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第一人刘慈欣:写作不是因为热爱文学而是科幻本身

来源:搜狐发布时间:2017-08-08

这位将中国科幻文学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作家,对外界而言是个神秘的存在,并一直对外界保持着警觉,将科幻与现实截然地分开。
  提起长篇科幻小说《三体》,大家自然会想到一个名字——刘慈欣。这部堪称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的作品,为刘慈欣带来了一连串的荣誉。继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之后,《三体》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刘慈欣还被授予特级华语科幻星云勋章,该等级勋章只有获得国际最高科幻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家有资格获取。
  月24日,著名的世界级科幻奖轨迹奖揭晓,刘慈欣凭借《三体3:死神永生》摘获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继《三体1》之后,《三体3》能否再获雨果奖,令人期待。
  月21日,保利航空大世界在成都举办了以“梦想plus飞凡启航”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聘请刘慈欣担任航空大世界首席科学顾问。
  因《三体》获世界科幻大会第73届“雨果奖”,在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评选中,刘慈欣被授予荣誉奖,这是他第二次被赵奖授予荣誉奖。2010年,刘慈欣所著《超新星纪元》,还在2007—2009年度赵奖评选中,曾获得儿童文学奖。
  这位将中国科幻文学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作家,对外界而言是个神秘的存在,并一直对外界保持着警觉,将科幻与现实截然地分开。
  
  让超现实文学变成生产力
  
  年8月,“新世纪"三晋新锐"作家群研讨会”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召开,作为山西作家代表,刘慈欣与会发言:“大众视野里的文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历史上看,我认为文学和市场不是对立的。如今,现实主义正在从大众的文学视野中淡出,而超现实的以想象力为基础的文学形态正在进入大众文学的视野。”
  他的超前的思维,在传统作家中引发了不小的议论。但事实证明,作家要想成为有尊严的写作者,让文字变成生产力,让文字工作者成为富裕的人,必须与市场化接轨,起码与市场建立一个通道。2013年,刘慈欣曾以37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位列第八届作家富豪榜第28位。而在2015年,刘慈欣以1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突飞猛进”升至榜单第11位。
  在山西作家当中,刘慈欣是为数不多进入富豪榜的作家,他快人快语:“这个统计并不准确,相差很大。”当前科幻在中国仍属边缘文学,关注度有所提升但仍不是主流。好在大多数科幻作家都是高知分子,学历高有本职工作,写作仅是业余爱好,因此不存在生存压力。“但仍希望科幻作家有更好的收益,吸引更多人关注科幻,参与科幻创作,促进科幻文学的繁荣发展。”
  年6月出生的刘慈欣,迄今为止,已发表约400万字,包括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以及部分评论文章。作品连续8年获得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10、2011年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作家奖;2012年人民文学柔石奖短篇小说金奖;2013年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等。
  年,刘慈欣凭借小说《三体》获得世界科幻文学界最高奖项“雨果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据不完全统计,《三体》单本发行超过200万册,总发行量达到700万册,在近年来的科幻小说中,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在山西,吴言是研究刘慈欣比较早的评论家。她眼中的刘慈欣“很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对科幻和世事都有自己独到的认识”。
  
