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超前科学的科幻小说 有不少成为现实!

来源:网易科技发布时间:2017-01-10

科幻小说并不能直接激发科学革命,但这个时代的文学允许人们去想象一个不一样的现实世界,而有些关于现实世界的科学幻想在不久之后的确在科学上成为了现实。

100957au4mwmjjkoauu5ss

  在科学革命之前,文学作品往往就已经构思想象出一系列发展超前的城市、太空旅行以及外星人。

  有一位探险家建造出一艘太空船,并在另一个世界上遇见了外星人。这些外星人看上去十分奇怪。他们的身高是人类的两倍;他们穿着的衣服是由人眼看不见的神秘材料纺制而成;他们讲的话也听不懂,于是这位探险家便无功而返。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无数的通俗杂志和典型科幻小说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节。类似的主题早就已经被研究过,比如说艾萨克·阿西莫夫,雷·布莱伯利和亚瑟·查理斯·克拉克这样的作家(三人均为二十世纪著名的科幻小说家),比如说《阴阳魔界》和《星际迷航》这样的经典电视剧,又比如说这月的电影《降临》。但这种特别的故事并不是从上个世纪开始的,英国教会主教弗朗西斯·戈德温写的小说《月中人》,其中的主人公多明戈·刚萨斯就是上述的那种太空探险家,这部小说早在1638年就出版了。

  有时,科幻小说会被认为是现代科学发展的结果。根据这种观点,是由于整个17、18世纪经验知识和技术能力得到了巨大发展,例如哥白尼的日心说,新大陆的发现,医学的进步,显微镜的发明,因而才出现了科幻类型的小说。批评学家布莱恩·爱迪斯认为,玛丽·雪莱1818杰作的《弗兰肯斯坦》才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因为它整个奇妙故事的发生纯粹是通过科学手段,而不是通过魔法或奇迹。

97875074207461456971-fm-b

《弗兰肯斯坦》

  然而,许多科幻小说提出的观点堪比肩于科学革命的发现,有的想法甚至更加超前。科幻小说之所以这么令人着迷,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反映出当时最新科学的发展,而且它们还展示出了文学对科学研究的深刻影响。正如许多当代科学家所言,《星际迷航》激发了他们对探究宇宙的热爱,半个世纪前的科幻小说所预示的观点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也得以证实,例如《月中人》中传播的日心说和外星生命存在的可能性。

  科幻小说并不能直接激发科学革命,但这个时代的文学允许人们去想象一个不一样的现实世界,而有些关于现实世界的科学幻想在不久之后的确在科学上成为了现实。

  这些早期不同类型的经典作品有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1516),弗朗西斯·培根的《新大西岛》(1627),约翰内斯·开普勒的梦游(1634),玛格丽特·卡文迪什的《疯狂世界》(1666),亨利·内维尔的《小岛 的松树》(1688)和乔纳森·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1726)。这些书中的内容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激发人的好奇心,激发人的好奇心这也是这些经典科幻小说的核心之所在。莫尔在描述虚构乌托邦的发现者那具有召唤力且激动人心的旅程时,用了这样的笔墨:“在你平凡的生活中,没有人会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很多奇怪和未知的人类与国家。”“勇敢地航向人类前所未至的宇宙洪荒吧。”

  尽管戈德温的《月中人》现在鲜为人知,但书中描绘了一个西班牙人利用天鹅在太空中冒险的的故事,却深深吸引了当时17世纪的读者们。戈德温在文中写到了主人公在太空飞行中失重的现象,这是文学史上第一次出现有关失重的描写。主人公与月球文明的居民相处了很长时间,只为去一个几乎与月球同样充满异国情调且科技发展惊人的地方——中国。这个故事融合了自然哲学,旅游叙事,乌托邦式的想象和流浪汉小说风格,这令英国和欧洲的读者十分惊喜。《月中人》同样也影响了好几个世纪的文学新星,法国作家西哈诺·德·贝热拉克在他1657年创作的讽刺小说《另一个世界》就开起了这部书的玩笑,(《另一个世界》中首次提出以火箭作为太空旅行的工具,与乘坐天鹅进行太空旅行的《月中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埃德加·爱伦·坡于1835年创作的《汉斯·普法尔历险记》中也提到了这部小说,赫特·威尔斯于1901年创作的《登月先锋》,更是直接受到了戈德温的影响。

