  徐晓东:我已经有五年没画画了,但听说了刘老师的作品后,能合作非常开心。《三体》在科幻世界刊登时,第一部是我和张晓雨配的图,后来还有《带上她的眼睛》,我是看哭了,在地心和一个女孩子说再见,我是受不了的。三体我是绝对要画的,今天看到了老领导,谭楷老师,代表科幻迷向你们问好。
  楂克克:我是个业余的画手,从小学时就想当宇航员,但由于各种原因被迫学了文科。我的画风是比较治愈系的,和科幻有一点点不一样。说到《三体》是有点震惊的,看小说时画面比较严肃,不知道该怎么呈现。科幻不局限于某种表达方式,所以会尝试轻松的方式去解读三体。
  熊磊:很多男孩子喜欢画科幻,但我们没有教,他们都是自发地看科幻,这和学的东西其实没有关系,我觉得是不可避免的,是一种新的领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尝试画科幻。
  
  
几位中国著名的科幻作家谈了谈《三体》中值得挖掘的空间。
 

IKM- (144)_副本

  杜庆春:三体宇宙学术顾问,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
  我算是科幻很年轻的读者群,科幻电影看的比较多,小说相对较少。刚开始看三体时,有很强的文学阅读习惯,一开始的阅读并不太习惯。但坚持读完了,如果用传统文学坐标系讨论三体,会有巨大的胆怯,这是应该放在中国思想史的意义上讨论,必须把中华民族经历的困境,放在人类文明前景中讨论,不以第三世界自居,这是我的阅读感受。
  所以我就不太在意作为纯文学的评估标准,这是我读三体最大的感受。三体是难得的自己有世界体系和价值观的作品。在古典文库以及今天的写作里,其实是没有这样的东西的。宏大的作品里,有人类的困境,这十分打动我,十分荣幸能参与这个项目我非常荣幸。
  王晋康:科幻作家,南阳高级工程师;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已发表短篇小说87篇,长篇小说10余篇,计500余万字。代表作《类人》《豹人》等,获得过多届银河奖、华语科幻星云奖。
  三体是中国科幻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希望中国科幻通过这个大爆炸,变成喜马拉雅山脉。也希望《三体》只是现在的最高峰,以后的作家能创作出超过它的更高峰。
  凌晨:科幻作家。代表作有《信使》、《猫》、《潜入贵阳》等。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
  我2007年在成都参加笔会时,有一个人形计算机的表演,感觉特别震撼,读者对《三体》特别狂热。这还只是开始的一种小花絮。某次饭局上,听到银行界的人说,把《三体》捧成必备书。狂喜又妒忌,终于有一本科幻称为大众读者的必备书了。以前梦想地铁里贴满科幻的海报,现在终于成真了。
  写博客的话,标题是《三体宇宙侵入地球》。这是从事科幻写作的人非常大的事,我们做一个梦,有一天终于能变成现实了,是一个好梦,希望能长久做下去。
  赵海虹:科幻作家,1999年凭借《伊俄卡斯达》获得银河奖特奖,是首位获得银河奖首奖的女作者。
  在一段时间的休整里,会考虑未来做什么。我写作不是当科幻来写的,而是写小说,科幻是其中一种文学表达。收到大刘寄来的《三体3》时,觉得所有最卑微最普通的生活被打开,释放到层层宇宙中,浩瀚星空都为你打开。
  说最好的小说能让你向里走,走进自己的内心。科幻是向外走,走到星空里。三体让我们往里外都走,在中国走到今天有一波一波浪潮。
  我个人更喜欢三体3,在最后重启时,黑暗森林照进了阳光,突然有了理由。我其实不太喜欢程心,但我认同她的一些选择。我们要做很多道德守护,因为勇敢而去担当,而不是因为无知而匆忙担当。黑暗森林揭示了残酷的竞争是在宇宙中生存下去必须要有的能力,但三体3结尾说明,爱是我们能坚持下去的理由。
  陳楸帆:科幻作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目前为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Noitom Ltd.)品牌副总裁,专注于动作捕捉技术及虚拟现实领域。
  在座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在影院看到漫威、迪士尼开发出的产业链条时,就想,什么时候能把三体这样代表人类想象力的作品,变成生活中的东西。心情还是挺复杂的,很激动,但也不安,到底要什么样的资源和人来努力协作,才配得上这部作品。知道是未来事务管理局后,就放下心了。这里面的很多人我都认识了十多年,他们对科幻有诚挚的热爱。
  我脑洞开的比较大,不光是三体宇宙,还有crossover,比如大刘的世界和王晋康老师,韩松老师的世界交叉,会引发无尽的想象。希望更多的媒介和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让这个世界更完善,整个宇宙为你闪烁,跟每一颗星辰打招呼,去感受它们的光芒。
  糖匪:科幻作家,多次在海外发表作品,并入选《美国最佳科幻小说年选》,代表作:《看见鲸鱼座的人》、《八月风灯》等。
  十几年前我说我写科幻的,对方会说“啊?”好一些的会想一想,《卫斯理》?科幻作为一个类型文学,还没进入大众主流的传播媒介。除了科幻迷和喜欢看小说的人,其他人其实不太清楚有这么一群人,也不清楚他们在写科幻。如果现在有人说不知道三体,我可以说啊?你可能没看过,但不可能不知道。
  去worldcon时,外国科幻作家会问你在什么地方发表过,他对杂志认可,就会认可你。今天碰到一个亚洲面孔,对方就主动认为你是中国人,因为有刘慈欣。
  打一个比方,1977年,NASA旅行者一号向太空发出了金唱片,上面有我们的信息。三体就是刘慈欣向世界科幻和大众流行领域发出的金唱片,告诉世界有这些人在写科幻,有很好的作品,未来还将有更多好的科幻作品。
  我们不只是来分享,而是受三体的感召,三体宇宙里,会启发新的人创作出新的东西,这是各位都希望看到的。
  三体可以说是蓝鲸,蓝鲸从来不孤独,是一个鲸群。希望所有人受到启发,不一定是在三体宇宙里,能看到很多看不到的东西,三体是一个启迪,一个火种。
  
