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语堂:中国科幻片在视觉形态上缺少自己的文化特色

作者:滕朝来源:电影杂志社发布时间:2016-12-27

国内拍不好科幻片的问题根源,是在表演样式、语言形式、视觉风格上还没有建立起一整套能让观众信服的有中国文化基因的科幻电影叙事系统,所以观众看起来就感觉很假。

  科幻题材一直都是国内电影创作者的软肋,但有一部科幻短片《别无选择》获得了美国格兰岱尔国际电影节最佳国际短片和最佳男演员两项大奖,让人意外。

  短片的导演王语堂是科幻小说的死忠粉,与很多作家为友,这个关于“时空旅行”的故事创意便是从一个作家朋友那听来的,拍摄这部短片也算是完成导演作为科幻粉的一种情怀。

  短片仅有17分钟,摄影、美术极具质感,科幻感十足,还有不少CG特效镜头,但导演王语堂没有完全拘泥于科幻元素的营造,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亲情主题的表达。

  “科幻并不是电影创造出来的,是更早期的一些中西方古典文学作品里。”

  《电影》:影片其实是讲述一个年轻人从2035年穿越回2015年的科幻故事。

  王语堂:我不太喜欢“穿越”这个词,我们还是称其为“时间旅行”吧。我们所感受到的时间是线性和单向的,我想其实时间不是线性的,也不是一去不返,是因为我们人类的意识需要建立线性逻辑,只能认知线性、单向、连续的时空。时间旅行的秘密就藏在我们的大脑中。

  《电影》:当时怎么想到这个故事创意的?

  王语堂:我在科幻电影和小说方面本身有些研究和积累,跟国内的很多科幻小说作家也有很好的交流,一个作家朋友有个故事创意,我看了之后觉得不错,就把他发展成剧本。

QQ截图20161227104926

拍摄现场照

  《电影》:为什么全片没有台词?

  王语堂:第一稿中还是有不少台词的,最后定稿的时候全片无对话。因为这部短片有一些外国演员,中外演员有形象上的差异,语言风格上的差异,台词太多,演员一张口就感觉不对了,没有说服力。没有台词也可以更好地用画面讲故事,能更好地电影化叙事。

  《电影》:摄影师是荷兰的,女主演是俄罗斯的,为什么会选一个国际化团队?

  王语堂:虽然这是一部科幻短片,但是影片最终的着眼点还是关于亲情关于爱这样的普世价值观,本身就是没有国别差异的。并且和他们合作也有一些机缘,摄影师是中荷混血儿,他的思维方式很有意思,能够介于中西方之间的表达。同样,女演员是一位长期在中国生活的俄罗斯人,交流起来也很顺畅。

QQ截图20161227105304

《别无选择》截图

  《电影》:那有没有借鉴一些国外片子?

  王语堂:有一些伟大的科幻电影杰作我很喜欢也给予我很多创作营养,但这部片子没有参考国外。虽然我们用国际团队,根源还是中国文化,我们思考的还是国内拍科幻片遇到的那些问题,很多东西还得自己想。并且,科幻的一些想法并不是电影创造出来的,是由来已久的故事,从科幻小说,甚至更早期的一些中西方古典文学作品里,已经会有这样那样科幻的想法。所以我的想法更多的来源于科幻本身。

  《电影》:你觉得目前国内的科幻片存在什么问题?

  王语堂:对于这个问题大家谈的最多的是技术方面,但其实国内拍不好科幻片的问题根源,是在表演样式、语言形式、视觉风格上还没有建立起一整套能让观众信服的有中国文化基因的科幻电影叙事系统,所以观众看起来就感觉很假。

  “中国的科幻片在视觉形态上还是要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QQ截图20161227105618

《别无选择》截图

  《电影》:短片中主要的科幻场景是时间管理局,这个机构是怎么来的?

  王语堂:主人公的父亲是科学家,洞悉了时间旅行的奥秘,你如果仔细看这个时间管理局的标志,其实跟主人公父亲这个脉络是有继承的。歹徒绑架孩子,就是为了能够掌控时间旅行的秘密,这秘密落入歹徒之手将是很可怕的,所以未来会有时间管理局。主人公从2035年回到2015年拯救父亲,其实是间接保护了时空秩序。

  《电影》:时间管理局这个场景的风格是怎么设定的?

  王语堂:这个场景当时也是颇费周折,因为很多人不理解我所说的“时间枝”的概念。时间走向未来是可以分杈的,但是你往回走,它是唯一的确定的,会回归到一个可能像根这样的一个东西,像奇点一样。所以我当时想表达的就是它像树一样生长起来。我不想要一个时间机器那样的东西,造个机器去旅行,不是这样。所以美术组都画不出来,我们反复交流,后来说要一种像榕树的感觉。实际上最后的时间管理局用的这个系统,更像是一个跟人类意识关联的生物体,它不是机械性的东西。

QQ截图20161227105828

《别无选择》截图

  《电影》:现实的很多场景为什么选择在北京胡同拍摄?

  王语堂:我不想一提到科幻片就找一些高大上的建筑,其实也是为了形成风格。中国的科幻片在视觉形态上还是要有自己的文化特色,胡同两边墙上的灰砖与2035年时间管理局中我们搭建的那条走廊会有一些视觉元素上的契合。这个故事讲的是亲情、爱,在时间上也会有这种传承关系。

  《电影》:这部短片有哪些遗憾?

  王语堂:如果更严谨地谈论时空的话,这里面逻辑上会有漏洞。但是电影不像我们写科学论文,需要严密完整的逻辑,能表达出影片的核心,建立一个能让观众信服的故事体系就可以了。

  另外,我觉得特种服装、视效这些方面还可以改进,还有一些在分镜本里做了设计的镜头,因为场景不能拍摄等原因没有拍到,只好做了修改和调整。虽然有遗憾,但片中有动物、小孩,还有一些动作场面,拍摄时间又紧,是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最后也算是达到了一些最初的创作设想。

 

QQ截图20161227105838

《别无选择》截图

  《电影》:电影最开始就是用CG技术制作了一只松鼠吧?

  王语堂:对,我们知道拍动物的戏特别难,虽然要用到CG技术,但也要实拍一些镜头。当时我们买了30只松鼠,并且要选择大小颜色都差不多的,因为把松鼠放在树上实拍肯定拍完一条就跑了。不过拍摄的时候还挺顺利,10只松鼠就够了。而松鼠悬停的镜头是用的CG技术做出来的,做现实世界有而且带毛发的生物也算是电影特效的一个技术难点,这个做的效果还算挺逼真。

  《电影》:怎么对科幻感兴趣的?

  王语堂:其实就是自己在小学的时候,读到了叶永烈老师的科幻小说,后来很喜欢看《科幻世界》杂志,也成了王晋康老师、刘慈欣老师的忠实读者,再到读了更多国内外经典科幻小说,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一直到现在。我喜欢科学,喜欢科幻,喜欢电影,现在我可以用科学的技术摄制科幻电影,很幸福。

  《电影》:怎么评价《三体》?

  王语堂: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大刘的《三体》的喜爱,强烈的阅读快感真是太刺激了,由于这种过于强烈的主观情绪,我想我已无法冷静评价《三体》了。希望中国科幻小说能有更多优秀作品,希望中国科幻电影能有所突破,也希望我能做一些对此有意义的事。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