  戈德温不仅影响了文学界,其对科学界的影响也不容小觑。正如牛津大学教授威廉·普尔在最新版《月中人》的序言中所写的那样,“对于早期现代天文学家来说,文学或人文传统与实用天文学并不是绝对独立的。”人文与科学不是简单的重叠,而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关系。约翰·威尔金斯(英国皇家学会创始人和现代公制前身的提出者)在他的书《水星》(1641)中就提到,戈德温的小说是可以解开自然哲学秘密的“钥匙”。

ee00b650d848adceb7365124341753f6

  皇家学会的第一位女性玛格丽特·卡文迪什所著的《疯狂世界》在第一次出版的时候,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故事讲述的是通过北极进入一个平行的宇宙,这个宇宙住着一群跟人类一样拥有感情的动物人,例如熊人,虫人...鸟人,蝇人,蚁人 ,鹅人等等。书中还有很多关于其他最新科技发明的讨论,包括飞行器、潜艇、显微镜等,关于显微镜的讨论尤其之多,因为显微镜为更多最新科学发现提供了可能性。

  这部小说复杂的叙事方式特别引人注目,作者自己也作为一个角色出现在了书中,她的想法也都全部反映在其中。“每个人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意地创造或者毁掉一个非物质的世界,或是将其变为理念的自然世界、原子世界、光世界。”

  作者有关未来社会的设想对现实社会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在20世纪的最后的25年里,《疯狂世界》成为了众多女性批评学家研究的主要课题,而最近有关卡文迪什的研究又有了大火之势。今年早些时候,丹尼尔·杜顿在她的历史小说《史上第一人——玛格丽特》中重新燃起了大家对卡文迪什的兴趣,文中提到她第一次看到《疯狂世界》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尽管看似荒诞离奇却十分精彩, 玛格丽特卡文迪什的灵魂旅行到一个疯狂的世界,这个世界拥有会讲话的动物和充满珊瑚琥珀的城市,她还和这个世界的女皇成为了朋友。”这本书使发条朋克(文艺复兴时期科幻小说的类别,描绘文艺复兴时代科技大规模发展与应用的社会。因为文艺复兴时代尚无现代工业动力,所以动力上一般会诉诸于魔法,介于科幻与魔幻之间。)出现了原始显微镜和望远镜和指南针。

  戈德温、卡文迪什以及他们同时代的人对于科幻小说的影响至关重要,他们利用科幻小说创造了一个完全自由想象的空间,创造想象空间这也是当今科幻小说的作用。作者有关未来社会的设想对现实社会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卡文迪什称之为构建世界。培根就曾在《新大西岛》描述过现代科技的产物,举几个例子:“一个人身体的一部分移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上(器官移植),”“使人的精神得以振奋,使人的身体状况得以改善(医药),”“通过对现在不使用的物质提取创造出新型食物”(转基因食品),“可以制作衣服的新型线状物”(合成纤维),“感观上的欺骗”(电视和电影)

  《月众人》中就对月球上的科技进行了详细的描写:

  你会看到一个人可以从宇宙的一个地方飞行到另外一个地方;如果你的那些朋友处在人口众多的城市中隐蔽和偏远地方,而你想把自己的心思和想法立刻传达给他们,哪怕在千里之外你都能够(在不需要动一丝一毫的情况下)立即收发消息,一系列诸如这样的事情...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所有上古的哲学家永远想象不到的世界。

9E98010481A225FDA46BC54874F981A4

  任何人读到这段话都会想到航空旅行,通信,互联网,电脑。这是完全就是预言,而不是《圣经》和神话,戈德温并没有与天使进行对话,也没有利用镜子或其他工具进行占卜。相反地,他依靠经验主义和理性创造出一个几近完美的神谕:他所描绘的那些恰好都是正确的。

  英国历史学家基思·托马斯在《宗教和魔法衰落:十六和十七世纪英国人民的信仰研究》中写道,“科学革命做了什么?”“以更扎实的知识基础来验证了早期理性主义的观点”。也就是说,科幻小说并不是仅仅科学的延伸。在科学还没得以有明确的定义之前,文学就为科学思考提供了一种方法。

  科幻小说拥有想象出别样的社会运作结构的能力,这使之成为具有最具革命性潜力的文学体裁。杜顿说,卡文迪什的“前女权主义批判”就是对“男性占主导地位的权力结构的批判”。在17世纪的英国,“来源于这位女性笔下的这些批评毫无疑问会被认为是洪水猛兽!”

  科幻小说一直是诸如厄休拉·勒吉恩,塞缪尔·德莱尼,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菲利普·K·迪克和奥塔维亚·巴特勒这些梦想家的社会实验室。推测型小说(作为一个包含各种幻想类题材小说的概括性术语,可以包含科幻小说、奇幻小说、恐怖小说、超自然小说等)的自由使得这些作者以激进的方式质疑现实生活的文化。在这个领域中,正如卡文迪什所言她是创作第一人。

  卡文迪什在《疯狂世界》中写道:“小说只是人类脑海中的构想,不管其中所描绘的东西在现实世界是否真的存在,只要他的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东西就可以是真的存在。”不仅是卡文迪什,包括戈德温、培根等等其他人,很多他们当初所想象的事情如今都成为了现实。他们的想象并不一定是在实证发现之前,就算还未得到实验和逻辑验证,他们的想象也是喜悦和奇迹的诗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