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文学是展现个性的平台

来源:大河网发布时间:2017-07-31

作为国内顶尖的科幻作家,刘慈欣认为国产科幻电影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要有一个良好的起步。
  核心提示|自《三体》系列小说和“中国科幻电影”“张番番”等字眼联系在一起后,原本一心写作的刘慈欣就开始了自己的影视道路。《三体》随着国内影视IP的兴衰浮沉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由宁浩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则脱胎自刘慈欣的另一部小说《乡村教师》。7月26日,大河报记者在《疯狂的外星人》开机发布会后对刘慈欣进行了专访。刘慈欣透露,《三体》电影版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夭折,而是在有序进行。不过由于国产科幻电影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像《疯狂的外星人》这样接地气的科幻片可能更适合当下市场。作为国内顶尖的科幻作家,刘慈欣认为国产科幻电影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要有一个良好的起步。
  
  观众期待值高是国产科幻片拍摄的困难
  
  《疯狂的外星人》预计2019年2月5日上映,刘慈欣说,《三体》预计会在这个日期之前与观众见面。和《疯狂的外星人》同时拍电影的还有刘慈欣的另一部小说《流浪地球》,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两年,刘慈欣的小说电影化都要逐步变现。宁浩对《乡村教师》进行了大幅度改编,甚至在影片中都没了“教师”这个角色。对此刘慈欣表示允许和理解。“我和其他很多作者不一样,小说要想成功地成为电影,必须要修改,但并不意味着大的修改就会损害原著的质量。从艺术形式来讲,小说和电影是两种不同的形式。《红楼梦》《西游记》产生了多少部影视剧?无论这些影视剧质量如何,即使人物被改得面目全非,不也没有影响到原著本来的经典地位?”刘慈欣说,“拍我的作品,我的目的就是能够出来一个好电影,而不是把原著原封不动地摆上去。科幻电影如果太忠于原著,反而不适合拍成电影。”
  
  把《三体》交给并无多少成功经验的张番番来拍,这是很多书迷和影迷诟病之处。刘慈欣对此看得挺开,他认为高成本的科幻片给谁拍都很困难,“观众期待值高是国产科幻片拍摄的困难,这种期待虽然可以理解,但是不切实际。美国人拍了一个多世纪的科幻片,但真正的经典用两个手都能数得过来。其实就科幻电影而言,好莱坞最大的优势不是经验,是欧美科幻导演的情怀,这种情怀比所谓经验、投资、技术都重要。我当然也想选择那些知名度高有经验的导演,但我最看重的还是‘情怀’。如果没有对大自然和宇宙的好奇,没有对新世界的向往,要拍好科幻片是很困难的”。
  
  不管是《三体》中冯绍峰和张静初的组合,还是《疯狂的外星人》中黄渤和沈腾的合作,刘慈欣都表示支持。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老好人,而是“科幻片中的人物并不是第一位的,演员也不重要,在美国科幻片中也是如此。主要内容并不是演员的表演,而是科幻表达的东西”。
  
  写科幻文学的基本没有专业作家
  
  从市场表象来看,刘慈欣似乎把大多数作品都提上了拍摄计划,但实际他的长篇小说卖出去的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还有三四十篇短篇小说,目前也就转让了四五篇。虽然很多人认为,科幻文学反映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使其成为一个非常严肃的文学类型,但刘慈欣始终认为科幻文学应该属于通俗文学,“大部分科幻文学是一种面向大众的文学,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精英文学,因为科幻小说就是给一般大众读者阅读的”。《三体》中有大段的专业天文物理知识,虽然读者将其视为特色,但刘慈欣认为这是缺陷,“科幻小说出现大段的专业理论性文字是不对的,经典的科幻小说应该将科学知识融会其中。当时写作时感觉不仔细写说不清楚事儿,我也想修改,但如今已经没法改了”。
  
  《三体》带火了中国科幻文学后,很多写作爱好者都想尝试科幻类型写作。刘慈欣认为,虽然如今科幻电影很卖座,但与青春文学相比,科幻文学的市场是小众的,所以为了生活,前期必须业余写作,“从事专业写作是有很大风险的。现在的作家并不清贫,写科幻文学的基本没有专业作家,基本都是高学历、有正式工作的”。至于对写作的建议,刘慈欣说:“文学就是展现每个人个性的平台,我很难告诉你应该怎么写。或许在一个作者身上这么写是缺陷,但放到别人身上就是优点。”
  
  以一个普通员工的身份生活
  
  虽然是顶尖的科幻作家,但刘慈欣的现实身份依然是定居山西阳泉的一个电力工程师。谈到自己和其他作家最大的不同,刘慈欣认为是自己的大半辈子都在工厂生活,以一个普通员工的身份生活,而不是一直在以偶像作家的身份去成长。而他最享受的也是不被人打扰,工作和生活严格分开的普通生活。或许作家和工人这两个身份,就是刘慈欣人生中的平行世界。
  
  在刘慈欣心中,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是科幻电影的史诗性作品,《银翼杀手》《黑客帝国》《火星救援》等好莱坞科幻片也都是刘慈欣的最爱。谈到国产科幻电影的现状,刘慈欣认为虽然处于初期起步阶段,但也拥有自身优势。任何艺术门类都是依靠积累,“比如说当初《疯狂的石头》,类似的叙事风格在《低俗小说》中就已经有过展现了,如果不是大量看片的影迷就会很吃惊。科幻小说也一样,国内观众看过的少,就给了创作者很大创意空间。比如《星际穿越》,在美国上映时反响平平,在中国一片叫好。因为片中‘五维空间’的概念对美国观众来讲已经很熟悉了,中国观众却很陌生”。
  
  《疯狂的外星人》用反映现实的方式去折射科幻世界,刘慈欣虽然对此深表赞同,但他在创作中并不太在意现实和科幻之间的联系。“我的小说之所以描写现实,是为了给读者提供一个想象起飞的平台。如果没有这个平台,大家可能就不好把握了。这就是我在小说中描写现实的唯一目的。我并不会用科幻小说去反映现实,更没有想用它去批判现实。”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