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楸帆:科幻是最大的现实主义 刘慈欣早年坐火车进京查资料

来源:财视传媒发布时间:2017-07-24

随着《三体》、《北京折叠》先后斩获雨果奖,世界文学开始把眼光投向中国的科幻小说,在国内,科幻小说再次迎来它的黄金时代。
  随着《三体》、《北京折叠》先后斩获雨果奖,世界文学领域开始把眼光投向中国的科幻小说界,在国内,科幻小说再次迎来它的黄金时代,商业资本频频抛来橄榄枝,文艺青年们再次为那个久违的手势跃跃欲试……
  科幻小说作家陈楸帆做客《大V开8》,在第一期节目中分享他的科幻理念,剖析三体走红的背后因素,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刘慈欣。
  下文由财视传媒根据陈楸帆讲述整理。
  
  ▎海外对中国科幻作品的关注
  
  近几年中国的科幻作品越来越多地走向海外,《三体》、《北京折叠》都获得了雨果奖,很多国内作家的作品在海外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外国读者都非常好奇中国人的科幻小说是什么样。
  因为对他们来说,接触到的中国文化商品更多是中国古代或者武侠文化,比如《卧虎藏龙》、《英雄》,缺少当代中国的社会图景。
  所以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幻小说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新鲜的的,不同于西方科幻小说的套路,比如城市遭遇外星人这个设定,外国人会放到纽约、伦敦,但如果是中国的北京、上海,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同时中国现在国际上的地位,政治、经济实力都不可忽视,中国文化代表怎样一种趋势?中国人想要把什么样的价值观带给全世界?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科幻是最大的现实主义,人性在科技进步下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科幻也有不同的种类,我们常说的硬科幻基于自然科学,在物理学、化学、天文学等学科的基础上进行合理推演和想象。
  与之相对的软科幻更严格来说是一种社会科幻,往往会融入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等内容。
  著名的厄休拉·k·勒奎恩(Ursula K·Le Guin)就是人类学者,她非常优秀的科幻小说都是以人类学为基础。比如《黑暗的左手》中描写的冬星人雌雄同体,在每个月进入发情期时随机转化性别,且一个人每次转化的性别都是不可预测的。作者在这个设定中去探讨这种二元对立性别会对个体、社会、文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

陈楸帆 

  科幻小说英语叫做science fiction,是科学小说的意思,所以它最早就是关于科学的一种虚构文学题材。
  我曾经提到过,科幻是最大的现实主义。现在探讨现实主义,必须要有科学或者技术的元素在。
  现代人的日常生活已经跟科技密不可分,每天出门都要带着智能手机,支付、出行、社交都在上面,甚至生老病死都跟科技联系紧密。
  很多传统的中国文学无关技术,更多的关注点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没有在人与技术间的张力着墨太多。
  而这种张力接下来会呈一个加速发展的趋势,人工智能到来之后,许多人的工作和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时候探讨现实主义不可能绕开科技。
  玛丽·雪莱于1818年创作的《弗兰肯斯坦》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的鼻祖,它诞生在工业革命这样一个大背景下,那个时代一些敏感的作家会首先闻到变革的味道,新的技术将在人类生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随之而来,人跟新技术之间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联系?人性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就需要一种新的文学题材来探讨,所以科幻小说其实是一种变革的文学。也就是这一点让我对科幻情有独钟。
  我从小就开始看凡尔纳、威尔斯、《小灵通漫游未来》等,这种既有坚实的科学基础又放飞想象力的感觉是一种既矛盾又调和的状态,就好像戴着尿裤在跳舞一样。我从小时候开始写科幻故事,16岁时发表第一部作品,到现在一直在写。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太专注于现实会限制科幻的空间,把很多东西变成讽喻现实的哈哈镜,这跟每个作家的关注点不同有关。
  科幻是最开放的一种文类,这个空间需要尽量的多元化,百花齐放才是科幻最有生命力的状态。
  
  ▎《三体》走红之路,扎克伯格、奥巴马争相点评
  
  现在《三体》已经变成一个全球文化现象,2006年《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杂志连载,经过一段沉寂期后,逐渐被科幻圈外的人认识。
  年左右,《三体》突然在国内掀起一波小高潮,当时许多互联网大V,包括雷军在内的科技从业人员,还有投资人,都在微博上分享《三体》给他们带来的启示。不光是科幻,还有创业思想,甚至很多人会用上思想钢印、降维攻击这些词指导企业战略。这个过程中《三体》积累了非常高的人气和声望。
  之后《三体》开始从国内走向国外,在西方引起非常大的轰动和反响。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奥巴马等知名人士都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对《三体》这本书的喜爱,以及透过其中情节对中国的理解。
  《三体》的文化现象具有历史性的必然和偶然。必然在于《三体》可以说是中国科幻的一个高峰,就像严锋老师所说,大刘单枪匹马地把中国科幻带到了世界水平。《三体》是科幻史上许多精彩点子的一个集大成之作,同时又把每一个点子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2