  没有乡土观念的科幻写手
  
  高大冷峻,不苟言笑,但刘慈欣并非外界所评价的“神秘”。他淡然直率,真诚低调,没有架子,更不做作。
  他自称“没有家乡”,对生活了三十余年的阳泉和祖籍河南信阳罗山一样,认为“只是生活过的地方”。“如果一个好地方,和我没关系,我也会产生感情,我没有什么乡土观念。”7岁时,刘慈欣的父亲转业,全家人从北京搬到阳泉矿上,在这里他度过了青少年时期。1981年,刘慈欣考入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后更名为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水电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阳泉的娘子关电厂任软件工程师,自此,就一直留在阳泉生活。“我的身体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可是心灵在路上。”刘慈欣有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家”,有父母有女儿,但他说自己缺乏家乡概念,就是不管在某地待多久,都不会产生留恋。
  在刘慈欣身上,有着理工男的典型特征。“我不是神,我只是一个科幻写手而已,不要把我看成是学者,更不要把我看成是科学家。”他说科幻作家在国内有个尴尬,就是常被人与科学家混淆,只能说,科幻在中国还不太普及,人们还不够了解。“中国科幻小说近年来频频获奖,是与科幻作家队伍壮大、综合国力提升等有关。中国科幻小说在国际上受重视,是以国家的强盛为基础的。”
  年后,刘慈欣所在单位撤销,他呈现出“无工作”状态。之后,虽然调入阳泉市文学艺术创作研究室,但大多数时间都在家待着。用他的话说“时间多的是”。写作之余,刘慈欣爱看书,爱看电影和运动,与周围人家并无二致。对外界认为的,阳泉小城闭塞之类的话,他则认为信息时代,距离完全不是问题,都可以通过科技进行无限制沟通交流。更何况地处太行山的阳泉,在他眼中,“看着比较偏僻,实际上它并不偏僻。”在科幻文学中,对他影响最大的《2001太空漫游》,其作者阿瑟·克拉克大半辈子都在斯里兰卡一个小渔村,这并不妨碍他写出最前卫、最富想象力的科幻作品,所以说写科幻跟待在哪没关系。特别是现在网络时代,无论在哪都能获得和大都市的人一样的资讯,地球与外太空的交流尚能实时同步,更何况对于一个以科技为信仰的计算机工程师,打破地域上的限制,更不在话下。
  年3月,在山西省作家协会六届三次全委会会议上,屡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的刘慈欣,当选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对于舆论的普遍关注,他表现得很淡定,认为这只是出于鼓励,颁发给他的一个带有荣誉性的称号。
  
  写科幻小说与性别无关
  
  被认为是雨果奖风向标的轨迹奖,创立于上世纪70年代早期,颁发给《轨迹》杂志年度读者投票的优胜者,给雨果奖的投票者们提供意见和建议。《三体3:死神永生》摘获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评委认为,该书让人心神激荡,充满了震撼力,并且兼顾了哲学思考,是难得的佳作。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称赞《三体3》:“拥有狂野的想象力,非常有趣。”
  刘慈欣却认为,“这个奖并不重要。以今年公布出来的6本提名书目来看,《三体3》获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其中有一本在业界好评如潮,是强劲的竞争对手。与73届获雨果奖的情形相较,《三体3》获奖的几率并不客观。”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写科幻小说,20多年时间,刘慈欣已经扛起了科幻界的大旗,成为全球知名度的科幻大家。一个人的创作,表现出来的不一定是他生活的总和。从一方面说,这是生活,对创作肯定会有影响,但从科幻的角度来讲,它的影响可能是通过一个比较深层的渠道反映出来的,直接影响是没有的,毕竟日常生活跟科幻是有一定距离的。
  他说,写小说从不会把自己带入里面去。“自己只是科幻小说的作者”,他认为人类应该保持对未知世界探索的好奇心,利用想象力去开发无尽可能性。他认为写科幻与性别无关,是与个人有关,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的作者玛丽·雪莱(英国诗人雪莱的妻子)就是位女性,第74届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是继刘慈欣之后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那些认为女性缺乏理性思维的观点,都是误解。
  “我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您要问我信什么宗教,我会把科学当成宗教来信仰。”他推荐一本书写中国文化的书《空寂的神殿》,“里面说,中华民族的神殿里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神,都是实用主义的。”
  科幻是科技的先导,是一个真正面向未来的产业,更是一个民族科学素养与想象力的标志。在刘慈欣看来,很多作家所依赖的科幻灵感,并非全是异想天开。小说中提到的未来科技、智能生活,源于现实始于生活,很多都将在未来得以实现,有的甚至已经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
  在他看来,一个作家不应该对已写出来的作品做过多诠释,文学作品本来就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写出来之后就不属于作者了。“我一贯认为作家应该远远躲在作品背后,不要过多走向前台喋喋不休。”他坦言,写科幻不是因为热爱文学,是因为科幻本身。作为一个工程师,他说自己特别佩服那些把幻想变成现实的人,而不是没完没了幻想的人。
  谈及一些企业家和网络大佬从他的小说里解读出来的东西,他直言,在写的时候,压根儿就没往那儿想,“很遗憾,他们想的比我多。”不玩微博不用微信,极少出现在各种文学和商业活动当中,与读者也保持着一定距离。一直以来,刘慈欣都是这种状态,远离喧嚣,疏远热闹的人际关系,专注工作,认真写作。他说希望媒体关注他的作品,用作品说话,而不必关注他个人。“如果你看了我的小说,在下夜班的路上,看了星空几秒钟,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