  
《三体》的迷人之处不仅仅在于视野的恢弘和故事的壮阔,更来自于对与技术恣意的想象。刘慈欣作为一名技术崇拜者,在三体中展开了光年尺度的技术想象。刘彤杰、王炯璐、饶骏、朱进 、赵洋、李淼,他们几位是对三体宇宙的技术发展最为关心的人 。

IKM- (150)_副本

IKM- (150)_副本

 

  赵洋:中国科学技术馆古代科技展览部副主任,科学史博士,科普作家。《中国国家天文》杂志联合创始人,创作图书《航天巴士》和《太空将来时》(刘慈欣作序)等:
  五年前我灵光一现,写了《三体航天考》,向三体致敬,小说把航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机整合在一起了,我觉得心潮澎湃。星际迷航上映了,有一个很棒的空镜头,展现了人类真实的航天史,直到进取号。三体也是这样,以后会有人去梳理人类的科技树,三体人和歌者的科技树,作为三体宇宙的普通同志,我号召大家一起开脑洞,感受三体宇宙的大,早日成为核心同志。
  饶骏,天宫二号有效载荷运控中心副主任,全程参与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历次飞行试验任务。是北航的科幻协会会长创始人,也写过科幻小说,曾凭借《飞越海峡的鸽子》获1998年银河奖三等奖:
  2011年我组织了一个跨界研讨会,除了航天界,还请了吴岩老师,对空间站发展给出了很好的建议。本来想请大刘老师,但实在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三体对世界认识的格局,和传统工程师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不知道如何扩展更多的资源。
  2019年中国空间站的核心舱要上天,是中国大国地位在太空的重新确立。这不仅仅是科技的存在,也是太空文化的起点。三体和科幻文学首先是文化,离不开一个科字,代表科技。美国的科幻文学和大片引人入胜,因为美国的国防和航天实力在保驾护航,拍什么样你都会觉得真实。科幻文化是跟着国力、科技创新和太空探索同步发展的。对三体宇宙有个小建议:两手都要硬。随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我们出什的科幻作品,都会有人看。
  王炯璐,探月中心高级工程师:
  三体的思路夯实了我的思路,开了扇窗,给众多科幻迷的思路更飞跃,还打开了门,把还不是科幻迷的人引到了这个世界里。看完感觉自己很渺小,三体一出,整个科幻界遍地开花。世界名人也对三体有很多评价,有句话叫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我觉得不合适,应该是比肩、超越、引领。希望更多科幻作家能扬帆起航,越走越好。
  李淼:李淼,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著有《三体中的物理学》、《给孩子讲量子力学》、《宇宙的一生》等。
  三体是中国的畅销书,大概卖了700万册,全球销量超过千万的书里,日文的两本都是村上春树的,中文里虽然暂时还没有三体,但很快就会有了。
  大家都说三体是高峰,畅销有很多原因,其中重要的是出了很多概念,这是可以发挥的,比如黑暗森林、降维攻击,已经变成这个社会的东西,尤其是降维攻击。五年前,我觉得写科普要严谨,深入浅出,有趣。但《三体中的物理学》写的还不太好,应该把有趣放在第一位。
  大刘的概念可以被很多人拿来用。高峰很好,但你要会降维,这也是最难的。我觉得要把自己先升维,然后再降维,让大家看得懂,必须降得下来。
  刘彤杰:中国探月工程 二期项目主管。
  中国航天的同事们对科幻很感兴趣的,看科幻电影的人会多一些,我会组织大家看太空主题的电影。看小说的也有,《三体》就是首推的一本。
  但喜欢归喜欢,像我一样参与进来,成为一名普通同志,他们还没有我这么幸运。今天正好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全球航天探索大会,我的同事正在介绍火星工程的有关情况,但我觉得这边对我来说是个心灵的召唤。
  三体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五月我参加了一个活动,以一位学者的名字命名小行星。我说,刘慈欣老师在三体里写过一句话:爱一个人就送她一颗星。但我觉得,爱戴一个人,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一颗星。
  朱进,北京天文馆馆长:
  看了《三体》后觉得很震撼,后来又看了《银河帝国》系列,以及王晋康老师和其他科幻作家的书,我觉得写的都非常好。
  我觉得科幻作家和天文学家、天文爱好者可能有点像,有时候不太想地球上的事儿。天文学家可能不久后就会告诉我们外星人可能在哪儿,现在关于地外生命的探索,学界的观点是,可能在短期内会有一些发现。外星人在宇宙汇总分布肯定很少,最近的或许都在千万光年外。形态可能跟地球上很不一样,我也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期待专业天文学家会有什么发现。
  

IKM- (162) (1)_副本

  最后刘慈欣对发布会进行了总结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三体》三部曲发表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现在它已经拥有了大量的读者,我觉得这部作品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三体》所表现的主题:生命、文明和宇宙的关系,无疑也将是人们长久思考和想象的对象。我期望这部科幻小说能够成为一个起点,一个框架和平台,通过它能有更多的人,用基于科学的想象力构建起更为宏大和更加丰富的世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