刘慈欣

  
  ▎《三体》引发的宏伟想象力和震撼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其中一个场景,整个地球集结所有的精英力量建造了一支宇宙舰队去迎战三体人。
  浩渺的宇宙间,一边是浩浩荡荡的地球银河舰队,而另一边,三体人派出的是一个直径1米的水滴形飞行器,这个场景形成了一个多与少、大与小的宏伟对比。
  最后这个水滴以一种超越人类所有已知物理定律的运动方式,单枪匹马把整个人类银河舰队瞬间销毁。
  人类所有的文明在这个小小的滴面前都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充满宏大和渺小的戏剧张力。
  这可能就是《三体》带给读者的一种非常宏伟的想象力以及震撼,也是它的风格所在。
  我跟大刘认识也有十年的时间,他早期的一些作品其实有非常多抽象的概念,包括最早的《微观尽头》、《宇宙塌缩》、《诗云》等,这样对理念的探索。
  《三体》之后他有意识地去进行了许多具象化的场景描写,像《三体》游戏里的乱纪元、人肉阵列,让读者去感知科幻的抽象概念,每一个人都能够脑补出来一个宏伟的画面,就非常有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但相对的,《三体》核心的黑暗森林理论、猜疑链、破壁人与面壁人的冲突是不太容易用画面去展现的,他需要用非常多的篇幅才能够把这个东西说明白。从这个角度来讲,《三体》其实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进行视觉化的作品。
  
  ▎大刘是个非常奇妙的人
  
  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科幻迷,从1993年开始看《科幻世界》,关注上面的很多大神,包括刘慈欣、王晋康、何西、韩松这样一些大家。
  年我发表了自己第一篇作品,后来又陆续发表了其它作品,就有机会去参加《科幻世界》主办的笔会。
  我第一次见到刘慈欣本人是在2007年的笔会,当时在成都,后来又把我们拉到了阿坝四姑娘山,到冰川上一个叫海螺沟的地方去看风景。
  晚上我们在阿坝,四周都是旷野,头顶星空,喝着啤酒,吃着烧烤,刘慈欣是酒量非常好的人,他开始聊他的一些科幻构想,真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而且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资深的科幻影迷,基本上你能说起来的所有科幻相关的片子他都看过,甚至那些特别冷门生僻的,很多英文的科幻原著他也都读过。
  他以前是在娘子关那样一个比较封闭的地方,很多时候为了写作,他甚至会坐火车去北京的图书馆查找资料,因为八九十年代互联网还没那么发达,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写出来的。
  我感觉到的大刘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人,他身上结合了非常多互相矛盾又互相调和的迷人特质。
  你读他小说的时候会觉得他是一个生活在未来或者几百万光年以外的人,但接触起来会发现他本人憨厚朴实,平易近人,还特别喜欢提携后辈。现在我们要出什么书希望他写推荐,他就会说,你把稿子先给我看一下,我一定要通读完全稿之后,才能够负责任地给你写推荐语。
 

3

刘宇昆与郝景芳

  
  ▎刘宇昆的翻译非常重要
  
  在《三体》走向海外的过程中,著名的科幻作家、翻译家刘宇昆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中国文学要走向海外需要经过非常重要的语言关,对科幻来说更加困难。因为科幻不仅仅是传统的文学样式,还包括了非常多的世界观设定和中国的文化背景。
  刘宇昆在西北出身,后来搬到美国,他非常好地保持了自己的母语水平,又有哈佛英美文学、互联网IT、法律等方面的背景,他本身也写作科幻小说,还获得了雨果奖、星云奖等非常多的国际奖项。
  他既了解中国,又能够把这样一个故事通过西方读者能够接受的形式转化为英文,可说对《三体》的传播影响至关重要。
  我自己认识刘宇昆非常有意思,大概是2009年,我在网上看到一本《爱的算法》的科幻小说,是一个华裔作家写的,这篇英文小说写得非常细腻。
  我在谷歌上找到这个作家的网站给他写了一封邮件,说我非常喜欢你的作品,希望有机会能够把你的作品引进到中国来,他马上就给了我回复。这个人就是刘宇昆,那之后我们就建立了长期联系。
  《丽江的鱼儿们》翻译出来以后我拿给他看,他指出当时的版本根本不符合西方的接受模式,后来他在完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帮我重新翻译了《丽江的鱼儿们》,这个故事很幸运获得了第二届科幻奇幻翻译奖,这也是第一次国内作家在国际上拿到这个奖,这是同时授予作者和译者的。
  之后刘宇昆就开始投入到帮助更多中国优秀作家的作品走向海外,包括大刘的《三体》,《三体》签约海外版权的时候我们都在现场。还有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我们认为翻译多少给作品润了色。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